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让人怦然心动的日子

让人怦然心动的日子

小时候的每一天似乎都很漫长,比现在要长。
如果让我回想小时候的假期,映入脑海就是一个个漫长的夏日。

太阳底下,我和几个小孩子疯跑。跑过一条条街道,一个个院子,一棵棵树木。尘土飞扬,烈日耀眼。

玩木头人,玩弹珠,玩拍三角,玩打仗游戏,玩漫无目的的瞎跑。还有脚底下做石头剪子布的动作,唱着“一米二米三,三加三,三面红旗,解放台湾。”这首歌不知怎么就残留到了八十年代,我们可能是中国最后一批会唱这首歌的孩子。

我们玩过最宏大的游戏,就是想上演全本的《射雕英雄传》,每个小朋友分一个角色。演到第二天就中断了,因为柯镇恶一个电炮,把丘处机打得鼻子飙血,哇哇大哭,就没能演得下去。

在树上粘知了(我们当地管知了叫“爬蚱”),在河边捞蝌蚪。

后来发现了一个花园。现在想起来可能不是花园,就是一个工厂废弃的园地,里面乱草丛生。我们在里面见到了无数的蛐蛐、蜻蜓、蝴蝶。

当然假期里还有看电视。

看电视是个大事,每周都要仔细审阅《中国电视报》,用红圈圈出可看的节目。假期在家的时候,一边看电视,一边打开电扇吹电视机,这样不会发烫,父母发现不了。看的节目有点忘了,反倒是几个广告记得特别清楚。

一群虫子跺着脚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忽然一个杀虫剂从天而降:“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
所有的小朋友都会唱这首歌。

当年跟现在一样,每年假期都有西游记。一到唐僧到了女儿国,就心情黯淡,因为快开学了。这个时候就要拼命赶作业了。

最可恶的是语文居然布置每天一篇日记。天天写日记,哪有那么多事儿可写?最后两三天又怎么能补得上?

我绕屋疾走,百爪挠心,最后走投无路,也豁出去了。

7月5日,我给邻居张大爷家送水。张大爷说我真是个好孩子!
7月6日,我给邻居王大婶家送水。王大婶说我真是个好孩子!
7月7日,我给邻居刘叔叔家送水。刘叔叔说我真是个好孩子!
……..

开学以后,老师问我:这个暑假,合着你什么都没干,就送了六十天的水啊?
还有——你们那儿为什么停了六十天的水?

假期里,有时候玩累了,就什么都不做,大家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云。

白云边上偶尔有飞机飞过。所有孩子都仰脸看,想象着它会飞到哪儿去。肯定是远方,远得不能再远的远方。

没有人觉得自己以后会坐飞机。飞机要么是打仗用的,要么是外交用的。跟普通人没关系。也没谁觉得自己会离开老家。

小孩子啊,只觉得世间岁月永如一日。自己会一生一世呆在这儿,天长地久,再无变化。

那个时候很少有孩子会去旅游。我在高三之前,不要说坐飞机,甚至都没出过省。

直到高考成绩下来了,考上了浙江大学。知道要到几千里外上学去了,家里人有点不放心了,觉得这孩子跟土地爷似的,就守着老家哪儿也没去过,能适应么?就领着我去了趟北京,见见世面。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都市。

北京的太阳晒得让人睁不开眼。在烈日下,逛故宫,爬长城,看颐和园,参观亚运村,还去了石景山游乐园。我上学比较早,高三那年也不过十六岁,还是孩子心性,热衷于玩过山车和大转盘。坐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脸色苍白,在拥挤的人群中,静静地呕吐。

呕吐过后,一阵索然无味。当时我就想:过山车啊,大转盘啊,有什么意思?!

这可能就是网上说的“贤者模式”吧。
 

现在我的身份已经变了。从家长的孩子变成了孩子的家长。
根据我的观察,这一代孩子的假期跟我们那个时候完全不同。

孩子的假期,对家长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我身边的家长,没有一个对孩子的假期欢天喜地的。没孩子的盼着放假,有孩子的盼着上班。因为总的来说,带孩子真的比上班累。因为孩子的精力简直是无限的。小时候自己不觉得,长大了才知道,这哪里是小孩,分明就是台永动机。

爸爸,带我去游泳吧!爸爸,带我去欢乐谷吧!爸爸,给我去博物馆吧!爸爸,给我讲一段长袜子皮皮吧!爸爸,我和甜甜当小鸡,你扮演老鹰抓我们吧!妈,我爸呢?
你爸呢?你爸呢?你爸现在啥也不想干,就想躺在地上看天上的大灰机呢!

我们这一代的父母,只要有条件,就再也不可能把孩子扔家里不管了。

我们再也不会用放羊式的方式去带孩子了。如果我们把孩子一个假期都放在家里,完全不管他们放任自流,我们会觉得内疚,觉得不安。你会想尽办法帮孩子开阔视野,会帮他们充实假期的内容。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是父母的矫情,而是因为时代已经变了。

这种变化当然有好的一面。

我们可能是中国第一代有强烈“陪伴”意识的父母。我们可能也是第一代高度重视孩子心理状态、社会化程度的父母。

现在这已成了一种惯例,而在我们的父母那一代,几乎都是没有这个概念的。所以,现在家庭内部的亲子互动远远超过了当年,亲子关系也远比那个年代紧密。


从孩子的角度看,现在孩子的视野要远比我们那一代开阔。就像我前面说的,16岁之前我都没有出过省。现在找一个城市里的十六岁孩子,他不一定比我当年更好学更上进,但是在视野和见识上,依然可以秒杀当年的我。

他们确实见的更多,懂的更多,面对外面的世界更加从容。不像二十多年前的我,走到外面天地的时候,会有一份隐隐的畏缩。现在,我回想起那个扛着行李走出杭州车站的少年,回想起他脸上的困惑犹疑,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惜。

但是也有很多美好的时刻,回想起来会让我心头怦然一动。如今都市里的孩子恐怕很难体会那种美好了。

假期里的蝴蝶、蛐蛐、各种各样的植物和昆虫。
泥土。
还有假期里十几个孩子在一起放纵的奔跑。从早上一直到傍晚。

现在的孩子的知识量远远超过当年的我们,但是他们对大自然的接触远远少于我们。他们当然有朋友,但是他们集体生活、集体玩耍的频率还是远远少于我们。

他们可能是迄今为止最聪明的一代,但可能也是最孤独的一代,也是最不“自然”的一代。

很多家长都像我一样有个冲动。到了假期,经过一段筋疲力尽的陪伴后,会想着把孩子送出去参加了什么活动,好让自己也松一口气。这当然是个好主意。

但是怎么去选择呢?

在我看来,最好的活动应该能融合两代人假期的不同优点,弥补两代人假期的不同缺憾。当假期结束的时候,孩子不会瞎编自己挑了六十的水,他们会叫交出一份真正的假期作业,那就是成长。

它应该能开阔孩子的视野,这样孩子能战胜狭隘。
它应该能充实孩子的内容,这样孩子能获取知识。
它应该能够让孩子们聚在一起玩耍,这样孩子能克服孤独。
它应该能够让孩子们接触到动植物,这样孩子能亲近自然。
 

如果你的想法和我接近,那么你可以在下一次长假来临之前,考虑一下融创果壳营地:
 


这里刚刚举办了第一届果壳营地。整个项目由融创为“小业主”们精心设计,小朋友们前往西双版纳,度过了一次充满欢笑和友情的探险之旅。

这里有独一无二的体验:

孩子们在雨林徒步,在水上探险,共同上演舞台剧,共同参加比赛。

山霭、薄雾、落日、蝉鸣、蛙叫。
风吹过雨林的簌簌声。
野象谷里的神秘出没的原生态大象。
阳光,泥土,水。

不是走马观花的浏览,不是被动消极的观看,而是让孩子们自己去探索,去发现。去感受生命的勃发,万物的生长。

让孩子用自己的手打开那所秘密花园的大门,写下属于他们的、独一无二的体验。

没有什么能替代儿童时代的美好体验。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一切都是那么神奇,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整个世界有一种成年人无法体会的魔力。

童年时对世界的第一次心动,就像青年时对恋人的第一次心动,它会渗透进人们的心智,就像水渗进泥土,永远陪着他们成长,守护着他们对生活的热爱。

这里有高水准的品质:

每一环节都经过精心策划,只为让孩子在笑声中度过一个梦幻、难忘的假期。

第一天,果壳骑士集结,举行破冰仪式,熟悉小伙伴和安全事项。

 

第二天,走进西双版纳野象谷,孩子们在这里学会照顾亚洲象,与动物和谐共处。

 

第三天,在勐远仙境开始雨林探险之旅,在徒步、野外生存训练中,涌动着无穷无尽的想象和勇气。

 

第四天,在中国唯一一个建在热带雨林的水陆两栖乐园,孩子们接受勇敢的水上任务考验,培养团队合作和分享的精神。

 

第五天,果壳嘉年华迎来了决赛时刻,孩子们闪闪发光的“超能力”将在果壳嘉年华全国总决赛上再次呈现。

果壳营地完美地符合了上面说的那四条。
摆脱狭隘的视野,获得丰富的知识,克服内心的孤独,亲近神秘的自然。

西双版纳的探险已经结束了,对孩子来说,这是一次充满欢乐和激情的假期。

上海融创业主:

第一次发现,儿子的紧急联系人不是父母,是融创工作人员,忽然觉得很感动,这6天,我们做父母的偷来了闲暇时光,融创人把担子挑起来了,而且还挑的这么好!孩子们最难忘的时光是你们营造出来的,谢谢你们把不一样的孩子交给我们,回来一直在神采飞扬聊营地生活,谢谢有情怀的融创企业

海口融创业主:

我家女儿今晚和朋友们聚餐 从头到尾的话题没有离开过果壳营地  一直滔滔不绝 说6天的美好时光一晃就像一秒种似的一闪而过 简直太好玩了 爱莎聊她当B队队长时遇到的问题 小朋友对她的不理解 老师的耐心开导 最后一天比赛她没得到第一伤心的哭了 老师们都正向引导她 时间过的飞快 一转眼已分别 她好想念所有的果壳朋友……给弟弟羡慕的不得了 给融创点赞

没有比孩子更敏感、更纯洁的眼了,融创果壳营地把一个大大的、大大的世界送给这双眼,让他们在这个世界里看到万物的生命,看到同伴的友情,看到美好的自然。

让他们在未来的岁月里,想到这段日子,依旧会怦然心动。
 

最后敲下黑板。
本次为期六天的果壳营地,是融创在这个秋天送给融创业主小朋友们的一份礼物。
 

没有来得及报名的家长和小朋友们,冬天的果壳营地就在不远的前方等着你!
记得关注「融创官微」,期待着能在冬季营地见到你们!

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