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这个姑娘看世界,如战斗者之看战场

这个姑娘看世界,如战斗者之看战场

今天说说《红楼梦》
 

01

在《红楼梦》里,小红是一个另类,跟谁都不太一样。

大观园的女孩子大多都有点浪漫色彩,但是小红是个例外。她是一个奋斗型的女青年,非常现实,从不放过任何机会。就连谈恋爱,也盘算得非常清楚,荷尔蒙分泌得极其理性。

用上海话来说,就是这个人”拎得清”。而小红给人的感觉,确实也有点像是从张爱玲的小说里穿越来的。放到《倾城之恋》里,她就是第二个白流苏,只是要更加独立,更加果决。

说到这里,忍不住感慨一下曹雪芹真是奇特,什么样的人物在他手里都能写的体贴入微,活灵活现。这当然跟观察能力有关系,我深信《红楼梦》带有自传色彩,也深信曹雪芹是个性格相当八卦的人,否则也驾驭不了如此庞杂的人物。

想想当年那个场景:别的公子哥都在花天酒地、骄奢淫逸,只有曹雪芹在那里默默地观察小姐怄气、婆子斗嘴、丫鬟吵架、谁跟谁又说了什么话……

当然,更重要的是心胸。曹雪芹有一个超级开阔的心胸,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别人的心理,并且带着同情与悲悯。所以,他才能够写出小红这样的人物来。
 

小红是贾宝玉的丫鬟。宝玉的丫鬟分好几等,形成了一个层级式的职场生态。打个比方,宝玉本人就像是老板,袭人就是CEO,晴雯、麝月她们属于部门经理,而小红、坠儿这样的就是基层员工。

如果把怡红院当成一个职场看,那它的气氛很不健康。大老板是甩手掌柜,完全凭喜好做事,被部门经理包围,和基层工作完全脱节。CEO一味和稀泥,部门经理则是嫉贤妒能,对基层压制得很厉害。君昏臣暗,底层员工很难有职场前途。就拿小红来说,她在怡红院呆了很长时间,贾宝玉居然都不认识她。这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呢?

如果换上一般姑娘,可能不出头也就不出头吧,胡乱混几年也就是了。可是小红不是那种肯虚掷年华的人。用薛宝钗的话来说,她“眼空心大”,还是很有事业心的。

当然,基层员工要想进步,想发展,就要有机会。有一天,机会终于来了。

 

02

这一天,几个大丫鬟碰巧都不在。宝玉要喝茶,也没人给倒。这个时候,小红就过去了。这是基层员工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老板。俩人聊了几句,小红说话口齿清晰,不卑不亢,还抓住机会向领导汇报了日常工作:“昨儿有个什么芸儿来找二爷。我想二爷不得空儿,便叫焙茗回他,叫他今日早起来,不想二爷又往北府里去了。”

这是无意之举吗?我觉得,小红多半还是想借此机会展现一下自己的干练。

可惜她碰到的是贾宝玉。宝玉能欣赏各种各样的美,却唯独对干练之美毫无感觉。

小红如同一个理工男碰上了文青上司,毫无办法。这就像工程师开发了一个超级强大的软件系统,结果领导看了半天,说你这个系统的屏保怎么不选个好看点的?一番心血,白费了。

小红和老板的第一次接触失败了。宝玉对她没有留下任何印象。而且,过了一会,情况更糟了。几个部门经理回来了,发现小红居然敢给宝玉倒茶。秋纹经理上去就啐了她一脸:“没脸的下流东西!你也配端茶倒水!”碧痕经理也敲边鼓说:“既然这么能干,把我们都撵了,就留下你呗。”

小红这下彻底明白了,自己在这个单位根本没有上升空间,自己一辈子也就是个底层丫鬟。

怎么办呢?

小红马上想到了一件事,也就是她刚才给宝玉汇报的事儿。贾府的一个穷亲戚贾芸到怡红院来过,小红跟他见了一面,互相对视了几眼,说了几句话。但对视完了就走了,如果没有今天挨骂这个事儿,小红估计也不会动什么心思。可是挨骂之后,她的想法好像变了。

而且当天下午,她又听到了一条额外信息。贾芸揽上工程了,要带着花匠过来种树。

这个信息说明什么问题呢?第一,贾芸还是有出息的,是个潜力股。第二,以后他会经常过来,大家还有机会碰面。

于是,小红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恋爱的梦。她梦见贾芸伸着手来拉她,然后一着急,梦就醒了。在这里大家要注意,这件事听上去是一见钟情,其实不是。俩人昨天见的面,如果是一见钟情的话,为什么昨天不做梦,今天挨了骂就开始做梦呢?

当然,小红可能有点少女的春心萌动,但最重要的,她还是在给自己找一条出路。她做的确实是春梦,但也是一个很理性、很现实的春梦。她的荷尔蒙在分泌前,是权衡过一番的。如果今天倒茶行动很成功,荷尔蒙就不分泌;如果今天没听到贾芸揽了工程,荷尔蒙也不会分泌。只有这两件事都发生了,她的荷尔蒙才会加速分泌,催生恋爱梦。

这不是琼瑶式的梦,而是张爱玲式的梦。

 

03

小红行动力很强。做完梦以后,小红就开始付诸实施。很快,贾芸就捡到了小红的手绢。

怎么捡到的呢?应该就是小红故意弄丢,让贾芸捡起来的。然后小红又当着贾芸的面跟别人聊天:“我的手绢丢了!我的宝贝手绢丢了!”

贾芸当然就要还手绢,然后她就会谢人家,这样一来一去,俩人就能建立联系。从这里看,小红真的是很有一套,一点不比现代姑娘笨。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红的事业也有了转机,爱情事业两开花。小红运气很好,偶然遇到了王熙凤。她抓住机会,在王熙凤面前狠狠表现了一把:

平姐姐说: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原是我们二爷不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 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了人来说,舅奶奶带了信来了,问奶奶好,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两丸延年神验万全丹。若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管送在我们奶奶这里。明儿有人去,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去的。

口齿便利,头脑清晰,一看就是天生的管理层。汇报的事情虽然确实是这么个事情,但我觉得小红多少也有点炫才的成分。王熙凤是个聪明人,同时也特别欣赏别的聪明人。比如她对刘姥姥特别好,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刘姥姥聪明。别看她没文化,说话土,但就是聪明。林黛玉把她看成俗得不能再俗的“母蝗虫”,但王熙凤就能欣赏到刘姥姥的闪光点。

同样,她也发现了小红的闪光点,就把她调到自己那里去了。小红换单位了。这一步非常重要。在怡红院里,小红的专业不对口,而王熙凤却需要这样的人材。所以小红去了以后,很快就混的有声有色。她跟在王熙凤后头,进进出出,人五人六的。

 

04

从这里看,小红显得挺俗的。其实不光小红俗,她对象贾芸也很俗。

贾芸巴结王熙凤的时候,恨不得给人家摇尾巴;为了讨好贾宝玉,甚至认宝玉当干爹。本来贾宝玉就跟郭德纲见了于谦似的,占点口头便宜,贾芸居然顺杆爬,真的写信说:“不肖男芸恭请父亲大人万福金安。男思自蒙天恩,认于膝下,日夜思一孝顺,竟无可孝顺之处“,不要说现代人觉得肉麻,就连贾琏也觉得这事不像话。

但小红就好到哪里去了吗?王熙凤比她大不了几岁,说要当她妈,小红拒绝了。但她拒绝不是因为不想认,而是因为自己亲娘已经抢先人王熙凤当妈了。王熙凤是她奶奶。

这两个人谈恋爱谈得如此功利,又在大观园里认爹认奶奶,看着是不是有点让人齿冷?这就牵涉到价值观的判断了。怎么看待小红和贾芸,能够从侧面反映出人们对世间的看法。

曹雪芹和高鹗的态度就截然不同。

小红和贾芸的故事写到一般戛然终止。那么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里,小红被写丢了。他只含糊地交代了一句“丰儿小红因凤姐去世,告假的告假,告病的告病”,然后就没了踪影。那么贾芸呢?高鹗把他写成了一个大坏蛋,甚至策划要把巧姐抢来卖掉。

为什么高鹗要这么写?

很简单,他觉得像贾芸这么会钻营,甚至连认爹的事儿都干得出来,就是一个下作胚子。他不干坏事谁干坏事?至于小红,脂批本曾指为“奸邪婢”(后来又有眉批予以更正,说是有探望狱神庙事件,证明其并不奸邪)。高鹗的看法估计也类似,所以一笔带过,甚至对这个“奸邪婢”都懒得交代。

但是在曹雪芹却不这么想。现代学术界根据庚辰本的线索,基本已经达成共识:后来凤姐落难时,贾芸和小红两个人到狱神庙里特意探望她和宝玉,可能还帮助了巧姐。

这就是曹雪芹了不起的地方。他能描写很理想化的爱情,也能描写很世俗的东西。他能看到花朵,也能看到花朵下面的土壤。他能够理解脂砚斋和高鹗所不能理解的东西。

 

05

小红也好,贾芸也好,他们都是小人物,一切只能靠自己的奋斗。他们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才能找到一条出路。这个过程不可能很优雅,每一步都得算计。没有功利盘算的爱情太奢侈了,小红负担不起,恐怕贾芸也负担不起。不但爱情负担不起,自尊有时候也负担不起,逼急了可不是得连干爹都认吗?

可有时候小人物就得这么打拼。“奋斗”两个字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光鲜浪漫,从泥土里挣扎出来,就要沾上泥土的污秽。

可是曹雪芹还是坚定地认为他们是两个好人。他们懂得感恩,懂得情义,心灵还是向着光明而生。高鹗看到了污秽,而曹雪芹看到了污秽下面毕竟还是洁白。

小红和贾芸的爱情并不纯洁,里面有很多功利性的东西。但是我相信,他们最终还是会爱着对方。小红和贾芸可能不是很好的情侣,但却是很好的战友。面对这个庞大而冷酷的世界,他们会一起并肩作战,打拼出一个未来。在这个过程中,也会产生相爱的感觉。比起才子佳人的那种一见钟情,这种爱可能更坚固,更真实。

在大观园的丫鬟里面,我最偏爱的就是小红。其实哪怕是晴雯,内心深处也藏着一份奴性,只有小红是例外。她自由而挺拔,干脆而果决,看待世界如同战斗者之看战场,登山者之看山峰。晴雯的骄傲刻在性格里,而小红的骄傲其实是刻在了灵魂里。

我相信,曹雪芹写到小红的时候,多少是怀有一些敬意的。他多次形容小红的外形是“十分俏丽干净”。他给我们展现的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子:俏丽、干净、勇敢,而且充盈着强大的力量。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