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底线之上是观点之辩,底线之下是人兽之别。

押沙龙:底线之上是观点之辩,底线之下是人兽之别。


年轻的时候,我看人更看重有趣和才华,随着岁数增大,我的想法慢慢变了。现在我觉得善良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善良不是说要让我们都去做无私的大好人,而是有个基本的底线:看见死亡懂得悲伤,看见走投无路的人知道同情,看见弱者跌到了不要上去踩一脚,不要轻易地谈杀戮,不要看见不喜欢的人就恨不得他去死。

我越来越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东西。人类社会经历过很多很多灾难,有过很多很多次动荡,而且只要历史没有终结,人类就还会经历灾难,经历动荡。但是我觉得,只要大部分人都能维持住这个底线,这个世界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总还会往前走。

观点重要么?观点当然很重要,但没有善良重要。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观点是否都是正确的。也许是错的呢,也许我看到一个侧面而没有看到另一个侧面呢,这都有可能。
历史这么长,人类未来的路更加长,各种观点会像潮水一样起伏,但是这种善良的底线不会变。只要社会守住了这个底线,即便有一天我们错了,我们也不会走得太远,我们总也有回头的机会。


很多人观点和我不一样,我能接受。我可能会不赞成,会反驳,甚至会嘲讽,但是我能接受作为一个人的他。

而如果他突破了这个底线,那我不接受。我觉得他就是渣滓。

底线之上是观点之辩;底线之下是人兽之别。

这种底线说起来不复杂,其实要守住并不容易。人类是有黑暗本能的,我们心里是有野兽的。正因为我们心里有潜藏的野兽,我们更要看好关住心头野兽的笼子。当一个人变成野兽的时候,我们要知道憎恶和害怕。

经常读我文章的网友可能会知道,我对白左的“政治正确”并不赞成,觉得这会导致思想的僵化,会导致双重标准,但是我对它还是有一种本能的敬重。因为我觉得有些底线确实是不能触碰的,突破以后就会有灾难。我并不赞成他们制定的标准,但我相信某种底线的存在。

才华没那么重要,聪明没那么重要,其实有趣也没那么重要。有种东西比它们更重要。一个人我可能反对他的全部观点,瞧不上他的做派,看不上他的谈吐,但如果我知道他曾经救过一个孩子,抚养过一个孤儿,帮助过一个走投无路的乞丐,那我就会对他有一份敬重,这份敬重可以压倒我所有的鄙视。

就像毛姆写的一个短篇小说《无所不知先生》,那里面描写了一个最最俗气、最最烦人、最最沾沾自喜的男人,能把周围所有的人都惹毛。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的骄傲,宁肯被人嘲笑,也没有伤害一个出轨的女人。最后我们会忘掉他的鄙俗和油腻,记得的只是他的善良。

而有的人可能读过不少书,也出过书,说起东西来可能一套一套的,但如果缺乏某种最起码的善良,那就是渣滓。我是一个脸皮薄的人,不管我多不喜欢一个人,在社交场合碰到了,还是会客客气气地握手,但只有对这种人,我即便见面了也不会和他握手。

因为就像我说的:底线之上是观点之辩;底线之下是人兽之别。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