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4月02日 17:51

押沙龙:正儿八经说说连岳

押沙龙:正儿八经说说连岳 前两天我写了一篇文章“ 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有些留言说看不懂我指的是谁,那么我澄清一下,我指的是连岳。 当然,那篇文章只是逗个乐子而已,有夸张的地方。今天我不讲故事,来正儿八经地说说连岳。   01   要说到连岳,就得说到奥派。 连岳的很多观点,在很多网友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其实很多大程度上,这是因为对奥派不了解。 连岳的观点基本上全脱胎于奥派里的一个分支,那就是无政府资本主义。它的代表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31日 17:08

押沙龙: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

押沙龙: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 01   十月兔已经活过了好几个夏季,是个非常成熟的兔子。 它行动稳重,目光温和,说起话来嘴里还有股胡萝卜的芳香,一看就让人觉得靠谱。   但是,十月兔并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 在它出生后的第一个夏季,十月兔躁动不安。荷尔蒙砰砰地冲击着血管,它绕着白兔庄园疯狂奔跑。在郁热的夏风里,它一边奔跑,一边用小豁嘴仰天发出高频的呐喊,表示自己对栅栏外的一切,都毫无畏惧。   它对什么都关心。 不管兔子窝里...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24日 18:25

押沙龙:春天到了,田野里长出一地的王彩玲

押沙龙:春天到了,田野里长出一地的王彩玲 每一年,当春风又吹起来,许多人都会想起王彩玲。   她是诞生于13年前的角色,来自顾长卫导演的影片《立春》,是一位生活在鹤阳市——一个虚构的北方破落工业城市——的音乐老师。她这样形容自己:“我不丑,就是有些古怪。”她的古怪部分源于不合时宜的梦想:尽管出身在小城市,她想成为歌剧演唱家,唱到巴黎歌剧院去。   这样的形象没有随着电影落幕被人遗忘,她的生命力溢出了1小时41分钟的容器,在电影之外奇迹般的无限...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23日 04:13

押沙龙:我16岁那年没有写信,而是写了一首诗

押沙龙:我16岁那年没有写信,而是写了一首诗 16岁那一年,我没有给哪个作家写过信,不过我写过几句诗,放在了一篇作文的最后。高三的语文老师给了那篇作文很高的分。 那首诗具体的字眼早就忘了,但模糊记得那个排比的句式。回忆起来,大致是这个意思: 就让地上的花绽放绽放永不枯萎 就让空中的鸟飞翔飞翔永不坠落 就让心中的光照耀照耀永不陨灭 这当然写得很蠢,鸟老是飞啊飞啊不得累死?而且当时用的词可能比这个更蠢,我的记忆已经有所美化了。 但是它的意思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21日 15:14

押沙龙:我们无法消灭邪恶,但可以让邪恶留在黑暗之地

押沙龙:我们无法消灭邪恶,但可以让邪恶留在黑暗之地 今天说说关于杀人的事情。   01   前几天看到了一则新闻,一名因病休学的19岁大学生杨某某持刀将2岁女童活活砍死。 据说杨某某在校期间和同学、老师有矛盾。他父亲跟学校打电话沟通,杨某某在旁边听着听着,忽然爆发了,拿起菜刀冲到小区,砍死了一名两岁的女童,砍完以后大喊:“我不是弱者,我要报复社会!” 他爸爸跑出来,看见这一幕,把电话递给他,说:“你妈的电话”。杨某某接过手机,他爸爸顺手把刀拿了回...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6日 22:14

押沙龙:黑暗丛林里的章北海

押沙龙:黑暗丛林里的章北海 今天我来讲讲《三体》。   01   水滴。一个光滑完美的水滴,纯洁,流畅,就像人的一滴眼泪。 就算把它放大一千万倍,依旧看不到一点粗糙的迹象。 银河系在它的表面映成一片流畅的光纹。     然后,这粒水滴忽然像出膛的子弹,一艘又一艘地贯穿了几千艘太空星舰。没有任何力量都够阻挡它。     四十多分钟内,人类的联合舰队就被这颗水滴摧毁了。 这就是《三体》里最著名的一幕战役:水滴之战。 ...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2日 16:41

押沙龙:《西游记》——一个让人绝望的世界

押沙龙:《西游记》——一个让人绝望的世界 今天让我们说说《西游记》。   01   大家都说86版的《西游记》拍得很经典。我也觉得确实不错。但是,它整体的气氛和原著不是很搭调。情节都对,但背景不对。小说里隐藏着一种原始血腥气息,到电视剧里就完全没有了。 反而是周星驰的《西游伏魔篇》,虽然情节是自己瞎编的,但那种诡异残酷的气氛,倒有点原著的味道。 《伏魔篇》里的猪八戒   要说差别呢,就是周星驰的残酷诡异,是一惊一乍的:了不得啦!妖怪...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8日 19:03

押沙龙:要纪念三八节,我想不出还有谁比她更合适了

押沙龙:要纪念三八节,我想不出还有谁比她更合适了 今天是三八节,那我来谈谈一个女人吧。 一个洋溢着勇气和愤怒的伟大女人:奥莉娅娜·法拉奇。   01   她可能是整个二十世纪最有名的记者。从没有人像她那样,采访过如此众多的大人物,并且把每一次采访都变成一场战斗。 她永远像一把出鞘的利剑。 她采访拳王阿里的时候,双方争执起来,阿里冲着她打嗝,法拉奇则直接把录音机扔到他身上扬长而去。 海地暴君杜瓦利埃在采访的时候,拿出稿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念。法...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5日 13:20

押沙龙:说说肖战和AO3的事儿

今天说说肖战和AO3的事儿吧。 不说的话,有点对不起我下的功夫。   01 人吃饱了以后会干什么?   当然是学习。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被刷屏以后,按捺不住旺盛的好奇心,先是百度“AO3是什么”,第二步是阅读宝贴《肖战粉丝偷袭AO3始末》。巨长的一个帖子,而且看不懂啊。第三步就是打开百度,一遍重看帖子,一遍搜索里头的术语。最后模模糊糊产生了一个印象:这就是一帮神经病啊! 当然,这个想法可能是错误...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2日 17:35

押沙龙:福尔摩斯碰见孙杨他们也懵圈

押沙龙:福尔摩斯碰见孙杨他们也懵圈 今天来谈谈孙杨。 因为我好逸恶劳,不喜欢体育,所以对体育明星我一直不关注,但孙杨这件事确实想说两句,因为感觉太震惊了。   01   孙杨事件的整个过程我就不复述了,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搜一搜。网上有很多描述,虽然立场不一样,但对整个过程的描述基本是一致的。 整个事情看下来,我最大的感觉是:完全不合逻辑。   你用逻辑去判断孙杨的举动,那是怎么都说不通。   有人说孙杨是吃药了,做贼心虚,所...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1日 11:30

押沙龙:不会被魔鬼带走的人

押沙龙:不会被魔鬼带走的人 我收到了私信,建议我写写一些悠远的东西。好吧,我就发一篇以前写的文章,关于理想的。理想嘛,这个话题总是有点悠远的。   01   我一直不太喜欢《平凡的世界》这本书。 这本书当然也有好的地方,比如它文笔平实,细节也很生动,透过这本书,也能感受到路遥是老实厚道的好人。 但是读起来总觉得有矫情的地方。   比如说主人公孙少平,纯洁得好像是一块大水晶。可是这个农村孩子偏偏要跟高干女儿田晓霞谈恋爱,然...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3日 19:23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01   我看到韩红基金会被举报的新闻的时候,心里还真嘀咕了一下。 因为我刚刚给它捐了一千块钱。   2月1号下午5点,韩红基金会宣布暂停接受捐款,而我碰巧是在三点的款。可以说是人家的大门正徐徐关闭,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钱通过门缝里塞进去了。 可它偏偏被人举报了。难不成是我又犯贱了?   不过我的第一直觉,还是相信韩红基金会,而不相信那位举报者司马3忌。 原因很简单。我以前看过韩红的一些报道。她那...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0日 20:51

押沙龙: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押沙龙: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01   对一个人影响最大的书,基本都是在年轻时候读到的。要是到了四十来岁,读了一本书,忽然就三观颠覆,脱胎换骨,那这个人前四十年多半过得有点问题。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差不多都是九十年代初读的。在读这些书此之前,我是个纯得能掐出水的少年。 我当时甚至像《围城》里的范小姐一样,专门有个小本本,里头抄了不少名言: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贫穷,卑微,不美丽,但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站在上...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3日 15:58

押沙龙:永远蔚蓝的天,永远飘扬的旗,还有一束永远姹紫嫣红的花

01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武汉加油。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引发了很多争论。 有人说“山川异域”不如“武汉加油”,那当然是胡说。但反过来,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句话就是比"武汉加油”好,我觉得也不对。 单就两句话本身而言,我看不出来谁好谁坏。   比如说“加油”这个词,其实你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发现它很生动。它第一次被说出来的时候,一定很有表现力,也很有冲击力。只是到了后来,它被当成套话...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1:50

押沙龙:不是英雄

我在后台收到过留言,问我为什么不写李文亮医生的事儿。 那我就写写吧。   首先我老实说一句:我不觉得李医生是英雄,我也不觉得他是什么吹哨人。 那些想法都是我们幻想出来,然后投射到李医生身上。我想,李医生自己也从没有想做英雄,也从没想做什么吹哨人。 他就是一个本分、善良的人,就跟我们走在大街上看到的很多普通人一样。   看到有问题,觉得有点可怕,就在微信里提醒一下周围的人,让大家小心一点。很单纯...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17:55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又为什么杀人?

押沙龙: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又为什么杀人? 这是我给杂志写的一篇文章,很长,也比较严肃,没有段子,没有玩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读完,但我还是要发出来,因为这是有我真实关注的一些东西。   01 狐狸司马迁   中国历史学家里头,司马迁是独一无二的。他跟谁都不一样。 后来的史家都延续了《史记》的体例,但是在精神上,他们都抛弃了司马迁。历史学家们遵循的是班固的路线,关注的是:一个大臣是忠还是奸呢,一个皇帝是明还是昏呢,一个社会是治还是乱呢。从...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17:58

押沙龙:不能秒站队随便骂,又该怎么办?

今天读了六神花露水的“ 有一些领域真不适合我们秒站队随便骂”,提醒大家不要乱骂李兰娟院士,因为里面很多细节超出了吃瓜群众的知识领域,很容易瞎添乱。我觉得这篇文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读完之后有了一点想法,再多说两句。   01   前一段,有人痛骂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咱们发动的生化进攻,何新教授听说以后拍案而起,花千芳老师听说以后主张立马开干。 但是对这种话,我一秒钟都没信过。 最近风头一变,好多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3日 17:24

押沙龙:我们一定会忘掉这些

押沙龙:我们一定会忘掉这些 昨天北京下雪了。看向窗外,白茫茫一片。街上人还是很少,一个个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很警惕的样子。 这总让我想起这个城市17年前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它就像现在的武汉,位于灾难的震中。   01   2003年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刚刚到北京不过一个多月,然后非典就来了。 当时人们也是一个个都戴着口罩,很警惕的样子。地铁里非常空荡,你要打个喷嚏,周围的人马上会用谴责的眼光看着你,然后挪到离你远一点的地方,给你腾...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31日 15:43

押沙龙:庆余年,一本好书活活被写成了烂书

押沙龙:庆余年,一本好书活活被写成了烂书 今年春节,哪儿也去不了,就窝在家里,断断续续地把电视剧《庆余年》给看了。今天就聊聊《庆余年》。   01   我以前看过《庆余年》这本小说。不过说是看,也没全看,跳着看的。因为实在太长了。网上说全书370万字,可我读起来的感觉却是像有一亿字。所以只能不停往后翻。尤其看到打架的段落,就直接拉到最后看谁把谁打死了。 中间那些“一剑裹挟着浑厚的真气刺了过来!”、“一道亮光划破白雾,那是刀锋!”、“没有什么...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24日 03:00

押沙龙:对李子旸老师说两句

押沙龙:对李子旸老师说两句 今天是大年三十,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了,但是碰巧看了李子旸老师的一条微博,有点感想,就随便说说,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很简单的几句话,读下来也花不了几分钟。 李子旸老师的这点感慨,肯定是因为这次冠状病毒,觉得关键时刻, “知识分子”胡言乱语,制造恐慌,应该收拾一顿才好。   对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① 什么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这个词太过模糊。知识分子什么类型都有,有专家型,有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