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3月14日 19:15

“我对你所有的恨,都藏在一个铁盒子里。”

“我对你所有的恨,都藏在一个铁盒子里。”

我对希特勒德国发生的事情一直很感兴趣,看到有相关的书就会拿来翻翻。

有个问题让我有点好奇:那些反对纳粹的人,他们活在第三帝国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最近我翻书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标本。

这是一位叫莱克的作家,他写了一本《绝望者日记》。
他白天在喊 “嗨,希特勒!”,给元首的演讲鼓掌,晚上就躲在小屋里,把满腔愤怒都倾泻到这本日记里。

一个正常人,活在一个疯子般的世界里,会有什么感觉呢?
一个鄙视希特勒的人,看着周围的人满脸泪水地给希特勒鼓掌,又会有什么感觉呢?
这种感觉就是仇恨和绝望。
这本日记从头到尾都渗透着......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9日 13:54

看我读书的样子,你眼里有没有闪烁着崇拜的泪花?

看我读书的样子,你眼里有没有闪烁着崇拜的泪花?

既然今天是三八节,那我们来讲讲读书吧。

01

先说说我在知乎上看的《哪个瞬间让你突然觉得读书真有用?》。
里面有一段很好玩。

作者参加朋友的婚礼,司仪为了调节气氛,就让每个桌子出一个人说几句贺词。作者觉得很无聊,埋头吃自己的。结果谁知道挑来挑去,挑到他这一桌,把他挑中了。
然后他就上台接过话筒,哐哐哐背了一段他读过的民国时代证婚词。

有道是: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现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7日 17:59

哲学究竟有什么用?

哲学究竟有什么用?

在我们通常的认知里,哲学世界和我们当下生活的世界并无交集,我们的日常被学业、事业、家庭情感等占据,跟所谓本我、表象、自由意志等话题相去甚远。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2日 16:25

押沙龙:我美好而充实的一天

我每一天都活的精神饱满,元气充沛。为什么我能做到这一点呢?因为我心中充满了安定和喜乐,用坚定的目光拥抱美好的明天。
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美好的眼睛,你也能像我这样,活的幸福美满。
就让我来告诉你,我是如何度过充实的一天吧!

01

早上,我从睡梦中慢慢地醒来,这时我听到枝头小鸟嘁嘁喳喳的轻声啼叫。推开窗户,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蓝,就像有人把蓝色的大海搬到了天上。放眼望去,不光北京城的近景远景一览无余,就连天津雄伟的港口,张家口的青青草原,似乎也能依稀分辨出来。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清晨啊!
一股激......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7日 23:26

押沙龙:为什么他们都驳不倒刘慈欣?

押沙龙:为什么他们都驳不倒刘慈欣?
01
 
前些天出去度假,没来得及看电影,只是在朋友圈里看了好多篇关于《流浪地球》的影评,直到昨天才进电影院看了《流浪地球》。
 
有什么感觉呢?
 
片子总体来说挺好的,而且也不像有人说的那样,太空战狼什么的。有文章说“中国人拯救世界”,属于民族主义的虚骄。这就是胡扯了。美国人拯救了那么多回世界,中国人为啥不能拯救一次?电影嘛,当然谁拍谁拯救。埃塞俄比亚人要是拍科幻片,肯定也是埃塞俄比亚人拯救世界。难不成埃塞俄比亚拍个科幻片,反倒让索马里人出手拯救世界?
 
其实,《流浪地球》也许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2日 09:34

押沙龙:当我们谈论咪蒙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马上就要过年了,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了,可想想还是写一篇吧。
 
是关于咪蒙的事情。
 
01
 
咪蒙的事情估计大家都听说了,因为一篇“寒门状元之死”,惹出了很大的麻烦,自己关掉了微博,然后微信停两个月,发了封道歉信,但是目前看这个样子,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
 
怎么说呢?
 
其实我想谈的不是咪蒙,而是另外两个字,那就是规则。
 
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愤青,现在可能也还是。但是岁数大了一些以后,说实话理想主义色彩是淡了一些,现在我看待世界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4日 14:22

押沙龙:我对“国学”的基本看法

①你对国学有什么发言权?
对于“国学”,我觉得我多少有点发言权,因为我读过很多古书。
如果把我这么多年读的古书排列出来的话,能摆满好几个书柜。当然我读的古书肯定没有专家多,但是应该比大部分国学爱好者还是多一些的。如果我没有发言权,那大部分赞美国学的人就更没发言权了。
当然,有发言权不一定代表我发的言就对。
 
②国学是什么?
国学现在就是个筐,好像什么古代的东西都可以往里面放。按照通行的说法,国学应该就是泛指古代的文化学术。
但是这个叫法有个问题,就是忽视了国学内部的巨大差异。就像《弟子规》大家说是国学,......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3日 19:02

我们心目中的那些经典动画片,真的不适合孩子

我们心目中的那些经典动画片,真的不适合孩子
前些天《小猪佩奇》刷了屏,到处都在说谁是小猪佩奇。大家都说小猪佩奇,我就不说了,不过我倒想起来看过的一些动画片,想来说两句。
 
1 虽然优美,但是很不科学啊
 
我看的动画片分两拨。一拨是80年代的,那个时候我是小孩子,看过不少动画片。然后就断档了。一断就是差不多三十年,直到10年代,自己有了孩子,又跟着孩子看了不少动画片,国内的熊出没,喜洋洋,大头儿子,国外的小公主索菲亚、小马宝莉、小猪佩奇,我都看过。
 
看过以后,有个感想,就是:我们这些大人有时候确实太自以为是了。
 
比......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3日 21:59

在你20岁的脸上,我看到自己青春的光芒

01 20岁的青年
 
作为一个70后,90后在我心中一直是群孩子。但是忽然之间我才意识到:即便是1999年出生的90后,今年也要过20岁生日了。
 
老一代的人很容易对青年有刻板的偏见。以前大家批评过80后,后来放过80后,又开始批评90后。青年总是容易成为批评的对象,但是就我接触到的情形来看,我得说:现在20岁左右的年轻人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温和、最有礼貌,也是对世界最有善意的一代。
 
就像老一代对年轻人有这样那样的抱怨,但唯独很少抱怨他们不够善良。这也许是因为和我这一代比起来,他们从小见到的世界更加富裕,也更加友善,因此他们的心中多了一份......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2日 08:30

外星人早就来了

外星人早就来了

这两天相信大家都被一个新闻刷屏了。

宇宙中发现了重复的神秘电波!
十五亿光年外!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好像外星舰队马上就要开过来似的。

但是,我倒在想:

有没有一种可能——外星人早已经来了?
或者更有一种可能——我们这个世界就是外星人给我们模拟出来的?
也许,我们就活在一个外星人的虚拟硬盘里,他们在时刻观察我们,测试我们的反应,探测我们的心智,就像我们观察一个蚂蚁窝里的蚂蚁一样?
也许我们看到的太阳,月亮和大地,都是外星人给我们虚拟出来的?

就像现在的量子力学,当你不去......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17:19

这里的每个问题,我都想过很久……

这里的每个问题,我都想过很久……

我的《押沙龙少年世界史》已经播了20来期。

说是少年世界史,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只给少年的节目。我默认的受众的是所有对世界史感兴趣的人。少年听了会理解得少一点,成年人会想得多一点。

这一点,从我留给大家的题目里也能看出来。

为什么会有这些题目呢?是因为当时编辑希望增加一些互动,所以让我在每一集节目后面都留一个思考题。这些题目都是我临时想出来的,有的有标准答案,有一些则根本没有答案,完全是开放式的。

不过说来惭愧,我虽然列了这些问题,但从来没有自己回答过。

现在,我就试着回答一下。

有些问题真的是很大很大,我自己也觉得困扰。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30日 17:18

每天,你都能听到他们狩猎老人的声音

每天,你都能听到他们狩猎老人的声音
01
 
这两天看了权健的新闻,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因为像这样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
 
比方说,我最近开车的时候听广播,就经常听到一个“张爱民三通国药发酵中药”,几乎每天都有。
 
张爱民的履历和头像在网上我搜了一下,没搜出来,可能是世外高人不愿意被人打扰,也可能是怕警察抓。具体原因我就不清楚了,就说这个药吧。
 
据张爱民老先生说,造这个药可费事了:
 
“一麻袋新鲜中药材,要在人造肠胃环境下发酵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制造出一片药。所以它的药效,是传统药效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8日 15:00

押沙龙:2018说了一声拜拜,我们的眼泪跟着掉了下来

现在好多人都在谈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出生在1976年,也就是说,我是跟随这四十年成长起来的。我也想来说说我的感想。
 
01 贫穷
 
这四十年来,中国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同是一次大断裂。
 
我小时候的中国,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
 
如果让我闭上眼睛,回忆那个年代,脑子里会浮现出一副图景:
 
烈日灼人,知了不停鸣叫,街头竖着巨大的宣传画,一副是“只生一个好”,还有一副画着一只凶恶的狗滴着口水,旁边是标语“警惕狂犬病!”宣传画下面站着一群群穿着蓝色中山......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1日 14:30

为什么人一犯傻,正义感就容易爆棚?

前些天,我写过一篇“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里面谈到了明星报酬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今天想单独拿出来写篇文章说说。

因为我觉得关于这个问题,网上绝大多数的说法都是错的。

在咱们中国,明星真是最好的出气筒。名气大,骂起来方便,而且关键还是骂了也没事。别的一个狠似一个,你敢骂谁?
也就明星好骂,何况骂了还显得特有社会正义感呢。

就像一旦有个科学家啊或者其他大人物去世,就有人感叹“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好像要不是这些“戏子”拦着,他就会到人家坟前吊孝似的。

科学家要是获了奖......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09:01

李白:一个自恋喷子的快乐人生

李白:一个自恋喷子的快乐人生

01

前两天写过一篇谈刻板印象的文章,骂完河南人后,"不过,你看着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说的是河南人。其实大家对北京人也有刻板印象,那就是会吹牛逼。

就像罗大佑万里迢迢从台湾搬到北京,住了好几年,记者问他对北京感觉怎么样。

罗大佑说北京挺好的,就是有一点比较奇怪:北京好像每个人都有个亲戚在海里做事情。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罗大佑在饭局上,端着酒杯,竖着耳朵,惊疑不定地听北京喷子们讲海内秘闻的场面。

我在北京呆了几年,在饭局上见的北京人,当然还是正常人居多,不过里头喷子的比例确实略微有一点点高......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4日 17:07

骂完河南人后,”不过,你看着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骂完河南人后,”不过,你看着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01

D&G辱华这件事儿慢慢也消停下来了。

抵制它当然是对的。我衣柜里就一件D&G的衣服都没有,倒是有不少H&M的。这样说起来,我先知先觉,已经默默抵制它四十来年了。真正的爱国者,不当如是乎?

对了,H&M没有辱过华吧?我记得没有。

对,H&M和优衣库都没有辱过华。

我模糊记得前两年优衣库出过事,上过热搜,但原因是什么我看完视频就忘记了。

不过从D&G这个事儿,让我联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的刻板印象和歧视。

02

我出生在河南,生活在北京。

这一句话就能证明,我......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2日 17:41

我就不明白,这些刷屏的烂文言文好在哪里?

01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一篇刷屏的文言文。不是作文,就是辞职信。底下的评论基本都是“帅呆了”“好有才”之类的。

我记得前一段就见过一位黑龙江公务员的辞职信:

余今请辞,心有戚戚焉。昔天山一别,取经东向,去家万里,游学京师。寒窗十余载,稷下情正浓。

一朝学成,东北而望,二三之龄,风华正茂,励心从检,宵衣旰食。求茫茫之正义,虽碌碌而无悔。不觉春去秋来,寒暑相易,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十五年时光转瞬即逝。然书生意气,求之靡途。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7日 20:12

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

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

IG夺冠以后,我看过好几篇谈这个的文章。

有一批是说:父母们的想法过时了,电竞一样可以承载孩子的梦想!
另一批是说:沉迷电竞对身体不好,还容易成为孩子逃避现实的借口,不能鼓励。

这两种说法对不对呢?
我觉得都不对。

01


我在前一篇文章里就说过,我自己也编过小游戏。当然我也打过很多游戏,从以前的《帝国时代》后现在的吃鸡。

在我看来,电竞跟下围棋、下国际象棋没有本质区别。


都是虚拟的,都是按照一套规则做游戏,都是考验人的某种潜在能力。

要说区别,就是考察的方向有区别,刺激性有......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5日 18:00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发一个叫“鼻炎少年”的APP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发一个叫“鼻炎少年”的APP

大家看我没事了在公众号上写文章啊,在喜马拉雅上讲世界史啊,其实我这辈子干的最多的事儿不是这些。

从二十岁到四十岁,我干的最多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是设计电路板。
第二件是编程序。

电路板就不多说了,就说说编程序。

我编过底层汇编程序,也用C++编过高层程序。我编程序编的最多的时候,其实是在读研究生的阶段,那一阵有点陷入编程的狂热,热衷于搞各种小程序。

我编过扫雷,编过下象棋,编过俄罗斯方块(我的俄罗斯方块会下三角形)等等等等。

不过最受欢迎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2日 17:39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苏联解体,到现在所谓的“普京大帝”,这一段时间俄国发生的事情乱糟糟的,有些事大家可能模模糊糊知道,但没有个脉络。今天就来简单梳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看看俄国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专家,说的也都是个人观点,只能给大家做个参考。
提醒一句:文章很长。
 
 
说到俄国的现在,当然就得从苏联解体说起。
 
苏联解体这件事,放在历史上看,是个极其罕见的奇迹。当然,帝国解体并不奇怪,但很少有像苏联这样自杀的。
 
苏联解体背后当然有很多因素,比如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