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天说说金庸

01

金庸的《侠客行》里有个地方写得非常古怪。

大家应该都知道《侠客行》的大致情节:每过十年,侠客岛的“赏善罚恶令”就会重现江湖,无论哪个门派收到令牌,掌门就要去侠客岛喝腊八粥,然后一去不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谁要敢拒绝,侠客岛的使者就会“咣咣”几下子,轻则把掌门人被击毙,重则把整个门派团灭。

比如青城派的旭山道长不接令牌,就别当场打死;渝州西蜀镖局不接令牌,三十多个镖师、趟子手全被干死。五台山善本长老不接令牌,被毒死;昆仑派苦柏道长不接令牌,也被毒死;黑龙帮不接令牌,被灭门;飞鱼帮不接令牌,被灭门…….

杀了几批之后,谁也不敢反抗了。一个个都乖乖坐船到侠客岛,如牛羊之入屠肆,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可结果完全出人意料。喝腊八粥原来就是喝腊八粥,不但不会死,还强身健体。两个岛主也都慈眉善目,说起话来一团和气,盛情邀请大家一起研究高深的武学。没人回来不是回不来,而是去的人都舍不得回来。

凶神恶煞般的侠客岛,竟是个世外桃源。

这些情节大家应该都知道。但邀请的时候为什么要杀人呢?有人就当面质问过龙、木两位岛主:“倘若只是邀人前来共同钻研武学,何以人家不来你们就杀人家满门?天下那有如此强凶霸道的请客法子?”

两位岛主是这么解释的:被杀掉的都不是好人,统统罪有应得。为了证明这一点,岛主让手下搬出了一大摞“赏善罚恶簿”,里面都是这些人的黑材料。

比如河北通州聂老拳师不肯接令,满门被杀,但那是因为他家干了好多坏事。世人不知,侠客岛却一笔一笔都记在簿册里。

 

庚申五月初二,聂宗台在沧州郝家庄奸杀二命,留书嫁祸于黑虎寨盗贼;

庚申十月十七,聂宗峰在济南府以小故击伤刘文质之长子,当夜杀刘家满门一十三人灭口;

初八,买周家村田八十三亩二分,价银七十两;

十五,收通州张县尊来银二千五百两……

大家一看簿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真的是在赏善罚恶,为群众伸张正义。原来的怀疑登时瓦解冰消,一个个心里头热乎乎的。

02

我不知道大家的感受是什么样,但我第一次读到这里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别扭,后来越想越觉得古怪牵强。

侠客岛邀请谁不邀请谁,主要的依据是对方的武功修为,而不是人品好坏。从书中描述看,每个大一点的门派都有可能接到“赏善罚恶令”。那么如果邀请了某个武功高的好人,人家不肯来,侠客岛的使者该怎么处理?拱拱手,“打扰了”,扭头就走?那谁还会惧怕“赏善罚恶令”?以后大家都该推三阻四,不肯乖乖上船喝腊八粥了。而且书中也说的清清楚楚,凡是不接令的,统统没有好下场,无一例外。那么“赏善罚恶”怎么可能成立呢?

各大门派都可能接到邀请;没有人愿意接受邀请;凡是拒绝接受邀请的都会被杀;凡是被杀的都有黑材料,罪有应得。

综合以上四条信息,只有一种可能性:江湖上各大门派都不干净,有一个算一个,统统有黑材料,所以谁不来就击毙谁,绝无冤枉。这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就像福尔摩斯说的:“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离奇,那也是真相。”从逻辑推断,“赏善罚恶簿”的真相只能如此。

但这又产生了第二个疑问:两位岛主真的在意“善”、“恶”吗?

侠客岛自称“赏善罚恶”,但任何人只要肯接下铜牌,来喝腊八粥,岛上并不追究他以前的所作所为。坏蛋要是听话,照样可以在世外桃源里研究武学,乐不思蜀。比如丁不四就是这样。

丁不四喜怒无常,杀人如麻,欠下的血债只怕比那位聂老拳师还多。两位岛主确实收集了他一大摞黑材料,还拿给他本人看,丁不四看的时候“额上汗水涔涔而下”。但是这只是为了震慑他一下,表示你的情况我们都掌握,并没有因此施加惩罚。丁不四甚至来去自由,“海滩边大船小船一应俱全,何时意欲归去,尽可自便”。最后,侠客岛被毁,丁不四返回大陆。临行前,赏善罚恶使也没有叮嘱他“回去后可不要再干坏事了”,反而大大方方地说:以后有难处找我们兄弟!

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因很简单,他们并不在乎什么善恶,在乎是你接受不接受命令。在两位岛主看来,江湖上的这帮家伙个个都不是好东西,都有黑材料。至于要不要公布这些黑材料,就看你识相不识相了。只要听从我的“赏善罚恶令”,帮我搞武术科研,这些黑材料你自己看看就行了。要是不听从我的“赏善罚恶令”,我就一巴掌拍死你,然后公布你的黑材料,证明我并没有冤枉你。

就像聂老拳师被击毙,冤枉他了吗?确实没有冤枉。但是郝家庄、刘文质要是觉得两位岛主是在帮他们伸张正义,那就有点自作多情了。因为如果聂老拳师老老实实接了“赏善罚恶令”,那么龙、木岛主他们根本就不会计较这些事儿。最多把这些黑材料递到聂老拳师面前,让他就像丁不四一样,也“额上汗水涔涔而下”。

等汗水晾干了,事情也就算完了。

03

《侠客行》并不是特例。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几乎所有的门派都说自己在伸张正义,在替天行道,在为民除害。

比如《笑傲江湖》里,嵩山派指责刘正风勾结魔教的时候,就说这会导致“普天下善良百姓都会大受毒害”。但要让要让魔教自己说,他们怎么会毒害善良百姓呢?他们辛辛苦苦也都是为了“泽被苍生”。再比如说《倚天屠龙记》,那些名门正派围剿明教,提出的理由就是魔教滥杀无辜,“祸害百姓”。但是明教自己也是满腔赏善罚恶的正义感。杨逍在光明顶上就背着手踱来踱去,为“天下百姓苦难方深”而感到忧伤。他们被六大门派击败,就要死到临头的时候,还要一起唱:“为善除恶,惟光明故。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这样一来,生活在金庸世界里的“世人”就很容易心理膨胀,觉得江湖人士都在孜孜矻矻,热心地为自己这些“世人”打算:嵩山派深恐我大受毒害,日月神教渴望给我布施恩泽,杨逍为我的苦难感到伤心,韦一笑临死前还记挂着我的忧患。“赏善罚恶使”也是为了替我们这些“世人”讨还血债,这才辛辛苦苦赶来,一掌击毙了聂老拳师。

这就是幻觉嘛。看看光明顶上的一幕就知道了。当时杨逍请韦一笑、五散人入内,童儿送上茶水酒饭。突然之间,那童儿“啊”的一声惨呼。韦一笑说道:“杨左使,伤了你一个童儿,韦一笑以后当图报答。”杨逍什么反应呢?他淡淡地说“咱们之间,还说甚么报答不报答?蝠王上得光明顶来,便是瞧得起我”。剩下的那五散人也“均是精神一振”。好端端的一个童儿,死得跟条狗差不多。何尝有人怜惜他了?

《侠客行》里的“赏善罚恶使”也是如此。要是对方尥蹶子不肯接铜牌,就抡大巴掌拍过去:好你个聂畜!我让你在沧州郝家庄奸杀二命!我让你灭刘家一十三口满门!对方要是乖乖听命,那就是“聂老拳师上得岛来,便是瞧得起老朽”,杀人放火的黑材料关起门来自己看看就行了。

什么郝家庄、刘家庄的,谁会真的在乎呢?说实在的,人家凭啥在乎?
 

话题:



0

推荐

押沙龙

押沙龙

349篇文章 3天前更新

电子工程师,青年学者,作品有《晋朝另类历史:出轨的王朝》。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