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新中产也抛不开的凡俗

新中产也抛不开的凡俗

 
前些天我写过一篇文章《我来北京的日子》,里面谈到了当初我买房的事情。因为不懂,所以买的很仓促。 记得那是第一次知道建筑面积和使用面积居然会差出百分之二三十,震惊坏了。也只想着这个房子步行五分钟就有一个大菜市场,挨边还有个公交站呢!但是其他因素就完全都没有考虑过了。还有小区设施的问题……我们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所以现在地面上停的乱七八糟的都是车,还有狗。我不知道小区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狗,为什么这些狗又都喜欢凑在我家楼下叫。有一条黄狗最可恶,它好像在小区狗群里特别有号召力,叫一嗓子,能带动一批狗跟着叫。我有轻度神经衰弱,所以经常被它吵醒,吵醒后就睡不着。我曾经在淘宝上买过一个喇叭,跟这条狗对骂,但是没什么效果。我在网上跟不少人对骂过,但其实我觉得他们都没这条狗可恶。以及后续的孩子上学的问题,当时连婚还没结,根本就没考虑过周围学校的问题。
 
回想起来,当时更多想的就是要有个住的地方。买房子之前,我租过好几处房子,那个时候确实是有焦虑感。租房确实给人带来巨大的不安全感。我被迫搬过两次家,一次是房主要把房子腾出来有急用,一次是和中介闹翻了。当时我们是两个年轻人,折腾也就折腾了,但是我当时就想象不出来,等我们有孩子了怎么办?每次我坐到搬家公司的车上,就会有一种焦灼之感。我买了房子之后,生活确实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最重要的变化是有了一种安定感。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我第一次对北京产生归属感是SARS之后,而我第一次在这个城市里产生安定感是在买了房子之后。当然,就像我在前面说的,这个房子买的还是有诸多问题,如果回过头来选择的话,我是不会这么挑选的。不过当时买房者确实普遍不太成熟,和现在这个时代不完全一样。
 
我们真的就是一群凡俗的人啊,有凡俗人的苦恼,凡俗人的追求。
 
正因为这种切身感受,这么多年我在微博上也好,微信上也好,从来没有嘲笑过中国人的置业冲动。
 
 
最近看到一个关于新中产的有意思的报告,这个词儿好像是吴晓波提出来的。在我们那个年代应该还没出现所谓的新中产人群。中产者是有的,但还没有形成一个成气候的阶层,当时的中产者身上,往往有一种比较憨厚的世界观,他们活在一个剧烈变动的世界里,但骨子里其实默认这个世界是不变的。就像我以前的一个老板,别看他是在外企管理层工作,天天也是“Tom,别忘了准备明天town hall上的presentation”,但这个中产脑海里还是个村里肉头户的观念。等他攒够了钱后,第一件事不是投资理财,当然也不是辞了职环游世界,寻找诗与远方,而是抢在年前把所有房贷提前还清,因为“欠别人钱心里头发慌”。
 
而新中产却不一样,不会以 “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大欢喜境界为目标,也不会像我那样,提着菜篮子一头扎进车和狗的海洋。坦率说一句,他们真的比我们当年精明多了。
 
新中产有54%是80后,财产标准大约是净收入(除去各项开支的家庭净收入)10万-50万,或者可投资资产20万-500万。这两拨人群大致各占一半多,而且两者之间有交叉。大家可以按照这个标准去估算一下,看自己属不属于这个人群。在消费习惯方面,新中产们注重服务品质、注重性价比、注重效率、偏好线体验。比如说他们购买一项服务的时候,会考虑关于很多品质方面的因素,做性价上的对比。而且他们也习惯了线上消费,也养成了搜集大量资料,对产品做对比的习惯。
 
如今这帮人就是买房子的中坚力量。确实并非所有年轻人都适合置业,但是这些新中产阶层的确是合适的人群,而且他们也确实喜欢置业。
 
为什么呢?
 
你会说这是中国人传统观念的问题。中国人就是喜欢置业,就是喜欢买房子。不光是中国人,东亚文化圈都有这个传统。但是我觉得这个不是主要问题,而是里面有很多现实的考量。
 
因为没有房产的话,现实中确实存在巨大的麻烦。中国现实环境决定了你没有房产的话,很难真正融入一个城市。对你来说,这个城市可能就是封闭的。你没有办法真正去布置自己的家,没有办法去添置大件的家具,没有办法给孩子有稳定感,甚至没有办法让他们去接受正常的教育。
 
这个确实是很残酷,让人产生焦虑感,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就是大规模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分,现在中国城市化只有百分之五十多,它最终肯定会成长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还只是处在这个时代的中间环节上,一眼望去,还看不到这个时代终结的迹象。这个时代给了我们更多的机会,就像我现在看到人们的生活,是我小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的,我看到的现在人们的活力,也是我小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的。但是这个机会背后就是这种残酷的焦虑。
 
据统计,72.2%的新中产看好购房是缓解焦虑的首选,用买房压力,对冲其他生活焦虑。所以,这些新中产拼命挣钱、拼命置业,又有什么奇怪的呢?他们无非是要在这个进程里占据一个自己的位置,无非是要融入一个城市。同时,他们还需要一份摸得着,看得见的资产储备。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说过类似的话:等我老了,就把北京的房子卖了,换个安静的地方去养老。不管他们会不会真这么做,但他们确实是把它当成资产储备,来抵御未来的风险。它未必非常安全,但跟手中的存款比,跟股市的股票比,它终究还是更安全更保守的资产。
 
那些早已获得财务自由的成功人士,经常会告诉我们这是愚昧,应该拿这些钱去开阔眼界,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其实不是别人愚昧,而是他们已经体会不到凡人烟火里的苦恼。
 
也许他们有他们的天命,而俗人有俗人的烦恼。
 
 
我的看法也很简单。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那么很简单,你的问题是提升自己的赚钱能力,但是如果你有了足够的钱,你确实可以考虑拿它买房子。我从刚到北京的时候,就听过无数人告诉我相反的结论,我家里也给我打过电话表示反对。当时我没有听。放在今天,我还是不会听。就像我之前说的,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来说,购房问题就像是人们口中房间里的大象。
 
一群人自有一群人的生活智慧,在苦苦的买房子的过程中,新中产们利用自己生活中练就的智慧和技能,让买房也变得更加有品质,他们会充分利用互联网上的资源,在百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先在线上浏览一圈有用的房产信息,避免了像我买房子后遇到的那些与狗对骂的糟心事。更重要的是,精打细算的他们,会在保证买房品质的前提下,时刻观望买房的时机,一旦遇到好的机会,就会果断下手,让买房也能省下不少花销。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