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你们为什么一边谴责杀人者孙文斌,一边赞美小丑呢?

你们为什么一边谴责杀人者孙文斌,一边赞美小丑呢?

关于杨文医生被杀害事件,我不是记者,对事件本身不做评论,但有点个人想法想简单地说几句。
 
01
 
我想说的第一句话:医生的敬业程度至少超过了百分之九十的行业。
 
从事医生、护士、教师这些职业的人,容易引发吐槽。但是从我个人生活经验看,大部分医生、护士、教师,都比较认真,比较敬业。当然也有不怎么样的。但总的来说,兢兢业业者的比例,要高出绝大部分行业。
 
我可以举个例子。
我曾经在积水潭医院给母亲看病,一直担心看病难啊住院难啊,但真去了,我发现医生主要还是根据病情做判断。他觉得需要住院,就会帮你联系床位,只要有,就会让你住进去。
做手术之前,我不放心,还是塞了红包,夹在CT片子里。医生拿了以后没说什么,几天后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把红包还给了我。
当然,可能是处罚严厉,人家犯不上冒这个险。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但没要就是没要。即便要了,也是你主动给的。其实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人家真会因为不给红包,就不好好做手术。那又怎么能怪人家呢?
 
医生可能会不耐烦,会多开药,甚至可能会收红包,但是很少真会有医生不把“治病”当成首要目的。
他能把你治好,却偏偏不给你治好,这种情况基本是没有的。
 
医生的敬业程度跟地域也没有太大关系。在地方医院,我碰到的医生大部分也都不错。但确实也存在一个情况,就是越往小的、差的医院去,不敬业的医生比例往往越高。
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医生也是人,跟我们的职场心态是差不多的。越是没有职场上升空间,越是不受尊重,也就越容易倦怠,越容易混吃等死。
 
所有人都爱钱。医生当然也不例外。但我相信大部分医生对自己的工作还是有一份金钱之外的敬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从事的又是事关生命的职业,一点自我期许都没有,也不符合人之常情。
当然,社会会磨损他们的心志,会消耗他们的耐心。理想主义色彩会一点点褪色。这就跟我们碰到的情况一样。我们不也是干了十年二十年之后就成了职场老油子么?
 
何况医生的工作环境确实也不好。
去大医院看过病、住过院的人都知道,那种繁忙、那种压力,只能用可怕二字来形容。要是把医生的工作表现,和他们的工作环境对比一下,那就得说:
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一个职场群体,至少超过了百分之九十的行业。
 
02
 
我想说的第二点:病人的不满往往跟医生无关。
 
我看病和陪床的时候,见过不少病人和家属。这些人里面真的是什么样情况的都有。
我见过的最骇人的一个场景,是我在陪床时候看到的。
 
那是在晚上。
一个父亲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冲进住院部,后面还跟这两个孩子。四个人一个比一个脏,蓬头垢面,面目呆滞。孩子的胳膊断了,发出惨叫。
没有挂号,也没钱挂号。那个父亲跪在医生磕头,发出狼嚎一样的叫声。
医生叹口气,把孩子抱到处置室,给上了止疼药,接了断骨。但是拍X光啊,后续处理啊,值班医生就管不了了,让这个父亲去找医院对口部门。
 
这家人不肯走,坐在走廊啃馒头。我们几个围观的人给他们塞了吃的喝的,我给他塞了几百块钱,劝他们先去门诊挂号。那个父亲冲我磕头,而且还追着磕,让我也受了一次惊吓。可他说的话含糊不清,我根本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接着人们就想起了一个问题:这孩子怎么受伤的?父亲咕噜咕噜说不出来。
护士把大一点的孩子拉到一边,问是怎么回事。这孩子说话也是模糊不清,口音怪异,甚至根本不像是口音,而是发音功能不健全。但是一番问下来,护士大致搞明白了:父亲打的。
护士报了警。警察把他们带走,整个走廊才平静下来。
 
值班医生又叹了口气:今天真TM倒霉。
我也有点惊魂未定,就问他:这样的事儿经常有吗?
医生看了我一眼,说:经常。
在我们习以为常的世界之下,还隐藏着这样一个面目狰狞的世界。仅仅从这一点就能判断出来,医生确实是个高危行业。
 
这个有点扯远了。
大部分病人和家属当然还是正常的。但是他们对医院和医生往往有种种不满。这种不满其实总结起来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技术性的:信息不对称。
他们不懂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干。他们也不知道医生这么干对不对。但是这件事偏偏又对自己如此重要,他们就会往不好的方向猜测。这是人类的本能。
太乐观的物种确实很难存活。
 
第二个原因就经济上的:看病太贵了。
看病真的是太贵了。不要说ICU,就是普通住院,一天花两三千块钱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四千块钱。这确实太贵了。
但是现代医学本来就是很昂贵的东西。
看病就是这么贵。那些设备就是这么贵,那些药品就是这么贵,很多东西就是不能报销。这不是医生能控制的事情。
 
病人也许会想象,自己大笔大笔的真金白银都流进医生的口袋。这其实是一种幻觉。吃回扣拿提成发大财的医生当然有,但你家里要是有人当医生的话,就会知道,大部分医生并不是财主。他们拿的钱并不比一个工程师,或者一个白领高多少。
 
但是我们这么多钱没了,当然要找一个人去恨。就像《我不是药神》里,大家都去恨黑心的药厂。病房里病人够不着药厂,就去恨医生:
为什么做这么多检查?为什么开这么贵的药?为什么做了这么多检查吃了这么多药,病人还没好?
 
一万个人愤怒,说不定里头就有一个人会拿起刀来。
 
03
 
我想说的第三句话:无论如何,不要美化杀人。
 
杨大夫这件事,舆论当然是一边倒去骂凶手。但是如果换一个场景,换一个受害群体呢?
 
今年有一个大红的片子《小丑》,很多人都说好,知识分子尤其说拍的好,是神剧。
我承认这个片子演技很好,节奏也很好,叙事能力也不错。但如果你用日常生活的常识去审视这个片子,它好在哪里?
 
小丑在生活中受到创伤,遭到了很多打击,这当然值得同情。但如果不用艺术上、哲学上那些大词,就当成现实生活中的事件来看,那情况就没那么复杂了。小丑真正的问题主要就两个,一个是他精神本身有问题,一个是他错误选择了自己的职业。
他想要给世界带来欢乐,但他的表演不能让人欢乐,这不是别人的错误,而是他的错误。就像我的理想如果是给世界带来智慧,但是每篇文章点击率只有三十五,那不是世界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
我这么说当然很俗气,但事实就是这样。
 
社会确实对他比较冷漠,甚至有点残忍,但并没有骇人的迫害,他甚至还享有过一阵免费的心理咨询(虽然这个咨询有可能是他的幻觉)。如果拿这种标准当成发飙杀人的底线,那我敢说,整个世界活不下多少人。
就拿杨医生这件事来说,如果我们去挖掘凶手的内心,说不定也能拍出一部《小丑》式的心灵史。
但问题是,被小丑杀掉的人,他们就没有自己的心灵史么?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里,也描写了一个杀人的大学生。他也很悲惨,也很痛苦,也被社会打击得够呛。他举起斧子杀了人,然后翻来覆去地想,最后觉得这还是罪,然后去自首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个人心理很有点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个货真价实的变态。但是他这本书写得确实很震撼。
从《罪与罚》到《小丑》,其实是一个精神世界萎缩跌落的过程。道德责任被受害者心态替代了。我滥杀无辜,是因为社会迫害我,所以我没有错。
这是一种把自我婴儿化的心态。
 
所以我想问,为什么有人能一边谴责杀害杨大夫的凶手,一边称赞《小丑》是伟大的神剧呢?
他们难道没有觉得这里面有一种逻辑混乱么?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