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01

前两天写了一篇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谈到了黑人的话题。在公号发布的时候,大部分留言都是支持我的,就算是反对我的,说话也还客气。这也不奇怪,公号本身属于粉丝式阅读,阅读者和写作者之间往往有点认同感。讨厌你就不关注你了嘛。

但是在网站平台上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篇文章在平台上发送以后,收到了3000多条留言,很多都在骂我。“原来你是个黑人啊!”“收钱了吧?”“你这么喜欢他们你搬去非洲吧!”“小编故作惊人之语,哗众取宠!”“小编以偏概全,你知道零元购吗?”

我第一次知道,把一个十多亿人口的群体说成“没进化好的猿猴”是全面的、是低调的。不赞成这么说,则是片面的、是哗众取宠的。

当然,这些谩骂未必能反映网友态度的真实比例。发留言毕竟是个麻烦事,赞同者可能也就默默地赞同,反对者往往表达欲更旺盛,麻烦也要凑上去骂两句。这也是人之常情。

但还有些网友更不怕麻烦,甚至给我发私信。

“你这个败类!最恨你这样的伪君子!圣母婊!!你就该滚到非洲去!!!!看看那些人欢迎你不?你怎么不滚???!!!!”

情绪非常饱满,感觉隔着屏幕都能看见这位网友狂颤的扁桃体。

想想还是挺奇怪的。黑人在中国数量很少,而且居住地也相对集中。大部分网友应该都没接触过黑人。有刻板印象不奇怪,但是对一个平时根本接触不到的陌生群体,这些网友为什么态度会如此强烈,以至于扛着这么多感叹号来骂架?

 

02

我读过一本书,叫《偏见的本质》。里面分析了各种社会歧视的成因。其中有一段写的很有意思。

它发现歧视有很强的相关性,就是说歧视某个异类群体的人,往往也很容易歧视另一个异类群体。

有位社会学家做了个实验。他列出了三十二个群体,比如“黑人”、“犹太人”、“天主教徒”、“工会成员”、“赤色分子”(这个实验做于麦卡锡时代早期)等等。同时,他还塞进去了三个虚拟群体,“Damereans”、”Pireneans”和“Wallonians”。接受测试的人并不知道这是虚拟的,他们以为这是三个不知名的少数族群。

测试者让他们依次写出对这些群体的态度。结果显示,歧视存在很强的相关性。比如厌恶黑人和厌恶犹太人,相关性为0.68;厌恶天主教徒和厌恶犹太人,相关性为0.53。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厌恶”Pireneans”和厌恶犹太人,相关性是0.63。

为什么一个厌恶犹太人的测试者,也会厌恶子虚乌有的”Pireneans”人呢?

《偏见的本质》认为:因为这些人就是这种性格。

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刻板偏见,但是有些人会表现得格外强烈,碰到和自己不一样的群体,他们会强烈地排斥。他们也更容易给一个群体下整体判断:“犹太人都是如何如何”,“黑人都是如何如何”。

至于”Pireneans”这个族群为啥也倒霉了呢?因为这个单词在英语里容易让人联想到不好的含义。所以不管那么多,讨厌了再说。

当然,这只是相关性。并不是说讨厌黑人的一定就讨厌犹太人,只是说他们这么做的概率更高。

而且相当的高。

 

03

社会学家的这个说法在咱们这儿成立吗?

我不敢下断言,但是我觉得很有可能。

社会上存在各种各样的歧视。我是一个河南人,对此深有感触。有一阵,人们对河南人的歧视相当严重,一说河南人,就是“偷井盖子的”,“卖假药的”。有次我和朋友吃饭,他对着我骂了半个多小时的河南人,不过最后给我发了一张好人卡,“你看着就一点都不像河南人。”

捧着好人卡,我也并没有觉得很受鼓舞。

除了“河南人”以外,还有很多别的歧视。地域的、城乡的、性别的等等等。比如大金链子的东北人,打老婆的山东人,占便宜没够的凤凰男.......都可以成为歧视的标签。

最近的新闻截图

 

我觉得这种种的歧视是有相关性的。当然,我并不是说,骂黑人是“猴子”的人就会骂河南人偷井盖子,骂河南人偷井盖子的就会骂东北人打架吹牛。上街买菜还要挑挑拣拣呢,谁骂起人来也不会这么一网打尽。但是,它们反映的是同一个心理模式,同一种性格。

那些让我“搬到非洲去”的网友,歧视周围同胞的概率,其实要远远大于我。
 

04

其实,刻板偏见还比较好理解,但是有些人的强烈程度让人吃惊,这已经不再像是歧视,而更像是仇恨。

就像那位用起感叹号跟下痢似的网友,看上去简直是满腔仇恨。他要是能顺着网线爬过来,说不定都会咬我一口。

我就是说了两句他不爱听的话,就算我说错了,也就是说错了而已,至于吗?

我觉得有些人心里好像有股邪火,燃烧着一种莫名的恨意,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不是简单的排斥,而是很不得要毁灭它。

比如说,现在有人一旦犯了错,倒了霉,不少网友简直就像过年似的狂欢,好像这人一辈子翻不过身才解气。最好要饭,饿死才好呢!你说这些人是道德感太强,我是不信的。因为我明显能感受到那种恶意,是针对人而不是针对事的。

对于有刻板观念的人,我也许会和他们争论,但是对这种有无边恶意的人,我只想离他们越远越好,因为我觉得他们心里头好像都藏着一只藏獒,让人恐惧。

 

05

既然从“黑人”这个话题开始,那么还是以此为结束吧。

我做工程师的时候,曾经去美国出差。当时是冬季,再过些日子就是圣诞节了。我住的酒店离公司非很近,走路只要十多分钟,所以我每天都是步行往返。有一天我回去得比较晚,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昏暗,很快就要全黑了。空中飘着雪,大簇大簇地落在地上,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这里是郊区,两边没有商店,道路上没有行人,只偶尔会开过一两辆车。空气冷的干爽,脚下的雪柔软厚实,独自行走的感觉其实满好。

有辆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司机落下玻璃,问我:“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呀。”

他说:“没遇上什么麻烦?”

往返这条道路的人都开车。在雪夜里,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路上,在他们看来,可能是件非常诡异的怪事。

我摇头说:“我只是回酒店而已。”

他看了看我,似乎在掂量我的处境。他说:“需要我载你一程吗?或者,我这里有手机,你可以用它拨打911。警察会来帮你。”

我说:“非常感谢。但我确实没有遇上麻烦。”

他点了点头,发动汽车向前驰去。但是开了一百来米,他又停了下来。等我走到车旁,他伸出脑袋,再次确认:“Are  you sure?”

我说:“我很确定。再次感谢。”

他点头说:“OK。Good luck!”然后开走了。

我上班的地方是公司聚集区,我猜想他来自于那里的某个公司。当然,说到这儿,你多半也能猜到,他是黑人。

他确实是黑人,而且非常黑。

 

06

从这件事,当然无法对黑人做出任何整体结论。我完全可能碰见一个抢劫我的黑人,我也完全可能碰见一个辱骂“中国佬”的黑人。

我只能说,善意就像恶意一样,可能存在于任何一个族群,任何一个地域。

每个人都会归属于这样那样的群体,人们会属于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地域,不同的阶层,不停的性别。但是这些归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些人的心属于白天,而有些人则属于黑夜。


 



推荐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