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张玉环的要求过分不过分?

押沙龙:张玉环的要求过分不过分?

  张玉环的事情最近起了一点变化。

  以前,舆论总的来说是一边倒的:同情张玉环,歌颂宋小女,就连“遭俞豺狼”的李国庆都挤进来唱赞歌。当然,也有少数奇葩在说坏话,但很少获得支持。

  在8月14日,事情起了变化。

  张玉环向当地政府提出四点要求:1. 给一家九口农村土地安置;2. 我的医保、社保、低保,以及目前租住房子的房租;3. 老家房子已塌,重建房屋;4. 给两个儿子安排一份工作。

  2、3两条,当地政府答应了。1、4两条没答应。

  而且不光当地政府没答应,不少网友也说“张玉环过分了”,有的话说的还很难听。

  那么过分不过分呢?

  今天我看了“呦呦鹿鸣”公号里的一篇文章张玉环过分了吗?他就认为张玉环一点不过分,谁说张玉环过分,谁心眼就有点儿脏。

  那些听说张玉环可能得到几百万元就心生妒忌口出恶言的人,实在是难称为人。因为他们不懂得自由的宝贵,也不会珍惜自己所拥有的自由。

  这篇文章说的原则是对的,但没搞清楚大部分人的想法。

  为什么张玉环这次有点众矢之的的味道?不是因为赔偿金索要的太多。当然有嫌多的。但大部分人心眼没那么脏。即便他索赔的不是700万,而是1400万,也不会因此招来这么多责难。

  不是钱的事儿。

  问题出在“安排工作”这个要求上。几乎所有责难张玉环的言论,都是首先拿这个要求开刀。

  呦呦鹿鸣的那篇文章里说:至于给儿子安排工作,我们今天实际社会运作中,身边不少工作本就有安排性质,为什么就不允许张玉环提出来呢?

  是啊,为什么呢?

  我觉得原因很简单:这种事情现实中大量存在,但大家还是认为不正确。

  市场经济搞了这么多年以后,大家已经不接受安排工作这种事情了。

  你得到一份工作,应该靠你的能力,怎么能靠“安排”呢?

  安排到哪儿?只能是事业单位或者国企。要是上纲上线点说,这些岗位属于“国之公器”,应该唯才是用,怎么能够拿来照顾人呢?

  当然,现实中大量存在这样的事情,但放到明面上,大家还是不接受。张玉环的事情如此轰动,整个事件都被放在探照灯下,任何不合理的细节都会被凸显。这是舆论的正常反应。

  其实,安排工作这种事情,大家也不是都不接受。

  比如法律规定,可以给烈士子女安排工作。这件事情就无人反对。无人反对是因为烈士占据的道德位置实在太高了,就算大家隐隐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头,也没有人敢反对。而反观张玉环,他再受委屈,到底不是烈士,活蹦乱跳在那里替要求,大家自然就会不高兴。

  给烈士子女安排工作,是一种特殊的制度安排。很多国家是没有的。就拿美国来说。美国给阵亡士兵的抚恤金高得惊人,家属一次性可以拿到差不多一百万美元,每个月还能接着领补贴。但是美国不给烈士子女解决工作。事实上,它也没有途径去安排。

  各个国家的具体情况不同,当然不能说咱们就要学美国的这一套。但是必须承认:这种安排更符合市场化经济,也更符合大部中国人的道德直觉,那就是:可以拿钱来补偿你,不能拿工作来补偿你。

  呦呦鹿鸣说:

  道理就这么简单:如果张玉环提这样四点要求也得到广泛的批评,那么,谁知道将来的主角会是谁呢?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对张玉环的要求心生反感,不是人心的堕落,其实是大家的观念有了进步。

  由于张玉环的判刑,孩子的童年缺失了父亲,收到了歧视,生长道路非常艰苦,当然应该得到补偿。张玉环要求的补偿金里,其实多少就包含这一部分。大部分人对此都没意见。

  但是大家反对用“工作”来补偿他。

  每个岗位都有每个岗位的意义。工作不是慈善,它应该靠能力来获取。

  经过市场经济几十年的洗礼,大部分中国人心中都有了这种观念。即便这种观念一次次被现实打脸,但有了这种观念,就是未来进步的种子。

  我觉得张玉环的这个要求是过分的,但大家也不能因此责备张玉环。

  他在1993年被逮捕的。那个时候国家给安排工作是非常合理的事情。工厂子弟还能“接班”呢。为什么国家不能安排工作?但是时代变了。张玉环现在公开提出这样的要求,本身就说明了他不理解这个时代。

  如果他私下里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他这样在风口浪尖上公开提出,当地政府当然不会同意,如果同意了网友也会骂的。

  27年了。他和这个时代的舆情脱节了。但这也不是他的错啊。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