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巴以冲突的来龙去脉非常复杂,像迷宫一样。我以前也查过一阵资料,想搞明白出其中的是非曲直,后来根据这些资料还写了一篇长文,帮你理清阿以冲突。但我最后的个人看法还是灰色的:

很难说某一方是完全正确,而另一方是完全错误的。如果你是以色列人,你几乎一定会认为以色列是对的;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你也一定会认为巴勒斯坦是对的。而且无论是哪种情况,你都能举出很好的理由。

不过今天我想说不是巴以冲突本身,而是网友们的反应。现在大家讨论问题往往都有点表演的性质,因为大家热热闹闹讨论的话题,几乎都是不重要的、跟大部分人无关的,或者远在天边,无论我们说什么当事人根本都听不见的。

巴以冲突就是这样。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估计这个时候也没几个有闲心跑来围观评论。所以,网友们说的话无论如何恶毒,也只能污染彼此,对于万里之外的当事人,影响力约等于零。

但恶毒终究是恶毒。网上有不少音乐节上平民死伤的照片,几乎是惨不忍睹。还有女人被游街的视频,那也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接受的。 

但是下面有不少留言在叫好,有的说“活该”,有的说“搞笑”,有的说“哈叔了不起”。有些言论实在太过分,我看到官媒都来个“评论精选”,把它们隐掉了。网友当然可以支持巴勒斯坦,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看到这样血淋淋的照片,还能说出这样的言论,这就不是立场问题,而是单纯的邪恶了。

这些网友会说,以色列是侵略者,这不是他们自找的吗?我们叫好有什么不对?

可不对就是不对。我们当然可以有立场,可以认为巴以冲突里某一方是坏蛋,但是所有的立场都要要牢牢站在一个根基上,那就是起码的人性。

看到死亡的孩子,第一反应会难过,看到把女人游街,第一反应会厌恶。这就是起码的人性。从这个人性出发,我们才有判断是非对错的依据。如果看到死亡的孩子会赞美,看到游街的女人会喝彩,那么你立场的根据是什么?你判断是非对错的标准是什么?如果抽离了这些具体的死亡、具体的凌辱,所谓侵略、压迫、道义就会变得抽象空洞。

如果你坚决反对以色列,同情巴勒斯坦人民,那么你看到这些死亡图片的第一反应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真可怜!以色列要是不侵略,可能也就不会激发这样的惨剧了。”如果你是这种反应,那么哪怕对方支持以色列,你们至少还有一个共同的道德基础。在这个道德基础上,你们可以像两个正常人那样交流和争辩。

反过来,情况也是如此。

袭击过后,以色列发动报复,大规模轰炸加沙,很多平民(包括儿童)都死于非命。如果你支持以色列,那么你可以认为这是“以暴制暴”,虽然不好,但别无选择。这个想法也可以理解。但如果你看到那些死亡儿童的图片,第一反应是兴奋和叫好,那么就是同样的邪恶。比如,我看到有位网友就说:

巴勒斯坦没有什么平民,有的只是小恐怖分子、老恐怖分子和男女恐怖分子,都该被全部清除。

这种言论和“哈叔了不起”看上去截然相反,其实内核完全一致。世界史上极左翼和极右翼往往容易相互转变,就是这个缘故。那些为“哈叔”叫好的网友,一旦亲以色列,必定就会主张把巴勒斯坦人“斩草除根”;而这位要清除全部巴勒斯坦人的网友,一旦反以色列,也必定会为音乐节上的死亡图片叫好过瘾。他们的立场差异只是偶然,气质底色却是共通的。

最近看了段视频,BBC记者在采访加沙医院的时候,情绪崩溃,痛哭失声。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作为一个记者,他当然有自己的立场,而且他的立场肯定不是挺哈马斯。但不管有什么立场,看到死亡知道悲伤,看到被炸死的孩子知道难过,这才是人之为人的本能。有了这种本能之后,人才能真正权衡利弊是非,决定自己的立场。

这些人也许会反问:这也不好,那也不好,那你说该怎么办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知道不该怎么办。巴以冲突是一团乱麻,后面是大量的生命和鲜血,面对这团乱麻,正常人往往会犹豫,而禽兽则不会。这是人和禽兽的差别。

历史传说中有个“戈尔迪之结”,复杂至极,谁也解不开,后来亚历山大大帝拔出剑来,把这团疙瘩一下子劈开,说“劈开就是解决”。很多人佩服亚历山大的做法。但他们没想过,在现实中被劈开的是什么。快刀斩乱麻,把以色列灭国是个解决办法,把加沙夷为平地也是个解决方案,但与其这样解决问题,不如把问题留在那里。把人类全部灭绝,那么人类的一切问题也就都解决了,什么贫富差距,什么种族仇恨,什么经济萧条,都不存在了。

但问题是,我们能这么做吗?

人类有过很多分歧,未来还会有更多分歧,这些分歧往往会造成灾难,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如果遇到分歧,我们就觉得这是“大是大非”,在“大是大非”面前,所有同情都是妇人之仁,都是迂腐,都是圣母婊,那么我们就会变成野兽。很多人把小说家为了情节需要杜撰的一句话奉为圭臬,什么“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这是邪恶的愚蠢。我们是无拳无勇的草民,如果这个世界失去了人性,那么我们多半根本没有机会活下来,更不会有闲情逸致去读这段格言了。

我再重复一遍,对生命的尊重和同情,是所有是非的基础。离开这个谈是非,就没有是非。没有办法的时候,当然只能以暴制暴,但决不能对“暴”本身产生欣喜的快意——尤其是当这个“暴”施于无自保能力的弱者时。

前面我也讲了,网上这些话对当事人不会有多大影响,就是过过嘴瘾。那么我为什么会还要发这通感慨呢?因为这些话对以巴双方虽然没什么影响,但是对我们国人却有影响。戾气是相通的,就像我以前在文章说的:

一呼一吸,必有相应,文字上的血往往会流到现实里。

万里之外的是非都能让我们如此恨恶,以至于看见尸骸都要鼓掌,那如果在我们身边发生严重分歧的时候,又会怎么样呢?

我在这篇文章里没提过我自己的看法和立场。对巴以冲突,我当然有自己的立场,但这并不重要。就像俗话所述,立场这个东西就像肚脐眼,人人都有一个,没什么稀罕。不是立场区分了大家,而是对待自己立场的方式,区分了大家。

是它区分了何者为人,何者为兽。

 

话题:



0

推荐

押沙龙

押沙龙

342篇文章 13小时前更新

电子工程师,青年学者,作品有《晋朝另类历史:出轨的王朝》。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