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0年02月23日 19:23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01
 
我看到韩红基金会被举报的新闻的时候,心里还真嘀咕了一下。
因为我刚刚给它捐了一千块钱。
 
2月1号下午5点,韩红基金会宣布暂停接受捐款,而我碰巧是在三点的款。可以说是人家的大门正徐徐关闭,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钱通过门缝里塞进去了。
可它偏偏被人举报了。难不成是我又犯贱了?
 
不过我的第一直觉,还是相信韩红基金会,而不相信那位举报者司马3忌。
原因很简单。我以前看过韩红的一些报道。她那种性格其实我不太喜欢,但我相信她是个天性良善的好人。
而司马3忌呢,我以前在网络上也有过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0日 20:51

押沙龙: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押沙龙: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01
 
对一个人影响最大的书,基本都是在年轻时候读到的。要是到了四十来岁,读了一本书,忽然就三观颠覆,脱胎换骨,那这个人前四十年多半过得有点问题。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差不多都是九十年代初读的。在读这些书此之前,我是个纯得能掐出水的少年。
我当时甚至像《围城》里的范小姐一样,专门有个小本本,里头抄了不少名言: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贫穷,卑微,不美丽,但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的时候,我们是平等的!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现在回想起来......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3日 15:58

押沙龙:永远蔚蓝的天,永远飘扬的旗,还有一束永远姹紫嫣红的花

01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武汉加油。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引发了很多争论。
有人说“山川异域”不如“武汉加油”,那当然是胡说。但反过来,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句话就是比"武汉加油”好,我觉得也不对。
单就两句话本身而言,我看不出来谁好谁坏。
 
比如说“加油”这个词,其实你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发现它很生动。它第一次被说出来的时候,一定很有表现力,也很有冲击力。只是到了后来,它被当成套话用来用去,这种冲击力才消失了。
这就是......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1:50

押沙龙:不是英雄

我在后台收到过留言,问我为什么不写李文亮医生的事儿。
那我就写写吧。
 
首先我老实说一句:我不觉得李医生是英雄,我也不觉得他是什么吹哨人。
那些想法都是我们幻想出来,然后投射到李医生身上。我想,李医生自己也从没有想做英雄,也从没想做什么吹哨人。
他就是一个本分、善良的人,就跟我们走在大街上看到的很多普通人一样。
 
看到有问题,觉得有点可怕,就在微信里提醒一下周围的人,让大家小心一点。很单纯的一个本能举动。心中但凡对世界存点善意的人,可能大多都会这么做。
然后他就被教育了。
能做到吗?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17:55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又为什么杀人?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又为什么杀人?
这是我给杂志写的一篇文章,很长,也比较严肃,没有段子,没有玩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读完,但我还是要发出来,因为这是有我真实关注的一些东西。
 
01 狐狸司马迁
 
中国历史学家里头,司马迁是独一无二的。他跟谁都不一样。
后来的史家都延续了《史记》的体例,但是在精神上,他们都抛弃了司马迁。历史学家们遵循的是班固的路线,关注的是:一个大臣是忠还是奸呢,一个皇帝是明还是昏呢,一个社会是治还是乱呢。从《汉书》到《清史稿》,差不多都被同一套话语体系笼罩着。
 
可司马迁不一样。这有点像伯林说的“狐狸和刺猬&rdquo......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17:58

押沙龙:不能秒站队随便骂,又该怎么办?

今天读了六神花露水的“有一些领域真不适合我们秒站队随便骂”,提醒大家不要乱骂李兰娟院士,因为里面很多细节超出了吃瓜群众的知识领域,很容易瞎添乱。我觉得这篇文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读完之后有了一点想法,再多说两句。
 
01
 
前一段,有人痛骂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咱们发动的生化进攻,何新教授听说以后拍案而起,花千芳老师听说以后主张立马开干。
但是对这种话,我一秒钟都没信过。
最近风头一变,好多人又说冠状病毒可能是咱们这边的实验室无意中泄露出去的,说实话,我还是不太相信,但就没那么有把握了。
因为什么呢?</......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3日 17:24

押沙龙:我们一定会忘掉这些

押沙龙:我们一定会忘掉这些
昨天北京下雪了。看向窗外,白茫茫一片。街上人还是很少,一个个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很警惕的样子。
这总让我想起这个城市17年前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它就像现在的武汉,位于灾难的震中。
 
01
 
2003年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刚刚到北京不过一个多月,然后非典就来了。
当时人们也是一个个都戴着口罩,很警惕的样子。地铁里非常空荡,你要打个喷嚏,周围的人马上会用谴责的眼光看着你,然后挪到离你远一点的地方,给你腾出一大块空间。
菜价腾贵,市面萧条,每个人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新浪新闻,看上面刊登的新增感染人数。
 </......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31日 15:43

押沙龙:庆余年,一本好书活活被写成了烂书

押沙龙:庆余年,一本好书活活被写成了烂书
今年春节,哪儿也去不了,就窝在家里,断断续续地把电视剧《庆余年》给看了。今天就聊聊《庆余年》。
 
01
 
我以前看过《庆余年》这本小说。不过说是看,也没全看,跳着看的。因为实在太长了。网上说全书370万字,可我读起来的感觉却是像有一亿字。所以只能不停往后翻。尤其看到打架的段落,就直接拉到最后看谁把谁打死了。
中间那些“一剑裹挟着浑厚的真气刺了过来!”、“一道亮光划破白雾,那是刀锋!”、“没有什么可以形容这一击的力量!”,统统当成乱码跳过去。
就这么零零碎碎看下来了。
看完全书以后的感......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24日 03:00

押沙龙:对李子旸老师说两句

押沙龙:对李子旸老师说两句
今天是大年三十,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了,但是碰巧看了李子旸老师的一条微博,有点感想,就随便说说,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很简单的几句话,读下来也花不了几分钟。
李子旸老师的这点感慨,肯定是因为这次冠状病毒,觉得关键时刻, “知识分子”胡言乱语,制造恐慌,应该收拾一顿才好。
 
对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① 什么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这个词太过模糊。知识分子什么类型都有,有专家型,有人文型的,有杠精型的,也有太监型的,等等等等,不能一概而论,就像李子旸老师这样的也觉得自......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22日 16:52

押沙龙:拍马屁的分寸感

押沙龙:拍马屁的分寸感
01
 
乾隆年间,河北沧州有一个五十八岁的老童生,叫王珣。
什么叫童生?就是连秀才都没考中。五十八了,还是个童生,眼看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交代了。
 
王珣坐在屋子里头,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
他觉得自己是有才的。有才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王珣觉得自己是颜回转世。
孔子弟子里头最聪明的就是颜回,曾经像孟子一样被称为“亚圣”。王珣认为自己像颜回一样聪明,而且又碰巧是个回民。这么想来,自己肯定是颜回转世。
但这次眼看颜回是白转世了,五十多年了,什么名堂也没混出来,怎么办呢?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5日 17:04

押沙龙:心中的光明与黑暗

01
 
人是很难靠道理来说服的。
我在网上呆了这么多年,越来越认识到这一点。
 
你可以对我讲出很多道理,我也对你讲出很多道理。然后大家吵来吵去。但哪怕被对方说的哑口无言,其实想法也不会真正改变。只是无语,依旧不服。
因为真正决定人们想法,不是道理,而是好恶。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人活一世值得拼命去追求的东西,什么又不是。这些是很难用道理来说服的。这就像人类的爱与恨,横亘在胸如一团火焰,却又难以用语言来譬解。我能够感受到它,却无法将这种感受传达给你。
说到底......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2日 10:35

押沙龙:郭德纲就是大师,再俗他也是大师

押沙龙:郭德纲就是大师,再俗他也是大师
在我上一篇谈罗振宇的文章里,捎带手提了一下郭德纲。今天就单独说说郭德纲。
 
01
 
我听郭德纲的相声有十多年了。他的相声只要在网上都找得到的,我基本上都听过。听来听去,觉得后来他也在重复,也有点儿词穷,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对语言的把握能力,非常了不起。像这样的喜剧天才,一个时代也出不了几个。
 
当然也很俗。
于老爷子光屁股啊,于谦的儿子郭小宝啊,还有屁屎尿啊,我是你爸爸啊,确实俗得要命。
有人因为这个批评郭德纲。郭德纲表面上当然嘴很硬,但心里头好像还有点儿介意,特意解释说:大......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8:00

押沙龙:罗振宇哪有那么烂?

押沙龙:罗振宇哪有那么烂?
01
 
以前我听过很长一阵《罗辑思维》。
上下班的路上没事干,一开始是听郭德纲。等于谦老师尿也喝了,于老爷子大肠刺身也吃了,实在没啥新内容了,就听听罗振宇讲书。
其实讲的还是挺好的。设计得很精致,语言表达能力也好。但要说有问题没有,当然也有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打出来的口号。
它说:“读书很苦,古代的有钱人明明有一双眼睛,但还要雇人读书。我现在就是替大家读书的。”可实际上,听罗胖的节目并不能代替读书。
 
罗振宇的思维模式其实和我这种公号写手很像。我写公号文章的时候,有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5日 16:00

押沙龙:课本里的小明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

押沙龙:课本里的小明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
01
 
小时候的课本里,总有一个小明同学。
 
他和小刚截然不同。
他总是提前完成作业,总是记得带好每一件文具。小刚调皮捣蛋的时候,他总是拦住小刚,说:我们要做好孩子。
他还记得好多名人名言: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秋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面对小明正义的言论,小刚最后总是惭愧地低下了头。然后,小明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
 
他就是这样一副欠扁的样儿。
 
那么,小明长大以后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物呢?
没人知道。......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9日 15:13

你们为什么一边谴责杀人者孙文斌,一边赞美小丑呢?

你们为什么一边谴责杀人者孙文斌,一边赞美小丑呢?
关于杨文医生被杀害事件,我不是记者,对事件本身不做评论,但有点个人想法想简单地说几句。
 
01
 
我想说的第一句话:医生的敬业程度至少超过了百分之九十的行业。
 
从事医生、护士、教师这些职业的人,容易引发吐槽。但是从我个人生活经验看,大部分医生、护士、教师,都比较认真,比较敬业。当然也有不怎么样的。但总的来说,兢兢业业者的比例,要高出绝大部分行业。
 
我可以举个例子。
我曾经在积水潭医院给母亲看病,一直担心看病难啊住院难啊,但真去了,我发现医生主要还是根据病情做判断。他觉得需要......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5日 22:30

押沙龙:星与泪,龙和鹏

押沙龙:星与泪,龙和鹏
今天我想说说2019年看过的几本书。
今年我读到过一些挺不错的书,有时间的话可以给大家推荐一下。不过此时此刻,一下子涌上心头的还是几本小说。小说的力量是无可替代的。
 
01    星
 
我想到的第一本小说是《100:科幻之书》。这是四卷本的选集,收录了上个世纪100篇经典科幻小说。我一篇一篇读完了,其中大约有一半非常烂,烂的让人吃惊,搞不懂这种东西怎么也算是经典。但也有一些小说写得非常好。
比如阿瑟.克拉克的《星》。
 
克拉克是我最喜欢的科幻作家。跟他比起来,阿西莫夫有点过于实心眼地呆板,大刘则有点......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3日 09:43

押沙龙:说说李子柒

今天我也说说李子柒吧。
 
01
 
以前我只是听说过这个姑娘,前两天才找来她的视频看了看。
 
看了以后,我第一个感觉是:李子柒这个姑娘挺好的,相貌、气质、还有干活的样子都很棒。
第二个感觉是:有点看不下去。
 
看不下去,不是李子柒的问题,而是我个人的问题。
凡是把带烟火气的生活弄得很唯美,很浪漫的东西,我都不爱看。其实不光李子柒的视频我看不下去,《瓦尔登湖》我也看不下去。
李子柒的这些视频,对我来说就像电视里的一个个漫长的广告片,色彩美丽,意境优美。但太平了,......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0日 11:41

刺秦!

刺秦!
最近我给《国家人文历史》写一篇关于《史记》的文章,所以重新把《史记》翻了翻,尤其是《刺客列传》,反复读了好几遍,今天就来说说荆轲刺秦。
 
01
 
关于荆轲刺秦,古代人写过好多诗词。我印象最深的是辛弃疾的这几句: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胜雪。正壮士,悲歌未彻。
 
两千年前,有个人拿着一把匕首,从易水河边出发刺秦。一群人穿着雪一样的白衣给他送行。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可能再回来了。
场景就是这样悲怆和慷慨。
 
那么秦始皇该不该刺?
 
有人说,不该刺。......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8日 08:35

向好莱坞推荐东方不败这个超级IP 剧情都写好了

向好莱坞推荐东方不败这个超级IP 剧情都写好了
01
前两天陪孩子看了《冰雪奇缘2》。
 
看完以后,最大的感觉有三点。
首先,场景是真漂亮。
其次,里头的人动不动就要唱一段,整个电影像是一部《艾伦戴尔好声音》。
 
最后,关于剧情,实在让人有点一言难尽。
很多情节没啥必要,好像就是为了展现艾莎有多酷多炫。
第一集里艾莎对力量还不能收放自如,第二集里,艾莎神功已成,变幻莫测,已是艾伦戴尔和北地王国的东方不败。
至于男主角克斯托夫,那简直弱爆了。
《冰雪奇缘1》里头,他还是个重要角色,推动了剧情发展,......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7日 19:58

我觉得你混蛋,你觉得我奇葩,那咱们坐下谈谈吧

我觉得你混蛋,你觉得我奇葩,那咱们坐下谈谈吧

01 老板往往没你想的那么傻X

在我二十来岁的时候,碰到过一件事,算是我职场上的一次小意外。

有一本书叫《给加西亚的一封信》,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在当年,这本书可是火透了半边天,各个公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