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认认真真捋一下“杨笠事件”的理路

押沙龙:认认真真捋一下“杨笠事件”的理路

  最近杨笠又出事了,Intel的广告让人给抵制了。关于这事,我看过好几篇文章,有些还是朋友写的。但怎么说呢,看了以后都不是完全同意,就随便说说我的看法吧。
 
01
 
  如果李诞在台上说:女人是垃圾;女人哪有什么底线等等,那么一定会有人骂李诞。
 
  
“这话我没说过!我就说过一次躺赢!”
 
  如果你认为李诞该骂,而你又不对男女采取双标,那么杨笠在台上说:男人是垃圾;男人哪有什么底线,你也应该认为杨笠该挨骂。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我不相信这里有任何可争议的地方。
 
02
 
  真正的核心问题是:我们该不该采取双标?
 
  支持杨笠的文章,基本都有一个或显或隐的立论基础:这是一个男权社会,女性受到不公正对待,所以她们的过激言论是一种反抗,是一种有益的矫正。我们对此要宽容,理解。而男性作为优势群体,不应该得到同样的待遇。
 
  而批评杨笠的文章,基本都不认可这个说法,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码归一码。你凭什么指着一个庞大群体,说人家都是垃圾?
 
  大家主要的分歧就是这个。只是作者们用“玻璃心”“急了急了”“疯犬狂吠”“挑动性别对立”之类情绪化的语言,把自己都说糊涂了。
 
03
 
  双标似乎是个不好的帽子,所以支持杨笠的一方,提出了很多其他的理由。可惜都不成立。
 
  比如:
 
  1,很多男人都是那样的,杨笠说出了女人的心里话。
 
  很多是多少呢?这个比例谁知道?都是凭感觉瞎蒙的。我的亲戚我的朋友我认识的谁谁谁。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像样的女人呢,如果男演员说“女人都是垃圾”,你们也不会接受。所以多不多,不是理由。
 
  2,急了急了,又没人逼你们对号入座。
 
  男演员说“女人都是垃圾”的时候,也没有逼着每个女人都对号入座,你们并不会因此而接受。所以这也不是理由。
 
  3,有些人骂杨笠骂的太恶心太下作了
 
  那些网友恶心下作,并不能证明所有抵制杨笠的网友都这么恶心下作,也不能反证不该抵制杨笠。这是两个问题。
 
  4,女人受那么多歧视,你都不说,杨笠说男人一句,你就暴跳如雷。
 
  这个理由不成立,首先我们不能确定那些反感杨笠言论的人,听到歧视女性的言论就不反感。他们也可能是反对任何性别攻击。其次,即便这个理由成立,它表达的也正好就是我说的“双标”定义:因为女性在男权社会里受到不公正待遇,所以对女性的出格言论应该宽容。
 
  综上所述,真正的争执就一个:该不该双标。
 
  总的来说,支持杨笠的是认为“男权社会里,应该对男女实行言论双标”,反对杨笠的人就是认为“不论对什么性别,都应该采用同一言论标准”。
 
  (当然,那些支持男权,说“就该男人歧视女人,反过来不行!”的,不在其列。但在争论里,我确实没看到有人敢公然写这样的文章)
 
04
 
  对支持杨笠的一方,我有以下的疑问:
 
  这样的双标对那些并无歧视女性行为的男人,是否公平?是否所有男人都有原罪,所以他们无权对“男人是垃圾”这样的全称判断表示不满?
 
  世上的压迫并非只有性别一种,如果男权社会里的所有男人都有原罪,那么我们是否认可:面对农民,所有的地主都有原罪?面对黑人,所有的白人都有原罪?面对同性恋,所有的异性恋都有原罪?
 
  那么,我们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基于他的行为,还是基于他不可更改的先天身份呢?而你们反对的到底是男权,还是男人?
 
  当然,你们可以说我推论走得太远,“原罪”这个词说的太重,那么,我们说回杨笠。即便我们承认双标的必要,那么双标终究还是有标,这个标的界限在哪里?杨笠说“男人是垃圾”应该支持,那么她说到什么程度才应该反对呢?
 
  截止到现在,我没看到过哪篇挺杨笠的文章,曾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05
 
  对反对杨笠的人,我也有疑问:
 
  双标真的不对么?对于弱势群体和强势群体,真的不应该有任何区别么?
 
  我们可以设想这么一个小品,里面两个主人公,一个亿万富翁和一个清洁工。这个亿万富翁小心眼,误会了这个清洁工偷他东西,结果剧情反转,最后证明清洁工高风亮节,亿万富翁惭愧地无地自容。你当然会觉得这个小品真的很蠢,但并不会觉得它有什么价值观问题。
 
  可是如果反过来,这个清洁工小心眼,怀疑这个亿万富翁要随地吐痰,破坏自己的劳动成果,可最后剧情反转,这个亿万富翁居然是个保护环境卫生标兵。清洁工看着亿万富翁走向劳斯莱斯的伟岸背影,惭愧得无地自容,活活被榨出工服下的小来。那你除了觉得小品太蠢以外,还一定会觉得这个导演有毛病,三观有严重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也很简单:一个在现实中得了便宜、被捧着的群体,在公众舞台被贬斥一下,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但一个在现实中占据不利位置,经常收到隐形歧视的群体,再被拉到公众舞台上被贬斥,大家就会觉得缺德。
 
  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种不肯就事论事的双标。但即便再排斥双标的人,也很难摆脱这种感受,因为这是人类的道德本能。
 
  所以说,双标并非都是错的。
 
06
 
  质疑过两边的言论之后,我的态度又是什么呢?
 
  1:对弱势群体(不管是性别、阶层,还是性取向和种族)和强势群体,言论方面确实应该有一定程度的双标,但是这个双标依旧是有界限的。
 
  2:强势群体也有权利表达被冒犯感。而且正是通过双方“冒犯——被冒犯”之间反复博弈,双标的界限才得以达成,才得以随着形势而变化。
 
  我们可以捧一下清洁工,贬一下亿万富翁,但这种贬低依旧应该有其边界。你可以批评这个富翁、那个富翁,但你们不能公然说富翁都是一群疯狗。原因非常非常简单:富翁并不都是一群疯狗。
 
  言论可以有不同的边界,但最最底层的一个边界就是事实。如果我们认为事实可以让位于立场,那世界就无理可喻了。既然无理可喻,还写文章干嘛?直接站两队打架好了。
 
07
 
  那么杨笠的话有没有突破底线呢?
 
  如果杨笠在一篇学术论文里写:男人都是垃圾,男人哪有底线?那么无论言论标准怎么向弱势群体倾斜,她也一定是突破了边界,活该被骂。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她辩解。
 
  但问题是她是在脱口秀里说的。
 
  脱口秀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战场。它是娱乐节目,同时又不时地做观念输出。如果你把它看成于谦喝尿那样的节目,它却不在断追踪社会观念的热点;如果你指责它言论不当,它又可以声称自己只是在逗乐。这有点像小说。作家也一会儿做观念输出,一会儿又土遁说看小说又不是看三观。
 
  这些东西狡猾而又充满弹性,但是人类确实需要它们。我们如果对是非对错不太较真,社会就会解体;我们如果对是非对错太过执着,社会又会枯死,失去变化的可能。它们的弹性正好填补了这个中间地带。
 
  你把它们当成情绪垃圾的倾泻场也可以,当成另类观念的试验场也可以。总之,在面具伪装下,它们不断刺激人们的想象,做各种试探。我们应该给这个空间以尽可能的宽容。当我们感觉被冒犯的时候,尽量把它当成调侃,做娱乐化的解读。
 
  可是听众对此并不习惯。不光反杨笠的人不习惯,挺杨笠的人其实也不习惯。大家都不习惯。挺杨笠的人虽然也说“”脱口秀嘛!男人较真说明是傻叉”,但实际上,她们也不由自主地往宏大叙事上靠,并没真用娱乐化来消解这件事。
 
  如果李诞在舞台上说“女人是垃圾”,这些挺杨笠的人会接受么?我相信是不会的。所以李诞也根本不会去试。
 
  大家都在较真。反杨笠的在较真,挺杨笠的其实也较真。
 
08
 
  这当然不是杨笠的本意。
 
  我不相信杨笠有做女权代表的念头。她说那些话,也许是不了解观众的情绪,职业敏感度不够;也许是很了解观众的情绪,才刻意地博眼球出位。这都有可能。
 
  既然判断不出她的动机,我只能做这个事情做善意的解读:对咱们中国来说,脱口秀这种东西太新了,演员和观众还处于磨合期。大家对脱口秀的边界在哪里,还没有达成共识。杨笠事件只是磨合过程中的一次波澜。 
 
 



推荐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