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一篇长文,帮你理清阿以冲突

押沙龙:一篇长文,帮你理清阿以冲突

我上篇文章里提到了阿以冲突,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老实讲,我以前一直是倾向于以色列的。因为以色列给人的感觉更文明,而巴勒斯坦方面似乎老是在折腾,搞各种各样的袭击。但是查了各种资料之后,我的态度有所变化。我发现,很难说某一方是完全正确,而另一方是完全错误的。
 
如果你是以色列人,你几乎一定会认为以色列是对的;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你也一定会认为巴勒斯坦是对的。而且无论是哪种情况,你都能举出很好的理由。
 
所以,我尽量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勾勒出一个阿以冲突的轮廓线,也尽量把双方的理由都表述出来,让大家自己做判断。
 
01 源头
 
简单说起来,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巴勒斯坦是犹太人的故土。在罗马帝国时期,他们被驱逐出来了,流亡了将近2000年。后来犹太人提出一个复国主张,希望在老家重建以色列国。巴勒斯坦是英国殖民地,英国人也同意了。
 
结果麻烦就来了。
 
犹太人涌进来的太多了,比英国预料的要多得多。多到了一定程度,他们就和当地人产生了很深的矛盾。英国试图搞平衡政策,左边打犹太人一巴掌,右边踢巴勒斯坦人一脚,结果把两边都得罪了。
 
二战结束以后,犹太人也要独立,巴勒斯坦人也要独立,两边都要英国滚蛋。而且犹太人态度更坚决。他们制造了多起恐怖活动,绞死英国士兵、炸毁英国军官俱乐部等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大卫王酒店爆炸案”。
 
英国人查获了一批以色列秘密组织的文件,把它们带到了大卫王酒店。以色列的恐怖组织就把酒店给炸了,炸死了92人,大多数是平民。我们都听说过的大人物贝京,就是策划爆炸案的总首领。
爆炸后的大卫王酒店
 
我们都说巴勒斯坦人喜欢搞恐怖活动,实际上在一开始,以色列人搞得更厉害。要说起来,很多以色列大政治家都是当年的恐怖分子。只不过到了后来,以色列占据军事优势,不需要搞这些恐怖活动了。
 
关于大卫王酒店爆炸案,值得多说两句。以色列组织在爆炸发生前给酒店发出过警告,让他们疏散。可是接线员没理这茬。六十年以后,以色列官方为“大卫王酒店爆炸案”开过纪念会议,会议的匾额上写着“因为英国人才知道的原因,酒店没有疏散”,好像这一切全是英国人的错。最近以色列轰炸加沙的时候,往往提前打个电话,也算是延续了这个风格。
 
英国人当时更恨以色列,觉得犹太人比巴勒斯坦人更坏。英国本土老百姓甚至组织游行,打出标语:“希特勒竟然是对的!”折腾到最后,英国不愿夹在中间当受气包了。它一心只想逃离这块该死的殖民地,就决定撤军,把巴勒斯坦问题提交给了联合国。
 
联合国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建立联邦国家,让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和平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鉴于双方矛盾之深,这个想法完全不切实际。所以它选择了第二个方案:分治。也就是说,建立两个国家,一个是以色列,一个是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
 
这也就是著名的的联合国181号决议。
 
美国、苏联都投了赞成票,英国投了弃权,再也不趟这个浑水了。
 
所有的阿拉伯国家都投了反对票。
 
02 建国
 
181号决议偏向以色列。大家看看地图就知道:
耶路撒冷是国际共管区
 
当时以色列人口是60万,阿拉伯人口却有120万,比犹太人多了一倍。可是他们只得到了43%的土地。当然,土地质量不同,不能一概而论。那么我们看看人口:
在阿拉伯人领土上,只有一万犹太人。在以色列国领土上,却有40万阿拉伯人。这说明很多阿拉伯社区被划给了以色列。
 
我前几天看过某个公号文章,说181号决议案偏向巴勒斯坦:你看,阿拉伯人在自己国家占人口绝对优势,可犹太人在以色列国却只占微弱人口优势,“这难道不说明分治计划有利于巴勒斯坦么”?
 
傻到这种程度,还要写公号文章,文章下面还要开打赏,我觉得这就属于诈骗了。
 
那联合国为什么偏向以色列呢?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情况确实复杂。人们混居在一起,划分边界从来都是麻烦事,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另一方面,犹太人发言权更大。他们遍布全世界,有关系有人脉,外加能言善辩,有点像城里人。而巴勒斯坦人,连出过远门的都很少,有点像乡下人。打官司的时候,乡下人当然说不过西装革履的城里人。
 
巴勒斯坦人确实在土地上吃了亏。但把吃亏不吃亏先放在一边,我们先思考一个道义问题:把这块土地划分为两个国家,在本质上来说到底对不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直到现在,双方还在吵。
 
按照阿拉伯人的想法,这里本来是我们的土地,你们是移民,是客人,凭什么在我们的土地上建国?
 
按照犹太人的想法,这怎么就是你们的土地?两千年前,这可是我们的老家,你们才是后来搬进来的移民,你们才是客人。我们要回到故土,有什么不对?
 
这两个想法其实都有问题。犹太人追溯古代历史,我们不能说这样一定不对,但确实很危险。历史经不起这么往上倒。都要这么往上倒历史的话,天下可就大乱了。再说,真要追溯历史的话,犹太人以前也是赶走了迦南人,才占领了这里啊。历史本来就变动不定,我们要把它的哪一个瞬间固化下来,作为后来的领土依据呢?
 
事实上,大家只能尊重现实。现状才是政治解决方案的出发点。所以犹太人的想法,是有问题的。但换个角度看,我们不说历史,就说现实。在巴勒斯坦有60万犹太人也是现实;他们无法和阿拉伯人共处也是现实;在1947年以前,世界上也从未有过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也是现实。
 
所以,犹太人的想法固然有问题,巴勒斯坦人想法也同样有问题。181号决议在分配方案上不公平,但在分治的思路上并没有错。
 
但扪心自问,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你会接受这个分配方案么?
 
03 第一次中东战争
 
巴勒斯坦人坚决不接受。
 
以色列倒是接受,但是它要把境内的阿拉伯人全部赶出去,全盘占领联合国分配给它的国土。要地不要人。
 
英国人还没撤走,双方就打起来了。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暴力活动,双方都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没有哪一方是清白的。但是以色列人力量占优,所以他们制造的暴力更多。而且以色列有意制造恐怖气氛,好把境内的阿拉伯人都吓跑。
 
英国撤走的第二天,正规战争就爆发了,这就是第一次中东战争。外部国家开始介入了。埃及、叙利亚、约旦、伊拉克、黎巴嫩组成五国联军,要彻底铲除以色列。五国联军!听上去很吓人。其实它们加起来也就几万人,还没以色列的士兵多。以色列把联军打得一败涂地。因此,1948年就被阿拉伯人铭记为“纳可巴”——大灾难之年。
 
打完这一仗,几十万巴勒斯坦人变成了难民,而且它的领土也变小了。原来联合国划给他们43%的土地,现在变成22%了。
青色的部分都丢掉了
 
说到这儿,我们再停下来思考一下。
 
我们会认为在这一阶段,哪一方是对的,哪一方是错的呢?
 
按照巴勒斯坦人的想法,就算联合国分配给你了土地,可没让你驱逐阿拉伯人啊!你怎么可以把那么多人从他们的家园赶出来呢?那些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也没向你开战啊。而且,联合国分给我们43%的土地,已经很不公平了,现在又变成了22%,这还有天理么?
 
按照以色列的想法,制造难民怎么了?你们要是打赢了,对我们说不定更狠呢。你们进攻我,我还要把战争中获得的领土还给你们?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我们的国土如此狭小,没有战略纵深,你们又亡我之心不死,我当然要占领这些土地。
 
如果我们站在第三方的立场呢?
 
那我们会认为:以色列的主要过错在于大规模驱逐境内的阿拉伯人,阿拉伯人的过错在于试图摧毁以色列国。他们都严重违背了联合国181号决议。
 
但问题是这两个过错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先后,也没有因果关系。不是说你要摧毁我,所以我驱逐阿拉伯人;或者因为你驱逐了阿拉伯人,所以我要摧毁你。
 
事实上,族群冲突大部分都是这样,仇恨彼此刺激,螺旋上升,很难说清“谁开了第一枪”,也很难说哪个过错是第一因。
 
04 六日战争和巴解组织
 
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后,双方的格局没有发生太大变化。阿拉伯人占有22%的巴勒斯坦土地,几十万难民流落四方。这种状况保持了将近二十年,然后在1967年爆发了六日战争。
 
以色列vs埃及、叙利亚、约旦联军。
 
这一次以色列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比第一次中东战争打得还漂亮。一天之内干翻了对方的空军,六天之内干翻了对方的陆军。经过这场战争,阿拉伯人剩下的那22%的领土也丢掉了。整个巴勒斯坦全部被以色列占领。在以色列人看来,这叫“先撩者贱”,22%的领土是他们的战利品。
 
巴勒斯坦人的领土经历了这样的变化:
 
43%(联合国181号决议)——22%(第一次中东战争)——0%(六日战争),越打越惨。
大家可能见过这张。但这张还不完全准确,在第三张和第四张之间,还应该插上一张图,巴勒斯坦一片全白。
 
经过六日战争之后,阿拉伯国家对巴勒斯坦问题开始灰心了。原来,这个事儿就像阿拉伯世界的圣杯。谁能消灭以色列,光复巴勒斯坦,谁就是阿拉伯世界的第一英雄。可现在大家渐渐觉得,活着比当英雄更重要。后来还爆发过赎罪日战争,但那就不再是为了光复什么巴勒斯坦了。埃及彻底死心,在1980年还和以色列建交了。
 
现在要解决问题,只能靠巴勒斯坦人自己了。
 
于是,巴解组织开始占据舞台中心。
 
巴解组织有很多派别,其中最强大的是“法塔赫”,它的领导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阿拉法特。但除法塔赫以外,还有“人阵”“民阵”好多武装力量,所以有些事情虽然是巴解干的,但未必都能算到阿拉法特头上(虽然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六日战争之后,巴解组织开始大规模组织境外袭击。比如1970年的瑞士航空客机爆炸案、连环劫机案,1972年的慕尼黑惨案等等。这些袭击在七十年代初达到了高潮,后来慢慢减少。这些袭击不再局限于针对以色列人,而是扩展到了整个西方世界,而且受害者大多是平民。这是巴解组织历史上最大的污点。
 
他们这么做,是出于精明的考虑。六日战争之后,形势已经很清楚了,靠军事力量不可能打败以色列,唯一的办法就是国际世界的干预。但怎么吸引国际世界的注意呢?光靠卖惨,时间长了也没人理。那么就搞这些袭击,吸引眼球,让世界舆论焦点回到巴勒斯坦问题上来。
 
这样对巴勒斯坦的形象确实很不好啊。但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它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了。直到后来组织做大了,要再国际上出头露面,才开始注意形象,有意识地洗白。
 
但是,巴解组织太张扬,到处树敌。它的总部本来在约旦,但后来和约旦政府闹翻,打了一场“黑九月战争”,被赶出了约旦。它就搬到了黎巴嫩,结果又引发了黎巴嫩内战,以色列大军入侵,它又退到了突尼斯。在周围国家看来,它几乎像是一个灾星。所以,它也是颠沛流离,日子过的很疲惫。
 
到了1987年,巴解组织又发生了一个大变化。当时,巴勒斯坦被占领区发生一次大起义,持续了好几年,死了两千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崛起了一个新组织:哈马斯。
 
哈马斯也属于巴解组织,但它跟法塔赫不一样。首先,法塔赫是世俗组织,对宗教兴趣不大,但是哈马斯的宗教色彩很重,虽然没有塔利班那么原教旨,但也够瞧的了。其次,哈马斯态度更极端。法塔赫吃了这么多年瘪以后,已经打算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了。但是哈马斯还是打算摧毁以色列。当然,它也没说要赶尽杀绝,把犹太人都赶到海里去。它是说事情应该掉个个儿。我们当统治者,管理你们,监督你们,派军队搜你们的身。
这个有点像《魔戒》里萨鲁曼的人,就是哈马斯当年的精神领袖亚辛,后来被以色列用导弹炸死了
 
哈马斯和法塔赫内斗得很厉害。在哈马斯看来,法塔赫是汉奸;在法塔赫看来,哈马斯是疯子。后来,双方决裂过又和解过,现在加沙地带就归哈马斯控制,而约旦河西岸主要归法塔赫控制。
 
05 奥斯陆大转折
 
巴以问题从1967年不死不活地又拖了二十多年。到了1994年,出现了大转折:在国际社会斡旋下,以色列和巴解组织达成和解,签订了《奥斯陆协议》。
 
这个协议相当复杂。如果简单地说,大致就是这样:巴解组织和以色列互相承认;巴解组织只打算要回六日战争前的那22%领土。43%什么的就算了。以色列对此原则上同意。那22%的领土包括互不接壤的两部分,一个是约旦河西岸,一个是加沙地带。以色列归还加沙地带,至于约旦河西岸,它归还零零星星的一部分,剩下的再议。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展,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双方公开承认对方的合法地位,不再以铲除对方为目的。巴解组织回到了巴勒斯坦,拿回了一部分土地,建立了自己的政府机构, 退到1994年以前,这完全难以想象。
拉宾和阿拉法特能握手,这比我和李子旸老师拥抱更让人震惊
 
《奥斯陆协议》没执行好。当然,就算再没执行好也很了不起了。没执行好的主要原因是后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变强硬了。
 
在以色列方面,拉宾被刺杀了。新上台的总理没有那么大的威望,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政治家来说,显得温和有时候比显得极端需要更大的勇气。带头喊打喊杀,老百姓爱听。对敌人做让步,则很容易被骂成叛国贼。
 
在巴勒斯坦方面,也有同样的问题。阿拉法特也面临巨大压力,真的很有可能被刺杀掉。克林顿劝他谈判的时候,阿拉法特就说“你希望参加我的葬礼吗?”所以,他也越来越强硬。
 
双方都指责对方破坏《奥斯陆协议》。巴勒斯坦说:以色列人说是要归还土地,却在约旦河西岸不停修建犹太人定居点!他们还掐我们的水源!这是违反协议的!也是违反国际法的!说是土地换和平,没有土地,我们为什么要和平?!
 
以色列说:巴勒斯坦人还在不停搞恐怖袭击!光是在1996年2月到3月,哈马斯就在公交车上炸死了我们将近六十人!这是严重违反协议的!说是土地换和平,没有和平,我们为什么要交出土地?!
 
它们双方的指责都有根据。而且这两个过错也是相对独立进行的,最多是彼此刺激螺旋上升,并没有明确的因果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态度只能由立场决定了。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一定会忽视恐怖袭击问题,更强调定居点问题;如果你是以色列人,则一定会淡化定居点问题,而更强调恐怖袭击问题。
 
人与人的感情,并不相通。
 
2000年,双方在美国戴维营做了最后一次重要谈判。客观地讲,这次谈判很有诚意。双方都给出了自己能给出的最高价码,但还是达不成妥协,谈判破裂了。从那以后,双方再也没有进行重大谈判,一僵持就是二十来年。
 
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暴力事件: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加沙内战、2014年保护边界行动、2018年的美国大使馆事件、2019年加沙冲突等等,一直到最近的阿以冲突。有些自媒体文章说特朗普有安阿以的妙计,可惜下台了。可惜这是胡说。
 
这些暴力冲突都遵循差不多的模式。双方产生某种摩擦,然后某一方发起进攻,然后冲突升级,最后的结果都是万变不离其宗:以色列死了L人,发动猛烈攻击,打死N名哈马斯武装分子,外加M名平民。一般来说,M>N>L。
 
在以色列人看来,这种事情就这幅漫画所示:
我们可以说这幅漫画反映的现象是真实的。但问题是: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巴勒斯坦人支持哈马斯呢?他们难道是受虐狂么?
 
那倒不是。这就牵涉到立场问题了。
 
要理解他们的心态,我们就需要换位思考。站在他们的角度看,除了这种打法以外,还有什么别的作战方式么?以色列占据绝对的军事优势,哈马斯如果挺身而出,站在人民前面,对以色列人说:“来,向我开火!”好,以色列军队就会很方便地开火,哈马斯马上就会被团灭。加沙地带也就失去了抵抗武装。
 
当然有很多巴勒斯坦人讨厌哈马斯,但是支持他们的也大有人在。在他们的眼里,弱小者的战争不都是这样的么?二战时期,欧洲的地下抵抗组织也是这么做的啊。
 
我并非是为哈马斯辩护,而只是向大家说明对方的想法。至于是否接受这种逻辑,那就是大家自己做判断。
 
06 巴勒斯坦现状
 
下面说说巴勒斯坦的现状。
 
巴勒斯坦分成两块,一块是约旦河西岸,由法塔赫控制;一块是加沙地带,有哈马斯控制。
巴勒斯坦国地图
 
先说约旦河西岸,就是地图右上红绿相间的那一块儿。这是巴勒斯坦国的主体,占地五千多平方公里,大约是中国一个地级市的辖区面积。其中40%归巴勒斯坦控制(就是红色部分),60%归以色列控制(绿色部分)。这儿的人口包括近300万巴勒斯坦人,还有47万犹太人。
 
约旦河西岸不算太穷。人均GDP大约有四千多美元,和邻居约旦大致持平。老百姓生活还过得去,但是有强烈的屈辱感,觉得不公平。就拿水源来说,以色列控制了主要水源,犹太人定居点的人均供水量有时候是巴勒斯坦邻居的20倍。这当然会引发不满。而且像这样的场面,换上谁恐怕都难免会有点屈辱感吧。
但是相对来说,这儿的老百姓态度还不是太激烈。
 
至于加沙那就是另一个样子。加沙地带就是地图左下方那个深红的一小块儿。它的面积365平方公里,比中国一般的县辖区还要小。但是它的人口有210万,快赶上约旦河西岸了。人均GDP只有一千多美元,百分之六十是贫困人口,失业率超过一半。穷得是不能再穷了。
 
以色列从加沙撤离了,这里没有犹太定居点,街上也没有以色列士兵。但是以色列把加沙四面封锁住了,连领空带领海都被以色列控制。加沙地带的贫穷跟这种封锁有直接关系。联合国做过一份报告,说如果以色列不封锁它,这里的贫困率有可能降低到15%。
 
这么看以色列是不是很坏啊?但是以色列也有自己的理由:加沙地带由哈马斯控制,是发动袭击的大本营。比如最近铁穹系统拦截的那些火箭弹,都是从这里发射的。我不封锁它,它走私军火怎么办?它派人越过边界发动袭击怎么办?
 
这样一来,是不是罪过都在哈马斯头上?但是哈马斯为什么能崛起?就是因为加沙地带的老百姓本身就极度仇恨以色列。它只是这个仇恨链条中的一个环节。更多的仇恨带来了更严厉的封锁,而更严厉的封锁又触发了更强烈的仇恨。这就是一条尾巴咬着脑袋的环形蛇。
 
站在以色列人的角度看,加沙地带顽梗不化,真是可恶至极,不封锁行么?站在巴勒斯坦人的角度看,以色列人残酷封锁,完全是伤天害理,不反击行么?
 
我们如果身处局中,恐怕也会如此反应。
 
07 到底在争什么?
 
最后再说一点,为什么阿以冲突这么难以解决?撇开仇恨不谈,他们具体再争什么?
 
双方都有极端分子,认为应该把对方完全驱逐出去,或者变成二等公民。但就算撇开这些极端分子,光谈双方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也很难达成共识。
 
他们有几个最关键的争执点:
 
首先是领土问题。
 
巴勒斯坦人想要全部收回那22%的领土,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而以色列对此有很多细节上的争议,每个争议都牵涉到成千上万的居民,价码很难谈拢。
 
而更麻烦的问题是耶路撒冷。
 
对双方来说,耶路撒冷都是圣地,而圣地中的圣地就是圣殿山。按以色列的说法,当初所罗门神庙就建立在神殿山上,可两千年过去了,现在那里已经盖了阿克萨清真寺,只给犹太人留下一段哭墙。
一开始,联合国把这里划成了两个耶路撒冷,一东一西。西边归以色列,东边归巴勒斯坦。但实际上没这么简单,比如阿克萨清真寺周围已经有了好多犹太社区,难道把这些人都赶走?以色列人绝不会答应。但你说把圣殿山交给以色列?巴勒斯坦人能跟你拼命。这是非常头疼的问题。
 
此外还有定居点问题。
 
犹太人在约旦河西岸建立了很多定居点。那里有大约50万人口。如果把约旦河西岸完全交回去,这些犹太人怎么办?留在那里和巴勒斯坦邻居一起安居乐业?可能么?
 
此外还有难民问题。
 
在巴勒斯坦国境之外,还有几百万巴勒斯坦难民。按照法理来说,他们现在都是巴勒斯坦国的合法公民,希望回到老家。但怎么接纳这些难民?约旦河西岸装不下,而以色列又不要。让他们放弃“返回权”?哪个巴勒斯坦领导有这个权力代表他们放弃呢?如果不放弃,这个合约该怎么签?
 
这些问题都很难谈判,易地而处,如果换成我们是巴勒斯坦人或者以色列人,我们也都很难妥协。任何一个领导人做出重大让步,都可能被本国老百姓骂成卖国贼。
 
我们可能会简单化地认为:把哈马斯拿掉就好了。其实情况没这么简单。哈马斯很可能是个巨大负面因素,但拿掉他们也不能解决现存问题。
 
按照梅厄夫人的话说:“我们放下武器,就会灭亡,而你们放下武器,就会和平”。事情真的是这样么?如果巴勒斯坦人放弃一切抵抗,犹太人定居点的修建会停止么?那几百万难民可以返回么?东耶路撒冷会交还给巴勒斯坦国么?和平可能确实会和平,但未必是对方愿意接受的和平。
 
但如果站在以色列人的角度看,事情又会是另外一个版本。这就像我以前在文章里说的,人们在科技上取得了巨大进步,越来越向神的境界接近。可是在处理这种政治问题上,人们还保留着猿人的本能。
 
道理我们都懂,但情感上我们就是不接受。换位思考违反我们的生物本能。在各种理由里,我们永远会重视对我们更有利的理由,而忽视对我们不利的理由。我们永远不可能真的和敌人共情。这是进化刻在我们基因上的东西。我们难以摆脱。
 
但这并不意味着问题完全无解。当年的《奥斯陆协议》就是一个进步,未来也许可以复制这样的妥协。如果双方都拥有享有极大道德感召力的领导人,比当年的拉宾和阿拉法特还要权威。那么他们有可能不怕被骂成“卖国贼”,达成最终的妥协。但不得不说,这个概率极低。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靠时间去磨,磨到双方都筋疲力尽,磨到所有难民都遗忘故土,磨到双方都咽下所有的委屈,认为太太平平活下去就是最大的成就。
 
按照历史经验,第二种方法可能更现实一些。但是这需要漫长的时间,血还要慢慢地、细细地流淌几十年,甚至可能上百年。



推荐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