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20年02月
2020年02月23日 19:23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01   我看到韩红基金会被举报的新闻的时候,心里还真嘀咕了一下。 因为我刚刚给它捐了一千块钱。   2月1号下午5点,韩红基金会宣布暂停接受捐款,而我碰巧是在三点的款。可以说是人家的大门正徐徐关闭,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钱通过门缝里塞进去了。 可它偏偏被人举报了。难不成是我又犯贱了?   不过我的第一直觉,还是相信韩红基金会,而不相信那位举报者司马3忌。 原因很简单。我以前看过韩红的一些报道。她那...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0日 20:51

押沙龙: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押沙龙: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01   对一个人影响最大的书,基本都是在年轻时候读到的。要是到了四十来岁,读了一本书,忽然就三观颠覆,脱胎换骨,那这个人前四十年多半过得有点问题。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差不多都是九十年代初读的。在读这些书此之前,我是个纯得能掐出水的少年。 我当时甚至像《围城》里的范小姐一样,专门有个小本本,里头抄了不少名言: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贫穷,卑微,不美丽,但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站在上...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3日 15:58

押沙龙:永远蔚蓝的天,永远飘扬的旗,还有一束永远姹紫嫣红的花

01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武汉加油。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引发了很多争论。 有人说“山川异域”不如“武汉加油”,那当然是胡说。但反过来,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句话就是比"武汉加油”好,我觉得也不对。 单就两句话本身而言,我看不出来谁好谁坏。   比如说“加油”这个词,其实你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发现它很生动。它第一次被说出来的时候,一定很有表现力,也很有冲击力。只是到了后来,它被当成套话...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1:50

押沙龙:不是英雄

我在后台收到过留言,问我为什么不写李文亮医生的事儿。 那我就写写吧。   首先我老实说一句:我不觉得李医生是英雄,我也不觉得他是什么吹哨人。 那些想法都是我们幻想出来,然后投射到李医生身上。我想,李医生自己也从没有想做英雄,也从没想做什么吹哨人。 他就是一个本分、善良的人,就跟我们走在大街上看到的很多普通人一样。   看到有问题,觉得有点可怕,就在微信里提醒一下周围的人,让大家小心一点。很单纯...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17:55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又为什么杀人?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又为什么杀人? 这是我给杂志写的一篇文章,很长,也比较严肃,没有段子,没有玩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读完,但我还是要发出来,因为这是有我真实关注的一些东西。   01 狐狸司马迁   中国历史学家里头,司马迁是独一无二的。他跟谁都不一样。 后来的史家都延续了《史记》的体例,但是在精神上,他们都抛弃了司马迁。历史学家们遵循的是班固的路线,关注的是:一个大臣是忠还是奸呢,一个皇帝是明还是昏呢,一个社会是治还是乱呢。从...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17:58

押沙龙:不能秒站队随便骂,又该怎么办?

今天读了六神花露水的“ 有一些领域真不适合我们秒站队随便骂”,提醒大家不要乱骂李兰娟院士,因为里面很多细节超出了吃瓜群众的知识领域,很容易瞎添乱。我觉得这篇文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读完之后有了一点想法,再多说两句。   01   前一段,有人痛骂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咱们发动的生化进攻,何新教授听说以后拍案而起,花千芳老师听说以后主张立马开干。 但是对这种话,我一秒钟都没信过。 最近风头一变,好多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3日 17:24

押沙龙:我们一定会忘掉这些

押沙龙:我们一定会忘掉这些 昨天北京下雪了。看向窗外,白茫茫一片。街上人还是很少,一个个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很警惕的样子。 这总让我想起这个城市17年前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它就像现在的武汉,位于灾难的震中。   01   2003年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刚刚到北京不过一个多月,然后非典就来了。 当时人们也是一个个都戴着口罩,很警惕的样子。地铁里非常空荡,你要打个喷嚏,周围的人马上会用谴责的眼光看着你,然后挪到离你远一点的地方,给你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