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18年11月
2018年11月22日 17:41

我就不明白,这些刷屏的烂文言文好在哪里?

 01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一篇刷屏的文言文。不是作文,就是辞职信。底下的评论基本都是“帅呆了”“好有才”之类的。

 

我记得前一段就见过一位黑龙江公务员的辞职信:

余今请辞,心有戚戚焉。昔天山一别,取经东向,去家万里,游学京师。寒窗十余载,稷下情正浓。

 一朝学成,东北而望,二三之龄,风华正茂,励心从检,宵衣旰食。求茫茫之正义,虽碌碌而无悔。不觉春去秋来,寒暑相易,白云苍狗,沧海桑田...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7日 20:12

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

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

IG夺冠以后,我看过好几篇谈这个的文章。

有一批是说:父母们的想法过时了,电竞一样可以承载孩子的梦想!
另一批是说:沉迷电竞对身体不好,还容易成为孩子逃避现实的借口,不能鼓励。

这两种说法对不对呢?
我觉得都不对。

 

01


我在前一篇文章里就说过,我自己也编过小游戏。当然我也打过很多游戏,从以前的《帝国时代》后现在的吃鸡。

在我看来,电竞跟下围棋、下国际象棋没有本质区别。


都是虚拟的,都是按...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5日 18:00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发一个叫“鼻炎少年”的APP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发一个叫“鼻炎少年”的APP

大家看我没事了在公众号上写文章啊,在喜马拉雅上讲世界史啊,其实我这辈子干的最多的事儿不是这些。

 

从二十岁到四十岁,我干的最多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是设计电路板。
第二件是编程序。

电路板就不多说了,就说说编程序。

 

我编过底层汇编程序,也用C++编过高层程序。我编程序编的最多的时候,其实是在读研究生的阶段,那一阵有点陷入编程的狂热,热衷于搞各种小程序。

 

我编过扫雷,编过下象棋,编...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2日 17:39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苏联解体,到现在所谓的“普京大帝”,这一段时间俄国发生的事情乱糟糟的,有些事大家可能模模糊糊知道,但没有个脉络。今天就来简单梳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看看俄国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专家,说的也都是个人观点,只能给大家做个参考。 提醒一句:文章很长。     说到俄国的现在,当然就得从苏联解体说起。   苏联解体这件事,放在历史上看,是个极其罕见的奇迹。当然,帝国解体并不奇怪,但很少...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9日 20:34

在你的眼里,我看到少女时的那份清澈

在你的眼里,我看到少女时的那份清澈 大学时代,校园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地方。 一个是钟楼。站在那里,能看到远方的江水,滔滔不绝地流着。据说翻译莎士比亚的朱生豪就在这个楼里上过学。我站的地方,他当年也站过。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阅览室。   我有时候会逃课,在那里一坐一下午,翻看各种书报。时间安安静静地流逝,像绸缎一样,平顺,光滑。   我在那里读了很多种报刊杂志。现在有几种还记得很清楚,比如《南方周末》。在当时,它正处于...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5日 20:28

还是在童话里干好事划算

还是在童话里干好事划算

蹭个热点,说说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的事儿。

现在好多人都说那个司机可能是故意撞的。这个我看了好几遍视频,觉得确实有点像,但我还是判断不出来,所以没法评论。
我就说说那些乘客。

不少人都在指责那些乘客:为什么这么冷漠?为什么不出来制止?看,把命丢了吧?
当然了,那些乘客要是真知道车下一瞬间就会坠毁,他们肯定会去干预。可能会觉得有点不安,但没料到真有这么危险。但是,这些人指责的还是有道理的:为什么他们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