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Papi酱挨骂了。
 
  估计大家都看到这个新闻了,所以我就不多说了,大致就是papi酱生了孩子,发了条晒娃微博,结果因为孩子随了父姓,结果被很多人嘲骂,而且骂的真是很难听。
 
 
  这个让人很不舒服。你想想,一个当妈的刚生了孩子,晒个娃而已,也没做错什么,就被这样恶毒地咒骂,我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01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至少是个平权主义者。我从不认为女人和男人有什么本质差别。你不能用性别界定一个人,就像你不能用种族或者阶层来界定一个人。
 
  这个不是基于理论的思考,更多的是出于情感的直觉。我先天性格里有一种平等主义倾向,好像生来就见不得有人嘚瑟,对任何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都有强烈的抵触。所以,我一看见任何“女人应该如何如何,男人应该如何如何”的言论,就会忍不住上去踹两脚。
 
  这种平等主义的背后,可能还有一种更根深蒂固的自由主义倾向。我厌恶一切对人的后天限定,深信人应该有自我选择的权利。
 
  我对姓这个东西什么态度呢?那就是无所谓。
 
  随父姓也好,随母姓也好,还是干脆像于谦老师的父亲那样,非要管自己叫欧阳青松,那都无所谓。人不需要用记号来标识自己的血缘或者归属。
 
  但是,我孩子还是随了我的姓。为什么呢?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一定要找原因的话,可能就是嫌麻烦。怕孩子以后需要给别人解释:不,爹妈没有离婚,随母姓就是一个选择。
 
  如果她以后不嫌麻烦,她愿意随母姓,还是看了网文以后给非要管自己叫慕容雪娜,我内心也不会有任何失落感。
 
  真的是无所谓。
 
  自己的孩子叫什么,也都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我也理解现实的另一面。
 
  为什么不随父姓就会有解释的麻烦?为什么随父姓不需要原因,不需要解释?这当然还是受男权社会的影响。
 
  所以,如果有人建议弱化孩子随父姓的传统,主张让更多的孩子随母姓,我是赞成的。因为我也觉得在生育过程中,母亲的付出确实更大,还容易有产后抑郁。
 
  要是孩子随她的姓,能让人家坐月子的时候开心点,那就随人家的姓呗。是吧?
 
  在公共话题下讨论这个问题,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但问题是:你不能揪住一个具体的人,用这个做理由把人家痛骂一顿。这不是讨论,这就是欺负人啊。
 
  打个比方吧。
 
  结婚的时候女生叫“嫁”,男生叫“娶”。这两个字就有明显的的男权社会的遗留。搁在现代社会里,男生结婚凭什么就叫“取女”?女生结婚凭什么就是“入家”?
 
  如果有人在公共领域内提议修改这两个字,就跟英文里的“marry”一样,男女都用同一个字,这没有问题啊。我很可能会支持。
 
  但是,要是人家小两口结婚。新娘子在仪式上说:我嫁给赵建国,感觉非常幸福!新郎说:我能娶到刘翠花,感觉到更幸福!
 
  这时候一群不要脸的提着粪桶冲到台子上来:
 
  居然用嫁字!你们这驴奴!居然用娶字,你这DIAO癌!
 
  然后一桶大粪泼过去。
 
  那你说,这群货是不是被打死都不冤?
 
02
 
  我觉得有些女权主义者真的让人难以理解。
 
  我记得以前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有些老大妈就有这毛病。平时可能挺好的人,但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红袖箍套胳膊上,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见谁都能数落人家两句。数落你你也不能还嘴,因为人家数落你,是为了五讲四美三热爱。你顶嘴,就是不尊重五讲四美三热爱。
 
  现在网上有些女权主义者就有点像这种老大妈,好像套上了个“女权主义”的红袖章,就能随便数落人家。你咋想的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觉得你是个驴奴!
 
  你要是不说话,说明我骂你骂对了,你就是个驴奴。
 
  你要是顶嘴,那说明你反对我。我是女权主义者,反对我就是反对女权主义,反对女权主义,当然就是驴奴。
 
  所以,你就是驴奴。
 
  这两年女权主义者在中国受歧视,一部分原因确实是男权的打压,但有一部分也真的是女权主义者里头出了一帮精神病,把口碑给弄坏了。
 
  就像以前和我吵过架的的那位女权主义者voiceyaya。
 
  网上有过一张搞笑图片,说是幼儿园让孩子明天都带一条鱼过来观察。人家小孩子都带了一条小金鱼什么的,有个小男孩带了一条宰好的大鲤鱼。
 
  原因也很简单:小孩的奶奶以为幼儿园的食堂要添道菜。
 
就是一个逗乐图片。
 
  结果voiceyaya做了“女权主义”解读:
 
  女孩理解的鱼是个活生生的小动物,男孩理解的是砧板上待宰的一团肉。这种从小造成的性别差异,导致对流浪动物进行救助的、在家里辛苦照顾小动物基本是女性,这对女性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它的背后则是性别不平等的真实存在。
 
  是不是像过去抓阶级斗争?
 
  反动分子放个屁,屁的声调都能暴露出他的反动本质。
 
03
 
  不管什么主义,折腾到这个样子就不是主义,而是精神病了。
 
  要说女权主义,我认为现在中国确实是男权社会,中国的女权确实很落后,误判也真的认为中国确实需要女权主义(至少是平权主义)的洗礼,但是我觉得,中国的女权主义要搞好,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帮泼粪狂给清理掉。
 
  至少也要让大家知道:这帮人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而是一帮简简单单的二逼。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