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2年08月14日 09:25

给“黔首”们撒下的天罗地网

给“黔首”们撒下的天罗地网

01

 

前些天我读了一本书,《喜:一个秦吏和他的世界》。

这本书最近引发了不少争议,有人批评说这是“一本硬伤累累的烂书”。这个评价我觉得有点过了。

要说起来,这本书好像是有不少问题。特别专业的内容我不敢置喙,但是基本逻辑方面,也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读起来让人疑惑。

我随便举两个例子。

在第168页,作者说:

田租与户赋(“顷刍稾”)皆按户征纳…..并与编户占有的田地数相脱离。

意思就是每户缴纳的租赋是固...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1日 08:53

对西塞罗的一个回复:为什么我不喜欢余秋雨老师的文章?

01

本来不想再说余秋雨老师了,不过昨天看到“海边的西塞罗”的一篇文章《现在说不丢人了:我就是余秋雨老师的书迷》,觉得有些地方还需要解释一下。那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我完全赞同,放在现在环境下看余秋雨老师,还是不错的。

 

但是“海边的西塞罗”认为:

 

中国70后、80后、90后这三代人,但凡喜欢读点书的,很难说自己没受过余老师的影响。

 

这一点我是不同意的。

 

“海边的西塞罗”才气纵横,属于青年俊彦。他跟我...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8日 16:29

押沙龙:忽然觉得余秋雨老师也挺好的

01

偶然翻到自己四年前的一篇文章,是说余秋雨的。

说的不太客气。我说余老师“永远充满甜蜜蜜的伤感,黏糊糊的感动,永远准备着在眼泡里蓄上两包热泪”,还说人家“总是要把脸仰成四十五度,才能让眼泪不再流下来”。

虽说是自己的文章,读完以后也颇为感慨。现在要让我再写篇这样的文章,观点不会有多大变化,但语气可能不会这么刻薄了。

以前我觉得余老师发起腻来,真烦人。现在我觉得没那么烦人了。

这个变化怎么产生的呢...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4日 17:30

天才捡起了地上的六便士

天才捡起了地上的六便士

今天说说天才基本法

 

01

大家应该都看过《月亮和六便士》,这部小说讲了一个天才的故事。

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德是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人到中年的时候,他忽然抛家舍业去追求艺术梦想。斯特里克兰德这一去就非常决绝。他摒弃了人间所有的情感,把周围所有人都当成工具,想骗就骗,想睡就睡。在他脑子里,除了画画,其他都毫无意义。

最后斯特里克兰德身患麻风,双目失明,死在小岛上。但是他画出了极其惊人的杰作。

书中暗指...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2日 16:52

一位山东大娘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一位山东大娘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01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一个人的生活态度积极向上当然是好事,但要是太积极向上了,也会对周围的人形成一种压迫感,让人透不过气来。

人有种天性,就是喜欢凑在一起发发牢骚,说说坏话。这就有点像排泄掉积累的精神垃圾。喝着茶,嗑着瓜子,议论议论看不顺眼的事儿,交流交流熟人的八卦,确实让人身心愉悦。两个人要是从不凑在一起说别人的坏话,那他们多半就是泛泛之交,不贴心。

当然,凡事都有个度。并不是说大...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30日 17:38

每个时代都应该有自己的王小波

每个时代都应该有自己的王小波

01


前几天我看到连岳老师关于二舅视频的一段话,有点感慨,因为它想到了另一位作家:王小波。

连岳老师的话是这样的:

 


这段话挺奇怪的,有点像逻辑学上所谓的“悖论”。连岳老师也反对“上纲上线”,但是 “凡是不喜欢这个视频的,上纲上线的,基本都可以视为人民的敌人”,这就像一个糙男拍桌子大骂:“那些歧视女性的人,连娘们都不如!”

这个时候,你就搞不清楚他是男权沙文主义者呢,还是女权主义者,是吧?

确实是谜一样的...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8日 18:34

押沙龙:关于二舅的视频说几句

不少网友留言,让我说说“二舅”的视频,我就简单说几句我的想法。没什么条理,就是顺便说一句,现在网上有人对视频真实性有质疑,但这个还没有足够证据。既然没有证据,目前就只能按善意推定,认为里面的细节都是真实的,大家不用跟我辩论这个。

 

01

“二舅”人很好。

有人说“二舅”不知道追责,不知道愤怒,阿Q精神什么的,我万万不能同意。

我们这些在网上发言的人,生活大致还是有一定余裕的,否则也没闲心讨论这些遥远的...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8日 08:31

一个也许能让叶文洁改变主意的故事

一个也许能让叶文洁改变主意的故事

吴阿萍事件里,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细节,就是她不仅供奉了几位日本战犯的牌位,也供奉了美国传教士魏特琳。

那么今天就来说说魏特琳这个人。

我读了几本关于魏特琳的书,《American goddess at the rape of Nanking》、《魏特琳日记》,还有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和《南京1937》。读完以后,魏特琳给我最强烈的感觉,就是两个字:义人。

世上就是有一些这样的义人。

不管世间有怎样的黑暗、怎样的堕落,总会有这样的人来提醒我们...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5日 12:23

令狐冲的不平之意为什么逐渐淡去?

令狐冲的不平之意为什么逐渐淡去?

今天说说曹操和刘备。

 

01

关注我公号时间长的朋友,可能知道我对《三国演义》评价不太高。这种评价倒不单纯基于文学方面,而是我对“演义”这种体裁本身就有点偏见。

但今天要说的不是《三国演义》本身,而是读者对书中人物的态度。

这两个人物就是刘备和曹操。

至少从宋朝以后,古人几乎都是一边倒地贬曹仰刘。苏东坡在《志林》里就说:

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所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3日 17:45

这个排队领面包的比喻,让我很不安

这个排队领面包的比喻,让我很不安

01
 

关于易烊千玺的话题好像有点过时了,但还是忍不住想说几句。


如果大家猜疑的正确,(当然,这种猜疑是否成立,还需要做进一步事实认定了)国家话剧院公布了一套招聘流程,但是却偷偷把某些招聘名额给了明星,那就是违反诚信。说一套做一套,把应聘者蒙在鼓里,活该被骂。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网上有些说法,让我有种隐隐的不安。

比如我常看的一个公号“海边的西塞罗”,就拿易烊千玺这件事做了个比喻。

“海边的西...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2日 10:24

有些美好的事儿,换个时间就是傻帽

有些美好的事儿,换个时间就是傻帽

01
 

这些天我看了一个综艺节目。

 

要说它是个综艺节目,其实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节目的制作没有任何专业团队参与其中,也不是在爱优腾等视频网站播出的,而是由一群浙大的学生策划、拍摄、剪辑而成,再自己上传到B站上。它没有明星嘉宾,没有专业的制作团队,没有标准化的流程,甚至画面都是抖动的。

但这个节目的方方面面,又让我觉得我在看一档真的综艺。大学生们专门为节目做了logo,每周日定期更新,积攒了一批忠实的观...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2日 10:19

柴进:一只自我感觉良好的肥羊

柴进:一只自我感觉良好的肥羊

《读水浒》之外,我为了喜马拉雅的音频节目写了一些关于水浒篇目,这是其中之一。

 

今天我来讲柴进。
 

01


柴进是贵族。

柴进一出场,书上就是这么介绍的:“乃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券’在家,无人敢来欺负。”而他自己,也一张嘴就是“我家乃是龙子龙孙”。

要说“龙子龙孙”,柴进确实也算是龙子龙孙,可惜是上一个朝代的。

宋朝之前是五代十国,其中最末一个朝代就是后周。后周的柴荣是...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18日 17:41

没有人能真的解释这件事情

没有人能真的解释这件事情

我对极限状态下的人群一直很感兴趣,碰到这种书一般都会读一读。这几天就连着读了三本关于卢旺达大屠杀的书:《向您告知,明天我们一家就要被杀》侧重于事件进程,《MZ的阴暗面》侧重于理论分析,而《与屠刀为邻》侧重于个体感受,所以给人的冲击力也最大。

读完以后有什么感觉呢?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而这场噩梦里有个突出的场景:沼泽地。
 

01


1994年4月,卢旺达总统坐的专机被击落,总统遇难。紧接着,就爆发了全民性的大屠杀。...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17日 16:06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总是那么多牢骚?

今天说说文艺作品。


01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宿舍聊过一个话题:为什么流行的情歌,要么就是追求阶段,要么就是失恋阶段,怎么就没有唱幸福过日子的?


 

罗大佑的《恋曲1990》:失恋了。
 

赵传的《我终于失去了你》:失恋了。
黄品源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失恋了。
刘德华的《忘情水》:失恋了。
张学友的《吻别》:失恋了。
…….

 

为啥情歌必失恋呢?很奇怪啊。为啥不能小两口你恩我爱,逛街做饭,蜜里调油,怎么就不能谱写...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16日 16:55

押沙龙:归来

01
 

又可以发文章了。

这半年来收到了很多私信,平均一天八九条吧。主要是两类,一类是问:“你为什么不更新了?”还有一类热心网友,不知道我在思过崖上,很诚恳地找一些作死的热点题目,私信我说:“我想听听押司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

谢谢这些热心网友

不发言有不发言的好处。用旁观者的角度上网,更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人没法说服别人。人可以被感动,却很难被说服。因为绝大部分人不是靠理智来思考,而是靠情感来思考。...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07日 12:22

说英雄,谁是英雄?

我们都知道文天祥。

文天祥被元军俘虏,拒绝敌人的劝降,英勇就义,还写下了著名的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个故事听上去简单而热血,但实际上,文天祥最后的旅程走得又复杂又心酸。

他的朋友问他:你怎么还不死呢?

而文天祥无话可说。

 

01

文天祥是在广东的一个山脚下被俘的。

当时大家正在吃午饭,元兵忽然杀了进来,文天祥措手不及,就被俘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从怀里掏出二两冰片吞了下去。清朝人自...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01日 13:34

2021:我唯一的雄心

这些天家里老人生病,忙乱不堪,跨年的时候也没时间静下心来写什么,也没时间修改,就随手写一点零碎的感受吧。


01


回顾自己这两年写的东西,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关注“善良"。

以前我不怎么在乎它,我觉得这个东西派不上太大用场,说多了还有点矫情。而且在我看来,新的一代远远比我们那一代人心地更柔软,更善良。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不管我们对年轻人有多少质疑,但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善良。”所以,我觉得“善良”这个...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24日 11:33

到底是谁杀死了谁?

今天说说《西游记》里的真假美猴王。

01


前些天,我写了一篇带着妖魔去灵山,说的是唐僧。这个话题引起了另一个我想法,那就是关于“真假美猴王”这段故事。

在“真假美猴王”里,到底是谁杀死了谁?现在有个所谓”细思极恐”的说法,被杀死的是孙悟空,跟着唐僧取经的是六耳猕猴。这就是阴谋论的胡扯了。

其实故事很简单,孙悟空和六耳猕猴是同一个人。孙悟空和六耳猕猴闹到灵山的时候,如来佛说的很清楚:“汝等俱是一心,且看...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20日 17:52

观念就跟手机一样,越先进也就越贵

观念就跟手机一样,越先进也就越贵

01

 

前一段,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一个数字,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是0.852%,跌破了百分之一的大关,创下了1978年来的新低。跟30年多年前相比,出生率仅有当年的1/3。这个数字不太形象,换成直观的说法,就是中国总和生育率是1.3(每个女性生1.3个孩子),略低于日本。

 

这一来,网上又开始第N次的讨论这个话题:为什么中国人不愿意生孩子了呢?

 

其实不是中国人不愿意生孩子,而是全世界稍微发达点的经济体生育率都低。就连大...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18日 12:20

烧伤宝老师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我

01

关于孙卓的事情,我发过一篇文章,本不打算再多嘴了。今天看到烧伤超人阿宝老师发的一篇如何才能不伤害杨康?如何才能保护好孙卓?不出意外的话,里面说的那个“大V”应该指的就是我。

那么我就回应两句。

烧伤宝老师和我是两类人,对世界的认知有很大的出入。所以我在网络交友的时候从来没有尝试高攀过烧伤宝老师。但是,我们在孙卓事件上也有一些共同立场:不管孙卓什么态度,他的“养父母”(或者用烧伤宝老师的话,是“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