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押沙龙 > 押沙龙:正儿八经说说连岳

押沙龙:正儿八经说说连岳

前两天我写了一篇文章“ 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有些留言说看不懂我指的是谁,那么我澄清一下,我指的是连岳。
当然,那篇文章只是逗个乐子而已,有夸张的地方。今天我不讲故事,来正儿八经地说说连岳。
 
01
 
要说到连岳,就得说到奥派。
连岳的很多观点,在很多网友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其实很多大程度上,这是因为对奥派不了解。
连岳的观点基本上全脱胎于奥派里的一个分支,那就是无政府资本主义。它的代表人物是罗斯巴德。
 
 
(罗斯巴德)
 
罗斯巴德认为一切有形无形的的强制都是恶。毒品应该随意交易,父母有饿死婴儿的权利,警察和法院完全可以由市场提供,等等等等。连岳是他的门徒。他几乎所有的观点,都可以从罗斯巴德的书里找到源头。
 
罗斯巴德的书我也读过几本。他的理论在逻辑上基本是自洽的。当然也有一些小漏洞,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但是总的来说,它能够自圆其说,而且非常简洁,非常清晰,相当有说服力,
但是逻辑自洽和正确不是一个概念。罗斯巴德的很多观点是有道理的,甚至非常有道理。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我觉得他是错的。
 
罗斯巴德的错误在于他从抽象的原则来推导现实世界。
这是一种人类经常出现的狂想。用一些简单的原则和逻辑,推演出整个世界应该何去何从,没有试错,没有给其他力量留出余地。这些东西纸面上都很漂亮,但落地就是大灾难。
罗斯巴德痛恨法国大革命之类的东西,可是他的思维方式跟那些革命分子如出一辙。他们只是逻辑出发点不同,但思考方式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充满书生气的狂人。
 
罗斯巴德构想出的完美世界,在现实中存活不了一天以上。而且就算能存活,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呆在那个世界里。
而连岳的观点,基本来说就是一个简化版的、低幼版的罗斯巴德。
 
02
 
但是也并非完全一回事。
 
就拿慈善来说。罗斯巴德反对一切强制性慈善,当然也反对社会福利,认为那是抢劫。但是他并没有否定慈善本身。他认为“charity”毕竟还是一种人性中的好东西。
而连岳在《圣母的G点是骗子永远的战场》中说: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句话圣母们不能接受,所以它是智慧。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这是中国古人对世界文明的最大贡献。
这就走得过远了。我相信罗斯巴德也不会同意如此反社会的言论。
 
罗斯巴德反对的是用“利天下”的名义强迫别人拔毛。但是如果有人自愿地“拔一毛而利天下“,他是不会去嘲笑的。罗斯巴德自己就是一个对世界充满关注、充满热情的人,看到不顺眼的事情,就会连篇累牍地写文章去批判。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连岳在《自由的路线图,我走了十年》一文里,嘲笑了“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法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替我说话了”这种论调。
我本来就不需要人管,我本来就没权利要求他人为我说话,我是自己的主人,各人是各人的主人。你争你的权利,我争我的权利,我们不交换,你争你的自由,我争我的自由,我只对自己负责。
听上去这非常洒脱,但本质上这是反社会的思路。
它把人类社会彻底的原子化,变成一粒粒不相干的沙。但是沙是无法争取任何权利的,因为它太小了,太脆弱了。
 
当年连岳在PX事件中,发了一篇又一篇的博文,争取到了无数人的支持。
PX影响到了连岳的家园,可是这与他人何干?与厦门之外的人何干?但是他们选择了支持他。
当时连岳自己也害怕,担心出现最糟糕的状况。但是没有出现,连岳全身而退。这种全身而退和那无数厦门之外的人有没有关系?如果所有厦门之外的人也都相信了“冷漠是最高的美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伟大的智慧”,他的每一篇博文都会像在旷野里呼喊,那么他担心的事情会不会出现?
我不敢断言。
但我相信,他自己也不敢断言。
 
也许他回首往事,会觉得那是少不更事的糊涂。但即便是糊涂,那毕竟也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没有对那些曾经支持过他的人做任何交代,转头就讥讽不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圣母婊们。
 
我觉得连岳不仅是简化版的罗斯巴德,恐怕是也鸡贼版的罗斯巴德。
 
03
 
好吧。往事可以不必再提。我们就谈现在。
 
有些观点,我和连岳是接近的。
我相信中国人有强大的企业家精神,我相信中国现在最需要释放出市场的力量。我也相信,中国这四十多年产生了巨大的进步,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变化。
但是很多观点,我和他则完全不同。
而且我相信,就算罗斯巴德生活在今天,他态度也会和完全不同
 
罗斯巴德生活在20世纪的美国。那时候的美国当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国家,但是罗斯巴德依旧没完没了地写文章,指责美国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为什么?因为他生活在美国,他希望美国更好。
他感受到了美国自由精神、企业家精神被侵蚀的风险,然而选择正视这种风险。
罗斯巴德的感受对不对也放一边,但至少他是诚实的。他不会说:
啊,这些糟糕的事都是小概率事件。它发生在你身上了么?发生在我身上了么?没有吧?那我们管它干嘛?
 
当然,连岳可以解释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个人都做好自己就行了。
但真的是这样么?
 
如果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小概率事件,不值一提,那么几个双标的人赞美一下英国的抗疫政策,又是什么大事,又和连岳有什么关系,值得他专门写文章批判?
方方写几篇日记,对也好错也好,又和连岳有什么关系,值得他特意撰文指出应该断了她的粮草?
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就不“冷漠”了呢?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呢?
 
反过来看,前一段咪蒙因为“虚构故事贩卖焦虑”被封号。
咪蒙该不该被封号,是另一个问题。你可以认为她该封,但是按照连岳的市场至上观点,她肯定不应该被封的。他以前甚至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凤姐咪蒙和菜头》,表扬咪蒙。而咪蒙自己也说她是连岳的粉丝。
后来咪蒙被封掉了。
同为公众号有影响的写手,咪蒙被封,肯定比网上出了几个歌颂英国的双标者跟连岳更有关系吧?可连岳什么也没说啊。
 
要我说,这跟冷漠没有关系,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没有关系,跟“每个人只对自己负责”也没有关系,只跟鸡贼有关系。
 
我们可以不勇敢,可以只为自己负责,可以不关心别人,但我们不能虚伪,不能鸡贼。不能看见怂人就压不住火,忘了冷漠的智慧。看见不怂的,就忽然想起了罗斯巴德的自由主义。
 
04
 
连岳的言论,本质上就是中产阶层的心灵按摩术。
他告诉读者一切都好。任何坏事都是小概率事件。任何困苦都是活该。活在世界上,你要学会冷漠。如果你学不会冷漠,那你要学会鸡贼。然后一切都会继续好下去。
 
在我看来,这是对中产阶层精神的一种败坏。
在中国,中产阶层是一种新生事物,是一种开创。而任何新生事物的未来总是面临不确定因素。它需要乐观,但也需要在乐观中保持一定程度的忧虑和警惕。它需要关注小概率事件,因为无人关注的小概率事件就可能演变成大概率事件。
冷漠对它来说太奢侈了,它负担不起。而鸡贼呢,又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精明能模仿连岳。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