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静静,李子暘老师问你们话呢!

静静,李子暘老师问你们话呢!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了李子暘老师的一条微博。

他的结论是自由这个东西是个祸害,不该给人太多的自由,应该都管起来。

首先,我不得不遗憾地指出,李子暘老师的这段话严重违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里第六条就是自由。也就是说,李老师已经站在挑战核心价值观的反贼悬崖上了。

当然了,这跟我倒没啥关系,我只是想说说这种说法意味着什么。

李老师是铅笔社的一员干将。铅笔社我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它主要是由一群喜欢谈论经济话题的民间杠头组成,是国奥的集中地。

所谓国奥,就是土产的奥地利经济学派拥护者。奥地利经济学派是个啥?说起来比较复杂,简单来说,这个学派都反对干预经济,都强烈捍卫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就像有些奥派反对社会福利,赞同毒品自由交易,这不是为了追求经济效率,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人的权利与自由。我有吸毒的自由,我有不给穷人施舍的自由,我有支配自己而不被别人支配的自由。

它不相信民主但相信自由,它不相信正义但相信权利,它不相信平等但相信规则。


说起来有点抽象。就想想连岳吧,连岳先生提倡的差不多就是奥地利学派的工薪阶层版。他可以说是奥地利学派下基层、送温暖宣传组驻福建省办事处干事。


既然奥派这么重视权利和自由,那李子暘老师怎么会说微博上那些话呢?


变异了嘛。


维也纳的燕尾服到了这儿换上了八卦袍,大礼帽换成了莲花帽,罗斯巴德换成了诸葛亮的打扮。但是诸葛亮变得面白无须,站在卧龙岗上,左手搭着毛巾,右手提着拂尘,不知道向往的是相府还是司礼监。

自由有什么用呢?


想开了可能也没什么用。比如住在监狱里,生活稳定,睡眠规律,不会有人偷,不会出车祸,天天三顿饭,虽然粗糙点但是有利于控制血糖,为啥李老师不愿意进去呢?


因为他是个人嘛。是个人都希望有自由。就算是头猪,有时候还想跳圈呢,何况一个大好的土产中年经济学家呢。


问题是一说自由,李老师就想到了混乱,想到了一群不知好歹的混蛋乱骂姓李的知识精英。


这就是妖魔化自由。

自由当然不是肆无忌惮,不是无规则。自由其实是最需要规则的,因为你的自由不能侵犯他者的自由,所以一定会需要规则来制衡。现在大家都说法制或者法治,核心价值观里也提到法治。而所有成熟的自由社会都有大量的、繁琐的法律制度,这就是说明要有规则嘛。


混乱从来不是来自自由,而是来自没有规则。就像现在全世界最混乱的地方可能就是非洲了,但是恐怕没谁说非洲混乱,是因为他们个人自由太多导致的。


李老师觉得人家的话都是胡说八道,都该被盖上盖子,可是他自己的话当然是深邃洞见,应该敲锣打鼓地宣传才对。可是思想就像生物的进化一样,新的进步往往是从当下的错误东西里产生的。

进化靠的是基因突变,一千个突变里可能有九百九十九个都是有害的,可是那一个正确的突变产生了进化的力量。思想言论也是这样,从历史上看,未来的思想变革往往酝酿于当前的一片错误混乱的言论沼泽。


而且,可是谁是胡说八道,谁是深邃洞见,没有一个规则的话,由谁来决定呢?如果真需要有人决定的话,李老师有啥把握觉得人家一定会是自己的知己呢?

万一人家听了也烦呢?

说到底,李老师他们还是对人民有一种深深的鄙视。

他们根本不相信老百姓配有自由,至少不相信中国人配。说起美国人,可能他们还会勉强承认,不然的话解释不了人家为啥是头号强国。

要说崇洋媚外,这才叫崇洋媚外。


这种鄙视,既不符合西方的自由主义,也绝不符合中国的社会主义。无论是自由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它们的标准意识形态里都不认可这种对普罗大众的鄙视。


这种东西跟什么意识形态最接近?


纳粹。


在近代社会以来,只有纳粹才公然把人类划分成精英和庸众,划分成战士与渣滓,否认个人自由,否认人之为人的价值。


不过,李子暘老师也确实体贴希特勒。


就像希特勒在国内处死智障、严重残疾者、低能儿,李老师就评论说“希特勒这种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呢?其实还真不好说”。李老师说得很含蓄,很羞涩。其实敞开了说嘛,希特勒助社会解决了一个大包袱,让白左目瞪口呆,让李老师喜笑颜开,有什么不好说的?


你们要自由干什么?


升级版就是:你们要命干什么?

最后写个对联吧。


上联是:李子暘老师谈自由无用
下联是:安德海公公论鸡鸡多余


横批:净身净念

———————————

苹果用户打赏二维码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