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科学家爬上山峰,大师们早蹲那儿等候多时了

科学家爬上山峰,大师们早蹲那儿等候多时了

01

前一段心血来潮,翻出一套《周易兼义》来,每天读上三四卦,零零碎碎地读完了。

读完以后,我觉得搞出这套系统的人,真是很聪明。这个系统相当复杂精妙,彼此之间还有照应。要说起这个系统的主要架构方法,就是联想和比喻。比如坤象征代大地,那么坤上面加一个代表“火”的离,就是晋卦,象征太阳在大地上高高升起;坤上面加一个代表“雷”的震,就是豫卦,表示春天打雷,震动大地,万物很快乐的样子。


阮刻周易兼义

 

我觉得这种联想挺有意思,也确实很考验智力。但是它很难真的说服我。为什么地上有火,就是日出的晋卦?为什么不能是失火的119卦?好像也没什么缘故,反正就是晋卦,爱信不信。

读完以后,心有未甘,就找几本现代人的解读书来看。有些解读好像也没什么深奥的,就是说“潜龙勿用,所以你要等待时机”,“亢龙有悔,所以你要谦虚谨慎”之类的,其实要明白这些道理并不需要看《周易》,禁两次言就知道了。

但也有的解读确实很神奇。比如说我读了一本曾老师的书,他说《周易》首卦为乾,全是阳爻;下一卦忽然是坤,就全是阴爻,这是骤然的剧变,象征着一百多亿年前从无到有的宇宙大爆炸,所以《周易》揭示了宇宙大爆炸的奥秘。

读了曾老师的书,是什么感觉呢?

我就觉得现在科普书实在太泛滥了。到处都是科普书,到处都是讲宇宙大爆炸,BBC还拍专题片,结果弄得不该知道这个事儿的人也知道了。你告诉他干什么?你不跟他说,他不就没法揭示了?
 

02

回想起来,我上大学的时候,在图书馆就读过一本《易经和相对论》,里面说相对论和周易卦象完全吻合,从《周易》可以推导出相对论的所有结论。我当时没读过《周易》,对这些话半信半疑,觉得天底下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后来读了《周易兼义》,算是网友奔现的见光死了。

当然,那些大师肯定说我只看了个皮毛而已,懂得个甚!周易博大精深,无远弗届,早已洞彻了宇宙的终极真理,当科学家爬上一个又一个山顶,总发现易学大师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这些话我也不能说不对,但问题是,科学家爬上一个个山顶,弄出了一大堆定理,发明了一大堆东西。大师们一直在山顶上呆着,都干了些啥呢?

好像也没干什么。就是等着科学家爬上山顶以后,他们挨个问:“说!这些年你们都知道了些啥?”爱因斯坦说:我发现了相对论。大师说:好,周易早就揭示了。伽莫夫说:我提出了大爆炸理论。大师说:好,周易早就揭示了。海森堡说:我提出了测不准原理。大师说:测不准原理,这个我们更拿手了!

科学家们负责证明科学定理,大师们负责证明他们早已经揭示了科学家证明的这些定理。当然,但是,如果这些科学家不爬上山顶,这些等候多时的大师就只能蹲在山顶上,空虚,寂寞,冷。

我这么说,绝不是对《易经》本身有什么不敬。我确实认为这是一本了不起的书,在结构上也有一种美感。放在两千多年前,它的想法甚至相当超前。如果要了解中国古代文化,《易经》确实是一本很好的读物。

但是,它恐怕跟大爆炸理论没什么关系。
 

03

其实,在西方也有类似的大师,想要抢先跑到山顶上,等候科学家。

比如叔本华我们都知道是个大哲学家,写过一本《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这本书我读过好几遍,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卡壳,就是他指导欧几里得几何学的那部分。

叔本华觉得欧几里得几何学不对头,太复杂,太繁琐了,证明一个定理要拐弯抹角,有时候还要画辅助线。叔本华说,“这就像看魔术表演一样,有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感受。”

他认为,几何真理应该用直观的办法,一眼就能看出来。比如说勾股定理,用这个办法、那个办法去证明,完全是瞎胡闹,就应该直接观察的办法,盯着三角形看,勾股定理就会自然呈现出来。人们用内心领悟到了“a²+b²=c²”,为什么还要证明?

叔本华说:

逻辑的证明总不过是证明着人们原已从别的认识方式完全确信了的东西。这就等于一个胆小的士兵在别人击毙的敌人身上戳上一刀,便大吹大擂是他杀了敌人。

听上去是不是很奇特?

不光是几何,叔本华还想用这种指导整个数学,用“感性的直观”取代数学推理。比如别人问你365乘以653是多少?你根本不需要计算,用“心灵的感悟”,一下子就能知道答案是238345。

你看,数学家们爬上一个又一个山顶,结果发现叔本华开着天眼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正因为这个缘故,每次读到叔本华开天眼的章节,我就会默默地合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所以从来没搞清楚世界怎么个意志和表象法。
 

04

叔本华还只是在山上等候科学家,另一位大师急吼吼地从山上冲下去,参加实战了。

这位大师就是歌德。

大家都知道歌德是伟大的文学家,但是歌德给自己的定位不是这样,他认为自己首先是伟大的科学家。

科学巨匠歌德

 

你可能傻乎乎地以为歌德最重要的著作是《浮士德》,可是在歌德自己的评价系统里,他毕生最重要的著作是两大厚卷的《色彩学》(还附有一整卷的彩色插图)。这本书用“直觉观照”的办法,一举颠覆了牛顿荒谬的光学理论。

歌德认为牛顿物理学的根基就是荒谬的,老是要定量计算,大自然怎么能这么算来算去呢?

在歌德看来,世界万物由两个原则驱动,一个叫极性(polarity),一个叫升华(intensification)。这有点像咱们的阴阳理论,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两极相辅相成,和谐升华。从这里就能看出来,阴阳太极之类的想法并非中国的独得之谜,全世界的玄学家们其实思路往往差不多。歌德大师跟叔本华一样,坚决反对繁琐的计算和推理,主张用心灵直接感悟真理。

歌德感悟以后,发现牛顿分解白光的行为大错特错,计算来计算去更是离题万里。不同颜色的光根本不是波长不同导致的,而是它们的本质决定的。

歌德大声疾呼道:

白光会形成光谱,分解为各种颜色?实在是太愚蠢了!这怎么可能呢?每一种颜色都比白光的颜色更深。黄色是最温暖,最高贵的;蓝色是激动和宁静的混合体;而白色是最轻的颜色。


歌德研究半辈子的学术成果,在科学界没有引起任何反响,反倒是每过几十年,就会出现一个两个哲学家,对科学家歌德进行沉思,称赞他解释了物理学无法解释的“直观真理”。

 

05

不过,西方大师和东方大师还不太一样。东方大师喜欢的是:“说!你都知道了些啥?…..哈哈,果然不出老夫所料!”西方有些大师则逐渐发展出了另一种“解构科学”的理论。

他们认为科学并不是对客观真理的探索,而只是一种文化建构,一种文化隐喻。注射青霉素和请大仙做法、人工降雨和跳草裙舞求雨、大爆炸理论和乌龟孵化宇宙蛋,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经过他们的阐释学一分析,就会发现它们都是“文化的一种功能”。所以,等科学家们爬上一个又一个山顶,发现巫婆神汉仙姑萨满早已挤得呀呀查查,簇拥在大师周围,等候他们多时了。

大师们对科学的阐释是骇人听闻的。

比如著名学者拉康,就对数学里的虚数进行了一番沉思。

虚数有什么道理呢?负数怎么能开方呢?虚数毫无道理,所以它的出现体现了人类心理学上的一种建构。因此,拉康指出:

√-1的符号——在复数理论中被写成i……这是一个竖立起来的器官,象征着人类享乐的地方,作为在欲求意向中一个匮乏的部分。享乐的√-1…..

能把数学书当成毛片看的人,确实是达到了一定境界。

那么科学家对这些“阐释”怎么想的呢?

绝大部分科学家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毫不关心。物理学家并不知道白色分量最轻,数学家也不知道自己的论文里塞满了小弟弟。

但是这么多科学家,总有个把好奇心旺盛的。有位叫索卡尔的物理学家就读了几本大师的著作,发现大师们在山顶上等候自己,心里有点不忿。他就模仿大师们的笔调,写了一篇论文《走向量子引力的超形式的解释学》。听上去有点费解,是吧?要是翻译成咱们好理解的文字,差不多就相当于《论易经中元亨利贞思想对量子力学的深刻指导》。

索卡尔把这篇论文寄给了一份文化研究杂志。大师们一直在指导科学发展,但都是自说自话,可是这次居然是物理学家写的!编辑们欢喜得险些尿炕,马上在重点位置刊发,还加上了声情并茂的推荐,声称这是“专业科学家为他的学科的发展,寻求后现代哲学认同所做出的真诚的尝试”。

大师终于在山顶上等来了科学家。

就在论文刊发的同一天,索卡尔发表了另一篇文章,说自己的论文就是个恶作剧,里面都是些胡言乱语,是自己好不容易搜集来的“有关数学和物理最愚昧的语录”。

有点缺德啊,弄得大师们在山顶上有点下不来台。这就像科学家爬上了山顶,易学大师问他们:“说!你都知道了些啥?”科学家说:“我研究出了地球是空心的!”大师说:“嘿!果然不出老夫所料!易经里早就揭示过地球是空心的。”然后科学家说:“可是后来发现我搞错了。”

大师们说:“嘿!待老夫再料一料!”

 

06

写到这儿,文章已经很长了,该结束了,但是结束之前,我还想解释几句。

“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XX大师们真的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是一位叫做朱清时的科学家说的。他在退休以后,据说是受了南怀瑾大师的启发,投入“量子佛学”的研究,研习功法,修炼真气。

我一直希望朱清时老师是索卡尔式的的人物,在做某个恶作剧。

但是,好几年过去了,看来不是恶作剧,是真的彻悟大道了。

能说什么呢?只能说,科学家也是人啊。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