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不要活成你曾厌弃过的样子

不要活成你曾厌弃过的样子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关于“娘炮”的文章。当然有不少点赞,因为毕竟是我自己的公众号,关注我的人大多还是和我思想方式有点接近的人群。

但是也有不少谩骂的留言。

大致是这个样子的:

“作者就是个娘炮吧!”

“娘炮就是娘炮,狗日的就是误国”

“男人就应该像男人!女人有女人样!不要不男不女变态样!”

看完这些,我倒有一点庆幸。

庆幸自己没有活成他们这个样子,变成一堆偏见的大杂烩。

我为你们所说的“娘炮”说话,并不是我的审美倾向是如何。在这里,我个人审美的倾向并不重要。我是在为另一个东西说话。

这个东西叫自由。

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喜好,只要不伤害到别人,我们有权选择自己要成为的样子。这个东西就叫自由。

我相信美好的东西,基本都是从这个东西里产生出来的。

所以,不要说“如果大家都是这个样子,怎么办?”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如果大家都变成丁克,那人类就灭亡了,如果大家都变成作家,所有人都要饿死了。如果大家都变成农民,大家就要光屁股走路了。

大家都变成任何一个样子,这个世界都会完蛋。

这个世界值得我们去生活,值得我们去捍卫,不就是因为它让我们不是一个样子吗?

不就是因为我们可以彼此不同吗?

我还记得小时候,小孩子听那些“你爱我”“我爱你”的流行歌曲,大人就会说:什么爱来爱去的,这长大了岂不要变成流氓?

中学时,我迷上崔健,把《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放的震天响,大人听了也会觉得,这鬼哭狼嚎的,听多了岂不是要变成暴力分子?

可孩子们长大了并没有变成流氓,我长大了也没有变成暴力分子。

相反,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多元,越来越有活力,也越来越值得我们去生活,去捍卫。他们鄙视的东西,都可能是别人青春里的光芒,成年后的回忆。

不要活成当年自己所厌弃过的样子。

何况他们的谩骂和敌视,在我看来只是各种各样的偏见。

他们把勇敢、坚毅这些东西和“男性气质”起来,这其实是对女性的贬损。在我们这个时代,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拥有勇敢、坚毅的品质。

我们无法证明化妆、眼影这些东西有损于女人的勇敢和坚毅,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证明它们有损于男人的勇敢和坚毅?

他们说:这些“娘炮”能上战场保卫国家么?先不说为什么你们说的“娘炮”就不能保家卫国(这本身就是一种胡扯,就像有人说同性恋不能保家卫国,但历史上有名的底比斯神圣军团就是一水儿的同性恋。能够作战和人的性取向也好,“娘炮”也好,没有任何直接对应关系),退一步讲,什么时候军人成了审美的唯一标准了?

我们是生活在二战前的日本,还是纳粹的德国?

“尚武”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如果“尚武”成立衡量人的尺子,那么这个国家就离灾难不远了。

我要重复一遍:自由。

勇敢会从自由中产生。坚毅也会从自由中产生。当你的生活值得你去捍卫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勇敢和坚毅。

就像我本性不是一个多勇敢的人,但是当我发现我珍惜的信念,值得我为之捍卫的信念,被这群孙子谩骂的时候,我也会起来和他们对骂。

他们说我偏激,可他们不知道我偏激后面的愤怒。

“男人应该有男人的样儿,女人应该有女人的样,否则我看着恶心。”

每个人恶心的东西不同,就像说这种话的人,我看着就觉得恶心。

男人应该什么样?女人应该什么样?谁规定的?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就是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活成自己在乎的人想要的样子么?

这个世界之所以变得文明,变得美好,不就是因为它越来越允许我们这么做么?

我不以性别判断人的价值,我不以性别来判断人应该有的作为。

这不是一句空话,这是一句应该刻在现代文明门楣上的话。因为这句话里,蕴藏着现代文明的核心。

那就是自由。

我不否认你有不喜欢“娘炮”的权利,我也并不喜欢那种风格。

我也不否认你有批评的权利。你可以批评,但你的批评一定要有自己的理由,而不是一堆刻板的偏见。我觉得,我恶心,我吐。

如果你们认为现在的审美过于单一,那么你们应该靠自己的力量创造更好的东西,传播更好的东西。

要求所有孩子一起观看宣传节目,这是不对的。不是因为里面有“娘炮”才不对,里面都是吴京也不对。你们应该批评的是这种宣传本身,而不是被宣传的东西。

最后一句话:

不要活成你曾厌弃过的样子。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