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0月15日 15:19

你说自己不是郭靖,就不是郭靖了?

关于崔永元,我最搞不懂的一件事,就是:为啥你们非要让他当民族英雄?

崔永元在采访里说的很清楚了:

因为他们现在说我是民族英雄什么的,我说瞎扯淡,我才不想当民族英雄。

可群众说:不行!你就是民族英雄!你勇揭黑幕,挑战黑恶势力,挺起了民族的脊梁。

崔永元努力解释:

“阴阳合同”这个事情,我其实主要就是冲着刘震云和冯小刚去的,我重复了一万遍,我就是冲着他们两个去的。我扯“阴阳合同”的事,并不是针对范冰冰本人的。

群众说:不行!你就是嫉恶如......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9:26

第一次听小鲜肉的演唱会

第一次听小鲜肉的演唱会

前两天,我又经历了一个人生中的第一次。那就是第一次听小鲜肉的演唱会,鹿晗REX。

我听过几次演唱会,两场崔健的,两场真罗大佑的,一场假罗大佑的。假罗大佑的是叫《假如我是罗大佑》,几个歌手唱罗大佑的歌。到了最后,罗大佑才颤巍巍地出来,唱了一首《思念》,就被工作人员搀下去了。

还有一场演唱会,是我在大学里听的。唐朝乐队,主唱是丁武。现在年轻人估计都没听说过这个乐队,在当时有一阵挺火的,和黑豹乐队齐名。他们唱的歌有些还不错,尤其是那首《太阳》,挺动人的。但这个乐队多多少少透露出一些杀马特般的人造假血腥味儿,现在听起来并不喜欢。

&......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7日 17:34

让人怦然心动的日子

让人怦然心动的日子

小时候的每一天似乎都很漫长,比现在要长。
如果让我回想小时候的假期,映入脑海就是一个个漫长的夏日。

太阳底下,我和几个小孩子疯跑。跑过一条条街道,一个个院子,一棵棵树木。尘土飞扬,烈日耀眼。

玩木头人,玩弹珠,玩拍三角,玩打仗游戏,玩漫无目的的瞎跑。还有脚底下做石头剪子布的动作,唱着“一米二米三,三加三,三面红旗,解放台湾。”这首歌不知怎么就残留到了八十年代,我们可能是中国最后一批会唱这首歌的孩子。

我们玩过最宏大的游戏,就是想上演全本的《射雕英雄传》,每个小朋友分一个角色。演......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18:00

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DOS人

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DOS人
我的性格里好像有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我处理起事情是单线程的,就像最古老的那种DOS系统。我没办法同时处理两个任务。
 
就像我写文章的时候,如果我媳妇坐在我旁边,问一句:今天晚上吃啥啊?当然,要是不过脑子,就说句“随便”,这个我的大脑系统系统还是能处理的。但是照我在家中的具体地位而言,一般情况下,不太适合这么说。但我也做不到一边写文章一边想菜谱。
 
我只能把电脑合上,思考片刻,然后说:旁边东北菜馆里有锅包肉和地三鲜,晚上可以去吃。等我再打开电脑,脑子至少得过好几分钟,才能把大脑缓存里的锅包肉给删掉,把文章......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22:58

这么好的人民,不倒点霉都对不起他们

  大家都知道,纳粹德国干了很多坏事,侵略了那么多国家,杀了那么多人,甚至搞出种族灭绝这样的罪孽。但我一直对一个问题很好奇,那就是:二战的时候,德国老百姓是怎么想的?
 
  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文明人,周围国家也觉得德国人是文明人,那他们当时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的呢?
 
  换成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会表现得比他们好么?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咋想的?
 
  一
 
  从开战的时候说起吧。
 
  现在我们都......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17:20

不要活成你曾厌弃过的样子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关于“娘炮”的文章。当然有不少点赞,因为毕竟是我自己的公众号,关注我的人大多还是和我思想方式有点接近的人群。

但是也有不少谩骂的留言。

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作者就是个娘炮吧!”

“娘炮就是娘炮,狗日的就是误国”

“男人就应该像男人!女人有女人样!不要不男不女变态样!”

看完这些,我倒有一点庆幸。

庆幸自己没有活成他们这个样子,变成一堆偏见的大杂烩。

&nbs......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8日 13:46

新中产也抛不开的凡俗

 
前些天我写过一篇文章《我来北京的日子》,里面谈到了当初我买房的事情。因为不懂,所以买的很仓促。 记得那是第一次知道建筑面积和使用面积居然会差出百分之二三十,震惊坏了。也只想着这个房子步行五分钟就有一个大菜市场,挨边还有个公交站呢!但是其他因素就完全都没有考虑过了。还有小区设施的问题……我们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所以现在地面上停的乱七八糟的都是车,还有狗。我不知道小区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狗,为什么这些狗又都喜欢凑在我家楼下叫。有一条黄狗最可恶,它好像在小区狗群里特别有号召力,叫一嗓子,能带动一批狗跟着叫。我有轻度神经衰弱,所以经常被它吵醒,吵醒后就睡不着......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5日 23:18

见过糙汉抠脚,没见过“娘炮”误国

我觉得这个世界挺奇怪的。

就像最近,托央视的福,好多人又第N次的骂起“小鲜肉”和“娘炮”,说他们看着恶心,如果中国人都变成那样,该有多可怕!BLAHBLAHBLAH…….

其实要是吴彦祖或者汤姆·克鲁斯这么骂,我还勉强能理解,但现在什么样的人都能骂几句,连长得歪瓜裂枣,扔到土里都没人捡的抠脚大汉也要骂上两句,好像骂出优越感了似的。

想想看,要是一个腆着肚子,一嘴黄牙,不修边幅的胖汉,指着一个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小鲜肉”,说:“你这个娘炮,你让我......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4日 11:30

什么麻山宝典!那是历!日历的历!

什么麻山宝典!那是历!日历的历!

一 哪儿的瓦响啊?

漆黑的夜晚,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

黑衣人蹑足潜踪,悄悄来到咸安门前。他看看四下无人,当下凝神运气,只觉得一道热气在任督二脉间游走。等真气调息已定,黑衣人从角落里扛起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梯子,架在门墙之上。他顺梯而上,娇如游龙,转眼间已经上了咸安门,当真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他施展开“飘雪穿云”功,在咸安门上疾走。
远处养心殿中,皇上听到咸安门方向“哗啦啦”一阵阵瓦响不绝,惊诧道:哪儿的瓦响啊?


皇上身边的侍卫总管侧耳倾听,就知道这噼里啪啦的瓦响之声,必是有人在施展绝顶轻功,当......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9日 13:30

取缔了顺风车以后呢?

在大约十年前,我坐过好一阵顺风车。
当时是在网上发帖子,搜帖子找到的顺风车。我没见过对方,只从帖子里知道对方是个男人,自称是个像我一样的小白领。但我也没法鉴别他说的是真的假的。即便他说的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个络腮胡子的大汉,还是一个瘦弱的眼镜男。也没多想什么,就高高兴兴的去坐车。
结果是个瘦弱的眼镜男。他最心爱的话题就是骂中国的油价太贵,害得他一个大好金融界白领,还要在网上发帖拉客。我当时也没车,对油价没感觉,就觉得他老唠叨这个,挺烦人的。
 
当然,可能因为我是男的,所以太为自己安全担心。钱没什么好抢的,钱包都给他也不值什么......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3日 01:54

我来北京的日子

一 动物园

我到北京来是2003年。

来北京前,我是在一个沿海城市工作。我和女朋友(现在是我太太)决定离开那儿,就做了两个阄,一个写着上海,一个写着北京。我女朋友抓到了“北京”。我们就到北京来了。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岁数比现在小了15岁,体重也比现在差不多轻了有15斤。

当时对北京真是觉得不适应,觉得它大得简直没道理,甚至不能说大,而应该说“辽阔”

。那个时候没有智能手机,没有高德地图,不管要去哪儿,我都坐公交直奔动物园(当时北京动物园是在市区),然后从那里转车。我当时模糊觉得,北京的心脏......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7日 21:58

这10个人往那儿一站,就是半个文化圈

这10个人往那儿一站,就是半个文化圈

在那团光影的引导下,陌生人终于来到了这个小镇。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师镇了。

一个小小的镇子,一条窄窄的街道。

街道两旁只错落地分布着十间宅子,从南头走到北头,也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镇子虽小,却有一种沉稳大气之感。

小镇入口处的宅子古色古香,上写三个大字“梁漱溟宅”,下面还有六个小字“最后一个儒家”。

陌生人推门进去,赫然看见一个戴着瓜皮帽的老人,正在梧桐树下打太极拳。

陌生人鞠躬致意,恭维道:“梁先生真是精神矍铄,锻炼不懈!”

......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3日 15:50

不是贫穷让她们强大,而是她们本来就强大

有一个读者曾经问过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更吃苦耐劳,更有善良的品行,这一点在现在还适用么?
我回答说:这个观点恐怕在什么时候都不适用。之所以有人这么想,那是对贫穷有一种误解。

我们都知道孟子的那段话,因为上学的时候要求背诵过: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碗战国老鸡汤当然是错的。

在我看来,贫穷是一种绝对的恶,就像疾病一样,是需要被摆脱的一种东西。
而恶性最大的一种贫穷......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9日 15:33

小明在德国

发篇轻松点的旧文。

德国人跟咱们不一样。

我在飞机场上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在欧洲转的飞机,坐的依旧是国航。汉莎航空那儿人烟稀少,但在国航前面人排的密密麻麻。一片人声鼎沸:“德国的大楼可没咱的高!” “我告诉你一定要买菜刀!双立人的菜刀。” 几乎所有人都在扯着嗓门喊。人群中有对德国夫妇,缩着脖子,双手紧紧攥住行李,就像被雷惊了的蛤蟆,一脸警惕的迷惘。远远看去,他们就像教科书里说的陷入人民战争汪洋大海里的帝国主义。

德国人确实安静,我是个爱静的人,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个优点。但他们有些地方,比如对食物的态度,我就有点吃不准是不是优点了。他们好像对食物特别节省,不......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8日 16:06

谈谈Me Too

说起Me Too,就想起八九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那次倒不是指控我性骚扰,而是说我对性伙伴进行偷窃。不过整个过程一点不恐怖,反而有种喜气洋洋的气氛。
那还是在天涯论坛,我跟一个叫火精卿的女网友吵起嘴来了,起因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诗人穷是不是社会的耻辱”之类的无聊话题。吵着吵着,火精卿网友觉得不解气,忽然祭出一样法宝:
我认识的一个女孩,你去年跟人家谈情说爱,睡了人家也就算了,临了你还偷走人家的金戒指。你自己说说,那个金戒指不是你买的,你为啥偷走了?
 
这个当然没人信。主要是编的太离谱。要说押沙龙跟女网友睡觉,认识我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4日 16:17

几个感想

几个感想

我在以前的一篇文章里介绍过美剧《萤火虫》,很好的一个电视剧,可惜演完一季就被腰斩了。谢耳朵对此非常悲伤。虽然《萤火虫》只有一季,但招徕了不少铁粉,所有后来就有人拿它翻拍了一个电影,叫《冲出宁静号》。

电影拍得不如《萤火虫》。但是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我简单介绍一下吧。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0日 16:22

不带三观?那你压根读不懂任何小说

不带三观?那你压根读不懂任何小说

这几天看了几篇谈“文学和三观”的文章,起因好像是一篇《英国病人、钢琴课“毁三观”?》的文章。

这个话题其实是个老话题。老到什么程度?老到了long long ago 的古希腊。
柏拉图写过一本《理想国》,里面就讨论了文学和三观的问题。他重点拿《荷马史诗》下刀,举了好些例子。

比方说,荷马史诗里头有个英雄奥德修斯说: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大吃大喝,杯子里酒装的满满的,桌子上肉堆得高高的。柏拉图说这叫啥人生观?这叫啥世界观?年轻人看了以后会咋想?

还有一段。铁匠神是个跛子。他在众神的宴会厅上......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4日 17:01

说说崔永元、冯小刚、刘震云

这么热闹,说两句吧。

先不说是非,先说喜欢和讨厌。

崔永元、冯小刚、刘震云这三个人里头,我最烦的是冯小刚,最喜欢的是刘震云。

为什么喜欢刘震云?作家嘛,写过好几本我特别喜欢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故乡相处流传》、《故乡天下黄花》。《我不是潘金莲》没看下去,不知道刘震云为啥会写这么烂的一本小说,但其他的是真好,算是国内的顶级作家。

刘震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聪明、接地气。但这个东西反过来说就是有点鸡贼。老实说,我觉得这三个人里头,可能智商最高的就是刘震云,最鸡贼的也是刘震云。

但是鸡贼归鸡贼,没有明显的恶。......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9日 12:07

这个故事,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这个故事,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秦国都城南门。

左庶长商鞅站在门口,身旁立着一根木头。

他面前是挤得密密麻麻的秦国老百姓。商鞅扫视了一圈。他看到谁,谁都会低下脑袋。秦国没人不怕这个领导。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30日 19:26

世界上最大最大的东西

我是一个较真的人,也可以说是有点认死理。

我知道世界上很多东西没有对错,这样的东西有很多很多。即便是跟价值观有关的东西,也不是都有对错。有的时候,不同的判断牵涉到不同价值的排序,这里就没有鲜明的对错。
但是,也有些东西就是有对错。而且这些对错很重要。我的对错观念可能是错误的,你可以反驳我。但那也是我错了,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对错。

有人会觉得这样很迂腐。可是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东西横亘在我心里。我觉得这是我生性如此,就是有点认死理。

宋朝的赵匡胤曾经问宰相赵普:这个世界上什么最大?
赵普想了半天,说:这个世界上,道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