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实在看不惯这种上纲上线的批判

押沙龙:实在看不惯这种上纲上线的批判

 
 
今天说说衡水中学张锡峰的演讲,就是说“土猪拱白菜”的那篇。说起来,这个话题已经过气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两句,因为在微博里看到的有些言论,我觉得实在有点过分了。
 
演讲的完整视频在 这儿
 
我看了两遍,不喜欢,也不可能喜欢。
 
张同学明显用力过猛,表情有点狰狞,声音有点凶狠。而且文稿写的不好,很假,明显有软文的色彩。比如说他如何如何消沉,如何如何躺平的时候,忽然“我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什么贵人呢?一个电视节目《航拍中国》。《航拍中国》让他看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结果,“它将我从无限的阴暗与黑暗中拉了出来”!
 
我写广告文都不敢这么写,“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在我对人生绝望的时候,忽然,一瓶农夫山泉长白雪摆在了我的面前…..”我要这么写,你们就都跑了,对吧?
 
这就是很假模假式的一个演讲。我们年轻的时候不都写过这样的东西么?“我陷入了迷茫和痛苦,然后王老师和我进行了一场深谈,她春风化雨般的话语温暖了我的内心,让我重新竖立了奋斗的目标……”
 
后来有人发现他家里有汽车,并不像演讲里说的那样贫寒,这一点都不奇怪。本来就是瞎编的。命题作文嘛,就是根据主题瞎编。
 
凡是在中国上过学的人应该都写过这样瞎编的文章。我捡过钱,扶过老大娘,护理过受伤的麻雀,承认过打碎的花瓶,看到过胸前红领巾更加鲜艳了,注视过老师窗口的那盏灯亮到了深夜。
 
张同学的演讲就是同样模式下的一碗鸡汤。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多半也是觉得这样更有气氛,更能感染观众。我相当怀疑这也是指导老师的意见:“这次要更有激情一些,表情更丰富一些…..”
 
说到底,无非是另一种的朗诵腔。“啊,黄河……”,朗诵者真是一提黄河就那么陶醉么?都是装的。
 
所以,我不喜欢这个演讲。大家不喜欢,我也非常理解。但是,不喜欢归不喜欢,不能因为不喜欢就无限发挥。
 
就拿最有争议的那句话来说,“我和他们开玩笑说,我就是一只乡下来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的白菜!”好多人都说这是物化女性啊,这是要非城市女不娶啊。
 
其实,完整看过这个视频的话,就会发现张同学不是这个意思。从头到尾,他就没有提到异性,没有提到恋爱,说的都是“前所未有的景象啊”,寒山寺啊,二十四桥啊,大城市的景观之类的东西。如果忽然插进去一句“我要娶大城市的妞儿”,就太突兀了,不符合上下文的语境。所以,他大概率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为什么要用这个比喻呢?
 
就是年轻人的中二嘛,对很多词语一知半解,当好词好句来用了嘛。就像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位同学在作文结尾就说:“十多亿中国人民要勃起!”其实他想说的是奋发图强的意思,但是莫名其妙地用上勃起这个词儿,结果把场面描写得过于壮观。
 
当然,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能断言张同学一定是用错词了,但从上下文看,确实不太像是“非要娶城市姑娘”的意思。而且,退一步讲,即便他确实是想说“非要娶城市姑娘不可”,最多说用这个比喻不得体,也不能说这个年轻人就一定有多龌龊啊。
 
有网友在微博上说:这些话“暴露了他的特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更是莫名其妙了。他说来说去就是要拼命学习,努力学习,改变命运,哪儿说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了?他没说要去偷高考试题,没说要去给学习比他好的人下毒,怎么就不择手段了?
 
他就是表情凶狠了一点,你也不能恶之则抑之入地,什么屎盆子都往小伙子头上扣啊。
 
还有人说他三观不正,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没有年轻人应该有的理想和追求。这是责人太苛。非要他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科技发展而读书?为追求知识而读书?这些说法当然很好,但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这么想,否则就是虚伪了。
 
我不知道张同学的具体家境,但是按照这个演讲的话语逻辑,他这个理想有什么错?小地方的人拼命读书,考上北大,获取大城市的资源,过上更好的人生,把这作为理想有什么不对?一个人要过更好的生活,见识更多的东西,怎么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了?
 
一个更优秀的人,当然可以有更高远的理想,更纯粹的追求,但这是思想的上限。你不能拿上限当成下限来要求别人。
 
张同学说他不想过普通人的日子,“拿着两三千块钱的薪水,过着周而复始、循规蹈矩的生活,一眼就能看到死”,这话冒犯了普通人,当然是政治不正确的。但一个年轻人有这样的想法,很过分么?
 
你在18岁的时候,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每个年轻人几乎都觉得自己不普通,会过上更丰富多彩的人生。张同学这么说,最多可以理解为少不更事biao,说话不看场合,但这说明他本性恶劣么?我年轻的时候也不愿意过普通人的生活,直到后来自己就是个普通人。绝大部分年轻人都是这么想的,不这么想的反而奇怪。
 
至于说到应试教育,衡水中学的教育方式很不好,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选择衡水中学?就是因为教育资源不均衡,阶层壁垒日益森严,不同地区的经济差距太大,很多孩子必须用这种残酷的学习方式来参加竞争,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
 
事情本来可以不是这个样子的。年轻人本来不需要通过这种填鸭式的应试教育来逆天改命。我们成年人把世界搞成这个样子,却去指责一个孩子不该为应试教育站台,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还有人指责张同学知道世界不公平,却不想办法去改变这种不公平,而是去适应这种不公平,这就是无耻啊。你一个三四十岁的大人,改变教育资源不公了么?却去指责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想办法改变这种不公平,这不是拿英雄的标准来要求孩子,拿犬儒的标准要求自己么?
 
张锡峰同学的演讲确实有问题,文字有用语不当的地方,表情和语气有过于夸张乖戾的地方,但我们在他这个年纪,不都有点中二么?
 
现在网上有个很不好的风气,就是揪住一句话两句话,上纲上线,否定掉整个人。我觉得现在大家对言论的警惕性真是太高了。有些网友把张同学批判成“新时代的于连“、“不择手段的利己主义者”的,你要是正面问他们的话,他们往往都反对上纲上线诛心打倒,对这类风气深恶痛绝。但真碰到他们不喜欢的东西,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没什么区别啊。
 
真的,至于吗?
 



推荐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