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22年10月
2022年10月31日 07:58

这个汉奸让我想起了《羊脂球》

这个汉奸让我想起了《羊脂球》

在上一篇文章里,偶然谈到了宋朝。有位网友留言说“即使是张邦昌这样的大奸臣,在做大楚国皇帝时也是满脸愧疚”。这话让我有点感慨,今天就抽时间说说张邦昌这个人。


01

说到张邦昌的故事,我想起了莫泊桑的一篇小说《羊脂球》。

这篇小说大家应该都读过,至少听说过。它的大背景是普法战争,普鲁士打败了法国,大军长驱直入。十位巴黎市民坐上一辆马车逃难,其中有位绰号“羊脂球”的妓女。马车走到半路上,被侵略军拦下。普鲁...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28日 07:31

侠客成了奴才,武侠时代自然该落幕了

侠客成了奴才,武侠时代自然该落幕了

01

昨天看了六神磊磊的一篇文章,他说《鹿鼎记》里的第三十四回是侠客消亡之年。这让我想了一个问题。其实在我和花露水的某次连线直播里,就有网友问过这个问题: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什么写宋代的最多?

今天就抢一次花露水的活儿,谈谈这个话题。

严格来说,这话并不完全正确。

金庸写的最多的朝代,其实是清朝。《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飞狐外传》、《鸳鸯刀》、《连城诀》、《鹿鼎记》都发生在清朝。

但如果论起几部重头...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26日 07:05

插在儿子心头的一根刺

插在儿子心头的一根刺

今天说说《红楼梦》。

 

01

在传统上,中国一直有“严父慈母”的设定。父亲说话一定要端着,不能和孩子太随便,要保持一种权威感。但是这样一来,父子间的关系就很难亲近。天长日久的结果,就是俩人没话说。
 

在今天,很多家庭也是如此。孩子小的时候可能还好,成年儿子和父亲独处的时候我,往往有一种微妙的尴尬。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具体的事情谈完了,就会陷入沉默。

如果一定要说点什么,当父亲的往往不由自主地端起...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22日 17:13

《王宝钏》也辱过华

《王宝钏》也辱过华

这两天在网上看到“王宝钏挖野菜”的梗,因为以前还真看过《红鬃烈马》,所以就随便说几句关于王宝钏的话题。
 

01
 

王宝钏是不是“恋爱脑”?她是不是被爱情的荷尔蒙冲昏了头,才一脑袋扎进渣男的怀抱,导致了人生悲剧?
 

“恋爱脑”当然是有的,最典型的就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女主人公。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谈这个话题,结果挨了不少骂。不少网友都说那是“伟大的爱情”,“人性的光辉”,把这么高尚的事儿说成“恋爱...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18日 17:05

为什么越来越求稳了?

为什么越来越求稳了?

01

前一段我看到一篇文章《工作4年,我的收入被父母的退休金倒挂了》。作者发现自己天天吭哧吭哧干活,挣的钱还没有爹妈的退休金高,年轻人成了家庭收入中的“弱势群体”。

从理智上说,我当然知道这样的事情完全可能;但是在第一反应上,还是多少有点吃惊,因为这完全背离我个人的生活经验。

我的收入什么时候超过父母的呢?

在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月。

当然,这跟个人的具体情况有关。但根据个人观察,至少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同龄...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14日 08:28

这件事让我寒意彻骨

这件事让我寒意彻骨

这些天读了几本讲日本昭和时代的书,上一篇文章谈的就是这方面的话题,今天接着谈另一个话题,“联合赤军”的山岳基地事件。它占据了我的好奇心,我尽力收集关于它的资料,而越读越觉得寒意彻骨。

这个事件非常阴暗。29个年轻人躲在天寒地冻的山间小屋里,然后像狼蛛一样,彼此残杀,这看上去就像是日本恐怖电影的现实版。只是,这些青年和狼蛛不同,他们有自己的梦想。

 

01

现在的日本显得有点暮气,但是在六七十年代,它也有...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03日 09:16

今天说说战争

今天说说战争

01

今天说说战争。不是乌克兰战争,而是当年苏联和阿富汗的战争。

说到这个话题,是因为一本书《锌皮娃娃兵》。它的作者是S.A.阿列克谢耶维奇,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说起来,她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作家,更像是一个拾荒者,只不过她收集的不是易拉罐和废纸箱,而是人类的苦难。

她写了很多书,一本比一本惨。《锌皮娃娃兵》写的是战争的痛苦,《切尔诺贝利的祭祷》写的是核泄漏的痛苦,《二手时间》写的是帝国解体后的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