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反对押沙龙

押沙龙反对押沙龙

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怀疑者。他会和我进行辩论,让我产生一些惶惑。我是坚定的,而他是怀疑的。我是乐观的,而他是悲观的。我对自己是称许的,而他对我却是讥讽的。
 
总的来说,我没有真的听从他。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沉默。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就称呼他为影子吧。
 
01
 
押沙龙:长远来看,我对世界是乐观的。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我们要相信》……
 
影子:你那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自我安慰。事实上,未来会是什么样,你根本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而你反复强调要相信那些价值(你不觉得你说的次数有点太多了么?),其实正是心虚的表现。
 
押沙龙:可长远来看,确实是如此。
 
影子:长远是多远?你真的关心一百年之后的世界吗?恐怕不是吧。顺便说一句,你还写过一篇《现代是我们道德水平最高的时候》。你真的这么相信吗?
 
押沙龙:我也许可能大致总体还是相信的,我相信时代总是在进步的。
 
影子:你为什么加这么多修饰词?你这又是小资产阶级的自我催眠。你不是喜欢看历史书么?难道历史书没有告诉你,人类本性没有什么本质变化,只是它们的形状像水一样,随着容器的变化而变化?
 
押沙龙:你的犬儒说法让我恶心。
 
影子:可是你所谓的理想主义其实就是一种乡愿。你对年轻人的谄媚更是一种乡愿,你唯恐他们不合你心意,所以不停地说他们好,说多了自己心里头好像也就踏实了。但是,你的希望受挫以后,很快就会跳到另一个极端,说现在世风日下,人心沦丧。你们这种人都这样。
 
押沙龙:你这话说得不对。
 
02
 
押沙龙:我们要相信理性的价值,相信善意的价值,相信向上的价值。
 
影子:你这些都是废话。满嘴这样大道理的人在历史关头毫无用处。你满嘴大道理,只是因为你没有体验到别人的处境。你的这四十来年日子过得是顺遂的。要是你天天加班加点,却没钱买房子,没钱叫外卖,在城市里无法落足,看不到改善的希望,你还会满嘴大道理么?靠理性找不到出路的人,为什么还要相信理性的价值?
 
押沙龙:因为如果不相信理性的价值,结果只会更糟。长远来看,理性博弈产生的结果对大多数人都是最有利的。就像胡适说的,人们应该心平气和,应该讲道理……
 
影子:又是这种书生气的废话。大哥,人生不是一场遵循罗伯特法则的会议。在重要关头,没有人会听胡适体的废话。胡适一辈子过的舒舒服服,他这样说当然很容易。如果他是个棉纱厂的工人,还会这么说吗?你就是不肯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可能是不同的。你就是不肯承认,你那小资产阶级的生活态度没有代表性。
 
押沙龙:如果站在中立的立场看,这种态度是正确的。
 
影子:你们这些书生就是不理解,这种立场没有吸引力,而且中立往往是一种伪装。顺便问一下,你最近买了一大堆胡适的书,摆出一副很推崇他的样子。可是我发现你买了以后并没有怎么看。你读鲁迅的次数要多得多,为什么?
 
押沙龙:呃,那是因为胡适文学水平不如鲁迅。
 
影子:那是因为本质上,还是鲁迅那种深渊一样的想法更吸引你。你读《野草》读过许许多多遍,对吧?你骨子里还是更喜欢那种决绝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你们这些书斋里的书生有天然的诱惑力。你称赞胡适,只是因为你害怕。但你那种小资产阶级的本能又让你寻求一种安全的思想。
 
押沙龙:不是这样的。正确的就是正确的。
 
影子:我对此持保留态度。我觉得你骨子里是那种白左。
 
押沙龙:胡说。
 
影子:你对白左总是忍不住有点同情,对吧?
 
押沙龙:也许有点。
 
影子:你骨子里有那种冲动,但是你又有庸人的气质,觉得白左那一套又有点吓人,有点行不通,所以又退缩回来。小资产阶级的本性啊。
 
押沙龙:我相信自由的价值。
 
影子: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你这种偏好,本质上是对自己现状的满意。如果你身处底层,你还会如此相信这些价值么?你其实是希望无事发生。最好什么大事都不要发生,不管好的还是坏的,你都害怕。其实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唉,一个什么都害怕的人,是可悲的。
 
03
 
影子:我发现你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沾沾自喜,让我想起了奥卡姆老师。
 
押沙龙:胡说!
 
影子:你经常标榜自己力求客观,看问题要听完两方面的意见再做出决定。
 
押沙龙:我就是这样做的呀。
 
影子:你在骗自己。你看到一篇文章的时候,如果它合你心意,你第一本能就是觉得这篇文章是正确的,只要它显得不是太傻。如果它不合你心意,你也会本能地找它的漏洞。如果一时没找到,你就会下意识地屏蔽掉它。你的大脑屏蔽了很多文章。
 
押沙龙:可是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影子:那你就不要再那么沾沾自喜了。
 
押沙龙:可是这里总有程度的差别。
 
影子:我怀疑。
 
押沙龙:可是我有你啊。他们没有你。
 
影子:这倒是真的。但是真没想到,我的存在居然会是你沾沾自喜的新资本!你会为此写一篇文章标榜自己吗?
 
押沙龙:可能会吧。
 
影子:会开打赏么?
 
押沙龙:按惯例,会吧。
 
影子: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开打赏。总共也没几个钱。你们小资产阶级就是这样俗气!你其实是一个庸人,你知道吗?
 
押沙龙:我早就知道了。
 
影子:好吧。每次看你在文人面前装工程师,在工程师面前装文人,两头嘚瑟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押沙龙:我知道我知道。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