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讲水浒|杨志:啊,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押沙龙讲水浒|杨志:啊,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接着讲水浒。

01

在《水浒传》里,杨志是个出名的倒霉蛋。

 

运花石纲碰见风浪,船翻了。

走后门碰见高俅,被赶出去了。

卖刀碰见牛二,杀人了。

运生辰纲碰见晁盖,被抢了。

 

杨志倒霉跟别人还不一样,林冲、武松他们倒霉,背后都有个坏蛋。可是杨志背后,有什么坏蛋?好像也没什么坏蛋。他就是一件倒霉事连着一件倒霉事,干什么什么砸锅,最后只能落草。

 

一定要说有个坏蛋,可能就是高俅。杨志到东京行贿,最后到了高俅这一关,人家把他赶出来了。在杨志眼里,高俅这就是坏到家了。

 

但真的是这样么?

这就得看看事情的前因后果。

 

杨志原来是殿司制使。所谓殿司制使,就是说隶属于中央殿前司,然后被派到地方上做事。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算是个中级武官。杨志承担的具体工作,是押运花石纲。宋徽宗喜欢从各地搜集奇花异草,怪石珍玩,这些东西就被称为“花石纲”。杨志负责把花石纲从太湖运到汴梁。

 

结果杨志把花石纲给运丢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不想洒家时乖运蹇,押著那花石纲来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好像遭遇了不可抗力,没办法。但到底是不是这样呢?从杨志后来的情况看,我觉得很值得怀疑。

 

不管怎么说,按照当时的制度,东西运丢了要赔。可抗力也好,不可抗力也好,都要赔。这听上去这好像有点不讲理。但当时做出这种规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古代通信不便,技术水平低下,一旦出事,很难核查真相。如果“不可抗力不用赔”,那押运的官军走到半路上,把东西一分,把船凿沉,说碰到了滔天巨浪,无法抗拒,所以船翻了,怎么办?朝廷很难搞清楚他们说的是实话还是瞎话。这样一来,你也不可抗力,我也不可抗力,朝廷那点物资还能剩下什么?

 

所以,索性不管这些,谁丢了谁赔。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古代漕运的时候,往往都额外多收一点,做路上“漂没”的储备。但像杨志这种,整条船都翻了,那怎么储备都不够,只能认倒霉。按照法律,杨志要赔偿,赔偿不出就要坐牢。

 

花石纲太贵了,杨志赔不起,所以选择了逃跑。

 

跑了还是划算的。逃跑并不是说当一辈子通缉犯。因为宋代大赦的制度,碰到重大喜事,皇帝往往会大赦天下,很多罪行都不追究了。当然,特别严重的罪不行。比如武松血溅鸳鸯楼,那就太过分了,“遇赦不宥”。但像杨志这种罪过,就可以一笔勾销。所以杨志逃亡了一阵,碰上大赦天下,没事了。钱也不用赔了。

 

杨志手里其实有钱,整整“一担子金银”。他就扛着这一担子金银,到汴梁上下打点,好官复原职。

 

站在杨志的角度看来,出事了就逃跑,等大赦了再回来买官,这是很聪明的举动。可如果站在朝廷领导的角度看,就会觉得杨志这么干挺恶心人的。

高俅就觉得杨志恶心人。

 

杨志把一担子金银都花光了,才弄到了官复原职的文书,结果文书送到了高俅这儿,高俅却大发雷霆:“既是你等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了,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又不来首告,倒又在逃,许多时捉拿不著!今日再要勾当,虽经赦宥,所犯罪名,难以委用!”

把公文给驳了。

 

杨志气的在客店里大骂高俅:“高太尉!你忒毒害,恁地刻薄!”不光杨志生气,读者也觉得高俅可恶。电视剧里特地把一段拍得凄凄惨惨,好像高俅如何恶劣,杨志如何可怜。金圣叹甚至还点评说:高俅妒贤嫉能也!

 

这就是胡说八道了。

高太尉要嫉妒也是嫉妒宿太尉,怎么会嫉妒杨志这样一个中层武官?嫉妒他什么?嫉妒他朴刀耍得好?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司令员看见连长枪法准,就嫉贤妒能,疯狂迫害的?

 

高俅说的其实没错。别人运东西都不出事,就你出事!出了事也不报告,拔腿就跑。等风头过了,把本来应该用于赔偿的钱,拿来运动买官!让你官复原职,其他军官会怎么想?那些出了事以后,老老实实赔偿的人又会怎么想?要是开了这个例子,以后朝廷的工作以后还怎么开展?

 

“都像你这样,朝廷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所以说,在《水浒传》里,高俅虽然是个王八蛋,但具体到杨志这件事儿上,他的处理是公正的,并没有迫害谁。

 

02

 

但是这样一来,杨志受的打击就很大。

 

杨志很想当官,对自己的期望值也很高。这跟他的出身有关系。杨志出身名门,对此他非常自豪。当初王伦问他:你是谁啊?他并没有简简单单地说,“洒家乃是杨志”,而是说的很复杂,“洒家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姓杨,名志。”跟人一见面,先确定自己作为孙子的身份。

 

这种家世对杨志确实是一种激励。杨志曾经描述过自己的理想: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

 

请注意,杨志特别提到“在边庭上一枪一刀”。这个念头是对的。按照杨志的性格,他也只适合在边疆作战,不适合在内地当官儿。但话是这么说,杨志并没有像鲁智深那样,到边疆投军,一点一点做到提辖的位置。他还是选择了在中央当官。就算后来被高俅赶出来了,他也没有投军边庭的念头。

 

这个原因也很简单:他想做官嘛,当然舍不得从基层一点一点往上爬。

 

但问题是杨志并不适合混官场。从他在东京的经历,就能看出一点苗头。

杨志在汴梁做过好多年的武官,就连王伦当年赶考的时候,都听说过他。可是杨志居然没什么朋友。他居然连盘缠钱都凑不出来,只能去卖祖传的宝刀。这也太不会混了!但凡他在东京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同事,也不至于连这点钱都借不到。

 

其实杨志一直到后来也没什么朋友。《水浒传》里就没谁跟他走得近。按理说,他跟鲁智深应该是好朋友。他们俩人一起联手杀死邓龙,夺了二龙山,算是鲜血铸成的友谊。可是梁山聚义以后,就看见鲁智深跟武松凑在一起嘁嘁喳喳,跟杨志完全没有互动。这只能说是杨志的性格问题,太孤僻了,跟谁都不愿意交流。

 

借不到钱,就只能卖刀。谁知道卖刀的时候,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泼皮牛二。

 

你搭理他干嘛?

 

当然了,按理说这不叫事儿。杨志的武功很高,一伸手就能牛二“推了一交”,收拾他实在是易如反掌。可是杨志的表现却很怂。牛二问他什么,他就老老实实回答什么。牛二让他表演剁铜钱,他就表演剁铜钱;牛二让他表演吹头发,他就表演吹头发。

这种人一看就是流氓泼皮,你搭理他那么多干什么?结果发展到最后,牛二硬要抢他的刀。

 

这件事如果换上武松,肯定直接把牛二按地上打服了;换上林冲,肯定一脚踢翻牛二,自顾扬长而去;换上李逵.....换上李逵,牛二根本就不会凑过去。

 

可是杨志却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处理方式。他先是把牛二推了一交,牛二喊:“你好男子,剁我一刀!”冲上来打他,杨志忽然发作,上去就往牛二脖子上戳了一刀,这还不过瘾,又赶上去,在牛二胸脯上连搠了两刀。死尸倒地。

 

杨志这么做,简直有点坑人。一开始表现得这么怂,对方满嘴脏话,一嘴一个“你的鸟刀”,他还老老实实回话,让牛二觉得他好欺负。但是忽然之间就能翻脸,拿着刀就敢搠死人。

 

牛二肯定死得很意外,有中圈套的感觉。

 

03

 

杨志的性格明显有点病态。

 

他自我压抑的很厉害。而且这种自我压抑和林冲还不一样。林冲也很内敛,但他那种内敛是退缩型的。打个不太恭敬的比方,有点像乌龟,缩在自己的舒适区域里不愿意出来。但只要呆在这个舒适区里,林冲的心态就是舒展的。对周围的世界,他抱有一份善意;对牛二这种流氓,他也能轻而易举地打发掉,不会往心里去。

 

可是杨志没有这样的心理舒适区。他缺乏安全感,防范意识很强,但在内心深处又藏着一股子愤懑。这样一来,他心里的那根弦就绷得太紧了,动作就容易变形。所以面对牛二的时候,他才会先是莫名其妙的忍让,然后又莫名其妙的爆发。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要是碰到杨志这样的人,一定要保持适当的距离。这种人太危险了。

 

接着说杨志。

杀了牛二之后,杨志投案了。

 

这件事也有点怪。杨志丢失花石纲之后,选择了逃亡。后来他又丢失了生辰纲,也是选择了逃跑。那么为什么独独杀人之后,他选择了投案呢?

 

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情节需要。但是任何成功的文艺作品,对情节的安排都要符合人物的性格逻辑。那么杨志投案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呢?有人对此做过非常复杂的解释,说这符合杨志的利益最大化。其实并非如此。杀人这件事发生的很突然,是投案,还是逃跑,瞬间就要做出决断,杨志也没有时间去仔细权衡利弊。

 

他这么做,其实有个很简单的理由,那就是他不觉得杀牛二是错的。

丢失花石纲也好,丢失生辰纲也好,不管杨志怎么嘴硬,在内心深处,他也知道这是工作没做好。按照杨志那种畸形的自尊心,他无法面对这个事实,所以选择了逃避。但是杀牛二这件事,在他看来是为民除害,没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也就是说,杨志最害怕的不是坐牢,不是赔偿,甚至也不是断送前程。他最害怕的面对自己的失败。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最简单,也最合理的解释。

 

投案之后,杨志的人生跌入了谷底。前任殿司制使成了一个现任劳改犯。但是,事情很快又柳暗花明了。杨志的运气非常好,他被发配到大名府,碰上了梁中书。

 

在《水浒传》里,梁中书是特别爱才的一个领导。在他领导下,大名府有好几个骁勇善战的将领。索超、李成、闻达都很厉害。杨志发配到大名府以后,也被梁中书挖掘出来,一下子被提拔成了管军提辖使。这下,杨志算是咸鱼翻身了。

 

04

 

没过多久,梁中书给他安排了一个工作:押运生辰纲。上次杨志押运花石纲就失陷了,而且梁中书也知道这件事。那这次怎么还敢让他押运生辰纲呢?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梁中书相信了杨志的表白:“洒家时乖运蹇,遭风打了船”。不是杨志无能,是外界存在不可抗力。

太老实了,梁中书还是太老实了。

 

讲到这儿,顺便说一下生辰纲的问题。生辰纲价值十万贯,这是什么概念呢?按照传统说法,一贯就是一两银子,十万贯就是十万两银子。但这个说法明显是不对的。在《水浒传》里,一两银子的购买力比一贯钱要大得多。

 

吴用请客的时候,一两银子就可以买一瓮酒、二十斤牛肉,一对大鸡。武松给了郓哥五两银子,就够郓哥父亲活上三五个月的。这说明银子很值钱。可是“贯”就不行了。黄泥岗上,一桶酒就卖五贯钱。后来柴进到汴梁吃饭,给小费就给了十几贯。贯的购买力是偏低的。

 

从《水浒传》的各种细节推断,一两银子至少值一二十贯钱。这样的话,生辰纲大约是几千两银子,最多不超过一万两。这个数字当然还是很大,但并不是特别骇人的一笔财富了。

 

去年生辰纲半路上被抢了,现在也没破案。那么今年怎么运呢?梁中书是个官僚,没有江湖经验。按他的想法,应该派十辆车,每辆车上插一面黄旗,上写“献贺太师生辰纲”,然后派二十个士兵押着走。这个主意被杨志当场否决了。

 

杨志丢官之后,好歹在江湖上混过几年,多少有些经验。他给梁中书描绘了一个可怕的前景:一路上“经过的是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这样插着旗招摇过市,人家怎么会不来抢劫呢?

 

杨志提出了一个替代方案:不要车子,更不要黄旗,就找十来个士兵,每人挑一个担子,打扮成客商的模样,悄悄开往汴梁。梁中书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并不刚愎自用,听得进去话。他知道自己没江湖经验,杨志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全盘采纳。从这点看,梁中书算是个挺好的上级。

 

但是梁中书还派了三个人跟着杨志,两个虞侯,一个老都管。派虞侯跟着是正常的,但为什么还要派个老都管呢?梁中书是这么解释的:夫人自己还有一担子礼物要送给内眷,老都管到时候负责联系内眷。梁中书说的是真话么?很多人都认为不是。梁中书这是不放心,怕杨志卷款而逃,所以派老都管去监督他!

 

这么想可能有点冤枉梁中书了。因为一路上老都管并没有监督杨志的意思。最后出事了,梁中书也没有指责老都管疏于监督。而且,梁中书明确交代了,大家都要听杨志的,并没有说,“有问题,找都管”。所以,梁中书说的多半就是实话。他对杨志是信任的。老都管跟着,就是到汴梁办事去的。

 

话是这么说,杨志心里头还是有点别扭。但不管怎么样,该出发还是要出发。杨志就去收拾行李了。他们几个领导都拿了朴刀,而且还“带了几根藤条”。朴刀好理解,防身用的,那藤条又是干什么用的?

用来打人的。

 

杨志一开始就憋着劲要狠狠地打人。

 

这些东西让军汉去扛

 

这跟他的行动方案有关。梁中书打算用十来辆车子推着走,杨志不同意,改成十来个人挑着走。这样一来,每个军汉要挑一百多斤的东西。太重了。而且当时是酷暑,一路挑到汴梁,人家肯定受不了。那怎么办?就用藤条打。谁不听话打谁。

 

但这就牵涉到了一个问题:杨志为什么不多带点军汉呢?这样大家都可以轻松点嘛。梁中书本来计划派二十多人去,杨志非要把编制压缩一半。为什么呢?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缩小目标。人越少,越不容易引起注意。

 

实际上,这是个馊主意,白白增加大家的劳动量。人家早就知道生辰纲的事儿了,公孙胜连路线都摸得一清二楚,“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

 

但是,从黄泥岗大路上来的商旅多了,怎么分辨哪个是送生辰纲的呢?

很好认很好认。

一群壮汉违背经济学常识,每人挑着一百多斤的重物,烈日之下蹒跚而来,后面还有人跟着拿藤条抽,那肯定就是嘛。

 

你见过哪个客商拿藤条抽挑夫的?

 

所以公孙胜他们很有把握。

 

05

 

在押运生辰纲的过程中,杨志的表现可以说情商为零。

 

他对手下就一个字:狠。“轻则痛骂,重则藤条便打”。军汉们一肚子怨气,找老都管哭诉:“我们不幸做了军健!这般火似热的天气,又挑著重担;这两日又不拣早凉行,动不动老大藤条打来;都是一般父母皮肉,我们直恁地苦!”

 

这抱怨的也合情合理。换上你,你也抱怨。不过老都管也没办法,只能给军汉们画大饼:“你们不要怨怅,巴到东京时,我自赏你。”

 

金圣叹特别痛恨老都管,动不动骂他“老奴”,其实老都管这话说的,比杨志有水平多了。军汉们听了以后,心里头确实舒服了一些:“似都管看待我们时,并不敢怨怅。”这并不是老都管要收买人心,要跟杨志抢夺领导权,而是出于人情世故的本能。人家累死累活的,还挨骂挨打,总要给人家说两句好话,画个大饼吧?

 

梁中书还给杨志画大饼呢:“我写书呈,重重保你,受道诰命回来”。这是领导的管理常识啊。梁中书有这常识,老都管有这常识,可杨志偏偏没有。生辰纲送到地方了,你有诰命,人家军汉能得到什么?杨志提都不提,就是一味的“不快点走,我打死你!”

 

这样的领导得有多可恨。

 

一个团队里,比较能干的一把手会“恩威并施”,既让你畏惧,又让你感激。如果做不到,那就得需要和二把手做个分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个打你一巴掌,那个就得赶紧过来给你揉揉。这样团队才不至于散架子。

 

所以,杨志要是聪明的话,就要提前跟老都管、虞侯做好沟通:我打他们,你哄他们。但哄归哄,事情还是要按我说的去做。大家团结一致,最终的目的是让队伍上下一心,把东西安全送到地方。这样大家都有好处。

 

可是杨志这个二货,别说沟通了,他是见谁骂谁。两个虞侯刚提了一点意见,杨志张嘴就骂:“你这般说话,却似放屁!”两个虞侯没敢顶嘴,心里暗自寻思:“这厮不直得便骂人!”读到这儿,《水浒传》的几个点评者都看不过眼了。李贽评论道:虞侯说的“是”,袁无涯评论道:虞侯说的“极是”。

 

别说当事人了,旁观者都受不了杨志的这个做派。

 

杨志为什么如此激烈蛮横呢?还是太想出头了。

杨志骨子里就是个官迷。太痴迷了,就容易失态。他一心一意要把生辰纲安全送到汴梁,打一个翻身仗。谁阻碍他,谁在他心里就是个害虫。这就像一个发财心过盛的老板,看见员工出去撒个尿都生气,“王八蛋!上班时间撒尿!”杨志是看见别人稍有别扭,就不由自主地生气,就像拿藤条招呼人家。

 

所以杨志很快就成了孤家寡人,上上下下,无人不恨。这样一来,这支生辰纲团队就变得很危险了。袁无涯在点评里就说:他人语语近情,杨志处处使性,即不外劫,亦有内变!

 

回过头来看,当年杨志失陷花石纲,真是因为外部不可抗力么?我觉得很可疑。河中行船,是个技术性很强的活儿,需要团队配合,像杨志这种管理水平,闹出意外来,真是一点都不奇怪。其他九条船都没事,就他出事了,这个恐怕并不是运气差,而是能力问题。

 

06

 

那么老都管一路上的表现怎么样呢?

平心而论,还是不错的。

 

他对杨志也不满意,但还是帮着杨志说话,安抚别人。军汉来诉苦,他给人家画大饼;虞侯过来抱怨,他劝虞侯“且耐他一耐”。总的来说,他起到了团队润滑剂的作用。

 

但是在黄泥岗上,团队的矛盾还是爆发了。

 

爆发的主要原因,是大家的体力确实到了生理极限。当时天气极端酷热,杨志又偏偏逼着大家在中午赶路。他这么做当然有自己的理由,中午强盗少嘛。但他只考虑到这一点,却没考虑到人的承受力。可是人毕竟不是机器。所以倒了最后,团队就崩溃掉了。众军汉索性躺在地上不起来:“你便剁做我七八段 ,也是去不得了!”

 

这个时候,杨志真的应该反思一下。为了避人耳目,这么在中午烈日下赶路,值得么?如果真有几个军汉中暑了,那整个团队不就彻底瘫痪,要困死在黄泥岗上了么?可是杨志根本没有反思,还是打,还是骂。

 

这个时候,老都管和虞侯从后面呼哧带喘地赶过来了。没挑担子的人都走不动道了,你想想那些军汉得疲惫到什么程度。这个时候,老都管第一次开口劝杨志了:权且教他们众人歇一歇,略过日中行,如何?

 

老都管一路都没说什么,第一次劝,还是带商量的口气,可杨志直接怼回去了,话说的很难听:你也没分晓了!如何使得?

转头就拿藤条去打军汉:“一个不走的吃他二十棍!

 

结果军汉们爆发了。他们一起叫起来:“杨提辖,我们挑著百十斤担子,须不比你空手走的。你端的不把人当人!”以前众军汉挨打,只是“喃喃讷讷”地嘟囔两句。这次却“一起叫起来”,这就有点哗变的意思了。事到如今,杨志已经很难收场。

 

这个时候,老都管碰巧也爆发了。

老都管开始叨叨叨地说,话很难听。什么你不过是芥菜子大小的官职,就这么逞能!什么哪怕我是一个乡下老头子,你也该听我说两句!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一看就是憋得太久,忍耐不住了。

 

很多读者看到这儿,都觉得老都管倚老卖老,仗势欺人,非常可恶。其实,杨志听到这些话,心里可能倒松了一口气。老都管说这些话,当然是在发脾气,但客观上看,倒真是给杨志解了围。不然的话,面对集体抗命的军汉,杨志怎么收场?难道还真把人家给打死?

 

老都管发完这通飙,杨志和军汉的矛盾,就变成了杨志和老都管的矛盾。这就给了杨志一个台阶下,不至于直接向手下的军汉低头。否则的话,以后队伍更没法带了。至于老都管会不会变成未来的反对派领袖,那就是以后的事儿了。

 

07

 

就在杨志他们吵翻天的时候,晁盖他们化装成贩枣子的客人,在黄泥岗上出现了。“智取生辰纲”正式开场。

 

吴用设计了一个叠床架屋、非常复杂的计谋。但是这个计谋也只对杨志好使。比如要换上武松的话,他一定能看出破绽。最简单的一件事,像吴用那样的白面教书匠,能像走南闯北风吹日晒的客商么?

 

杨志楞没看出来。说到底,还是没经验。

 

他在江湖上流落过几年,但并没有深入底层,所以他的经验是行路人的经验,而不是江湖好汉的经验。杨志只知道江湖可怕呀!到处是强盗土匪啊!但是强盗土匪到底怎么行事,他并不知道。所以,别看他把梁中书唬得一愣一愣,真要到了十字坡,马上就被孙二娘变成包子馅。

 

《水浒传》把“智取生辰纲”这段写得很花哨。晁盖他们先喝了一桶,然后在第二桶喝了一瓢,然后又趁机把蒙汗药下在第二桶里等等。但是这里有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那些军汉为什么非要喝酒?

 

并非因为他们都是酒鬼,而是因为“冈子上没讨水吃处”,他们渴。连杨志都渴的受不了,最后也喝了半瓢。

 

杨志你自己不也没忍住?

 

为什么他们没带足够的水呢?就是因为杨志把大家使唤得太厉害了。天这么热,水的消耗量肯定很大。大家挑着一百多斤的担子,实在无力再带多少水了,结果大家在黄泥岗上,就渴在一起了。杨志作为一个领导,只顾拼命压缩编制,只顾拼命赶路,却不考虑他们的生理极限,不考虑他们中暑了怎么办,也不考虑他们路上没水怎么办,就是一味地打,一味地骂。这样的管理水平,当然会出问题。

 

我说了杨志这么多缺点,大家可能会说:不管怎么说,至少他的警惕性还是高的!但就算在这个问题上,杨志还是暴露出了低水平。他一路上不停地说:危险!危险!结果就像狼来了的故事,喊的多了反而没人信。

 

在黄泥岗上,两个虞侯就说:“我见你说好几遍了,只管把这话来惊吓人!”李贽批注道:看看,要是以前少说点,别人这次不就听你的了么?

 

危险么?确实危险。但这就像考前划重点一样,全是重点,就等于没有重点。到处危险,给大家的感觉就是到处都不危险。

 

如果换上武松带队,他有江湖经验,一定会做个危险级别的判断,外松内紧,真说一句“危险”,大家都会紧张。所以,武松也替县官送过礼物,无声无息地就完成了,哪像杨志这样,一路咋咋呼呼,最后领着大家集体喝了蒙汗药。

 

08

 

如果复盘生辰纲这件事的话,杨志至少要负九成的责任。

 

如果他多带些军汉,减少每个人的承重量,他们很可能就不会困在黄泥岗。

如果他和老都管处理好关系,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把众军汉哄好,很可能也不会被困在黄泥岗。

如果他没有风声鹤唳,上演狼来了的故事,很可能也不会被困在黄泥岗。

退一步讲,如果他准备好了足够的水,就算他们被困在黄泥岗,很可能也不会喝下蒙汗药。

 

但是杨志在每个环节都犯了错误。

 

众军汉差点哗变,两个虞侯出言顶撞,老都管最后发飙,这些事儿是是归根结底都是杨志自找的。作为一个领导,他没有说服大家的能力,就是一味的压制。对军汉是打,对虞侯是骂,对老都管是怼。所有人都忍了他很久,最后在黄泥岗矛盾集中爆发。

他不该为此承担责任么?

 

杨志觉得不该。

 

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往往能碰到一种人。办什么事儿,什么事儿砸锅。但他没有一点责任,什么错都是别人的。反正所有人都对不起他。杨志就属于这种人。

 

他失陷花石纲,是“时乖运蹇”,不可抗力,他没有过错。。

他逃跑以后,谋求官复原职不成,是高俅“忒狠毒”,他没有过错。

他卖刀杀人,是牛二蛮横无理,自寻死路,他没有过错。

他丢失生辰纲,是老都管放刁,众军汉惫懒,“不听我言语”,他还是没有过错。

 

他这么一个毫无过错的人,为什么会步步踏空,走投无路?那当然是因为老天无眼、社会不公、奸人迫害。反正不是他的问题。

 

其实我们真要看杨志的经历,真的没有谁迫害他。他所有的坎坷,可以说都是他自己造成的。《水浒传》确实描写了一个黑暗的社会,林冲是被高俅逼上梁山的,武松是被张都监他们逼上梁山的,就连宋江也可以说是被蔡九知府、黄文炳逼上梁山的。可是谁也没有逼杨志上梁山。他是被自己逼上梁山的。

 

杨志就是这么一个人。

 



推荐 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