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罗振宇哪有那么烂?

押沙龙:罗振宇哪有那么烂?

01
 
以前我听过很长一阵《罗辑思维》。
上下班的路上没事干,一开始是听郭德纲。等于谦老师尿也喝了,于老爷子大肠刺身也吃了,实在没啥新内容了,就听听罗振宇讲书。
其实讲的还是挺好的。设计得很精致,语言表达能力也好。但要说有问题没有,当然也有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打出来的口号。
它说:"读书很苦,古代的有钱人明明有一双眼睛,但还要雇人读书。我现在就是替大家读书的。"可实际上,听罗胖的节目并不能代替读书。
 
罗振宇的思维模式其实和我这种公号写手很像。我写公号文章的时候,有一种本能,就是想从复杂的现象中找出一条逻辑链,以简御繁,把论点用最容易被接受的方式传达给读者。这是媒体作者的一种普遍本能。
这种写作方式当然有好处,就是简洁明快,逻辑鲜明,读起来也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它会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损害了丰富性和复杂性。
 
打个比方吧,我上一篇文章是写宋宁宗的当然主要目的是给大家逗个乐,但也算是给大家普及了一点南宋的历史知识。
可你如果真要想了解南宋时代,能靠我这样的公号文章么?当然不行。
你必须认认真真地去读邓广铭、刘子健、寺地遵、陈振、虞初云这些人的书,最好再读读王夫之的《宋论》,否则你没法理解那些复杂的历史背景。
 
02
 
一个学者为啥不花三十分钟做个节目,而是要用一两年的时间写本书呢?
比如哈耶克要为啥要用整整一本《通往奴役之路》,去描述一个好像并不是特别复杂的道理?
为啥罗尔斯要用巨厚的《正义论》去描述无知之幕展开后的理论?
因为他们在思考,在争论,在权衡事情的方方面面。那当然有点繁琐,但真实的思维过程就是这样的。
 
罗胖可能用半个小时,噼里啪啦就把《正义论》的中心思想给划出来了,中间还能穿插两个笑话,让你觉得罗尔斯这个人好萌哎。
但我们小时候都上过语文课,所以我们都知道:划中心思想并不等于读明白了一篇文章。
所以说,罗胖当然有点夸大疗效了。
 
而且在我看来,罗振宇还有一点招人烦的地方。
《罗辑思维》老是说:当然啦,这个事情本身如何并不重要,这个事情的是非曲直对我们并没有意义blahblahblah,我们关心的是从中明白一个道理........
是不是很像我们小时候的语文老师啊?
 
我们真的就是不关心这个事情,而只想从中悟出一种道理吗?
事情真的只是表达道理的一种手段么?
这样总结出的道理真的有用吗?
 
要是你身边真有这么一个欠扁的人,从什么事儿都想悟出一个道理,那真能把你烦死。
那为什么罗振宇还要这么说么?
因为他是个商人嘛。
做的是商业,当然就要抓顾客的痛点,要强调自己和郭德纲的不同,强调罗胖说书和于谦喝尿的区别。
 
03
 
很多人骂罗振宇,说他提供的知识是伪知识。
但这种骂其实也经不起细推敲。《罗辑思维》不能代替读书,但那些听众要是不听《罗辑思维》,难道就真的去会读书吗?
《正义论》五百多页,很厚的啊。《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东一榔头西一斧头,读起来很枯燥的啊。
 
我看过好几篇骂罗振宇的文章。要是从这些文章里看,好像人民群众闲暇时候不看《庆余年》,不听于谦老师喝尿,本来正要读《旧制度和法国大革命》《棉花帝国》《古今自由主义》,一心想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书都打开了,谁料到罗振宇忽然跳出来一勾引"我替你读我替你读",大家就放下《旧制度和法国大革命》,跑去听罗辑思维的简化版。结果堕落了。
问题是:真是这样的么?现实中有这么魔幻的场景么?
就算把罗振宇掐死,恐怕也没几个人读那些大厚书吧!简化版当然是皮毛,但要是没有简化版,他们可能根本就连了解这点皮毛的兴趣都没有。实际上,罗胖可能大大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大家读那些大部头的可能性。
 
罗振宇的节目就像科普书。
科普书都是科学的一点皮毛。读几本科普书,对系统了解物理其实没多大帮助,但反过来说,读一读也没什么坏处,至少能开阔一下眼界。
你要是读了两本《让我告诉你宇宙有多大》,就跑去要跟杨振宁切磋,结果被人家大嘴巴扇出来了,那是活该。但你要是说你没有成为物理学家,就是因为《宇宙有多大》把你的心搞乱了,我觉得这就有点胡赖了。
 
所以,你要说罗振宇那本书讲错了,或者哪个结论下的太武断,这没问题。可以一件事一件事地批评。但你要笼统地他讲的太肤浅太零碎了,不系统不专业,所以可恶,这就没道理了。
其实说起来简单:罗振宇就跟任何一个作者一样,可以听、可以看,但你不能只听他的。你要是只听他的,听完了再抱怨他讲得太片面太肤浅,那是你的问题。
不要说罗振宇,就是用这种态度读王小波,一样会变成傻子。
 
04
 
我觉得还有一件事很奇怪。
 
有文章骂他是"粗俗的利己主义者"。它还举了例子,许知远有次采访罗振宇。大家也知道许知远这个人,提的问题肯定很文青了。
 
 
罗振宇对这个知识分子式的问题表现得颇不耐烦,说:我不关心!
 
他还用了老家的一个词:跑反。罗振宇说这是一个"跑反"的时代。"一个浪头过来了,谁也别管别人,管自己,成为跑的最快的那个。"
 
这个回答有问题么?
我觉得没问题啊。
 
罗振宇从没说自己是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他就是一个文化商人,传输知识和观念,然后从中牟利。这有什么不对的呢?
我和罗振宇的性格差别很大。我太太都说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愤青。我觉得罗振宇的内心深处,对我这种愤青可能确实是有点鄙视的。
但我还是认为:他这个回答没有问题。
 
一个人有权利不关心时代的精神。
一个人有权利在时代浪头过来的时候,只顾自己跑。
 
罗振宇的很多说法我都不同意。比如罗振宇说大家要做现实主义者,不做理想主义者。我不同意这种观点,事实上我也写文章反对过这种观点。但我还是觉得:人们有权利这么想。
我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但多少带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色彩。我的理想中就有一条,那就是:在我的理想世界里,人们有权利不做理想主义者。
 
05
 
可人家就骂了:你一个知识分子,又不是温州外贸老板,怎么能不关心时代精神,怎么能耐说这么自私的话?
罗振宇会说:我从没说自己是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啊。我就是开个得到,想赚点钱啊。
人家会说:放屁!你读那么多书,凭什么还只想赚钱!
看看,读几本书还成罪过了。
 
大家为什么骂"精致的利己主义"?因为那种人像岳不群,嘴上天天说浩然正气,然后阉了自己再粘胡子。这种人可以骂。
但是像何三七那种,我管你什么五岳剑派什么日月神教,我就卖馄饨赚钱,在你楼底下贩卖饥渴。
你可以说他馄饨做的不好,或者实物和海报不符。这没问题。但你总不能拍桌子骂人家是"粗俗的利己主义者"吧?何三七也没说吃了我这碗馄饨,就文成武德,泽被苍生;何三七也没说他卖馄饨是为了救国救民,侠之大者。你骂人家干啥?
 
练过武就得当郭靖啊?
凭什么?
 
成文于2020年1月7日
推荐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