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2年12月17日 18:20

“工业党”们召唤黑暗森林,黑暗森林就会出现

“工业党”们召唤黑暗森林,黑暗森林就会出现


前两天提到《三体》动画,后台收到了不少关于原著的留言,今天就说说《三体》这本书。
 

01  《三体》没有明显的硬伤
 

这篇文章跟“海边的西塞罗”也有点关系。顺便说一句,他的大号最近刚被出来,又恢复了旺盛的写作欲,没有关注他的网友不妨去关注看看。他获释后写了一篇《三体》原著的硬伤其实挺多的,文章虽然写的很好,但我并不赞同。

我觉得恰恰相反,《三体》作为一本小说,并没有明显的硬伤。

很多人不喜欢《三体》的价值...




阅读全文>>
2022年12月13日 09:01

《三体》动画:迈出第一步就是胜利

《三体》动画:迈出第一步就是胜利

01

《三体》动画版上周六在B站上线了。
 

我看了目前推出的头两集,今天就来谈一谈感想。

 

我对《三体》一直很感兴趣,以前也写过关于它的文章。如果你关注这个公号比较久,那么应该能感觉出来,《三体》里透露出价值观念跟我并不合拍,但我还是觉得《三体》非常有魅力。

 

这种魅力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当然就是想象力。《三体》有爆炸般的想象力,里面那些脑洞足以支撑几十部科幻小说,而大刘硬是把它们塞进到一部书里。...


阅读全文>>
2022年12月07日 17:30

三年了,一切有开始则必有终结

01

这些天不断收到各种消息:附近的超市商场重新开业了,搭乘地铁不需要48小时核酸了,社区通知密接判断只判同住人了,阳性的也建议居家休养了……

疫情当然还没有结束,未来几个月甚至可能出现新的挑战,但是新的阶段开始了,我们要接受它,然后开始正常的生活。

三年了。

这三年,我想对每一个人都是巨大的冲击,我当然也不例外。

作为自由职业者,我其实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还是读书和写字。倒是我太太收到的冲击比较大,...

阅读全文>>
2022年12月06日 07:52

在伊朗,一群没有道德良知的人在教育有道德良知的人

在伊朗,一群没有道德良知的人在教育有道德良知的人

01

两天前,伊朗总检察长表示,“道德警察同司法无关,已被解散”。至于强制妇女戴头巾的规定,也在“研究中”。由于道德警察并不归属司法系统,所以这个发言还不等于官方声明。但是他当然不敢信口开河,如果不出现大的逆转,道德警察很可能确实要消失了。

自从1979年以后,伊朗就有不同形式的道德督查,监视人们是否恪守规矩。正式的“道德警察”(Gasht-e-Ershad)则成立于在2005年,它负责对公民的“道德再教育”,不光监督性...

阅读全文>>
2022年11月29日 18:36

令狐冲会怎么劝告自己的孩子?

令狐冲会怎么劝告自己的孩子?

01

这些天因为写书的缘故,读了一遍《嵇康集》。读完之后,我模糊有种感觉,《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身上似乎就有嵇康的影子。我不知道金庸写作的时候有没有联想到嵇康,但这两个人确实很像。

比如说,令狐冲弹的一手好琴,能与任盈盈琴箫合奏;而嵇康也是弹琴的高手,不仅写过一篇《琴赋》,还能弹奏难度极高的《广陵散》。

再比如说,令狐冲是个落拓不羁的人,不修小节,也不太在意别人看法;嵇康性格也是如此。他在《与山巨...

阅读全文>>
2022年11月24日 09:00

这个姑娘看世界,如战斗者之看战场

这个姑娘看世界,如战斗者之看战场

今天说说《红楼梦》
 

01

在《红楼梦》里,小红是一个另类,跟谁都不太一样。

大观园的女孩子大多都有点浪漫色彩,但是小红是个例外。她是一个奋斗型的女青年,非常现实,从不放过任何机会。就连谈恋爱,也盘算得非常清楚,荷尔蒙分泌得极其理性。

用上海话来说,就是这个人”拎得清”。而小红给人的感觉,确实也有点像是从张爱玲的小说里穿越来的。放到《倾城之恋》里,她就是第二个白流苏,只是要更加独立,更加果决。

说到这...


阅读全文>>
2022年11月17日 07:59

好姑娘薛宝钗

好姑娘薛宝钗

今天说说《红楼梦》。

提醒:这篇文章很长,九千多字。

 

01

在整本《红楼梦》里,薛宝钗可能是争议最大的一个人物。

黛玉和宝钗是书中的女一号和女二号。很长时间以来,读者都有“拥林派”和“拥薛派”之分。不过这两派有很大的不同。在“拥薛派”看来,林黛玉只是性格有问题,不讨他们的喜欢;而在“拥林派”看来,薛宝钗压根就不是性格的问题,而是道德问题、人品的问题。薛宝钗是绿茶,是伪君子。她表面上看着温柔无害,其...

阅读全文>>
2022年11月12日 09:51

只见外星人端着火绳枪,向地球军队发起冲锋......

只见外星人端着火绳枪,向地球军队发起冲锋......

前两天看见“海边的西塞罗”一篇未来人类,会遭遇印加帝国那样的“科技锁死”么?,谈到了科技树。这个问题我以前在写《少年世界史》的时候也琢磨过,既然聊别的话题不好把握尺度,今天就谈谈这个吧。

01

印加帝国没有驯化大型牲畜,结果导致后面一系列创新发明都泡了汤。严格来说,这不叫“点错科技树”。因为印加本来就没有可供驯化的大型牲畜,这是先天缺陷,没办法的事情。就算印加人想好好点科技树,也没得点。

但是在一项...

阅读全文>>
2022年11月06日 17:57

他以为这是一个“善”的世界,其实这是“力”的世界

他以为这是一个“善”的世界,其实这是“力”的世界

今天说说《约伯记》

 

01

《圣经》里有篇《约伯记》。在整部书里,它可能是最奇怪的一篇。

我年轻的时候就读过,不能理解。后来又断断续续地读过几次,还是很迷惑。直到最后我才断定,我第一次读它的体验,就是我真实的感受。我觉得迷惑,只是因为我拒绝这种感受。因为它太过残酷,我不能接受。

但是真实情况可能就是这么残酷。

《约伯记》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在阿拉伯半岛的北部,有一个名叫约伯的人。他正派而善良,没有做...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31日 07:58

这个汉奸让我想起了《羊脂球》

这个汉奸让我想起了《羊脂球》

在上一篇文章里,偶然谈到了宋朝。有位网友留言说“即使是张邦昌这样的大奸臣,在做大楚国皇帝时也是满脸愧疚”。这话让我有点感慨,今天就抽时间说说张邦昌这个人。


01

说到张邦昌的故事,我想起了莫泊桑的一篇小说《羊脂球》。

这篇小说大家应该都读过,至少听说过。它的大背景是普法战争,普鲁士打败了法国,大军长驱直入。十位巴黎市民坐上一辆马车逃难,其中有位绰号“羊脂球”的妓女。马车走到半路上,被侵略军拦下。普鲁...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28日 07:31

侠客成了奴才,武侠时代自然该落幕了

侠客成了奴才,武侠时代自然该落幕了

01

昨天看了六神磊磊的一篇文章,他说《鹿鼎记》里的第三十四回是侠客消亡之年。这让我想了一个问题。其实在我和花露水的某次连线直播里,就有网友问过这个问题: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什么写宋代的最多?

今天就抢一次花露水的活儿,谈谈这个话题。

严格来说,这话并不完全正确。

金庸写的最多的朝代,其实是清朝。《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飞狐外传》、《鸳鸯刀》、《连城诀》、《鹿鼎记》都发生在清朝。

但如果论起几部重头...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26日 07:05

插在儿子心头的一根刺

插在儿子心头的一根刺

今天说说《红楼梦》。

 

01

在传统上,中国一直有“严父慈母”的设定。父亲说话一定要端着,不能和孩子太随便,要保持一种权威感。但是这样一来,父子间的关系就很难亲近。天长日久的结果,就是俩人没话说。
 

在今天,很多家庭也是如此。孩子小的时候可能还好,成年儿子和父亲独处的时候我,往往有一种微妙的尴尬。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具体的事情谈完了,就会陷入沉默。

如果一定要说点什么,当父亲的往往不由自主地端起...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22日 17:13

《王宝钏》也辱过华

《王宝钏》也辱过华

这两天在网上看到“王宝钏挖野菜”的梗,因为以前还真看过《红鬃烈马》,所以就随便说几句关于王宝钏的话题。
 

01
 

王宝钏是不是“恋爱脑”?她是不是被爱情的荷尔蒙冲昏了头,才一脑袋扎进渣男的怀抱,导致了人生悲剧?
 

“恋爱脑”当然是有的,最典型的就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女主人公。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谈这个话题,结果挨了不少骂。不少网友都说那是“伟大的爱情”,“人性的光辉”,把这么高尚的事儿说成“恋爱...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18日 17:05

为什么越来越求稳了?

为什么越来越求稳了?

01

前一段我看到一篇文章《工作4年,我的收入被父母的退休金倒挂了》。作者发现自己天天吭哧吭哧干活,挣的钱还没有爹妈的退休金高,年轻人成了家庭收入中的“弱势群体”。

从理智上说,我当然知道这样的事情完全可能;但是在第一反应上,还是多少有点吃惊,因为这完全背离我个人的生活经验。

我的收入什么时候超过父母的呢?

在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月。

当然,这跟个人的具体情况有关。但根据个人观察,至少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同龄...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14日 08:28

这件事让我寒意彻骨

这件事让我寒意彻骨

这些天读了几本讲日本昭和时代的书,上一篇文章谈的就是这方面的话题,今天接着谈另一个话题,“联合赤军”的山岳基地事件。它占据了我的好奇心,我尽力收集关于它的资料,而越读越觉得寒意彻骨。

这个事件非常阴暗。29个年轻人躲在天寒地冻的山间小屋里,然后像狼蛛一样,彼此残杀,这看上去就像是日本恐怖电影的现实版。只是,这些青年和狼蛛不同,他们有自己的梦想。

 

01

现在的日本显得有点暮气,但是在六七十年代,它也有...

阅读全文>>
2022年10月03日 09:16

今天说说战争

今天说说战争

01

今天说说战争。不是乌克兰战争,而是当年苏联和阿富汗的战争。

说到这个话题,是因为一本书《锌皮娃娃兵》。它的作者是S.A.阿列克谢耶维奇,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说起来,她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作家,更像是一个拾荒者,只不过她收集的不是易拉罐和废纸箱,而是人类的苦难。

她写了很多书,一本比一本惨。《锌皮娃娃兵》写的是战争的痛苦,《切尔诺贝利的祭祷》写的是核泄漏的痛苦,《二手时间》写的是帝国解体后的痛...

阅读全文>>
2022年09月25日 18:45

1925年是鲁迅最快乐的一年

1925年是鲁迅最快乐的一年

忽然发现今天是鲁迅的诞辰,就随便谈几句鲁迅吧。

 

01

在我们的印象中,鲁迅总是那样皱着眉头,多思多虑,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确实,鲁迅这辈子总体来说是过得有点压抑的。读任何一本鲁迅传记,都会感受到书中弥散着一股悲凉愤懑的气息。

就像鲁迅自己说的,他是从黑暗中走来的一代,所以注定要“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这样的念头想想就沉重不堪,背...

阅读全文>>
2022年09月25日 14:29

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01

前两天写了一篇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谈到了黑人的话题。在公号发布的时候,大部分留言都是支持我的,就算是反对我的,说话也还客气。这也不奇怪,公号本身属于粉丝式阅读,阅读者和写作者之间往往有点认同感。讨厌你就不关注你了嘛。

但是在网站平台上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篇文章在平台上发送以后,收到了3000多条留言,很多都在骂我。“原来你是个黑人啊!”“收钱了吧?”“你这么喜欢他们你搬去非洲吧!”“小编故作惊人之语...

阅读全文>>
2022年09月20日 07:26

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

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

01

心情很不好。

有很多原因,有的跟外界新闻有关,看了以后感觉疲惫沉郁;也有一部分原因跟我收到的留言有关。

在最近两篇文章里,尤其是一个“地球球长”的奇思妙想里,我在后台收到了很多留言,说黑人就是劣等人种,就是没进化好的猿猴,见了就恶心。我看了看这些留言后面的ID,很多都是关注我好几年的网友,有的还给我打赏过。关注我这么久的ID,我一般默认为和我大致属于同一个虚拟的价值共同体。所以看到这些留言,我就更...

阅读全文>>
2022年09月15日 18:32

黑色美人鱼有没有问题?

黑色美人鱼有没有问题?

01

昨天看了《小美人鱼》电影预告片。

说实话,我觉得挺好看,没什么问题。并不像很多评论里说的那样,爱丽儿变成了 “小清道夫”,变成了“乌苏拉”。

其实,就连《指环王.力量之戒》里那个黑人精灵,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真正有问题的是谁呢?
 

我觉得是这几个!

这种接受还是不接受,是一种审美的直觉,并不是思考后的结果。但是直觉背后,肯定有具体原因。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我觉得,首先还是长相的问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