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理工男的世界,你们不懂

理工男的世界,你们不懂

本文系两个月前旧文。

这些天被翟欣欣的事件刷屏了,翟欣欣火起来了,就连我的智能输入都认识她了。我刚才刚敲进去zhxx,输入法就体贴地跳出“翟欣欣”来。我特意搜了相关新闻和微博来看,发现关于苏享茂的webphone公司,现在网上好像还有争议,细节现在还搞不清楚,但是从现有的信息看,不管webphone是不是有问题,至少在感情方面,苏享茂真的是个老实人。

而且对我来说,被逼死的那个苏享茂,那个形象实在太熟悉了,就是一副的典型理工男的样子。

我就是个理工男,我学了六年半的电子学科,然后当了十多年的工程师。我刚毕业的那些年,也是苏享茂这个打扮。我不知道是不是全国理工男都商量好了,一起穿格子衬衣,背双肩包。反正这幅打扮非常流行。

我当年的风格就是这样。

我背的双肩包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嗯,其实比这个还要丑一点……..)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像谢耳朵一样斜跨个电脑包:


      当时正处于求偶期,所以格子衬衣喜欢穿花的,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有时候还要把下摆扎进腰里,然后再配上一条直筒牛仔裤,一双磨砂皮的鞋子:
 

从来没有人说我土,因为周围的人差不多都跟我一样土,所以我穿上这一身行头,顾盼自雄,觉得自己潮得不像话。

土成这个样子,撩妹当然是有点困难的。何况在大学里头,一个班里最多三四个女生,也无妹可撩,所以典型理工男的恋爱史往往很贫乏,摸个小手都脸红。

当然理工男里也有很多混的极好的人精,甚至还有一些渣男,我就亲眼目睹过这样的渣男。但是那些一心扑在技术上的死宅理工男,有时你简直想象不出他们的情商能低到什么程度。

我有位研究生同学,追过邻班的一位女生。那位女生要过生日,他说要送她礼物。小姑娘说哎呀不要不要。他说哎呀一定要送。小姑娘想了想说那也不要花钱了,送个你平时喜欢的小物件就行了?

他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最喜欢电子芯片,就把电子芯片穿成一个项链送给了小姑娘。你们知道那个时候的电子芯片什么样么?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这叫双列直插芯片。

你能想象小姑娘脖子上挂个这玩意串成的项链吗?走到街上,那要比沙僧的人骨头项链还要拉风啊,连上导线电池,脖子上都能跑程序。

还有一次,我同学带着老婆孩子到我们宿舍玩儿(因为研究生有在职的,所以是有老婆孩子的)。大家跟嫂子打完招呼,夸了几句孩子,都是些常见的口水话,“孩子多大啊”,“长得真可爱”之类的。

然后有人逗孩子:“来,真乖,叫叔叔!”

孩子就叫:“叔叔好!”

叫了几个叔叔以后,我们宿舍的一个奇葩走上来了,也想逗下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张嘴来个:“来,真乖,叫爸爸!”

屋子里马上沉默了。

孩子看着他,没说话。

我们都没好意思看当妈的表情。

过了几秒钟,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那个奇葩又说:“来,叫爸爸,给糖吃!”

可是屋子里也没糖啊!

我谈恋爱的时候也挺土的。苏享茂是通过世纪佳缘找的女朋友,我倒没有去过世纪佳缘,但和太太也是相亲认识的,我以前还写过一篇文章做纪念。我相亲的经历

那是我花格子衬衣扎腰里的年代。年纪轻轻的也不会搞什么浪漫,大家知道我比较擅长和人吵架,也能想得出来损人的词儿。有特长就要施展嘛,我就略微施展了一下,结果被照肚子上打了一拳,以后就放弃了这个技能。我喜欢看笑话,喜欢听笑话,攒了一肚子笑话,就跟女朋友讲笑话,这个技能效果比较好,至少不会挨打。当然主要还是聊天,聊了各种天,但真的没说过什么特别浪漫的话。

这倒不是没词儿,还是理工宅男的本能压制了这些词儿。

我会写文章,当时就会。谈了大半年恋爱后,她要参加单位的一次演讲,她有演讲技巧但不会写演讲稿子,想在网上抄一篇稿子算了,我自告奋勇说我给你写一篇吧!

她绝望地看看我:你?写演讲稿?!唉,那你就写吧。

我写了演讲稿,她拿去参加比赛,然后得了第一名。

比赛完了,她很吃惊地说:你这不也会拽词儿吗?怎么平时一句也拽不出来?

我自豪地想: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因为我是理工宅男!

我们庆祝节日的方式,不是看月亮看大海什么的,而是吃。每次节日都是吃得饱饱的,我媳妇也很满意。只有纪念我们认识一周年的时候,我带她吃了一次豪华西餐馆子,吃的本来也还好,后来结账的时候花了八百多块钱,她回去路上就抱怨胃疼。

杂七杂八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说说理工男吧。

说到理工男,理工男当然有各种各样的。有些人只是偶然学了理工科,而也有些人却真的是不通人情世故的技术宅。我虽然不知道苏享茂是如何经营公司的,但是我从直觉上觉得,他骨子里应该就是一个技术宅,否则他也不会这样脆弱地死掉。这样的人未必不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他们往往有超强的专注力和忍耐力,只要选对行业和路径,他们甚至可能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但是不管他们取得什么样的商业成功,他们骨子里的底色可能还是那样的一个双肩包男,看见喜欢的姑娘有点脸红,接上一个吻就以为是真爱。

他的问题出在哪里呢?我觉得很可能是时机有点关系。在他在还没有机会碰到假爱情的时候,他没来得及熟悉真爱情,这样当他有机会碰到假爱情的时候,他就没有能力鉴别出来。他和翟欣欣本来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该聚在一起。但是,他怎么能知道呢?

就像我穿花格子衬衣的时候,我怎么知道巴黎人不那么穿呢?

于是,他从一个理工男变成了一个猎物。

———————————

苹果用户打赏二维码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