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大宗师

押沙龙:大宗师

01
 
宗师开悟于黄河。
 
他学过很多年武功,也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宗师遇到了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
打坐,入定,聚气,都解决不了问题。
他也找了很多武林秘籍来学习。尤其是那本《九阳真经》,他翻来覆去读了好多遍,里面的插图他也在脑海里过了无数次。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搞明白:
书里放进去的明明是豆子,怎么一按开关就成了豆浆?
 
书籍解决不了困惑,打坐也突破不了瓶颈,最后还是要靠自己开悟。
宗师开始周游天下。他见过泰山的日出,见过九寨沟的落叶,见过白洋淀的荷花,但都没有找到内心的答案。
他觉得自己可能这一辈子只能停在这个层次了。
 
直到有一天,他来到了黄河边。
当地过河用的船,而是皮筏,船夫用牛皮口袋连成船。非常原始,没有打气筒,就靠人力把口袋吹起来。
船夫努力地吹,太阳穴青筋直冒,但是皮筏子还是迟迟没有鼓起来。
宗师在岸边等着过河。他一边踱步一边观察。
天上的流云在奔腾,身边的黄河在咆哮,不远处皮袋子在缓缓鼓起。宗师看着船夫,心头忽的一动。刹那间,天地宇宙,乾坤万物,都来心头眼底。
宗师蓦然领悟太极两仪、阴阳消长的无上妙诀。此刻他心地清明,再无一丝瑕翳。
他知道自己开悟到了武学的最高真谛。
 
他仰望苍穹,体悟那种感觉。天地真气不断涌入胸中,激荡不休,几乎要爆裂开来。
宗师几个箭步走到船夫跟前,一把把他推开,对着皮口袋吹了起来。充沛的真气从天地到大师胸中,从大师胸中又到皮口袋。不到片刻,皮筏子赫然鼓了起来。
船夫都看呆了。
 
神功已成,而真气还在源源不绝地涌入。
宗师觉得不排出体外,经脉都要被崩断,他对着鼓动真气,对着滚滚河水大喊:
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打败二百斤大汉!
我能唱着歌破裸绞!
几十个民工打我一个人,我展开身法,飘忽不定,把他们全都打发了!
我看你都不看,你都打不进来!打不进来!你信不信?不信我可骂街!
要是三鞭不倒,我当场喝老鼠药!
那真是黄河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牛皮筏顺流直下,在船夫崇敬的目光中,宗师喊了一路,胸口越来越舒畅。
而内力所到,方圆二十里的牛都钻了牛棚。
 
02
 
宗师大成于西域。
 
月圆之夜,中国功夫培训室之巅。
西域无僧欧文花拉布坦与宗师决战。
武僧花拉布坦赤膊挺立,肌肉虬结,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外家功夫练到了极致境界。而宗师身穿太极服,踏着东方乙木之位,两足不丁不八,岳峙渊渟,尽显上乘绝学的风采。
 
在一旁做见证的武师们凑在花拉布坦耳侧,低声做最后的翻译:
It is birthday of this old man in pajama. We want to take a video as birthday gift . you know, make him happy.so……..
宗师身体微曲,徐徐做了一招推手。
 
他看着对面的花拉布坦,严重反露出一丝悲悯之色,当下一声清啸:
他们都告诉你了?你,understand?film,film。I peng peng,you down down。你的,明白?
西域武僧将大拇指和食指环了起来,其他三指微曲,使出一招西域武学中威力无比的“OK指”。
 
宗师插招换式,和武僧交起手来。
宗师缓缓推出一掌,当真是举重若轻,虽然隐含千钧之力,却连一点破风之声都没有,显然是内家功夫已臻至境。
掌力到处,宗师口中轻唤一声:你,down!
 
 
花拉布坦左右环顾了一圈,似乎还在犹豫,但身子由不得他,已经被宗师的掌力笼罩,缓缓蹲下了身子。花拉布坦用手撑着地,目光投向宗师,神志恍惚,颇有疑惑之色。
宗师喝道:孽畜!down!
花拉布坦不再犹豫,知道强弱已判胜负已分,只好收齐胳膊,倒下身子,登时动弹不得。
宗师收回身法,当真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此役之后,宗师之名威震武林,普天之下无不敬仰。
 
03
 
宗师折戟于演武堂。
 
所谓堤高于岸浪必摧之。小人难化之以德,而君子可欺之以方。
宗师掉进了一个圈套。
都说好了,是和一个七十岁的武侠大家交手。
宗师欣然同意。
七十岁了,也就是说差不多有一甲子的功力,武学必然深厚,和这样的人切磋,宗师是欢喜的。他还反复问了是不是确实是七十岁。演武堂说确实是七十岁。
宗师就去了。
 
上场之前,演武堂找宗师谈话。
演武堂问:对七十岁的武学大家,宗师有没有把握?
宗师运起真气,说:你问我有没有把握,那我反问你一句,你知不知道兄弟在英国的时候,打倒了多少人?五年下来,谁摸着过我的一个衣角?二百多斤的大汉,我一个手指头就打倒。你还问我有没有把握?没把握我到这儿来是干啥的?嗯,是干啥的?
演武堂说:那年轻点的,就更不在话下了吧?
宗师说:我跟你说,这次是赶不上了。下次我让你看看,不管多大年纪的,我三鞭下去他不倒,我以后再不练武!
演武堂说:不过我们觉得,您好像更愿意跟岁数大的切磋?
宗师说:没那事儿。谁来都是三鞭倒!我不在乎那个。
演武堂说:那太好了。那位七十岁的武师临时身体犯了病,来不了了。我们找了一个五十岁的,请您指点一下。
宗师圆瞠双目,半晌无语。
 
演武堂上。
对方一拳过来。宗师耿直地躺下,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
如同冰川的冰块坠进了大海
如同森林的橡树倒向了大地
如同天空的牛跌落了尘埃
 
看着都疼。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