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上一篇文章里,我提到了诗歌。今天就接着谈谈诗。

 

01


前两天发现了一个诗人,叫田彬。

田老师头衔很多:原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国学研究会常务副院长,内蒙古诗词学会顾问等等。但是,他真正出名还是靠“领个大嫂散散步”那首诗。

我估计大家都读过了,我也读了,写得端的是好。没读够,接着在网上找了找,结果发现了不少田老师的诗歌。


我发现田老师对诗歌是有追求的,态度是严肃的。他有贾岛一样的苦吟精神,对字句的锤炼非常注重,有词为证:

夜吟诗

田彬

深夜写诗一首首,案边苦思痴痴久。
抓耳挠腮,来回推敲,
字句真情否?
寒风扫窗户,老伴傍相守。
递过热茶润焦口,
诗笔牵魂走。

而且田老师的觉悟也高,看不惯歪风邪气。外国人的那套乌七八糟的淫乱情人节,就遭到了田老师的批判:

情人节休矣  

田彬
今天情人节,听了不舒畅。
牛织够高尚,梁祝已绝唱。
何來情人节,情滥良变娼。
中国有节日,力挺要提倡。
西方淫乱潮,不可再起浪。

田彬老师的民族气节就在这里。诗人想写淫诗的话,难道一定要写什么西方情人节?祖国传统文化就不能提供素材?

只能让西方淫乱潮起浪?我们东方就不能起浪?

 

当然能。比如在田老师笔下,我们的传统婚礼就是一个很好的素材。

婚礼赞

田 彬
羞送秋波移莲步,
丰乳纤腰银带束。
姗姗而步弥香雾,
朝贺云客魂不附。
娇郎犹如梧桐树,
又如龙凤频频顾。
金洞放下垂廉幕,
鸳鸯戏水欢声出。

田老师写诗的时候自问:诗笔牵魂走,字句真情否?

我的回答是:不用怀疑,字句真情无限!
你想想这个场景:新娘款动莲步,宾客们一见她的丰乳细腰,登时魂不附体;新郎新娘走入婚房后,宾客们侧耳倾听鸳鸯戏水的欢声…….一般人参加婚礼,也就是随个份子吃顿饭的事儿,谁能想到还可以这样骚一把?
所以说,诗人就是要有一双透过帘幕看其本质的慧眼。

读了这首诗,你再看下面这首著名的“领个大嫂散散步”。

一生走尽艰辛路,
退休无忧消闲度。
心间灵感开大悟,
顷刻挥笔诗词赋。
偶尔走出居民户,
领个大嫂散散步。
任你别人咋耻笑,
自慰自乐管不住。

是不是好像就没那么突兀了?

 

02


说到田老师的诗,大家肯定会联想到一个词儿,老干体。
老干体的诗往往都有共同的特点,比如直抒胸臆不喜用典;爱押仄声韵所以有浓重的二人转味道;文体臻于化境,的地得也好、英文字母阿拉伯数字也好,皆可入诗。
古代人学诗,都是靠《笠翁对韵》《杜诗镜诠》之类的书。老干体诗人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教材主要是两本书,一本是《毛主席诗词》,一本是《现代成语大全》。


当年林黛玉教香菱写诗,说:

 

不过是承转启合,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你若真心要学,先把王维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然后是李白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这是林黛玉。要是林老干呢,那就会是另一种说法:

老香,写诗不过是押韵。阿喔鹅衣乌宇昂翁嗯。要是有了好句子,连韵也可以不押的。你若真心要学,先把毛主席的诗词读个四五十首。然后最要紧的是把四字成语记上几百个。最后再把新闻联播、海峡两岸等一看,不出一年功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林老干说的其实很对。按照这个流程,至少能写出四平八稳的老干体诗歌:

天空月儿圆,中华盛世好;时代在鸣笛,巨轮要起航;力争上游奔小康,花好月圆创辉煌。
就这么写,没任何问题。

那田老师的诗为啥出事了呢?就是不够四平八稳,太新奇了。尤其是最后两句:“领个大嫂散散步,自慰自乐管不住”,实在过于野兽派。太平世界,朗朗乾坤,散步的时候怎么能这么干呢?就算于老爷子也不会这么过分啊!
但是大家把手放到心口窝里,问自己一句:你觉得田老师真的是想说那个啥吗?
我觉得真不是。

 

当然,读完《婚礼赞》以后,我对自己的感觉略有怀疑,但是仔细想想,我还是坚持原来的想法:他应该不知道自慰两字啥意思。他想说的可能就是“自我安慰”。
我这个想有两个根据:
第一,我不相信有人这么不要脸。
第二,既然要“自慰自乐”,又何必要带大嫂,这不多余嘛?逻辑上就不通。
所以,我相信田老师是用错词儿了。

老干部写诗一定要谨慎,用用成语,用用社论上的词就行了。社会上的流行词儿,尤其是网络用语,很不适合老干部们用。
我就见过一首老干体诗歌。前面一直在歌颂,后面却忽然来了两句“人民能当家,那才是奇葩”。颂圣颂成了反诗,这是为什么?

就是不懂“奇葩”两个字现在的含义。他肯定是看见大家说奇葩、奇葩,望文生义,觉得肯定是“奇特而美丽的花朵”。他想说:环顾全球,只有咱们中国是真正人民当家作主的,是一束奇特而美丽的花朵。

但是,他写着写着,已经游走在反人民的危险边缘了。

我觉得田老师也是这样。他可能真的不知道自慰是一种模拟鸳鸯戏水的活动,就像那位老干部不知道奇葩是损人的话一样。


也没人给把关。
老干体诗人把诗往朋友圈一发,其他老干部们肯定都点赞:

形象生动,感情真挚。尤其是最后一句“自慰自乐管不住”,写出了老年人的心声!老有所好,老有所乐,好!谁都不服我就服老哥你!
就算给年轻一代看看,估计也是敷衍的居多:写的好,不错!很有意境!老年人就该多动脑,不得老年痴呆!


再说田老师又是个这顾问那主席的,人家更不好说什么了。所以,你看网上当初是这么评价田老师的诗的:

他的诗通俗易懂朗朗上口,里面没有海市蜃楼的浮华;没有诘屈聱牙的故弄玄虚;运用文字有独特的技巧,深邃里透出高雅、通俗里押着韵味,诗句隽秀而豪迈耐人寻味,浓浓的诗情画意把人间百态描写的淋漓尽致,深受读者的追捧、喜爱。
谁好意思说:田老师,你这写的是撸管啊!

 

所以说,老干体诗人背点成语就挺好,千万不要推陈出新,千万不要紧跟时代,尤其不要网络弄潮,否则真的很容易一头扎进粪坑。

就像“多人运动”“雨女无瓜”之类的新词,听听就好,千万不要入诗。不然写个“多人运动虽快乐,时间管理要做好”,可能本意也就是说打麻将的时间不能太长,但是发出来就悲剧。

 

03


写到这儿,我还想起了另外一个老干部。
跟田老师比起来,那可真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干部。
特朗普。
大家不知道吧?特朗普也出诗集了,亚马逊上就有卖的。

 The beautiful poetry of Donald Trump

这首诗集里每一句话都出自特朗普,但并不是他一首首写出来的。一个叫罗伯·西尔斯的作家梳理了特朗普这几年发表过的言论,有些是采访时说的话,有些是推文,然后打乱次序,编成了这一卷诗集,也算是老干诗的巅峰。


诗集里有些是梨花体,比如下面这首:

California does a horrible job
maintaining their forests.
They’re going to have to start doing
a better job or we’re not going
to be paying them. They are doing
a horrible job of maintaining
what they have.

翻译过来就是:

加州护林工作
干的真烂
他们要么好好地
干,要么我们
不付钱。他们护林
护得真烂。


还有野兽派诗歌:

Hot little girl in highschool
I’m a very compassionate person (With a very high IQ)
Just think, in a couple of years, I’ll be dating you
It must be a pretty picture, you dropping to your knees
Come here, I’ll show you how life works10. Please.

翻译过来的话,大致是这样的:

高中辣妹
唐纳德.特朗普
聪明善良我不凡
来年和你把爱谈
跪下身子朝这凑
老唐叫你开开眼

是不是个田老师的诗有一拼?

但是天地良心,特朗普人家也没想过把这几句话这么凑一块儿。

还是美国人太不把干部当领导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诗集的稿费怎么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