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俄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从苏联解体,到现在所谓的“普京大帝”,这一段时间俄国发生的事情乱糟糟的,有些事大家可能模模糊糊知道,但没有个脉络。今天就来简单梳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看看俄国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专家,说的也都是个人观点,只能给大家做个参考。
提醒一句:文章很长。
 
 
说到俄国的现在,当然就得从苏联解体说起。
 
苏联解体这件事,放在历史上看,是个极其罕见的奇迹。当然,帝国解体并不奇怪,但很少有像苏联这样自杀的。
 
苏联解体背后当然有很多因素,比如经济停滞,人民不满等等,但它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戈尔巴乔夫。没有戈尔巴乔夫,苏联不可能解体,至少不可能在二十世纪解体。它很可能一直活到现在。
 
 
戈尔巴乔夫对局势有严重的误判。
 
他虽然是一把手,却似乎不理解苏联权力的真相。他好像真的相信自己的那套说辞,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权力基础就是苏共。关于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这里不能说太多。总之,他领导了一次大规模自杀。
 
除了戈尔巴乔夫以外,苏联解体还跟两件事有密切关系。
 
第一件事是加盟国制度。
 
这个制度是列宁时代的偶然性安排,带了点理想主义的色彩。加盟国在理论上被赋予了很大的自治权利,甚至还有退出苏联的权利。当时这个权利是纯理论性的。列宁斯大林时代,谁真敢把这个权利当真呢?
 
可是这就是一个分裂的种子。它确实是象征性的,但它毕竟是一个制度性安排。当莫斯科的权威跌落时,大家就会捡起这个制度。
 
如果没有这种制度性安排,苏联会不会解体?很可能不会。民族矛盾当然是有的。但是除了波罗的海三国以外,苏联的民族矛盾远远没有大家事后想象的那么严重。你看阿列克谢耶维奇对人们采访,绝大部分人都说在八十年代中期以前,大家都认为自己是苏联人,对民族属性并不敏感。
 
但是,光是这个还不足以让苏联彻底解体。当时很多加盟国确实寻求独立,但大多倾向于维持联盟这个框架。当时它们已经在戈尔巴乔夫谈判细节了。
 
那个时候大家对未来都很模糊,又充满了憧憬,一旦形成一个明确的制度安排,很可能就能依靠惯性维持下去。这个是苏联最后的存活窗口期。它是可以幸存下来的。但是819事件忽然爆发了。保守派发动政变,软禁了戈尔巴乔夫,最后还是靠叶利钦他们,把政变给挫败了。
 
这件事不光让戈尔巴乔夫威信扫地,而且让苏联本身也威信扫地,形成了彻底的权力真空,打乱了这个过程。现在,谁也不愿意和戈尔巴乔夫谈判了。
 
最后推动苏联解体的,是乌克兰。
 
其实无论是美国,还是叶利钦,一开始都不愿意让苏联真正解体。美国害怕苏联解体,来个大混乱,最后核武器流散,出现一场大噩梦。它希望苏联衰弱,但不解体。当时的总统是老布什,他力挺戈尔巴乔夫,讨厌叶利钦,更反对乌克兰独立。他跑到乌克兰演讲的时候,明确反对乌克兰独立,因为这个,乌克兰裔的美国人还抗议游行。
 
至于叶利钦,他也觉得俄罗斯人这么多年打下的帝国,在自己手里解体有点不好交代。他努力游说过乌克兰领导人,想要搞个新联盟,但是乌克兰人断然拒绝。叶利钦也就同意了。最后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领导人偷偷摸摸开了个明斯克会议,苏联就这么解体了。
 
克格勃建议把这三个造反的头头就地抓起来。这三个头头自己也害怕,会议开着开着,叶利钦就说:等等,戈尔巴乔夫不会来逮咱们吧?
 
戈尔巴乔夫没有逮他们。没有逮是对的。逮容易,逮了以后怎么办?戈尔巴乔夫背后已经没有党派了,也没有什么支持力量了。
 
苏联就这么解体了。戈尔巴乔夫最后最关心的事儿,是自己的养老金。他跟叶利钦叨叨叨地打电话,要落实自己的养老金。叶利钦说:那么多大事要处理,哪有功夫仔细商量这个?!
 
可这个时候,对戈尔巴乔夫来说,最大的事儿就是养老金了。
 
 
叶利钦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身上有很大的潜力,一碰到危机时刻,就显得光彩夺目,非常厉害。他经历过好几次大危机,每次都发挥地很好,把局势扭转回来。但是一旦危机过去,他就是个非常差的统治者。而且最糟糕的是,他是个大酒鬼。
 
叶利钦错失过很多机会,最后造成了严重后果。
 
俄国刚成立的时候,全国上下众志成城。叶利钦的威望也高到顶点,这个时候没有阻力,正该借助这个时机,把一些基本制度、政治架构确定下来。
 
回过头看,他应该首先处理三件事:
 
重新选举总统和议会。目前的总统和议会都是苏联时期遗留的,建国后应该重新选举,反正叶利钦百分百当选,没有任何风险,这样选举可以解决合法性问题。
但是他没做。
 
制定一个新宪法,确定总统和议会的权限。俄国到底该是一个总统制国家,还是一个议会制国家?总统有没有权利解散议会提前选举?议会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弹劾总统?等等等等。当时叶利钦和议会正处于蜜月期,关系好的蜜里调油,制定这一个宪法规则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没做。
 
最后,他也没有建立一个总统党。也就是说,总统叶利钦其实是一个无党派人士。总统和政党之间没有明确的关系,这个对俄罗斯政治来说,是个不祥的开端。
 
叶利钦当时是太乐观了,觉得他和议会的好关系会一直维持下去,而且他想集中力量搞经济改革,这些事情他觉得可以缓一缓。
 
 
这就要谈到经济改革了。大家都知道,俄国搞了休克疗法。好多人把俄国经济的问题归咎到休克疗法上。这个说法有道理,但不完全准确。
 
休克疗法确实有问题。苏联原来的工业体系是一个个超大型工厂,彼此之间靠计划调度,民间经济很不发达,这个情况下搞休克疗法,当然会打乱原来的经济运转。
 
而且,计划经济转到市场经济,本来就是个很痛苦的过程。中国这样和缓的改革,还碰到过90年代的下岗危机,社会出现了尖锐的矛盾,何况像俄国这样快速转型呢?过程一定是个痛苦的。
 
但是东欧国家也有搞休克疗法的,长期来看经济恢复的也不差。像没有搞休克疗法的白俄罗斯,现在经济反而是一塌糊涂。所以休克疗法本身不一定就是坏的。关键是俄国执行的不好。
 
它有点三心二意,一会休克,一会儿吊瓶。财政本来是紧缩,然后发现导致经济狂跌,然后又超发货币,超发完了发现通货膨胀太厉害,然后又紧缩。这样反而延长了这个痛苦的过程。
 
休克疗法引发了总统和议会之间的矛盾。议会要求扩大预算,维持福利政策,反对盖达尔的休克疗法。这样,会很快就和总统吵起来了。在正常情况下,这种矛盾本来也可以解决,但问题是没有一个宪法框架来调节。总统和议会之间如何分权,这是一个空白。空白带来不确定性。双方都觉得对方要害自己。
 
结果在1993年彻底闹翻。
 
叶利钦下令解散议会,重新选举。议会宣布废黜总统,选出鲁茨科伊当新总统。双方都说对方违宪,都说对方不是新俄国选出来的,都是苏联遗留的怪胎,没有啥合法性。最后动用了武力。议会先动手,占领了一些机构,叶利钦反击,炮轰议会占据的白宫。
 
这是俄罗斯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对后来政治走向影响极大。
 
 
 
事件之后,叶利钦匆匆制定了一个宪法,然后通过了全民公决。这是俄罗斯建国后的第二件大事。
 
这个宪法种下了俄国政局不稳的种子。
 
新宪法制定了强总统制,杜马议会的权力非常有限。总统可以解散议会,提前大选,而议会却极难弹劾总统。而且它的具体规定助长了一种奇特的政党制度,这个制度既不是两党制,也不是真正的多党制,有点像法国的制度,但又有很大差异。在俄国,有时几乎说不清政党的作用。比如叶利钦当了两届总统,依旧是无党派人士。政党和政治的联系被割裂了。
 
当时叶利钦曾经动过念头,通过修改选举法,学美国搞两党制,但是后来他改变了注意。如果他真改了,俄国政局现在很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也就是在1993年之后,俄国开始了进一步的崩坏。私有制越来越变成寡头瓜分公共财产的狂欢。几十亿美元的东西,可能几百万美元就搞到手了。犯罪和暴力也越来越厉害。到处有黑帮分子,到处有流氓大亨。
 
俄国有点陷入无政府状态。
 
这跟叶利钦有直接关系。他把俄罗斯定义成了强总统国家,但他本身却不强势。
 
他性格上比较冲动,没有进行行政细节控制的兴趣,而且他还身体太坏,还酗酒。他喝大酒和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很多国事访问的时候都是醉醺醺的,有时候要从飞机上被抬下来。他跑到美国演讲,有时候都醉的前言不搭后语。身体当然就喝坏了嘛,心脏搭桥,喘不上气,虚弱的要死,这就是病夫治国。
 
 
1996年的时候,总统要大选了。
 
叶利钦的支持率是5%左右。低的吓死人。这个时候叶利钦在危急时刻的潜力又发挥出来了,他重振精神,开始参选。他最大的优势其实不是自己,而是在于对手。他的对手是久加诺夫。俄共。叶利钦把这次选举变成了要不要走回头路的一次公投。
 
七大寡头都来支持他,往他身上倾泻资源。老百姓也犹豫了。虽然叶利钦个人的支持率只有5%,但是叶利钦路线的支持率却能占一半。简单地说,你让老百姓说要不要叶利钦,只有5%的人说要。但你要是说要叶利钦还是久加诺夫,可能就有一半的人说还是要叶利钦吧。
 
结果这次选举叶利钦赢了。这次选举中间有不公平,有作弊,但总体来说并不是被操纵的结果。
 
这是俄罗斯建国后的第三件大事。
 
在叶利钦的第二个任期,他更加被寡头和亲信包围,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叶利钦身体越来越坏,对治国的兴趣已经不大了。
 
他越来越像1991年的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后来最大的兴趣是谈自己的养老金,叶利钦最大的兴趣是给自己捞一个下台后免于被追究责任的特赦书。最后他选择了普京。
 
 
普京刚一上台,就给他送去了这个特赦书。
 
 
普京能上台,依靠两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俄国的政党政治太弱了。除了久加诺夫那样的人物以外,议会政党很难退出一个强有力的候选人。这就给了在任总统很大的方便。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第二次车臣战争。
 
1999年,在大选前夕,车臣恐怖分子一连搞了四次爆炸事件,炸死了将近300人。当时的总理普京宣布发动第二次车臣战争,很快他就成了一个铁腕英雄,在民间的支持率飙升。
 
但是,有人在质疑这次恐怖袭击到底是谁策划的,因为它有很多疑点。为此甚至还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但是这个委员会里两名成员被暗杀,第三个成员死于交通事故。这个事情真相如何,现在很难讲了。
 
无论如何,这是俄罗斯建国后的第四件大事。
 
第五件大事则是普京收拾寡头,建立强权。
 
很多人都觉得寡头这么快就被收拾了,普京好厉害啊。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俄罗斯本来就是一个强总统制的国家。寡头在总统面前,完全不堪一击。叶利钦想收拾寡头也能收拾。
 
他有一次就对寡头发脾气说:你要是再嘚瑟,我就把你们都弄到离俄国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去!他之所以没动手,只是因为这个酒鬼兼病人没这个欲望。他觉得有这些寡头帮他办事,觉得很方便嘛。
 
正因为如此,普京很快就收拾了寡头们,但他也很快就培植出了属于自己的寡头,这不过这些寡头更老实,更低调。但是论起贪污腐化的能力,并不必第一代寡头差。
 
普京能成为铁腕总统,并不完全是因为个人能力超强。其实只要叶利钦全力以赴去做,他也可以成为一个普京式的人物,因为俄国的游戏规则太有利于总统了。只是叶利钦的性格和身体状况没让他这么做。
 
普京就把游戏规则里有利于他的都发挥出来了,然后变本加厉。
 
 
他取消许多州长的选举,改为直接任命;他建立了一个总统党,操控杜马选举;他利用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做自己的小金库,他搞了一支类似于冲锋队的青年组织等等等等。
 
一碰到危机,普京第一本能就是祭出车臣战争和民族主义。这成了他对付反对者的最好武器。比如他取消州长选举制,就是拿车臣战争说事:面对恐怖分子的威胁,我们怎么还能瞎选举呢?
 
 
那么经济呢?大家夸奖普京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把经济搞起来了。
 
其实并非如此。
 
普京上台前,俄罗斯经济的休克过程已经结束了。1999年经济已经开始明显探底反弹。那个时候普京刚刚接任总理,什么还没做呢,这个反弹当然不能算到他的账上。
 
俄罗斯经济反弹几乎是个必然的过程。它的剩余生产能力在那儿放着呢,休克过程又把扭曲的供求关系都给熬死了,当然会有所恢复。问题只是恢复的快慢强弱。
 
和其他转轨国家比,俄国现在的经济实在称不上多优秀。普京时代的经济主要还是靠石油和天然气。GDP增长率跟国际石油价格直接挂钩。本质上讲,俄国还是建立在原材料贸易和普遍腐败上的原始经济。说他是大帝,大在哪里呢?
 
普京能站稳脚跟,是赶上了两个好事。
 
第一个好事是油价上涨。叶利钦时代油价十六七美元一桶。普京上台后就是40美元,然后又涨到过一百多美元。
 
第二件好事更根本。那就是叶利钦管的太糟糕了。他病病歪歪地混日子,手里拿着大杀器不知道用,把国家弄得接近于无政府状态了,稍微有点秩序都比原来显得强得多。
 
 
这么着说吧,俄国这几十年历史,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高干,帮了一个心脏搭桥的酒鬼;一个心脏搭桥的酒鬼,帮了一个心狠手辣的克格勃。
 
如果我们溯本追源的往上看,会发现,有些事情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安排好了,那么后来很多严重的事根本不会发生。在窗口期的时候,矛盾还没有浮现,做一些制度性的安排,阻力是很小的。但是在那个时候,往往没有人觉得那是重要的事情。等这个窗口期一过,很多事情就极难挽回。
 
俄国最重要的窗口期是1991年到1993年,之后当然还有机会,那就是在1996年到1999年。但是这两个窗口期都被错过了。
 
从这个角度说,叶利钦对俄国现状负有最大责任。 
 
就是他。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