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

押沙龙: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

最近爆出了好几条高考冒名顶替的新闻。苟晶,陈春秀,王丽丽,王娜娜……而且看样子很可能这还是冰山一角。

这些事件大家应该多少都知道,我就不多重复了。它们有个特点,就是集中在山东和河南,而且大多发生在90年代到00年代初。

 

我就是豫东人,就在河南和山东交界的地方。

我也是90年代参加的高考。

看到这些新闻,我就在想: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会怎么样?

像我这样只擅长学习、全力以赴去读书的人,如果碰到这样的事,可能整个人生都会被颠覆掉。

 

但是在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想都没想到过。我周围的同学也从来也没想到过。

那么高考顶替的事情在我身边发生过没有?

我不知道。

如果一年前你问我,我会说肯定没有。但看了这些新闻,再回过头来想一想当时的高考结果,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但也很可能没有。

我生活在市里面,在那里做这样的操作确实比较麻烦。但是越到下面的县城,人情网越密集,做事越不规范。

就像这些事件里,做这些坏事的家长也不是什么权势熏天。就是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打几个电话,跑几趟腿,我托你,你托他,事情就那么稀里糊涂办成了。

一个孩子的人生也就被偷走了。

而这个被偷走人生的孩子,往往又都来自最底层,最无助,最没有人脉的家庭。

操作这些事情的人不是什么大人物,其实也是稍有点地位的普通人,可是那些被顶替的孩子,连普通人都算不上。

他们是羊啊!

 

这些被顶替掉的人能怎么办?

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就像王丽丽,2019年8月的时候,她向好几个部门举报了这个情况,但一直没能等到相关部门的调查的任何的结果,反而好几次有人来劝她私了。

 

新闻上说,“东昌府区干部审查科的工作人员对王丽丽说,身份冒用情况基本属实,但查不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王丽丽要求对方出具书面处理结果时,也被断然拒绝。”

所以,最好的途径还是找媒体、上微博,喊冤。

后来老百姓知道了,愤怒了,当事人被处理了。

 

但是我们的注意力就这么多,怎么办?

而且我们的愤怒还不持久,怎么办?

就像跳楼的小朋友缪可馨、河滨中学的袁老师,现在还有多少人提起呢?

很多当事人自救的办法就是要吸引我们的关注,要和我们的忘劲儿赛跑。

 

我在网上看到有人指责苟晶,说她渲染事实,把事儿往戏剧化里弄。她可能根本不是什么尖子生,还有人说她电商做的也不怎么样,完全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个“尖子生被顶替,然后自强不息”的故事。

 

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苟晶的确有可能会渲染自己的经历,增加一些戏剧化的东西。

可是即便她真的渲染了——难道换上我,就不会么?

 

不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就没有人会理会我23年的冤屈,可是你们只关注一个好的story。没有戏剧性的冤屈你们不关注。

如果换成了我,我也会这么做。我还必须抢在你们遗忘之前,时不时抛出一些新的冲突,来提醒你们:不要忘掉我。不要忘掉我。不要忘掉我。

这就是一场赛跑啊。

你让她们有什么办法?

 

那些做了坏事的人,也在赛跑。

他们要远远地在前面跑,能跑多远跑多远,能跑多久跑多久,争取在出最终结果之前,我们把这件事忘掉。

我在网上看过几篇文章,六神磊磊说调查结果千万不能再拖延,严峰说高层应该赶紧派独立调查组。大家都有一种急迫感,就是怕这场赛跑里,不该输的人输了,而不该赢的人,赢了。

 

希望至少这几个星期,明星不要出绯闻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