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0年07月27日 09:02

押沙龙:小时代,大时代

押沙龙:小时代,大时代

  郭敬明有个电影叫《小时代》,没看过,据说拍得很烂。但是这个名字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小时代,私人化的时代,上上班,逛逛街,谈谈恋爱,吃吃火锅,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是属于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时代。

  历史书上对这样的时代往往一笔带过,因为没什么好记载的。

  但有的时候,大时代会忽然到来。历史就会在这里停留,记载大时代和小人物的相遇。有的辉煌,有的惨烈。厚厚的一大本,流传给后世。

01

...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20日 18:10

押沙龙:在“偷外卖”大学生面前,我们能有什么罪?

押沙龙:在“偷外卖”大学生面前,我们能有什么罪?

  昨天被一篇文章《请放他一码,在“偷饭”大学生面前,我们都有罪》刷屏了。

  我找到了那个新闻看了一下,说的是一个南京的名校大学生周某,住在某小区的合租房里备战考研,因多次偷外卖被刑拘。到底偷了多少次他也记不清了,警察有据可查的就有十几次。警察补充说,因为他学习好,为了他的读本科,读研究生,三个兄弟姐妹都辍学了。

  我看了以后,对这位周某真的没有太多同情心。

  每个大学里,都有家境特别...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18日 12:54

押沙龙:我不是给你逗乐的小丑,我是金圣叹

押沙龙:我不是给你逗乐的小丑,我是金圣叹    前一段写水浒传文章,读了金圣叹的批文,对这个人物有了点兴趣,今天就来说说他。   01     以前我一直很讨厌金圣叹,觉得他做作得让人恶心。     主要是他临死前的几个段子闹的。     比如有个段子是这么说的:金圣叹因为“哭庙事件”被判处死刑,他被绑到刑场上的时候,儿子来看他,呜呜地哭。     金圣叹:别哭,我出个上联,你来对个下联。我的上联是:莲(怜)子心中苦。     儿子对...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16日 10:34

押沙龙|中国高考:变态,但又难以取代

押沙龙|中国高考:变态,但又难以取代

01

  中国的教育有时候确实让人受不了。

  比如说物理,我小时候最喜欢物理,成绩在各科里也是最好的,但有时候也觉得莫名其妙。

  比如一个小木块沿着斜角往下滑,能按牛顿力学算摩擦力,就已经理解了牛顿定理。那不行,它要让一个小木块上面再驮着一个小木块,一起往下滑,两个摩擦系数还不同。

  这样的题我开动脑筋也能做出来,但我不理解:这有什么意义?好像它唯一的目的就是难倒你。

  再比如说语文。...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10日 17:12

押沙龙:缪可馨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押沙龙:缪可馨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缪可馨小姑娘跳楼事件的调查结果出来了,那位袁老师被予以严肃处理:党内警告处分,收缴收受的款物,降低岗位等级。

 

针对家长和网友的反映,经查,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存在违规违纪行为。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三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给予袁某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收受的款物予以收缴。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八条和第二十条、教育部《中小...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7日 15:36

押沙龙|鲁智深:从漫威世界穿越到现实世界的英雄

押沙龙|鲁智深:从漫威世界穿越到现实世界的英雄

  上两次说了林冲和武松,今天说说鲁智深。

01

  在整本《水浒传》里头,有两个人物算是心地最光明的,一个是鲁智深,一个是朱仝。朱仝以后有机会再说,今天就说鲁智深。

  历代评论者对鲁智深的评价都很高,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吴闲云。我觉得他对鲁智深的解读真是有点匪夷所思。鲁智深干什么都是有脏心眼,救金翠莲是看上人家了,打死镇关西后逃亡是尾随金翠莲,住到赵员外家则是赖上人家了。

  这哪里还是鲁提辖...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5日 17:22

押沙龙:在苟晶事件里,这才是房间里的大象啊

01
 

我前几天写过一篇跟苟晶相关的文章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现在苟晶事件的调查结果出来了。网上有人说翻转了,我不觉得有什么翻转。
最早看到新闻,我也觉得苟晶可能有不尽不实的地方,但基本面应该是真的,那就是班主任确实让女儿顶替了她。
而这个基本面并没有被推翻。

调查结果指出她夸大了事实,苟晶的高考成绩远远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好。
为什么她要这么夸大?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不是说我没有...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2日 17:02

押沙龙|隐秘的角落:鲜血中的漂亮老虎

押沙龙|隐秘的角落:鲜血中的漂亮老虎 01     我用了两天时间,花了十八块钱,看完了网剧《隐秘的角落》,然后又顺藤摸瓜,读了原著《坏孩子》,有点想法,就写这篇文章简单地说说。   《坏孩子》作者紫金陈算是我的校友,不过不是一个专业。学数学的还是要聪明些。《坏孩子》在情节设计上就很聪明,有些细节让我想我是想不出来的。 但是作为小说而言,我觉得《坏孩子》写的并不算太好。框架不错,但内容感觉像是急急忙忙赶出来的。   有人说《坏孩子》...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7日 14:26

押沙龙: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

押沙龙: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

最近爆出了好几条高考冒名顶替的新闻。苟晶,陈春秀,王丽丽,王娜娜……而且看样子很可能这还是冰山一角。

这些事件大家应该多少都知道,我就不多重复了。它们有个特点,就是集中在山东和河南,而且大多发生在90年代到00年代初。

 

我就是豫东人,就在河南和山东交界的地方。

我也是90年代参加的高考。

看到这些新闻,我就在想: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会怎么样?

像我这样只擅长学习、全力以赴去读书的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6日 10:26

押沙龙:黑暗的乌托邦

押沙龙:黑暗的乌托邦   这几天,我读了一本书,叫《来自新世界》,贵志祐介写的。     这本书不太好归类,勉强说应该属于反乌托邦的科幻小说。我后来查了一下,这本书还拍成了24集动画片。我把动画片也跳着翻了一遍。老实说,动画片我有点接受不了。主要问题出在人物的脸上。就是那种典型的日漫风格,两个眼大得像碟子,下巴尖得像锥子,一低脑袋能把自己攮死那种感觉。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故事还是很让我震撼的,读完了后有一两天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1日 17:59

押沙龙|武松:底层草根里的天伤星

押沙龙|武松:底层草根里的天伤星

  前些天写了一篇关于林冲的文章,其中提到了几句武松,今天就重点说说武松这个人。

  01

  写这篇文章前,我特意跑到B站上把《水浒传》电视剧翻出来,过了一下跟武松相关的那几集。《水浒传》电视剧有两个版本,我对比了一下,有个明显的感觉,2011年版的武松不像原著里的人物,98年央视版很像。

  差别在哪儿呢?

  不是差演技上,而是气质上。

  看上面的图就知道,央视版的武松有凶悍的一面,目光流转...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2日 19:08

押沙龙|林冲: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

押沙龙|林冲: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

  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水浒传的文章,本来写完就算了,可是我看到一位网友的留言,有了点想法,想说句。

01

  看过水浒传的人,大多对林冲的印象比较好。有位网友在我那篇谈《水浒传》的文章下面留言,就说林冲是个“暖男”。以前我甚至还看到有个说法,说是嫁人当嫁林教头,交友当交林教头。

  在整本书里头,林冲确实是比较正派的一个人,谈吐斯文,做事低调,有点像现在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他武功这么高,也并不持...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8日 19:00

押沙龙|《水浒传》:一场伟大的文学噩梦

押沙龙|《水浒传》:一场伟大的文学噩梦 前一段我写过一篇文章谈《西游记》,今天就来谈谈另一本书《水浒传》。     01     《西游记》里面隐藏着很多残忍黑暗的细节,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滑过去。但是《水浒传》里的残忍黑暗是大写的,浓墨重彩,劈面而来,让人毫无退路。比如说《西游记》里写到吃人杀人的场景,基本都是一笔带过,“一口吃了”,很少渲染。而《水浒传》特别喜欢渲染这些场景。     就像杨雄杀妻那一段:   杨雄割两条裙带来,...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3日 19:16

押沙龙:我可不敢随便找美国警察问路

押沙龙:我可不敢随便找美国警察问路 今天说说最近美国骚乱的事   01   首先要说一点:美国警察跟别的国家不太一样。   我以前出差去过美国,也去过欧洲几个国家。在英国的时候,我对警察可以说一点都不害怕,感觉周围的人也不害怕。英国警察有点像些松松垮垮的大叔大妈,眼神里没有那种锐利之气。我就敢随随便便上去问路:去大英博物馆怎么走啊?Turn left还是Turn right啊? 在美国,我不是很敢。   美国警察看着有些杀气,什么话都不说,往哪儿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8日 20:52

押沙龙:首都为什么不在上海,不在开封,不在驻马店,而非要在北京?

押沙龙:首都为什么不在上海,不在开封,不在驻马店,而非要在北京? 01 选首都的逻辑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首都当然是长安。     选择长安做首都的理由很多,但最重要的一个理由还是地理位置。用古代人的话说,那叫“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阻山带河,四塞之地”。就军事关塞而言,长安东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四座关口控制着进出长安的通道,确实易守难攻。     但光考虑安全也不行。作为首都,必须得有战略上的考虑。     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直觉...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7日 16:57

押沙龙:我怎么就“损”了?还最“损”?

押沙龙:我怎么就“损”了?还最“损”?   今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条评论。      个人看法:押沙龙最损,和菜头最酸,肉唐僧最粗。     对于后两句,我没什么特别明确的意见,但是对于第一句,我并不认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温和厚道的人,怎么就损了呢?损还不够,前头还要来个最呢?     不过这个说法,我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就有人说:你怎么这么损?你怎么不好好说话?你为啥这么阴阳怪气?     是啊,为啥呢?   01     ...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2日 19:31

押沙龙:这种颤栗感,人生中只会体验到一次

押沙龙:这种颤栗感,人生中只会体验到一次


01

 

今天说说年轻人。

 

对于年轻人,我的情绪总是很复杂。

几年前,我曾说过他们是中国道德水准最高的一代,也说过他们是中国最善良的一代。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个近乎无限灿烂的未来。

但是大家可能也知道,这几年我的想法有了变化。我还是认为他们是善良温和的一代,但是缺乏足够的棱角。他们心中确实有火,但还不够灼热。他们眼中确实有光,但还不够明亮。

 

为什么我的看法会变化呢?

当然,世界变了...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9日 19:50

押沙龙:大宗师

押沙龙:大宗师 01   宗师开悟于黄河。   他学过很多年武功,也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宗师遇到了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 打坐,入定,聚气,都解决不了问题。 他也找了很多武林秘籍来学习。尤其是那本《九阳真经》,他翻来覆去读了好多遍,里面的插图他也在脑海里过了无数次。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搞明白: 书里放进去的明明是豆子,怎么一按开关就成了豆浆?   书籍解决不了困惑,打坐也突破不了瓶颈,最后还是要靠自...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5日 09:32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Papi酱挨骂了。     估计大家都看到这个新闻了,所以我就不多说了,大致就是papi酱生了孩子,发了条晒娃微博,结果因为孩子随了父姓,结果被很多人嘲骂,而且骂的真是很难听。       这个让人很不舒服。你想想,一个当妈的刚生了孩子,晒个娃而已,也没做错什么,就被这样恶毒地咒骂,我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01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至少是个平权主义者。我从不认为女人和...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9日 08:37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上一篇文章里,我提到了诗歌。今天就接着谈谈诗。

 

01


前两天发现了一个诗人,叫田彬。

田老师头衔很多:原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国学研究会常务副院长,内蒙古诗词学会顾问等等。但是,他真正出名还是靠“领个大嫂散散步”那首诗。

我估计大家都读过了,我也读了,写得端的是好。没读够,接着在网上找了找,结果发现了不少田老师的诗歌。


我发现田老师对诗歌是有追求的,态度是严肃的。他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