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外卖骑手:这并不是一个简单地剥削和压榨的故事

押沙龙|外卖骑手:这并不是一个简单地剥削和压榨的故事

01

  这两天,人物杂志的一篇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屏了。

  这篇文章写得确实很好,采访的内容很扎实,切入点也好,看了让人感触很深。我在读这篇文章之前,也不清楚外卖骑手面临的这些巨大压力。

  但是《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把外卖骑手的各种困境都写到了,但就是有一件事没写到,那就是:既然这样,这些骑手为什么还要干这行?

  点击查看源网页

  超时扣费。

  奇葩顾客。

  交通危险。

  冰冷系统设计出来的疯狂压力。

  收入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高。

  真的是很苦。那么,骑手为什么还要干这行?

  这当然是一个“何不食肉糜”的回答,为答案大家其实也知道:很多其他的行业可能更苦、收入更低。

  这话听上去有点无情,但这就是事实。

  就像富士康的工人,被机器驱赶着无休止地工作,比送外卖更枯燥更单调,整个青春就断送在传送带上,活得像机器人一样,也挣不到多少钱。

  前几天我还读到过一篇写卡车货运司机的报道,真的是很苦。夫妻两个人搭档,把孩子扔给家里的老人,没日没夜的开,经常被罚款,路上还要提防偷油的。要论收入,也没多少钱,平时不舍得吃不舍得喝的。

  像这样的深度报道有很多,每次我看了都有好一阵不舒服。但看多了就会有一种感觉,这不单纯是某个行业的问题。这次美团骑手被放到舆论焦点里,我们会觉得这些人好苦,好难啊。如果舆论聚光灯换一个焦点,我们又会觉得另一批人好苦,好难啊。

  事实是,现在有好多好多人过得很苦,过得很难。外卖骑手并不是其中最苦最难的。

  为什么那些骑手还要干这行?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你不做,有的是人要做。

  中国有一个庞大的低收入人群。这是最根本的答案。

02

  前一段说中国有六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很多人(包括我)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因为这好像不太符合我们的生活经验。这就是因为中国的阶层分化,彼此之间是隔膜的。哪怕在网络上,你都很难接触到其他阶层的人。

  我曾经在微博上做过一次收入调查,8600多人投了票。其中83%的人月收入在三千元以上,11%的人收入在3万元以上。这是关注我的人群,收入明显高于平均水平。换句话说,特别穷的人,也不太会关注我。他们可能会觉得我的话题特别无聊。

  你看,阶层分化甚至反映在虚拟世界里。

  所以,很多人往往意识不到中国有那么多穷人。他们不是不发声,不过他们发出的声音你听不到。同样,你发的声音他们也听不到。

  这多少也解答了另一个问题,就是我对网络生态的困惑。

  我经常很奇怪,为什么我觉得那么重要的问题,他们居然一点都不在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隔膜。困扰他们的大问题,和困扰我的大问题,不是同一个问题。我在意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太抽象太不着边际;而他们在意的东西,我往往又缺乏切实的体验。

  知道和体验毕竟是两回事。

  这个庞大的低收入人群,给中产阶层提供了很大的生活便利。

  如果拿同样的收入,中国中产者会比美国中产者更舒服,因为咱们的服务行业真的是很便宜。我在外企工作的时候,就曾经跟美国同事聊过这个问题。做按摩对美国工程师来说,就是比较奢侈的事情。

  年轻的美国工程师大多也请不起育儿保姆。有一个工程师告诉我,以前他太太就在家里带孩子。因为他们夫妻算了账,发现请保姆还不如自己带孩子划算。后来他太太很幸运,找到了一份高薪工作,工资是保姆的两倍!这样她就出来工作了。

  当时我家里就请着一位住家保姆。我的工资差不多是她的六七倍。

  这种便利最近在逐渐减少。

  对于中国工程师来说,保姆也越来越请不起。再比如说,以前更换旧家具很容易,随便找个人就给你扛走了,还能给你点钱。现在往往你是需要花钱让人家搬,人家还不一定乐意。我就为换家具犯过愁。因为人工费比十年前已经提高了很多。

  这就是一种进步。

  因以前那种便利是不正常的,是病态的。

03

  说回到外卖骑手的问题。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里说的那些困境,是无良企业造成的么?

  企业当然有责任。

  就拿交通事故来说,企业会说:我没有让骑手们违反交通规则啊!这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但是系统定的时间那么紧,不违规怎么能做到呢?那么严厉的奖惩措施,就是逼着骑手们闯红灯,逼着骑手们逆行。

  但如果把问题再往下问呢?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如果外卖企业把每单时间拉长,骑手按照正常节奏去送,那么每天能送的单数就会减少,骑手的收入就会下降。

  如果提高每单的价格,保证每位骑手送餐数量减少,但收入不变,又会怎么样呢?

  那就会导致市场萎缩,需求下降;同时,其他行业的打工者涌入这个行业,劳动力供给上升。

  最终,市场还是会调整回来。

  因为中国有一个庞大的低收入人群啊。

  有它做基础,市场规律就会这么运转。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压榨和剥削的故事。

  要真的改变这一切,只能靠减少低收入人群,靠经济发展,靠一点点地改善分配模式。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

  在我看来,强制遵守交通规则还是必须的。外卖系统还是需要做调整,不能单纯为了效率,而牺牲外卖骑手的安全。

  这里存在两个理由。

  首先,尊重人的生命是文明社会的准则。更何况,这里存在外部效用,影响到了局外的路人。

  其次,有些外卖骑手为了多赚钱,即便系统不逼着他们闯红灯,他们为了抢单可能还是会这么做。这是一种恶性竞争。后台系统即便不能阻止这种竞争,至少也不能鼓励这种竞争以从中渔利。毕竟也有很多骑手宁愿少拿点钱,也不会冒这个险。而现在的系统强迫他们卷入了这种恶性竞争。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多一点善意。

  下雨天,或者高峰期,能延长时间就给人延长点时间;无心的过失不要太计较;不要提太多不合理的要求,什么要求画佩奇什么给笑脸,那都是弱智行为。

  也不用说什么善良,什么同情。说白了,就是你是个人,他也是个人,大家用人与人之间的正常方式打交道。不用刻意的体谅,也不用自己感动自己的滥情。

  你愿意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怎么对待别人,我觉得有这句话也就够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