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苍天派VS人类派:圣母院烧了,你开心么?

苍天派VS人类派:圣母院烧了,你开心么?

01


巴黎圣母院被烧了,很多人的朋友圈跟着分裂了。
一派是“看看圆明园,苍天饶过谁”。
一派是“全人类的瑰宝,全人类的损失”。
苍天派骂人类派是“圣母婊”。
人类派骂苍天派是“义和团”。


估计经常看我文章的人肯定会料到,我的立场是人类派,坚决反对苍天派。但是我发现人类派也有一个问题,就是怼苍天派的时候说的太虚,都是一些大词,对圆明园问题多少有点绕着走:

“怎么能混为一谈”?

“怎么能这么狭隘”?
说实话,这样的回答我看了都觉得难服苍天派。


02


不过要依着苍天派的逻辑,做中国人实在是太容易开心了。

就拿这次巴黎圣母院被烧,很多人就挺开心。当然,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巴黎圣母院”和“圆明园”都有“伟大建筑”的属性,容易引发联想,但是从逻辑上来说,烧圆明园和其他坏事是一样的呀,都是造成伤害啊。

而法国对中国的伤害,还真不是最恶劣的。


英国人也参加烧圆明园了,还打过鸦片战争,要是圣保罗大教堂或者白金汉宫烧了,要不要叫好?
美国人跟中国人现在这么不对付,以前还炸过咱们大使馆,自由女神像要是塌了,要不要叫好?
德国在八国联军的时候最卖力,联军总司令就是德国人瓦德西。德国皇帝威廉还要说要狠狠教训咱们中国人,让中国人再也不敢正眼瞧他们。那么科隆大教堂要是烧了,要不要叫好?

意大利人也参加八国联军了啊,比萨斜塔那天栽到地上,要不要叫好?


这是欧美。咱们周围的国家也有一笔烂账。

俄罗斯占领咱们这么多领土,冬宫要是失火了,是不是大快人心?
越南跟中国打过一次狠仗,西贡圣母大教堂要是出事了,要不要叫好?
还有蒙古,过去灭过咱们的宋朝,听说最近对咱们还不是很友好。
韩国人有多讨厌,还当美国狗腿子,弄什么萨德系统。
菲律宾前一段还跟咱们抢南海,差点让咱们的爱国青年在键盘上掀了他们的香蕉摊子。
印度跟咱们抢藏南土地,还打过仗,听说还拍了抗中神剧,让人发指。
日本……我勒个去,那就更不用说了。最坏的就是它。它的建筑什么时候烧啊?


这样一来,做人会不会有点太开心了?

有没有清清白白,跟咱们特别友好的国家?
当然有。比如说有些非洲国家跟咱们很友好,历史上也清清白白,和咱们没结过什么什么梁子。但可惜的是,这些国家好像不太有值得惋惜的出名建筑。


03


世界是复杂的。国家与国家之间也好,人与人之间也好,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恩怨,不是简单地划分为好人和坏人,欺负过我的和没欺负过的我。


就像美国。
美国不光和咱们打过贸易战,不光炸过咱们的大使馆,它也曾经帮助过我们,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对中国最为友好的列强,在二战的时候和我们并肩作战,在八九十年代还给过我们大量援助。
再比如德国。
德国人是参加八国联军打过过我们,但它在三十年代的时候也曾经给我们大量的军事帮助,对抗战起了很大作用。日本搞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无私拯救了大量中国人的,也是德国人拉贝。


再说这次倒了霉的法国。
在没有疫苗之前,孩子的夭折率非常高,很容易死亡。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英国的詹纳,一个是法国的巴斯德。没有他们的发明,我们中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失去自己的孩子。这笔账跟一个园林比,怎么算?
全人类派说“全人类文明”的时候,真的不是一句空话。


04


就在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的时候,雨果就写了一篇“全人类派”的文章:
有一天,两个强盗闯入了圆明园,一个动手抢劫,一个把它付诸一炬。原来胜利就是进行一场掠夺,胜利者盗窃了圆明园的全部财富,然后彼此分赃。这一切所作所为,均出自额尔金之名。
在将来交付历史审判的时候,有一个强盗就会被人们叫做法兰西,另一个,叫做英吉利。


雨果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法国有没有苍天派?当然有。
英法联军派去跟咸丰谈判的使节,被全部逮捕关押,十五个人死在监狱里,其中就有法国人。根据《泰晤士报》的报道,这些人里有的死后甚至被拿去喂猪。当然,英法联军是侵略,但是这样的行为还是很有刺激性。

按道理说,“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这道理连单田芳都懂,可咸丰皇帝就是这么瞎胡闹。


你要是法国的苍天派,也会痛骂雨果: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雨果这个吃里扒外的白莲花圣母婊,惨死的同胞你都忘了吗?
但是当年法国苍天派的文章,都被忘记了。
而雨果的这篇文章流传了下来。


05


其实,我能理解苍天派的心情。
有一类人,就是对“群体”的概念特别敏感,容易愤怒,容易对外界有敌意。这种心理也正常。党同伐异的集体归属感本来就是人类本能。完全没有这种本能的团体确实活不下来。

但是这种心理就像肾上腺素一样,不能没有,也不能过度。
一个国家就跟一个人一样,危机来的时候肾上腺素要飙升,危机过去的时候这个东西要降下来。

老是满满一血管子肾上腺素,活得像个斗鸡似的,怎么能长寿呢?

虽然我在争论中属于人类派,但我也知道,人类派的说法有时候确实缺乏打动一种人心的力量,因为它违反了人们关于“公正”的朴素情感。

难道英法联军就白烧了我们的圆明园么?
难道日本就白杀了我们中国人么?
我们还可以把历史往上推,我们可以发现无数的惨剧,中国的,外国的,历史不断有各种各样的惨剧。
那些惨剧都白白发生了么?那些人都白死了么?
说实话,就是白死了。
这句话说的很可悲,但是很诚实。很少有人会这么诚实地告诉你们这么一句没人爱听的话,那这句话就由我来说吧。

历史是不堪追问的。
其中的恩怨纠葛是没法真去理清的。
如果每个国家都要把历史恩怨修正回来,报复回来,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幸存,包括咱们中国。

顺便说一句——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是历史上的纯洁天使吧?

06


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历史?因为我们不想让惨剧再发生。
为什么我们有时候又必须放下仇恨?因为这是这个世界能存活下去的必要条件。


我们说善意啊,说宽容啊,等等等等,其实本质上没有这么高大上,本质就是生存。

人类在不断干坏事,不断激发新的仇恨。如果新的仇恨不断出现,而时间又不能冲淡旧的仇恨,让它们这么层叠起来,那么人类根本没法存活,一定会灭亡。
说到底,人类的历史太漫长了,谁没有点仇恨别人的理由啊?

所以就是这样:

我们记着历史,但活在当下。
巴黎圣母院是美好的,我们如果旅游,可以看到它。就算我们没有去旅游,我们也可以从间接渠道欣赏到它。
现在我们很长时间内可能欣赏不到了。
所以,它着火了是个损失。
就是这么简单。


有时候,我们不需要用大词,就是很功利地看待问题,也会得到人类派的结论。

07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会不会冒犯到你的感情,但这就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也许我错了,但至少我说的很诚实。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