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6月06日 14:50

未逢地狱,怎知自己不是魔鬼?

这是一个关于纳粹的故事。
我对纳粹的事情一直很感兴趣,因为我不理解人怎么会这么毫无道理地杀人。看见犹太人,就抓来杀了,这个实在难以想象。很多犹太人,尤其是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这些国家里的犹太人,发生在他们身上更是匪夷所思。他们跟德国犹太人不一样,是忽然倒霉的。昨天可能还很小资地在看电影,泡咖啡店,今天被捉到集中营里,剥得精光像猪狗一样地被人筛选,不合格地就被毒死烧掉。想想这突如其来的命运转折,真让人毛骨悚然。
 
这都是极端环境。但正是在极端环境下,人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才会显现出来。一个人可能是个潜在的魔鬼,但是周围没有人知道,连......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3日 15:59

致青年

 
我今年四十二岁了。
 
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我几乎无法想象我四十二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在我看来,那已经是老的不成样子了。可是不知不觉地,我也到了这个岁数。
 
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我和二十四岁的时候,并没什么真正的变化。当年让我热血沸腾的音乐现在还是让我热血沸腾,当年让我热泪盈眶的小说现在还是让我热泪盈眶,当年让我恐惧的事情现在还是会让我恐惧,过去让我愤怒的事情现在还是会让我愤怒。我总觉得,在我中年的身体里,还是藏着一个激动的、困惑的、腼腆的青年。
 
不过,这种对不变的执念也许正在中......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9日 15:03

中国啊,就靠这些乖乖仔来振兴么?

关于那封奇特的道歉信,还是再说几句吧。
 
因为在我看来,这个事情实在是太意味深长了。中国最好的人文大学,它的校长告诉大家“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这件事真的说明我们的教育现状是多么可怕。
 
 
中国字那么多,《实践论》里没有收全,《史记》又很少出拼音版,把“鸿鹄”念错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道个歉也就算了。林校长也确实道歉了,可是这个道歉反而把问题弄得更大了。
 
大家可能觉得北大校长一定得人文素养很好,文字功底不错。说句实话,确实不一定。......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8日 14:17

中国真正的科技瓶颈,根本就不是芯片

中国真正的科技瓶颈,根本就不是芯片
 
中兴这个事情,还是想说两句。
 
想说两句,是因为我就是个电子工程师(是不是有点小吃惊?),美国说要停止供货的那些芯片,有些我可能也用过。不光我用过,我想大部分中国的电子工程师都用过。
 
我主要做数字电路这一块,当然,模拟的、射频的也见过一些。在我印象中,我基本就没有用过国产芯片,因为根本就没有可用的。比如时钟锁相环这一块,基本上就是TI公司的,ADI公司的,或者IDT公司的,就在这里头挑。FPGA芯片,就是xilinx,altera这几个。
 
中国芯片落后么?肯定是落后,而且是全方位的落后。从设计能力到制......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7日 11:34

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高雅堂

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高雅堂

江湖上有三个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门派。一个是飞鹰教,一个是玄冰帮,但是最神秘的还是第三个门派。


——高雅堂。



“三十年前灭段子门,二十年前灭三俗会。”一个老刀客喝了口酒,喃喃自语道,“现在江湖上已经没人记得那些门派了……”


老张急切地说:“高雅堂到底在哪里?”


刀客扫了他一样,脸上的疤痕显得很狰狞:

“你没听过那句话么?天皇皇,地皇皇,一入高雅堂,人高雅,心敞亮!”


“看看这本书,你就能找到高雅堂。”他甩出一本小册子,正掉在老张的面前。书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如何脱离低级趣味?


下面还有几行......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2日 14:41

老板生气的时候,小弟们怎么办?

老板生气的时候,小弟们怎么办?

这两天怀旧,翻看了一下武侠小说。看着看着,就想到了一个职场问题:
老板对外人生气的时候,小弟们应该怎么办?



当然要跟着生气,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要冲在领导前面生气,要显得比领导火气更大。


《笑傲江湖》里面就有一段,一个叫鲁连荣的老儿,跑到华山上鼓噪,说话很不客气,暗示岳不群是“伪君子”。这个时候,华山弟子们是的如何表现?


他们就站在外头呆呆听着,没有人站出来生气。这简直就是一群活猪,难怪捞不着《紫霞神功》练。你们不站出来生气,难道让偌大一个掌门,撸胳膊挽袖子地跟鲁连荣对骂?


这个时候还是令狐冲站出来生气,大喝......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0日 17:08

一个人的勇敢

一个人的勇敢

中国有种的人真是挺多的。

就像今天我看新闻,翻了翻下面评论,就被惊着了。

那个场景有点像两个大家族不和。刘员外坐在花厅里喝了两口酒,想起李举人不是好东西,刚生气地说句:李二这就是欺负人啊……

厅堂底下就炸了窝了。有的庄户说我们这就去杀了老李全家,有的说我这就抱煤气罐到老李家,跟他同归于尽!有的说我家跟老李家的厨房挨边,我这就回家点火!

刘员外可能会愣一下,觉得:至于吗…….

其实刘员外也知道没关系。大家都是说的热闹,回到家还是该睡觉睡觉,谁也不会......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1日 11:56

少侠留步!在下斯皮尔伯格有三本秘籍在此!

少侠留步!在下斯皮尔伯格有三本秘籍在此!

今天看了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头号玩家》。

这个电影到底讲了个啥?


我不能给你们剧透,就打个比方吧。

这个片子是讲电子游戏的,要是换成武侠,大致就是这么个故事。


武林中有个叫“绿洲”的江湖,江湖里有个魔教。魔教教主长得酷似《生活大爆炸里》的那个坏蛋克利皮教授。

皮克利教主坏得挂相,走到哪儿都是一副表情:你看我有多坏!


他也确实挺坏。魔教的魔爪伸到了江湖的方方面面。因为江湖上武风昌盛,好多人为了买兵器买盔甲,好多人欠下高利贷,沦为魔教的爪牙。


在暗无天日的江......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0日 23:22

静静,李子暘老师问你们话呢!

静静,李子暘老师问你们话呢!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了李子暘老师的一条微博。

他的结论是自由这个东西是个祸害,不该给人太多的自由,应该都管起来。

首先,我不得不遗憾地指出,李子暘老师的这段话严重违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里第六条就是自由。也就是说,李老师已经站在挑战核心价值观的反贼悬崖上了。

当然了,这跟我倒没啥关系,我只是想说说这种说法意味着什么。

李老师是铅笔社的一员干将。铅笔社我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它主要是由一群喜欢谈论经济话题的民间杠头组成,是国奥的集中地。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8日 23:27

才子李敖:他的价值观就是他自己

才子李敖:他的价值观就是他自己


李敖去世了。


按中国人的习惯,好像死者为大,不该说什么不敬的话,但我觉得李敖自己恐怕对“死者为大”这个说法都会嗤之以鼻,我们好像也犯不着太自作多情,说实话就好了。


真要说实话,我就想说说我的困惑:那么多人说李敖的文章如何如何好,可到底好在哪里?我真是没看出来。


可能这和年代印痕有关。只有在某个特殊年代读到李敖的文章,才会觉得特别好。过了那个年代,就会觉得奇怪:好在哪里呢?


这有点像柏杨。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我少年时候特别爱读,觉得简直写的太好了,文章居然可以写的这么有趣?现在再读,甚至会觉得有......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6日 17:51

哪里有什么白莲花?一眼看过去都是向日葵

哪里有什么白莲花?一眼看过去都是向日葵

前两天,我看了一个还算比较火的视频,是关于“白左”围攻彼得森教授的。


彼得森是个加拿大的公众大V,和白左之间有激烈冲突。他说了,政府的C-16法案规定大家必须用they/them来称呼性别不明确的人士,这是冒犯个人权利,他坚决不会服从。


因为这段话,引来一大群白左到校园来抗议。


其实彼得森对C16法案的解释有点夸张。网上就有学者说了,这个法案不是他说的这个样子。彼得森也可能是想弄个十万加的新闻吧。反正青年白左就被惹怒里,跑过去抗议。


有的抗议者确实很烦人,叨叨叨得如同下痢,看着像一个生气的唐僧,完全不可理喻。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8日 17:40

年轻人的道德操守总体是要比老年人好一点

年轻人的道德操守总体是要比老年人好一点


今年春节我去了清迈旅游。


去过清迈的都知道,那里有一个夜间动物园,带孩子的游客大多都会去看看,我也不例外。去了以后,感觉那里被中国人包场了,一片中国话的海洋。动物园有个猛兽表演。我观察了一下,整个剧场只有一对年轻白人情侣,挤在中国人堆里头,探头探脑地显得很不自在。


剧场里人特别多。来晚的人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在过道或者后面找地方,一个是到第一排前面的空地上,坐在地上看。也只能坐在地上,因为要是站着的话,会挡着第一排的观众。


我来晚了,就带着童童坐在地上看,旁边的人也都坐在地上。只有一对老太太不肯坐,她们在中间拉着一个小女孩,三个......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5日 13:11

跟着余秋雨老师大哭一场,也能顶去趟西藏

跟着余秋雨老师大哭一场,也能顶去趟西藏

前两天写了篇关于文青的文章,后台评论里有人提到了余秋雨。这让我想起以前写的一篇关于余秋雨老师的文章。他跟去西藏找灵魂的文青倒不太一样,算是某一类文青的标本吧。

也不是说有多厌恶余秋雨。

我也读过一些余秋雨的文章,要说他有多坏多恶劣,我倒也没看出来,我感觉他就是个典型的假模假式文人。这样的文人在历史上也是有个流传继承的,一直有这么个风气。

单就文字而言,余秋雨这一类的作家也不算差,但问题在于他们的姿态太别扭。

他们写的永远是那种“美文”,他们随时思索,随时在领悟,随时在感动,随时......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4日 00:23

文青被嘲笑,真的不是因为穷

文青被嘲笑,真的不是因为穷

我当然有别的话题可说,我也确实努力地说了。


那今天我就说点别的吧。


说说文青吧。

看过我以前文章的人可能知道,我对那些去西藏洗涤灵魂的文青很不以为然。要洗涤灵魂,到哪里都能洗涤。只要别猥琐别懦弱,对世界有份好奇心,对他人有份善意,我觉得这样的灵魂就挺干净了,不需要到高原看人磕头才能洗涤。


那个《冈仁波齐》我也看了,没觉得有什么感动的。就是去朝圣,去磕长头,求个心理安慰。而且让孕妇也参与这种活动,明显是不妥的。大家的感动,我觉得很多是脑补出来的幻觉。

全家磕长头去圣山求保佑,就可以拍一个《冈......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1日 15:13

三首老歌

三首老歌

今天谈谈歌吧。



最近我听了三首老歌。


第一首是罗大佑的《天雨》。


《天雨》收在他1994年的专辑《恋曲2000》里,这是一首被严重低估的专辑。它把大叙事和小叙事揉在一起,把未来和历史揉在一起,把爱情和家国情怀揉在一起,有一种苍凉华丽的大气。


在我看来,这张专辑是罗大佑的巅峰之作。而且,它直到今天也没有过时。


我们还是能从歌曲里呼吸到他的愤怒、恐惧和希望。


《天雨》的开始,是一片焦灼,节奏越来越快的焦灼:


看看那天色的样子 它似乎已注定要身临其境,
看看那变色的风云 它变......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8日 17:02

美好、美好、美好的未来

美好、美好、美好的未来

在判断事情上,我有点轻微的悲观主义。

我对任何过于美好的预期都不太相信,态度相对保守。前几年,股市大涨的时候,我的一位朋友就兴奋的像掉进苍蝇窝的蛤蟆,叫嚣着这次上涨只是大餐前头的凉菜,不久的将来沪市要冲八千点。我就觉得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凭啥?

结果没冲上八千点,凉菜也吃出个龙虾的价钱,他就不叫了。

对特别美好的大词,我出于本能也往往抱有一些怀疑,觉得一个事情说的太正面了,太美好了,就往往掩盖了一些负面的东西。而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没有那么美满。

这个性格让我不太会上当赔钱。哪个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6日 15:12

沉默于血色汹涌的长空

沉默于血色汹涌的长空


六点钟了,诺亚山庄的俱乐部又喧闹起来了。


白泽餐厅位于山庄的中心,是整个诺亚山庄最大的聚会中心。餐厅旁边有巨大的礼堂,还有舞厅。至于左侧那座用赭石搭建的俱乐部,更可以说是山庄的核心沙龙。


陆隐吃完饭以后,没有回家。他有件事有处理,就走进俱乐部,从自动售卖机那儿拿了扎啤酒。陆隐朝四周张望了一阵。有个高个子男人走过他身边,似乎在朝他说什么,但是他只能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嗡声音。他好像认识这个人,但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了。不过就算想起来也没什么用,这个人已经算是完蛋了。他朝这个男人同情地点了点头,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他找到了好朋友林立。林立是个软件工......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6:49

我们怎样做家长?

我们怎样做家长?

问:押大早就当爸爸了,应该对育儿这方面很有经验。孩子应该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还是应该早早的上各种辅导班,培养未来生活技能?您同不同意越穷的人在孩子教育上投入越少,越......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5日 14:37

理工男的世界,你们不懂

理工男的世界,你们不懂

本文系两个月前旧文。

这些天被翟欣欣的事件刷屏了,翟欣欣火起来了,就连我的智能输入都认识她了。我刚才刚敲进去zhxx,输入法就体贴地跳出“翟欣欣”来。我特意搜了相关新闻和微博来看,发现关于苏享茂的webphone公司,现在网上好像还有争议,细节现在还搞不清楚,但是从现有的信息看,不管webphone是不是有问题,至少在感情方面,苏享茂真的是个老实人。

而且对我来说,被逼死的那个苏享茂,那个形象实在太熟悉了,就是一副的典型理工男的样子。

我就是个理工男,我学了六年半的电子学科,然后当了十多年的工程师。我刚毕业的那些年,也是苏享茂这个打扮。我不知道是不是全国理工男都商量好了,......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7日 17:00

人性实验室:冰天雪地中的修罗场

人性实验室:冰天雪地中的修罗场

这是一篇很长的文章,读它需要耐心,需要理解,更需要对那个诡异环境的想象。

人们在极端环境下会有什么样的行为?我对这个问题一直很感兴趣。不同的人性,在平时可能只能看出模糊的差别,但是在极端环境下,人性会被考验,差异会被放大。如果把几十个人放到一个绝望的环境下,寒冷、绝望、没有食物、没有出路,他们会怎么做呢?他们会谋杀,会吃人,会等死,但是也有人会孤注一掷的冒险,会做出自我牺牲,会去救人。

这一切都像是好莱坞电影里的情节。可是在现实中,它真实地发生过。

比如在唐纳大队。

&n......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