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22年08月
2022年08月28日 09:03

贾浅浅的“屁屎尿”诗歌到底该怎么评价?

贾浅浅的“屁屎尿”诗歌到底该怎么评价?

01

贾浅浅又给骂惨了。

主要是因为要申请加入作协,结果又被翻出当年那些“屎尿屁”的诗。贾浅浅这作协能不能加入还不知道,反正先被大家骂了个痛快。

这些“屎尿屁”的诗,我都不喜欢。只有这一首我勉强能够接受:
 


我能接受这一首,是因为最后这句我觉得还稍微有点意思。其他的几首我确实接受无能。

我不喜欢这些诗,但你要问我这些诗是好诗,还是坏诗,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我知道,我这么说很容易挨骂。但这不是装模作样,故意...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24日 18:38

操控世界的幕后黑手,真的很辛苦

操控世界的幕后黑手,真的很辛苦

01

上一篇文章为什么科学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里谈到了古希腊文明,结果在后台收到好几条留言,说:“希腊伪史不能信”“古希腊那些书都是现代西方人编的”。看到这些留言,我微微有点吃惊,怎么现在还有人会相信这些胡说八道?

这种谬论最早似乎来自何新老师。何老师写过一本《希腊伪史考》,当年我粗粗翻过一遍,也没觉得有什么。这本书虽然也是郢书燕说,牵强附会,但是论点还比较谦虚。有些说法其实是史学界的共识,只不过何老...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22日 08:30

为什么科学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为什么科学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01

上一篇文章写了东西方的大师怎么指引科学,今天顺着这个思路讲讲科技问题。

大家肯定都听说过著名的李约瑟问题:

中国古代的科技水平这么发达,为什么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没有在发生在中国?

这听上去是一个问题,其实它包含着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科学,一个是关于技术。

我们都习惯说“科技”,可在历史上,科学和技术是两个领域。科学是科学,技术是技术,彼此之间没有特别紧密的联系。

比如说,造纸就是技术,蔡伦需要了解什么科...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8日 18:33

科学家爬上山峰,大师们早蹲那儿等候多时了

科学家爬上山峰,大师们早蹲那儿等候多时了

01

前一段心血来潮,翻出一套《周易兼义》来,每天读上三四卦,零零碎碎地读完了。

读完以后,我觉得搞出这套系统的人,真是很聪明。这个系统相当复杂精妙,彼此之间还有照应。要说起这个系统的主要架构方法,就是联想和比喻。比如坤象征代大地,那么坤上面加一个代表“火”的离,就是晋卦,象征太阳在大地上高高升起;坤上面加一个代表“雷”的震,就是豫卦,表示春天打雷,震动大地,万物很快乐的样子。


阮刻周易兼义

 

我觉...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6日 08:05

在医院里的一点感受

在医院里的一点感受

01

 

今年元旦前后,我在ICU和住院部守了好些天。

 

当然是因为家里的老人,不过这篇文章谈的不是个人私事,而是我在那些天里的一些感受。

 

怎么说呢?反正最强烈的感觉就是:病人和家属真还是挺难的。

 

这种难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人,一个是钱。

 

“人”确实是个大问题。现在疫情期间,不许家属陪护,但即便这样,还是离不开“人”。医院普遍默认病人有家属,认为这些家属可以跑前跑后,可以送东送西,碰到问题可以...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4日 09:25

给“黔首”们撒下的天罗地网

给“黔首”们撒下的天罗地网

01

 

前些天我读了一本书,《喜:一个秦吏和他的世界》。

这本书最近引发了不少争议,有人批评说这是“一本硬伤累累的烂书”。这个评价我觉得有点过了。

要说起来,这本书好像是有不少问题。特别专业的内容我不敢置喙,但是基本逻辑方面,也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读起来让人疑惑。

我随便举两个例子。

在第168页,作者说:

田租与户赋(“顷刍稾”)皆按户征纳…..并与编户占有的田地数相脱离。

意思就是每户缴纳的租赋是固...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1日 08:53

对西塞罗的一个回复:为什么我不喜欢余秋雨老师的文章?

01

本来不想再说余秋雨老师了,不过昨天看到“海边的西塞罗”的一篇文章《现在说不丢人了:我就是余秋雨老师的书迷》,觉得有些地方还需要解释一下。那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我完全赞同,放在现在环境下看余秋雨老师,还是不错的。

 

但是“海边的西塞罗”认为:

 

中国70后、80后、90后这三代人,但凡喜欢读点书的,很难说自己没受过余老师的影响。

 

这一点我是不同意的。

 

“海边的西塞罗”才气纵横,属于青年俊彦。他跟我...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8日 16:29

押沙龙:忽然觉得余秋雨老师也挺好的

01

偶然翻到自己四年前的一篇文章,是说余秋雨的。

说的不太客气。我说余老师“永远充满甜蜜蜜的伤感,黏糊糊的感动,永远准备着在眼泡里蓄上两包热泪”,还说人家“总是要把脸仰成四十五度,才能让眼泪不再流下来”。

虽说是自己的文章,读完以后也颇为感慨。现在要让我再写篇这样的文章,观点不会有多大变化,但语气可能不会这么刻薄了。

以前我觉得余老师发起腻来,真烦人。现在我觉得没那么烦人了。

这个变化怎么产生的呢...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4日 17:30

天才捡起了地上的六便士

天才捡起了地上的六便士

今天说说天才基本法

 

01

大家应该都看过《月亮和六便士》,这部小说讲了一个天才的故事。

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德是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人到中年的时候,他忽然抛家舍业去追求艺术梦想。斯特里克兰德这一去就非常决绝。他摒弃了人间所有的情感,把周围所有人都当成工具,想骗就骗,想睡就睡。在他脑子里,除了画画,其他都毫无意义。

最后斯特里克兰德身患麻风,双目失明,死在小岛上。但是他画出了极其惊人的杰作。

书中暗指...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2日 16:52

一位山东大娘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一位山东大娘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01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一个人的生活态度积极向上当然是好事,但要是太积极向上了,也会对周围的人形成一种压迫感,让人透不过气来。

人有种天性,就是喜欢凑在一起发发牢骚,说说坏话。这就有点像排泄掉积累的精神垃圾。喝着茶,嗑着瓜子,议论议论看不顺眼的事儿,交流交流熟人的八卦,确实让人身心愉悦。两个人要是从不凑在一起说别人的坏话,那他们多半就是泛泛之交,不贴心。

当然,凡事都有个度。并不是说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