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关于“战马行动”这个事儿,我在网上已经看到了好多篇文章,但总觉得还有点儿话没说到,就简单地多几句嘴吧。

01

爱国本来应该是盼着国家好,盼着本国老百姓好.拿武器做比喻的话,就是盾牌护着自己,剑锋指着敌人。但是现在好像反过来了,很多“爱国大V”天天折腾的都是本国同胞,也没见外国人吃过他们什么亏。就像这位“战马行动”,他如果痛恨日本的极右翼分子,那完全可以去日本靖国神社前面抗议,恶心恶心那些日本极右翼分子,可是他并没有去啊,他选择了留在国内恶心本国人。

他这么折腾,日本右翼分子听了以后会肝胆俱裂吗?我觉得只会看笑话吧。

打个比方,一个大家庭里面有十几个孩子,他们如果爱这个家庭,就应该想办法挣钱做工,敬老护幼,把家业弄得兴旺。外边要是真有邻居欺负这个家庭了,就打开门跟他们吵架去。这是正常反应。如果反过来,某个孩子天天关起门来指责其他兄弟姐妹,从蛛丝马迹上寻找他们不爱家庭的证据,那么按常理推断,这个孩子肯定不是热爱家庭,而且要制造舆论,好多分家产。

其实这种折腾自己人的事儿,过去也有。就像义和团。义和团里当然有爱国的,但里头确实也有大量的混子。就跟“战马行动”一样,他们攻打使馆并不积极,积极的是在北京城里到处欺负同胞,“有富厚之家,指为教民,则所掠无算。过往之客,指为间谍,则所杀滋多”。当时人就说过,这些混子看见谁有洋布、洋表、洋火柴这些“外国元素”就生气,就说对方是二鬼子,轻则打一顿,重则一刀砍死,但是“唯见洋钱则色喜”。而且他们也是喜欢跟商铺过不去,大栅栏的“老德记西药房”就被他们说成卖国,一把火烧了。结果火势蔓延,把一大片商业区烧成白地。

烧掉的都是国民财富,于八国联军又有何损呢?

02

我看了“战马行动”《制止扭曲文化,势在必行重拳出击》视频下的评论区,确实听让人吃惊的。粉丝支持他倒也不奇怪,但是好多人比“战马行动”本人还厉害,说那个外语培训机构已经是刑事犯罪了,而是JD,“不是销毁下架的问题,必须追责,先抓起来调查”。下面无数个赞。

你说他们真相信那个商家是JD,是罪犯吗?

正常情况下,如果他们逛街的时候偶尔看见这么一家机构,肯定不会这么想。但是在视频跟帖区的那个环境下,“气氛到了”,那就会这么说,说了以后自己可能都信了。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这个线上变成了线下,这群粉丝组成一个封闭的会场,然后把这个商家揪到会场中心,会发生什么?我觉得没人管的话,打死打残都有可能。而且我敢说,哪怕真打死了,几十年之后尘埃落定,他们回想起来也不会忏悔的。“可能有点不妥,但是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啊。”

什么人最恐怖?我觉得就是心怀恶意的人觉得自己高尚的时候,最恐怖。

其实跟“极端爱国”也没多大关系,主要就是恶意,想骂人,想收拾人,想居高临下的欺负人。哪怕有一天,“爱国”没有流量了,他们也可以找到其他的口号去欺负人。只要这个口号听起来很高尚,然后又能筛出一批“坏人”,就会有人像苍蝇一样扑上去。

03

这种人古今中外都有,一点都不稀奇。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人心怀恶意,想要居高临下地审判别人、呵斥别人、欺负别人、伤害别人。我们说他们被煽动了,被蒙蔽了,当然也确实是如此。但本质上,他们就是愿意被煽动,愿意被蒙蔽,因为那样能分泌多巴胺。

这些人多巴胺分泌的时候,你跟他们讲道理是没用的。就像你在跟帖区里解释说那个商业机构并不是什么犯罪分子,做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愿意听。你说多了,他们连你也想一块儿弄。为什么呢?因为本质上这不是智商问题,不是证据问题,也不是逻辑问题,而是多巴胺分泌的问题。你说的话影响他多巴胺分泌了,他就要弄你。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不要让这些人尝到甜头。

这种人比例不一定很高,但确实到处都有,哪个时代都有,想杜绝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有一套规矩管着他们,这套规矩过去可能被称为王法,现在被称为法律,反正不管是什么,得有一套规则保护每个人的权益,制约这些人伤害别人的能力,不让他们尝到甜头,形成多巴胺分泌的正反馈。

就像武松说的,“篱牢犬不入,嫂嫂把得家定,哥哥烦恼做什么?”只要这套规则不被侵蚀,心怀恶意的妄人再多也不要紧。

04

最后顺便说一句,这两天在微信上搜“战马行动”关键词,一篇替他说话的文章都没有,全是一面倒地在批评他。之前可不会是这样,就算现在,你搜“焦作灯笼”的话,也会大吃一惊的,唯独在“战马行动”的问题上,所有文章都高度一致。

所以说啊,那些吃流量饭的大V们,再坏也乖。

 

话题:



0

推荐

押沙龙

押沙龙

342篇文章 13小时前更新

电子工程师,青年学者,作品有《晋朝另类历史:出轨的王朝》。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