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对李子旸老师说两句

押沙龙:对李子旸老师说两句

今天是大年三十,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了,但是碰巧看了李子旸老师的一条微博,有点感想,就随便说说,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很简单的几句话,读下来也花不了几分钟。
李子旸老师的这点感慨,肯定是因为这次冠状病毒,觉得关键时刻, “知识分子”胡言乱语,制造恐慌,应该收拾一顿才好。
 
对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① 什么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这个词太过模糊。知识分子什么类型都有,有专家型,有人文型的,有杠精型的,也有太监型的,等等等等,不能一概而论,就像李子旸老师这样的也觉得自己是“知识分子之一”嘛。
 
所以,就算有胡言乱语的,也不能笼统地都算到“知识分子”头上。
 
② 什么算胡言乱语?
 
人们在危机来到的时候,容易往比较糟糕的方向推测,这是人进化出来的生物本能。乐观主义的生物存活率往往偏低。而且大部分发言者并不是专家,有偏差和夸大是正常的,其实就算是专家也不能确保自己言论一定正确。
 
所以,不能随随便便把有偏差的言论归结于“造谣”“煽动”“胡言乱语”。
 
③ 这些言论有价值吗?
 
当然有。
 
首先,这些发言代表着民间对危机忧虑。如何处理好的话,这种忧虑可以提供一种有益的压力。
 
我们看看世界史就知道,如果完全没有这种压力,危机有时候会用一种更可怕的方式扩展开。因为各国的官僚系统都有类似通病。它们当然想解决危机,所以它们的利益和民众利益确实有吻合点。但是两者并非完全吻合。这也不难理解。看过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件,就能明白这一点。民间表达忧虑,哪怕是失真和夸大的忧虑,也往往能提供一种力量,推动双方利益点的更大吻合。
 
其次,哪怕它本身没有价值,也必须获得表达的机会。
 
因为人本身就是多疑的生物,如果像李子旸老师说的那样,把发声的所谓“知识分子”都狠狠的整一顿,那大家的恐慌可能会更加严重。因为人们很容易会联想到一点:这么整,是不是有人想掩盖什么?是不是真实情况更可怕?
 
④ 这些言论能作为决策最终依据么?
 
当然不能。
 
一个多元社会必然会有多元言论,这是社会健康的表现。这种言论只是博弈的力量之一。如此而已。就像太监型知识分子也可以参加这种博弈,但是最终决策不应该听这些太监的。
 
⑤ 如何对待这些言论,考验的是国家组织的智慧。
 
要求所有言论都正确,这是不合理的要求。但是要求现代国家组织有对待这些言论的智慧,却是一个合理的要求。
 
⑥ 危机来临的时候,对待恐慌的最好办法就是信息透明、及时、规范。
 
正规组织本来就有公信力的先天优势,只要能做到上面三点,大多数人自然会选择信任。像李老师说的那样“狠狠地整一整”,只会激发惶恐。
 
2003年SARS的时候,我就在北京。在我记忆中,初期谣言确实满天飞。后来新闻机构不再捂盖子,有条不紊地发布感染数字,大家普遍选择了信任,很少有人质疑那些数字。
 
这种公信力靠的不是打压错误的言论,而是坚持透明公开的信息机制。老百姓并不像李子旸老师想的那么蠢。如果当时听了他这样的建议,那场面只会不可收拾。
 
⑦ 清朝的时候,皇帝就立了一个规矩:宦官不许干政,忠心的宦官也不行.....
 
嗯?我怎么扯到这儿了?说乱了。
 
⑧ 从历史上,李子旸老师说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
 
比如说大家都知道,57年反右之后,咱们中国并没有迎来一次大发展,反而出了很大的问题。
 
⑨ 要想理解李子旸老师,请参阅我的一篇旧文:
 
 
⑩ 祝各位身体健康,新春快乐!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