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了

押沙龙: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了

本来不想谈论杨笠脱口秀那件事,可是这两天看了朋友圈里的几篇文章,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
 
01 杨笠的节目没问题,但是替她辩护的文章基本都在瞎扯
 
杨笠那段子本身不叫个事儿。
脱口秀吐几句槽,拿男人开个玩笑,能叫个什么事儿呢?
 
在我看来,就算有点攻击性也没什么。大家活得这么累,回家打开电视放松一下,看看杨笠吐槽男人,看看郭敬明乱发S卡,就是娱乐嘛。这就跟听于谦老师喝尿一样,不一定非要从中领悟出什么来。
吐槽就是这样。有一个“没品笑话”,里面有各种各样恶毒的吐槽:男人女人小孩同性恋恋物癖恋童癖,什么都会拿来开玩笑。我就挺爱看。看这种东西就是一种减压,就像有人压力大的时候,会随口骂句脏话一样。
 
当吐槽看的话,这段子能叫个什么事儿?
 
那些举报杨笠的人,脑子确实有问题,瞎上纲上线。这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好些文章,对举报者基本上都是唾弃的态度。
但问题是,举报者固然是在上纲上线,那些文章其实也在上纲上线。它们在表达一种反向的观点:杨笠是在帮女人说话,你要是看了不舒服,你就是对号入座,你就是自觉不自觉的男权分子。
 
这就是胡扯了。
非要较真,非要把杨笠的脱口秀当成一种观念输出的话,杨笠这段话当然是错的。
那些文章是在为一件无法辩护的事情辩护。它们提出的理由,没有一个是站得住脚的。
 
02  凭什么不能对号入座?
 
真要严肃看待杨笠这段脱口秀的话,她那段话当然是在贴标签,当然是在搞性别歧视。
男人怎么就没有底线?
我就是男人,我从没觉得自己没有底线。
 
你说不能对号入座,既然杨笠说的是全称,为什么不能对号入座?
这次女演员杨笠说男人没底线,不能对号入座。
那下次男演员牛躺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怎么办?
如果有女观众听了以后不舒服,我们能不能用同样的理由来骂女观众:只有见识短的女人才会对号入座!你觉得不舒服,是不是被说中了?
这么说是无耻啊。
要是这种逻辑能成立,所有的地域黑、所有的偏见、所有的歧视都可以这么辩护了。
 
03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反感歧视女性的笑话?
 
我看到的那些文章,几乎都强调一件事:这是个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歧视无所不在,你们怎么不反感?杨笠讽刺一下男人,你们怎么就反感了?男权主义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不是?
这种逻辑就是用全称代替个人,用臆想代替证据。
你怎么知道反感杨笠笑话的人,对歧视女性的笑话就不反感?
你怎么知道反感“男人哪有底线”的人,就不反感“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你又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反驳过“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的言论?
 
打个比方,如果王建国在台上说句“女人啊,哪有什么智力”,肯定也有人听了不舒服。那你怎么知道反感王建国笑话的人,跟反感杨笠笑话的人,就没有重合度?
你怎么知道的?
这都是用群体淹没个体,而且淹没之后,还不许个体顶嘴。
 
给女性贴歧视性标签是错误的,但反过来也是错误的。一种错误,不能用另一种相反的错误来辩护。
 
04 连听了以后不舒服的权利都没有吗?
 
同样的语言攻击,施加于强势者的时候,我们应该有较大的宽容度。这是事实。
比如说一个正常社会里,脱口秀敢拿百万富翁开个小玩笑,不敢拿清洁工开玩笑。中国现在是男权社会,存在着性别上的不平等。所以,杨笠拿男性开个玩笑,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反而是那些为杨笠辩护的文章,让我觉得难以接受。
 
杨笠的玩笑,我们可以理解。
同样,如果有某些男性对杨笠的玩笑觉得不舒服,我们一样应该理解。
我们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感觉不舒服的人,就是因为对女性怀有歧视。
我们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感觉不舒服的人,听到歧视女性的段子就很舒服。
 
被全称捎带着攻击到的人,连不舒服的权利都没有,这样的世界也是可怕的。
 
05 西方的脱口秀就能给观众扣帽子吗?
 
有的文章用西方的脱口秀来为杨笠辩护:外国的脱口秀比这恶毒多了!
如果从娱乐的角度看,这种辩护是成立的。成年人观看的娱乐节目可以是百无禁忌的,色情节目可以,再恶毒吐的脱口秀当然也可以。娱乐节目,就用玩笑的态度接受就好了。
但如果有观众听了以后不舒服,你可以说他太较真,缺乏娱乐精神,但是怎么可以说谁不舒服,谁就是替男权说话呢?
这种辩护本身就没有一点娱乐精神啊。
 
就像美国脱口秀里拿白人开玩笑,有的白人听了不舒服,怎么办?演员当然可以像郭德纲一样替自己辩护:“你跟一个脱口秀较真,这辈子活的太失败了。”
但是你不能反过来给别人扣个帽子:你对号入座,说明你是个种族主义者!
他听了不舒服,最多是心眼小,咋就是种族主义者了?
 
06 谁能用朴素的语言回答这个问题?
 
除了性别上的不平等以外,世上还有各种各样的不平等。阶层的不平等,种族的不平等,性取向的不平等…..不平等是应该被矫正的,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得出结论:
所有白人在黑人面前先天有罪;
所有富人在穷人面前先天有罪;
所有异性恋在同性恋面前先天有罪。
作为一个有过斗地主历史的民族,我们更应该警惕身份政治的苗头。
用群体取代个体是不对的,给一个群体贴标签也是不对的。不是因为被贴标签的是弱者所以才不对,而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不对的。
 
我们不能搞双重标准,也不能歪曲逻辑。
我看过那些文章,可以说没有一篇在逻辑上是站得住的,没有一篇是不靠挥舞“主义”的大棒就能敷衍成文的。
它们都在王顾左右而言他,谈的都是“大局”“现状”“你不知道压迫多严重”,可没有一篇文章能站在逻辑的大地上,用朴素的语言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不喜欢任何用个体指代全体的歧视性言论,听到“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就觉得不舒服,听到“男人没有底线”也不舒服,那么他可能性格过于严肃较真,但他错在了哪儿?
 
07
 
最后再重复一遍:
我没觉得杨笠的笑话作为脱口秀节目有什么问题。
但我觉得那些替杨笠辩护的文章有很大的问题。



推荐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