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押沙龙:看着韩红,我想起了韩寒

01
 
我看到韩红基金会被举报的新闻的时候,心里还真嘀咕了一下。
因为我刚刚给它捐了一千块钱。
 
2月1号下午5点,韩红基金会宣布暂停接受捐款,而我碰巧是在三点的款。可以说是人家的大门正徐徐关闭,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钱通过门缝里塞进去了。
可它偏偏被人举报了。难不成是我又犯贱了?
 
不过我的第一直觉,还是相信韩红基金会,而不相信那位举报者司马3忌。
原因很简单。我以前看过韩红的一些报道。她那种性格其实我不太喜欢,但我相信她是个天性良善的好人。
而司马3忌呢,我以前在网络上也有过一点接触。怎么说呢?从气质上看,他确实很容易被划到人渣那一类里。不过到底是不是,我也说不太准。
我对韩红基金会、司马3忌的了解都很有限。直觉上的印象而已,也可能会误判。如果事实证明韩红基金会是个诈骗团伙,而司马3忌是个骨鲠男儿,那我也不会很吃惊。
但目前来看,我很可能过虑了。
 
02
 
现在,北京民政局给出调查结果了,说是“总体上运作比较规范”,就算存在问题,也都是流程上的问题。比如,没有取得公募资格就公募了;2018年9月后的25笔投资没有及时公布。
在我看来,这都不是真正的问题。不光我,恐怕大部分老百姓也不会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
 
现在中国慈善组织还是起步阶段,环境不是很友好,自身组织也比较幼稚,就像韩红基金会这一摊子,工作人员只有13个,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组织。你要是用流程规范去卡它的话,很容易找出各种各种的瑕疵。
其实不要说慈善组织,你要是用各种政策、各种规定来严格筛一遍北京的包子铺,不符合的就关门,那我敢说,明天就没几个北京人能吃上包子了。这是现实状况。
 
那么真正的问题是什么?那就是有没有侵吞善款。
我们捐款给韩红基金会,本来就是一个良心账。我们要跟它算的,也是这么一个良心账。
 
当然,民政局现在的调查结果不一定就是最终结论,我也不能打包票说韩红基金会一定清白。但至少目前根据各方的说法,我不觉得基金会侵吞了善款。
而司马3忌抓的一些毛病,并没有太大说服力。
比如他一本正经地揭发,韩红基金会秘书长年薪高达17.7万元,在我看来就很搞笑。我不知道这17.7万元是税前收入还是税收收入,也不知道这里面含不含三险一金支出,但即便这17.7万是实打实发到口袋里的收入,也就是月薪一万四千多。
一个慈善基金会侵吞巨额善款,给秘书长开出一万四的高薪。这样的新闻,上海HR看了会沉默,北京猎头看了会流泪。
 
再比如说,他说韩红基金会投资的收益率过低,明显属于“利益输送”。这就属于拿猜测当成证据。民政局说基金会“委托中国农业银行、上海浦发银行、招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购买理财43笔,每笔期限30天到1年不等”,这个交代就比较合理。而司马3忌对此也没表示异议。
他对调查提出了复议,他列举的各项内容还是集中在流程问题上。比如说,他认为韩红基金会没有公开募捐资格,却公开募捐了,哪里只能“限期改正”,而应该重罚!
 
我不能说这种要求如何错误,人家要求有法必依,不放过任何不规范乱象,我能咋说呢?
但作为一个普通人,从人情之常出发,我确实能感受到这里的满满恶意。
 
03
 
网上有很多文章扒司马3忌的历史。当然,再烂的烂人也有质疑慈善基金会的权利,司马3忌的质疑本身没有问题。
只是,这件事情的发展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韩寒代笔门”事件。
我和司马3忌都参与过那次事件,不过我们俩的立场是相反的。那次经历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体验。在此之间,我一直认为质疑是先天合理的。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不要诛心,不要推测质疑者的动机。
可是经过“代笔门”事件后,我的想法被颠覆了。我真真切切地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陌生人产生莫名的恶意。
他不认识这个人,没见过这个人,但却强烈地想要毁掉这个人。那股恶意就在那里,你假装看不见也不行。
 
我不相信韩寒的小说和杂文是别人代笔的,因为韩寒文字的语感非常独特而一致。至于网上那些所谓证据都不能说服我。
比如那个著名的“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千片”,我就问过一个人:“千”跟“干”手写有什么区别呢?“斤”写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写成“片”呢?错别字、错别字,要是把斤写成斤,不就不叫错别字了么?错成“片”为什么不能呢? 
他没有解释,只说我连这都看不出来,就是个傻逼。
 
当然,相信不相信并不是主要问题。如果你觉得是代笔,那也没什么。每个人的看法不同而已。我被震惊的,是那种恶意。有些人好像觉得韩寒坏透了,恶心透了,简直是全中国最可笑最邪恶的代表,恨不得让他千夫所指,身败名裂。
我非常吃惊,即便韩寒真的有代笔,又何至于让他们如此愤怒?
 
难道他们真的是出于义愤,见不得世界上有代笔这种事?
我不相信。
因为那种恶意明显不是针对一件事,而是针对一个人的。它彻彻底底地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恶意。一旦产生了这种恶意,你要说韩寒清白,那就不光是是非对错的问题,简直就是对他个人的羞辱。
我怼过很多人,但我从来没对谁有过如此强烈的恶意,也从没有毁掉谁的冲动。
这种恶意让我恐惧。
 
东野圭吾有篇小说,书名就叫《恶意》。在书里面,野野口修费了天大的力气,殚思竭虑,要把朋友害死;不光害死,还要在死后身败名裂。可是这位朋友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野野口修为什么要这么做?
侦探最后问他动机,野野口修说:我就是看他不爽。
 
方舟子或者麦田也是看韩寒不爽。
事情发展到后来,质疑变成了网络战争,连韩寒的身高都被扯了进来。这个时候,谁会傻到相信他们就是痛恨文化界的代笔现象呢?
韩寒后来连话都不说了,完全不招惹他们。他们对韩寒的恶意却越来越强烈。为什么?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我看他不爽”。
如果他们一脚就踹倒了韩寒,那他们对韩寒的恶意还不至于太强烈。但是他们遇到了抵抗。虽然韩寒保持沉默,但他们还是把所有的挫折都算到了韩寒头上。
 
虽然我不认识你,虽然你没得罪过我,虽然你沉默不语,但我就是要毁掉你。
因为我越看你越不爽。
 
04
 
那么一开始的时候,麦田他们为什么看韩寒不爽呢?
有人说他们背后有什么力量。我不太相信。观念之争?单纯地为文化界锄奸?我觉得也不是。要说是嫉妒,那更扯不上了,他们压根就不是同行。要嫉妒的话也该是小四发难,怎么也轮不到麦田啊。
 
那为什么呢?我觉得原因也很简单:
那么多人喜欢你,那么多人欣赏你,那么多人把你说得像一朵花。好吧,那就让我来毁掉你。因为只有我这么聪明的人,才能随随便便毁掉你。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