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昨天看了《周处除三害》,今天随便说两句吧。

说起来,这个片子整体制作还是不错的,值得回票价。但因为看电影之前刷了几篇评论,对它的期望值过高,所以看后还是有点失望。要说当黑色喜剧片看,那它不够幽默,要说当纯爽片看,那它又不够爽。要拿它当一个严肃电影来看,那么至少在我看来,它的观念表达又有严重问题。

那么,它到底是不是一个有所寄托的严肃电影呢?

我觉得是。

导演/编剧肯定不是想拍一个“黑吃黑”的爽剧,还是想表达一些观念的,否则就不会在邪教方面这么浓墨重彩,也不会在片子里安排蛇、鸽、猪之类的隐喻,更不会选择《周处除三害》这么个名字。导演想拍的应该不是一个爽片,而是一个寓言,里面有善与恶的考量。陈桂林在诛杀二害的时候,充斥着伸张正义的英雄色彩,他也因此得到精神上的救赎。观众感到“爽”,其实主要也是被这种“恶人受罚”、“正义昭彰”的情绪打动。

但是,正是这种英雄式的正义感让我很不舒服。

这个电影看下来,有两个地方最让我有本能的反感。

第一个地方,是陈桂林漫不经心地杀死“香港仔”手下的镜头。一棍子(我没看清是什么)插进下巴,给捅死了。

这种镜头如果放在《教父》这种电影里,根本没有什么,黑道互杀而已,谁也不会往是非对错上去想。但是放在《周处除三害》里,感觉就不一样了,因为下面就是陈桂林救小美的剧情。陈桂林体贴,善良,保护弱小,拯救无辜。那么,他捅死“香港仔”手下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被捅死的“香港仔”手下做恶了么?电影里没明确交代,反而重点渲染了他被“香港仔”欺负的剧情。他不合时宜地笑了笑,然后就被“香港仔”一啤酒瓶接一啤酒瓶地往脑袋上砸。要说起来,他跟小美一样,也是被“香港仔”践踏的对象。

当然,我们可以说,再被老大欺负,作为马仔,肯定要干坏事啊,肯定死有余辜啊。那么我们又怎么知道小美就没干过坏事呢?我们又怎么知道那个马仔背后没有一段心酸的故事呢?陈桂林只观察了短短一个夜晚,就能判断出孰恶孰善,谁该救谁该杀吗?

我们总是会幻想出一个替天行道的人,明辨是非,奋不顾身地救好人,同时又眼睛眨都不眨地杀坏人。但是,在善与恶的连续光谱上,有这样能轻易明辨是非的勇者吗?一个杀陌生人(“香港仔”的手下)如割鸡切草的人,会那么善良体贴地救一个陌生人(小美)吗?一个对他者生命如此漫不经心的人,会对另一个他者生命又如此关怀呵护吗?在现实中,陈桂林这样的人要是不顺手把小美强奸了,已经算是很自制了。

当然,我们可以说《周处除三害》这无非是弱者的幻想。但是,这种“菩萨心肠,雷霆手段”的侠客式幻想对弱者本身就是危险的。

第二个我本能感到反感的地方,是整个电影的高潮,也就是陈桂林在邪教大杀四方的那一段。这一段是剧中最大的爽点,但是我看的时候,却觉得恐怖乖戾。

要说起来,那个邪教剧情本身拍得是蛮好的,是电影的精华所在。尤其是林禄和念叨的那些鸡汤,什么“一无所有不是很好吗”,确实把这个邪教刻画得很形象,也很本土。那些邪教信徒,看着也确实可恨。但是,可恨归可恨,陈桂林逐个枪杀教众的镜头,还是过于惊悚。而配上那种“伸张正义”的英雄感以后,就不止是惊悚,还有另一种邪恶在里面。

那些信徒顽固,冷血,但他们罪不至死。从电影里来看,真正知道内幕,手上沾着人命的,只是林禄和的几个心腹骨干。其他人就是被洗脑后的愚昧。他们确实一起高喊“杀!杀!杀!”但是他们毕竟没有真的拿刀去杀。他们可恨,但可恨就该被无差别屠杀吗?

有人可能会说,陈桂林给了他们选择,要么死,要么走。他们选择了走,求仁得仁又何怨。但是在我看来,陈桂林没有权利让人做出这个选择,这个选择本身就是让人惊怖的。

我这么想,可能跟我读过的一些历史有关。中世纪的时候,有些城市爆发反犹运动,他们给犹太人的选择就是这样。在德国的沃尔姆斯,人们挖了大坑,然后让犹太人选择。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问:你是放弃你的信仰,还是被活埋?有人选择了放弃,大部分人则选择了被活埋。然后他们就一个个被活埋了。有人跳进去,然后又爬出来,宣布放弃信仰。这个细节也很像陈桂林手枪卡壳后,那些被指着的人选择逃跑。

当然,我们会说:犹太人的信仰和林禄和的邪教不一样。确实如此。但是在当时基督徒看来,两者并没有分别。他们也深信犹太人杀害婴孩,向撒旦献祭啊。那些犹太人不断死灰复燃,和陈桂林杀死林禄和后音乐重又响起,也没什么分别啊。如果我们接受林禄和的血洗邪教,他们为什么不能血洗犹太人呢?

《周处除三害》里,那些愚昧的信徒大喊“杀!杀!杀!”,看上去确实可恨到了极点。但是我在法拉奇的书里,也看到过类似的场景,哪个国家我就不说了,总之是在某个国家,万人体育场里公开处决同性恋,在场的所有人都在高喊“杀死他们!杀死他们!”那么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外国版的陈桂林,在那个体育场里来个万人血洗呢?

有些观念确实是恶的,有些人被这些观念洗脑后确实是可恨的,但在历史上这是反复发生、不断发生的事情。以前有,将来还会有。只要人类还是人类,恐怕就会一直有。人类的愚蠢漫无尽头。但是,如果拿着枪指着别人“不要被洗脑,否则我毙了你!”,那么这种行为就是另一种恶,另一种洗脑,是铺在人类愚蠢之路上的另一块砖头。

我知道,“把这帮混蛋全部消灭,然后一切就干干净净了”,这是一种诱人的想法。这么想确实很有快感,但是这种快感从来不会有好结果。

当然,看了这篇文章后,肯定有人会说:这就是一个爽片而已,你这是上纲上线。但是,就像我在前面说的,我不觉得导演是在拍一个单纯的爽片,他是有所表达、有所诉求的。真正的爽片里,是非对错是被虚置的,或者说是不重要的。谁会在《两杆大烟枪》《杀死比尔》这种电影里做什么道德判断呢?看着过瘾也就是了。但是《周处除三害》明显做了道德判断,把正义和邪恶放到另一个非常核心的位置。它的“爽”,不是建立在血浆四飞上的生理性的“爽”,而是建立在正义战胜邪恶上的道德性的“爽”。这个时候,又怎能以“爽片”为借口,不让人去质疑其中隐含的道德意义呢?

它确实能够勾起我们心中一些隐秘的快感,这种快感里当然有合理的成分,但是,也隐藏着难以言说的恶意。

 

话题:



0

推荐

押沙龙

押沙龙

352篇文章 9天前更新

电子工程师,青年学者,作品有《晋朝另类历史:出轨的王朝》。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