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18年九月
2018年09月22日 18:00

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DOS人

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DOS人
我的性格里好像有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我处理起事情是单线程的,就像最古老的那种DOS系统。我没办法同时处理两个任务。
 
就像我写文章的时候,如果我媳妇坐在我旁边,问一句:今天晚上吃啥啊?当然,要是不过脑子,就说句“随便”,这个我的大脑系统系统还是能处理的。但是照我在家中的具体地位而言,一般情况下,不太适合这么说。但我也做不到一边写文章一边想菜谱。
 
我只能把电脑合上,思考片刻,然后说:旁边东北菜馆里有锅包肉和地三鲜,晚上可以去吃。等我再打开电脑,脑子至少得过好几分钟,才能把大脑缓存里的锅包肉给删掉,把文章......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22:58

这么好的人民,不倒点霉都对不起他们

  大家都知道,纳粹德国干了很多坏事,侵略了那么多国家,杀了那么多人,甚至搞出种族灭绝这样的罪孽。但我一直对一个问题很好奇,那就是:二战的时候,德国老百姓是怎么想的?
 
  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文明人,周围国家也觉得德国人是文明人,那他们当时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的呢?
 
  换成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会表现得比他们好么?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咋想的?
 
  一
 
  从开战的时候说起吧。
 
  现在我们都......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17:20

不要活成你曾厌弃过的样子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关于“娘炮”的文章。当然有不少点赞,因为毕竟是我自己的公众号,关注我的人大多还是和我思想方式有点接近的人群。

但是也有不少谩骂的留言。

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作者就是个娘炮吧!”

“娘炮就是娘炮,狗日的就是误国”

“男人就应该像男人!女人有女人样!不要不男不女变态样!”

看完这些,我倒有一点庆幸。

庆幸自己没有活成他们这个样子,变成一堆偏见的大杂烩。

&nbs......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8日 13:46

新中产也抛不开的凡俗

 
前些天我写过一篇文章《我来北京的日子》,里面谈到了当初我买房的事情。因为不懂,所以买的很仓促。 记得那是第一次知道建筑面积和使用面积居然会差出百分之二三十,震惊坏了。也只想着这个房子步行五分钟就有一个大菜市场,挨边还有个公交站呢!但是其他因素就完全都没有考虑过了。还有小区设施的问题……我们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所以现在地面上停的乱七八糟的都是车,还有狗。我不知道小区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狗,为什么这些狗又都喜欢凑在我家楼下叫。有一条黄狗最可恶,它好像在小区狗群里特别有号召力,叫一嗓子,能带动一批狗跟着叫。我有轻度神经衰弱,所以经常被它吵醒,吵醒后就睡不着......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5日 23:18

见过糙汉抠脚,没见过“娘炮”误国

我觉得这个世界挺奇怪的。

就像最近,托央视的福,好多人又第N次的骂起“小鲜肉”和“娘炮”,说他们看着恶心,如果中国人都变成那样,该有多可怕!BLAHBLAHBLAH…….

其实要是吴彦祖或者汤姆·克鲁斯这么骂,我还勉强能理解,但现在什么样的人都能骂几句,连长得歪瓜裂枣,扔到土里都没人捡的抠脚大汉也要骂上两句,好像骂出优越感了似的。

想想看,要是一个腆着肚子,一嘴黄牙,不修边幅的胖汉,指着一个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小鲜肉”,说:“你这个娘炮,你让我......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4日 11:30

什么麻山宝典!那是历!日历的历!

什么麻山宝典!那是历!日历的历!

一 哪儿的瓦响啊?

漆黑的夜晚,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

黑衣人蹑足潜踪,悄悄来到咸安门前。他看看四下无人,当下凝神运气,只觉得一道热气在任督二脉间游走。等真气调息已定,黑衣人从角落里扛起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梯子,架在门墙之上。他顺梯而上,娇如游龙,转眼间已经上了咸安门,当真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他施展开“飘雪穿云”功,在咸安门上疾走。
远处养心殿中,皇上听到咸安门方向“哗啦啦”一阵阵瓦响不绝,惊诧道:哪儿的瓦响啊?


皇上身边的侍卫总管侧耳倾听,就知道这噼里啪啦的瓦响之声,必是有人在施展绝顶轻功,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