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20年05月
2020年05月28日 20:52

押沙龙:首都为什么不在上海,不在开封,不在驻马店,而非要在北京?

押沙龙:首都为什么不在上海,不在开封,不在驻马店,而非要在北京? 01 选首都的逻辑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首都当然是长安。     选择长安做首都的理由很多,但最重要的一个理由还是地理位置。用古代人的话说,那叫“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阻山带河,四塞之地”。就军事关塞而言,长安东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四座关口控制着进出长安的通道,确实易守难攻。     但光考虑安全也不行。作为首都,必须得有战略上的考虑。     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直觉...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7日 16:57

押沙龙:我怎么就“损”了?还最“损”?

押沙龙:我怎么就“损”了?还最“损”?   今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条评论。      个人看法:押沙龙最损,和菜头最酸,肉唐僧最粗。     对于后两句,我没什么特别明确的意见,但是对于第一句,我并不认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温和厚道的人,怎么就损了呢?损还不够,前头还要来个最呢?     不过这个说法,我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就有人说:你怎么这么损?你怎么不好好说话?你为啥这么阴阳怪气?     是啊,为啥呢?   01     ...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2日 19:31

押沙龙:这种颤栗感,人生中只会体验到一次

押沙龙:这种颤栗感,人生中只会体验到一次


01

 

今天说说年轻人。

 

对于年轻人,我的情绪总是很复杂。

几年前,我曾说过他们是中国道德水准最高的一代,也说过他们是中国最善良的一代。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个近乎无限灿烂的未来。

但是大家可能也知道,这几年我的想法有了变化。我还是认为他们是善良温和的一代,但是缺乏足够的棱角。他们心中确实有火,但还不够灼热。他们眼中确实有光,但还不够明亮。

 

为什么我的看法会变化呢?

当然,世界变了...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9日 19:50

押沙龙:大宗师

押沙龙:大宗师 01   宗师开悟于黄河。   他学过很多年武功,也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宗师遇到了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 打坐,入定,聚气,都解决不了问题。 他也找了很多武林秘籍来学习。尤其是那本《九阳真经》,他翻来覆去读了好多遍,里面的插图他也在脑海里过了无数次。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搞明白: 书里放进去的明明是豆子,怎么一按开关就成了豆浆?   书籍解决不了困惑,打坐也突破不了瓶颈,最后还是要靠自...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5日 09:32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Papi酱挨骂了。     估计大家都看到这个新闻了,所以我就不多说了,大致就是papi酱生了孩子,发了条晒娃微博,结果因为孩子随了父姓,结果被很多人嘲骂,而且骂的真是很难听。       这个让人很不舒服。你想想,一个当妈的刚生了孩子,晒个娃而已,也没做错什么,就被这样恶毒地咒骂,我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01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至少是个平权主义者。我从不认为女人和...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9日 08:37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上一篇文章里,我提到了诗歌。今天就接着谈谈诗。

 

01


前两天发现了一个诗人,叫田彬。

田老师头衔很多:原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国学研究会常务副院长,内蒙古诗词学会顾问等等。但是,他真正出名还是靠“领个大嫂散散步”那首诗。

我估计大家都读过了,我也读了,写得端的是好。没读够,接着在网上找了找,结果发现了不少田老师的诗歌。


我发现田老师对诗歌是有追求的,态度是严肃的。他有...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6日 21:34

押沙龙:我还没有衰老,他们却已不再年轻了

我承认,这篇文章也许写得不够公道,也许不够全面。

但是,我还是这么写出来了。

 

01

 

我觉得年轻人天生就该是叛逆的。
他们对一切不公都应该是敏感的。他们应该渴望新知,渴望新的观念。他们应该勇于挑战,勇于怀疑。不管现实的世界已经是何等美好,他们也永远渴望一个更美好更远大的世界。
纯洁,轻狂,叛逆,青春不就是这样的吗?

而像我这样四十多岁、追求稳定的中年大叔,会作为一个制衡力量,来平衡年轻人的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