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文章归档 > 2021年03月
2021年03月31日 17:57

押沙龙:大家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大?

押沙龙:大家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大? 01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 认认真真捋一下“杨笠事件”的理路。   挨了不少骂。   挨骂不奇怪,奇怪的是挨骂的理由。   有些网友指责我“理中客”、“男性的傲慢”,还有人告诫我:在大雄和胖虎之间保持中立,就等于支持胖虎揍大雄!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那篇文章虽然用很大篇幅做逻辑推导,但最后的主旨很明确:中国现在还是男权社会,所以女性有出格言论,我们应该报以更大的包容,而且脱口秀本身就是个娱...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25日 19:08

押沙龙:认认真真捋一下“杨笠事件”的理路

押沙龙:认认真真捋一下“杨笠事件”的理路   最近杨笠又出事了,Intel的广告让人给抵制了。关于这事,我看过好几篇文章,有些还是朋友写的。但怎么说呢,看了以后都不是完全同意,就随便说说我的看法吧。   01     如果李诞在台上说:女人是垃圾;女人哪有什么底线等等,那么一定会有人骂李诞。      “这话我没说过!我就说过一次躺赢!”     如果你认为李诞该骂,而你又不对男女采取双标,那么杨笠在台上说:男人是垃圾;男人哪有什么底线,...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23日 21:07

押沙龙:不愿意也不行,我按着你也要报了这个恩!

押沙龙:不愿意也不行,我按着你也要报了这个恩! 01   在郓城县有两个都头,一个是步兵都头雷横,一个是马兵都头朱仝。都头到底是什么官儿呢?大致来说,有点像现在的刑警队长。当然,古代机构的编制和职能,跟现在有很大区别,我这么说也只是大致的一个比方。   朱仝和雷横虽然都是都头,但出身并不一样。朱仝是本地的富户,家里很有钱。他当都头,多半就是想在体制内找个安稳工作,并没有指望靠这个来赚多少灰色收入。雷横就不一样。他是打铁的苦出身,后来又杀牛、赌...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15日 19:59

押沙龙:犬儒和傻子

押沙龙:犬儒和傻子

昨天写的文章,牵涉到了梦想的话题,让我想起自己以前的一篇旧文,是关于《儒林外史》的。

 

01

 

先说吃。

 

张爱玲提到自己长辈时说,“从前相府老太太看《儒林外史》,就看个吃”。《儒林外史》里确有很多篇幅在写吃,而整本书里最醒目的一个吃货,就是马二先生。

 

马二先生又黑又胖,看着就像一块酱油红烧肉。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显得开胃。蘧公孙请他吃饭,摆出一碗炖鸭、一碗煮鸡、一尾鱼、一大碗煨的稀烂的...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14日 13:28

押沙龙:月亮与庞麦郎

押沙龙:月亮与庞麦郎     01   最近个人有些事情,忙到焦头烂额的程度,一直到高铁上才定下心神。虽然不像奥卡姆老师那样坐一等座,但对我这身份低微的无名之辈来说也足够舒适了,就拿出手机刷刷微博和新闻,结果看到了庞麦郎的消息,说他住进了精神病院。   我知道庞麦郎,还是因为七年前的一篇爆款文《惊惶庞麦郎》。   《惊惶庞麦郎》如果单独作为一篇文章看的话,写的挺好,也有才气,但是它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很多人都不太赞...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05日 23:10

押沙龙讲水浒|杨志:啊,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押沙龙讲水浒|杨志:啊,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接着讲水浒。

01

在《水浒传》里,杨志是个出名的倒霉蛋。

 

运花石纲碰见风浪,船翻了。

走后门碰见高俅,被赶出去了。

卖刀碰见牛二,杀人了。

运生辰纲碰见晁盖,被抢了。

 

杨志倒霉跟别人还不一样,林冲、武松他们倒霉,背后都有个坏蛋。可是杨志背后,有什么坏蛋?好像也没什么坏蛋。他就是一件倒霉事连着一件倒霉事,干什么什么砸锅,最后只能落草。

 

一定要说有个坏蛋,可能就是高俅。杨志到东京行...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01日 20:43

押沙龙:肖老师根本不是想教育谁,她就是想出气


      天津咸水沽一位姓肖的老师在课堂上痛骂学生,成了前一段的热点新闻。

这个话题我原来完全没打算谈论,因为在我看来,这个事儿的道理太明显了,就跟“随地大小便可耻”、“不吃饭会有饥饿感”一样,没啥可谈的价值。可是,这两天我居然看到了很多不同看法。有些网友说肖老师是“恨铁不成钢”、“爱之深、责之切”,虽然语言欠妥,但心是好的,还是负责的。

还有人说:看了完整音频,才知道原来的报道是被断章取义了。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