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为什么我说希望特朗普落选?

押沙龙:为什么我说希望特朗普落选?

01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文章,说我希望特朗普落选。结果,我收到了很多攻击性的留言。有的说我变了,让他失望了,说的好像我们之间恍恍惚惚有过一段感情似的。还有的直接说我是没脑子的川黑,被白左洗脑了。
但是,如果我写一篇文章,说我希望特朗普当选呢?结果也是一样。还是会有很多留言来骂我,说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闹了半天原来是懂王的傻粉。
 
大家好像很难容忍不同的意见。不管是什么问题,人们都会站队,站完对以后,就觉得对面的都是一群傻叉。他们的话都是些胡说八道。这些话我们甚至不能冒险仔细听清楚。我们应该刚听个开头,就打断他,说他果然是个傻叉。
我觉得,真的不能这么看问题。
 
就拿美国的左右之争来说。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些非常伟大的东西。
就像白左。
国内很多人都嘲笑白左,说他们是一帮白莲花圣母婊。但是他们说的东西真的一点道理都没有么?
 
别的不说,就说说华人。在二十世纪上半页,华人遭受的是赤裸裸的歧视,现在看简直难以想象。很多中国人到美国去,连旅店都住不进去,因为人家不愿意接待咱们黄皮猪。就连宋美龄,年轻的时候要去Gresham high school去读书,都吃了闭门羹,因为她不是白人啊。在1967年之前,密苏里、乔治亚、南北卡罗莱纳这些州还在禁止华人和白人通婚。
华人就是被当成一群贱人。
 
现在为什么不是这样了?主要就是靠你们唾骂的白左。
2012年,美国为历史上的排华法案做出道歉。提出这个法案的,也是你们唾骂的白左。
很多我们觉得天经地义的东西,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天经地义的。不管你们怎么骂白左傻叉,可如果没有这些傻叉,世界会比现在丑恶得多。
 
02
 
反过来说,那些被自由派唾骂的红脖子们,他们就没有一点道理么?
强调独立的精神难道不对么?
反对歧视的结果难道不会构成另一种歧视么?
对结果正义的关注难道不会演变成另一种不公么?
 
像这样贯穿历史,背景深远的分歧,双方都不可能全然错误,都不可能没有合理的内核。
只是这两种立场会随时产生各种各样的偏颇,对不同的人产生不同的影响。有人看到了这一面,有人看到了那一面。有人更在乎这一点,有人更在乎那一点。
于是,他们做出不同的选择。
 
所以,支持特朗普的人,怎么会都是傻叉?
反对特朗普的人,又怎么会都是傻叉?
你如果拿出最极端的一些言论,那确实是傻叉,但这些言论能代表那个庞大的群体么?能代表他们眼中所见、心中所虑的一切么?
 
03
 
当然,这是人家美国自己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外国人,也就是吃瓜看热闹而已。但是看热闹看多了也就有了自己的态度。大街上看人吵架,你还忍不住评评理呢,对吧?
我并不认为特朗普的立场是全盘错误的,我也不觉得他的国内政策都是失败的。但是特朗普依然是个糟糕的总统。
 
红蓝之争,不是天使和魔鬼之争,而是同一个事物的A面和B面之争。它们的核心都是合理的,但是在它们的边界都有不合理之处。但是特朗普不是里根那样伟大的右翼总统。他是一个颠覆者而不是平衡者,是一个撕裂者而不是弥合者。
他没有缩小而是加剧了分歧。在他执政四年之后,美国社会要达成某种共识,变得比四年前更加困难。
 
但是我希望他落选,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那就是他个人色彩太重,容易造成大国间的误判。美国是左是右,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但是外交却会对整个世界带来巨大影响。
如果特朗普出现在2000年,也许没有问题。但是他偏偏出现在2020年,现在国际秩序处于变革时期,国际间不可控的因素太多。美国总统如果是个传统政客,他发出信息,别人可以按照传统外交方式去理解,去应对。无论对方是如何的不友善,我们至少不会有严重的误判。
 
但是像特朗普这样的大嘴巴,抛开传统外交官,搞推特政治,别人是无法按传统外交方式去理解的。比如一旦出现某种危机,特朗普在推特上一通嚷嚷,加七八个感叹号。
他是恫吓么?他是随口一说么?他是讨价还价么?还是他确实铁了心要这么做?
你品,你仔细品。
可品错了怎么办?
 
像拜登这样的传统政客,做出某种姿态,我们是可以按常规解读,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而特朗普这样的总统,他的言论,别人真的是很难准确解读。
而在历史上,很多外交悲剧都是从误读对方的意图开始的。一旦误判,往往连退路都没有,后果不可收拾。
特朗普确实让我有点恐惧。
 
拜登当选了,我觉得是件好事。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