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如果有人对全职太太的价值唱赞歌,女生们一定要警惕

押沙龙:如果有人对全职太太的价值唱赞歌,女生们一定要警惕

01

  这几天,张桂梅校长的这段视频在网上很火。

  这段话对不对?

  要是从价值观的角度看,当然是不对的。谁要是赞成这话,就等于否定家务劳动的价值,否定家务劳动的价值,就等于否定全职太太的付出,否定全职太太的付出,就证明你没有人性。

  所以,我首先要做一个免责声明:

  做全职太太只是一种人生的选择,没有对错可言;做全职太太只是一种家庭分工;照顾家庭和孩子,和上班工作有同样的价值。

  免责声明做完了,下面是一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补充。

  那就是,女生最好不要做全职太太。

  在一个理想的社会里,全职太太确实只是一种家庭分工,照顾家庭和孩子,确实和上班工作有同样的意义。

  但问题是,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理想的社会里。在现实中,做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就是会增加女性的依附程度。

  这不是照顾家庭重要不重要的问题。清洁工也很重要,但为什么人们更愿意当总经理呢?

  做清洁工只是一种社会分工,清洁街道和管理公司有同样的价值,否定这一点你就是没有人性,你就是禽兽。

  所以我继续当总经理,你继续当清洁工。

 

02

  首先是钱的问题。

  现实情况就是这样,男人出去工作挣钱,女性在家照顾家庭,这好像只是一个家庭分工。但这种分工对女性的风险比男性大得多。

  最简单的一个问题是:如果离婚了,怎么办?

  分一半财产,然后呢?

  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这一半财产绝对不足以养活女生一辈子,可她怎么找工作呢?

  你对老板说我这十五年一直在做一件人类有巨大意义的工作,那就是培养孩子、照顾家庭。老板就让你当部门经理了?他只会客客气气地把你送出门,让你等通知。

  这种家庭分工就像男女之间的一种合同。如果一份合同开始的时候,双方起点一样。等合同破裂的时候,甲方不受任何影响,乙方却走投无路,那么这份合同一定是不公平的。

  当然,你说我们是真心相爱,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作为个体,这当然有可能。作为个体,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啊。

  但是放到整个社会上看千千万万个案例,情况就不是这样了。一定会有很多女性离婚后,经济状况一落千丈。也一定会有很多女性因此不敢离婚,哪怕丈夫找小三,也不敢随便离婚。因为对方有事业有工作,而她手上什么牌都没有。

  你唱多少高调,也抹杀不了一个事情,就是这种家庭分工对某一方的经济安全不利。

 

03

  除了钱的问题,还有心理问题。

  人需要有家庭之外的社会生活。我觉得这是人的本能。

  富豪家庭的全职太太情况也许不太一样,我无从判断。但是普通家庭的全职太太,至少在国内环境里,基本上是与外界隔膜的,和社会是脱节的。

  张桂梅校长说的有一句话是对的,就是丈夫和全职太太很容易没有共同语言。一个社会人,和一个非社会人,时间长了,确实很难有共同语言。你碰到麻烦事,渐渐就不会和她商量。

  就像韩国作家写的《82年生的金智英》,她的丈夫其实是个好男人,性格温和宽容,经济上压力也不算大,但是金智英还是受不了全职太太的生活,觉得生活的光渐渐地熄灭了,了无生气,“没有灵魂”。

  小说中也许有夸大,但是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人需要家庭之外的社会生活。

 

 

  当然,每个家庭的情况不一样。作为个体,我相信有很多终身幸福的全职太太,活的既充实,又安全。但还是那句话,如果放到整体看,我相信这一定毁掉了很多女性的幸福。

  张桂梅校长说的话很难听,甚至是过分的难听。而且她没有考虑到个体的差异,一听全职太太捐款就让人家“滚出去”,真的是很不得体。但我相信在她内心深处,对学校里那些女生的感情,一定比我们深。

  很多时候,我们能说出很多正确的大道理,但只有对我们关心的人,才会说出不那么正确的小道理。而那些小道理,往往源于生活的真实经验。

 

04

  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很难解决。

  女性不当全职太太,家庭和孩子怎么办?尤其是以后大家不止有一个孩子,情况就更加复杂。

  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对全职太太增加生活保障,想离婚?分一半财产可不够!还得多!比如日本在2007年就出台过一个法律:全职太太离婚,最高可得到丈夫一半的退休金。

  这当然是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并不会创造平等。它把女人当成弱者保护,而不是把女人当成强者培养。从结果看也是这样。世界经济论坛曾对115个国家做男女平等程度调查,以女性所占资源比例排名,115个国家中,日本名列80。

  更根本的办法只有一条:让男性同样承担起照顾家庭和孩子的责任。

  这是瑞典的解决方案。我同学在瑞典呆过几年,他就说那儿大街上到处都是推着婴儿车的男人,这些男人给小娃娃换尿布的时候动作娴熟老练,一点不输于妈妈们。

  这种解决方案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瑞典女性地位排名全球第一。她们绝大部分在结婚后依然工作,而且绩效并不比男性差。

  这个方案在中国操作起来确实有现实中的困难。但在我看来,这是唯一公平的解决方案。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而不是背离这个方向,为全职太太唱赞歌。

  作为女生要明白一件事情,大家为某类人唱赞歌的时候,往往都是觉得这些人吃亏了,所以要用赞歌来她们一些心理补偿。就像我们能听到赞美清洁工、煤矿工的文章,说要致敬这些“最美丽的人”,但除了内刊以外很少见到谁赞美银行老总最美丽的。

  你要真相信就上当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