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2月11日 14:30

为什么人一犯傻,正义感就容易爆棚?

前些天,我写过一篇“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里面谈到了明星报酬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今天想单独拿出来写篇文章说说。

因为我觉得关于这个问题,网上绝大多数的说法都是错的。

在咱们中国,明星真是最好的出气筒。名气大,骂起来方便,而且关键还是骂了也没事。别的一个狠似一个,你敢骂谁?
也就明星好骂,何况骂了还显得特有社会正义感呢。

就像一旦有个科学家啊或者其他大人物去世,就有人感叹“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好像要不是这些“戏子”拦着,他就会到人家坟前吊孝似的。

科学家要是获了奖......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09:01

李白:一个自恋喷子的快乐人生

李白:一个自恋喷子的快乐人生

01

前两天写过一篇谈刻板印象的文章,骂完河南人后,"不过,你看着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说的是河南人。其实大家对北京人也有刻板印象,那就是会吹牛逼。

就像罗大佑万里迢迢从台湾搬到北京,住了好几年,记者问他对北京感觉怎么样。

罗大佑说北京挺好的,就是有一点比较奇怪:北京好像每个人都有个亲戚在海里做事情。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罗大佑在饭局上,端着酒杯,竖着耳朵,惊疑不定地听北京喷子们讲海内秘闻的场面。

我在北京呆了几年,在饭局上见的北京人,当然还是正常人居多,不过里头喷子的比例确实略微有一点点高......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4日 17:07

骂完河南人后,”不过,你看着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骂完河南人后,”不过,你看着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01

D&G辱华这件事儿慢慢也消停下来了。

抵制它当然是对的。我衣柜里就一件D&G的衣服都没有,倒是有不少H&M的。这样说起来,我先知先觉,已经默默抵制它四十来年了。真正的爱国者,不当如是乎?

对了,H&M没有辱过华吧?我记得没有。

对,H&M和优衣库都没有辱过华。

我模糊记得前两年优衣库出过事,上过热搜,但原因是什么我看完视频就忘记了。

不过从D&G这个事儿,让我联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的刻板印象和歧视。

02

我出生在河南,生活在北京。

这一句话就能证明,我......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2日 17:41

我就不明白,这些刷屏的烂文言文好在哪里?

01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一篇刷屏的文言文。不是作文,就是辞职信。底下的评论基本都是“帅呆了”“好有才”之类的。

我记得前一段就见过一位黑龙江公务员的辞职信:

余今请辞,心有戚戚焉。昔天山一别,取经东向,去家万里,游学京师。寒窗十余载,稷下情正浓。

一朝学成,东北而望,二三之龄,风华正茂,励心从检,宵衣旰食。求茫茫之正义,虽碌碌而无悔。不觉春去秋来,寒暑相易,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十五年时光转瞬即逝。然书生意气,求之靡途。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7日 20:12

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

不是你观念先进,只是因为你不像父母那样爱他

IG夺冠以后,我看过好几篇谈这个的文章。

有一批是说:父母们的想法过时了,电竞一样可以承载孩子的梦想!
另一批是说:沉迷电竞对身体不好,还容易成为孩子逃避现实的借口,不能鼓励。

这两种说法对不对呢?
我觉得都不对。

01


我在前一篇文章里就说过,我自己也编过小游戏。当然我也打过很多游戏,从以前的《帝国时代》后现在的吃鸡。

在我看来,电竞跟下围棋、下国际象棋没有本质区别。


都是虚拟的,都是按照一套规则做游戏,都是考验人的某种潜在能力。

要说区别,就是考察的方向有区别,刺激性有......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5日 18:00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发一个叫“鼻炎少年”的APP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发一个叫“鼻炎少年”的APP

大家看我没事了在公众号上写文章啊,在喜马拉雅上讲世界史啊,其实我这辈子干的最多的事儿不是这些。

从二十岁到四十岁,我干的最多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是设计电路板。
第二件是编程序。

电路板就不多说了,就说说编程序。

我编过底层汇编程序,也用C++编过高层程序。我编程序编的最多的时候,其实是在读研究生的阶段,那一阵有点陷入编程的狂热,热衷于搞各种小程序。

我编过扫雷,编过下象棋,编过俄罗斯方块(我的俄罗斯方块会下三角形)等等等等。

不过最受欢迎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2日 17:39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苏联解体,到现在所谓的“普京大帝”,这一段时间俄国发生的事情乱糟糟的,有些事大家可能模模糊糊知道,但没有个脉络。今天就来简单梳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看看俄国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专家,说的也都是个人观点,只能给大家做个参考。
提醒一句:文章很长。
 
 
说到俄国的现在,当然就得从苏联解体说起。
 
苏联解体这件事,放在历史上看,是个极其罕见的奇迹。当然,帝国解体并不奇怪,但很少有像苏联这样自杀的。
 
苏联解体背后当然有很多因素,比如经......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9日 20:34

在你的眼里,我看到少女时的那份清澈

在你的眼里,我看到少女时的那份清澈
大学时代,校园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地方。
一个是钟楼。站在那里,能看到远方的江水,滔滔不绝地流着。据说翻译莎士比亚的朱生豪就在这个楼里上过学。我站的地方,他当年也站过。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阅览室。
 
我有时候会逃课,在那里一坐一下午,翻看各种书报。时间安安静静地流逝,像绸缎一样,平顺,光滑。
 
我在那里读了很多种报刊杂志。现在有几种还记得很清楚,比如《南方周末》。在当时,它正处于黄金时代,风靡校园,办的确实好。
 
还有《钟山》。我对《钟山》印象深刻,一是因为......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5日 20:28

还是在童话里干好事划算

还是在童话里干好事划算

蹭个热点,说说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的事儿。

现在好多人都说那个司机可能是故意撞的。这个我看了好几遍视频,觉得确实有点像,但我还是判断不出来,所以没法评论。
我就说说那些乘客。

不少人都在指责那些乘客:为什么这么冷漠?为什么不出来制止?看,把命丢了吧?
当然了,那些乘客要是真知道车下一瞬间就会坠毁,他们肯定会去干预。可能会觉得有点不安,但没料到真有这么危险。但是,这些人指责的还是有道理的:为什么他们不去管呢?


我觉得,这是因为在咱们中间,介入别人的冲突,或者说插手跟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事儿,是很麻烦,有时候甚至......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31日 01:00

金庸的江湖:温暖与悲剧,皆是读书人的一声长叹

一说金庸先生去世,我脑子能想到的第一个东西是那首歌《铁血丹心》。
不是那首歌一定有多好,也不是说《射雕英雄传》在金庸作品里多出色,实在是因为小时候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现在的孩子看《射雕英雄传》,可能没有太多感觉,但是在当时,这就像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现在每次听到《铁血丹心》,仿佛还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豪迈罡风。

第一次知道有金庸这个人,到处找他的书。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飞雪连天射白鹿”的口诀,谁也不知道金庸写过什么书。市面上出了无数“全庸”的书,还有“金庸著”的书,买了以后才知道这不是金庸的著作,而是作者......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6日 21:12

皇上,这些画会唱歌啊

皇上,这些画会唱歌啊

建福宫。

这座宫殿兴建于乾隆五年,里面有抚辰殿、建福宫、惠风亭和静怡轩。皇上非常喜欢这里,把他喜爱的珍奇宝贝都收藏在这里,经常到这里逛逛。
皇上在建福宫里,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欣赏字画。
第二件事:写诗。

乾隆皇上写诗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现在他身边一个宫女太监都没有,只有一个黑衣人站在旁边伺候。


乾隆苦思片刻,拿起笔刷刷点点写了四句,写完以后轻轻吟哦一遍:
人夸不似老年象,一笑付之半信疑。设使廿年前面目,又何须藉尔夸为!

<......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5日 16:53

当年读过的那些书

当年读过的那些书

这一阵因为给喜马拉雅做《押沙龙:少年世界史》的音频节目,把当年读过的不少历史书又翻了一遍,今天就来推荐几本。也不一定就是推荐,说是评论一下吧。

先说给孩子看的书吧,比如《希利尔讲世界史》。

这一本书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希利尔写过一系列给孩子看的书《希利尔讲艺术史》,《希利尔讲世界地理》什么的。大家可能觉得这套书很新,因为它在国内出版的比较晚,其实它很老很老,有一百多年了。

它的优点是活泼,而且非常活泼。它的口吻比较低幼,适合十来岁的孩子读,成年人很难认真读下去。从这本书里,你能感觉到作者是相当了解孩子心理的。

当然也有......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2日 18:12

我们小时候学过的课本:为什么美国还没亡国?

我们小时候学过的课本:为什么美国还没亡国?

前一段,为了给喜马拉雅写《押沙龙:少年世界史》,我特意在淘宝了买了一批老课本,世界历史,世界地理和社会发展简史,想看看以前的孩子读的都是什么样的教科书。
里头好多都是我当年学过的课本,看着真是特别怀旧。

我翻了一遍,觉得世界地理比世界历史好,世界历史写的比社会发展简史好。
《世界地理》基本还是客观的,里面老老实实介绍各国的山川地理,就是写的太枯燥了。这个国家有啥山,有啥河,气温多少,有什么城市,经济情况怎么样blahblah,像是一本知识手册。

只......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1日 23:45

辞职以后,我做了什么?

辞职以后,我做了什么?

这篇文章主要就是说一个事儿。

那就是我做的一个音频节目,叫《押沙龙:少年世界史》。今天它上线了。


今年六月份,我辞职了。

我在自己的微博里说过,辞职呢,主要是因为这两年经济压力变小了,家里也不依靠我这份稳定的收入来养家糊口了,所以就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一些多年以后,想起来多少也会有点成就感的事情。

而辞职之后,这几个月的精力差不多主要用在这个节目上了。

这个节目有100期,每期大约有十几分钟,落实到我写的文稿,差不多3500字。我用了差不多三四个月的时间......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5日 15:19

你说自己不是郭靖,就不是郭靖了?

关于崔永元,我最搞不懂的一件事,就是:为啥你们非要让他当民族英雄?

崔永元在采访里说的很清楚了:

因为他们现在说我是民族英雄什么的,我说瞎扯淡,我才不想当民族英雄。

可群众说:不行!你就是民族英雄!你勇揭黑幕,挑战黑恶势力,挺起了民族的脊梁。

崔永元努力解释:

“阴阳合同”这个事情,我其实主要就是冲着刘震云和冯小刚去的,我重复了一万遍,我就是冲着他们两个去的。我扯“阴阳合同”的事,并不是针对范冰冰本人的。

群众说:不行!你就是嫉恶如......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9:26

第一次听小鲜肉的演唱会

第一次听小鲜肉的演唱会

前两天,我又经历了一个人生中的第一次。那就是第一次听小鲜肉的演唱会,鹿晗REX。

我听过几次演唱会,两场崔健的,两场真罗大佑的,一场假罗大佑的。假罗大佑的是叫《假如我是罗大佑》,几个歌手唱罗大佑的歌。到了最后,罗大佑才颤巍巍地出来,唱了一首《思念》,就被工作人员搀下去了。

还有一场演唱会,是我在大学里听的。唐朝乐队,主唱是丁武。现在年轻人估计都没听说过这个乐队,在当时有一阵挺火的,和黑豹乐队齐名。他们唱的歌有些还不错,尤其是那首《太阳》,挺动人的。但这个乐队多多少少透露出一些杀马特般的人造假血腥味儿,现在听起来并不喜欢。

&......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7日 17:34

让人怦然心动的日子

让人怦然心动的日子

小时候的每一天似乎都很漫长,比现在要长。
如果让我回想小时候的假期,映入脑海就是一个个漫长的夏日。

太阳底下,我和几个小孩子疯跑。跑过一条条街道,一个个院子,一棵棵树木。尘土飞扬,烈日耀眼。

玩木头人,玩弹珠,玩拍三角,玩打仗游戏,玩漫无目的的瞎跑。还有脚底下做石头剪子布的动作,唱着“一米二米三,三加三,三面红旗,解放台湾。”这首歌不知怎么就残留到了八十年代,我们可能是中国最后一批会唱这首歌的孩子。

我们玩过最宏大的游戏,就是想上演全本的《射雕英雄传》,每个小朋友分一个角色。演......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18:00

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DOS人

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DOS人
我的性格里好像有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我处理起事情是单线程的,就像最古老的那种DOS系统。我没办法同时处理两个任务。
 
就像我写文章的时候,如果我媳妇坐在我旁边,问一句:今天晚上吃啥啊?当然,要是不过脑子,就说句“随便”,这个我的大脑系统系统还是能处理的。但是照我在家中的具体地位而言,一般情况下,不太适合这么说。但我也做不到一边写文章一边想菜谱。
 
我只能把电脑合上,思考片刻,然后说:旁边东北菜馆里有锅包肉和地三鲜,晚上可以去吃。等我再打开电脑,脑子至少得过好几分钟,才能把大脑缓存里的锅包肉给删掉,把文章......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22:58

这么好的人民,不倒点霉都对不起他们

  大家都知道,纳粹德国干了很多坏事,侵略了那么多国家,杀了那么多人,甚至搞出种族灭绝这样的罪孽。但我一直对一个问题很好奇,那就是:二战的时候,德国老百姓是怎么想的?
 
  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文明人,周围国家也觉得德国人是文明人,那他们当时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的呢?
 
  换成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会表现得比他们好么?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咋想的?
 
  一
 
  从开战的时候说起吧。
 
  现在我们都......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17:20

不要活成你曾厌弃过的样子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关于“娘炮”的文章。当然有不少点赞,因为毕竟是我自己的公众号,关注我的人大多还是和我思想方式有点接近的人群。

但是也有不少谩骂的留言。

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作者就是个娘炮吧!”

“娘炮就是娘炮,狗日的就是误国”

“男人就应该像男人!女人有女人样!不要不男不女变态样!”

看完这些,我倒有一点庆幸。

庆幸自己没有活成他们这个样子,变成一堆偏见的大杂烩。

&nb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