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9月13日 17:52

押沙龙:为了拯救世界,应该去吃人吗?

前些天我写了一篇文章“ 如果折磨一个孩子,能换来所有人的幸福”。很多网友在评论里提到了“电车难题”,今天我就来说说这个话题。   01   电车难题是个古老的思想实验,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它虚构了这样一个场景:一个电车呼啸而来,前面轨道上正好捆着五个人(就当是被犯罪分子捆那儿的吧)。电车刹车失灵了,马上就要撞死这五个人。但是,如果你扳动一个开关,电车就能拐上一个岔道,可问题是岔道上也捆着一个人。那么...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9日 18:01

押沙龙:在十七岁那年,我决定做个深刻的人

01

我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过一句话:

少年喜欢把变化挂在嘴上,但他们在内心深处并不相信世界真的会变。他们总觉得青春将永远常在,自己也永远会是这个样子。成年人不喜欢谈论变化,因为他们在早已知道万物不定,世事无常。

我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想起那个身处变化之中而不自知的少年。他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每种可能性似乎都通向另一个不同的我。但是最终,所有的可能性都一一消失,只留下唯一的一种现实,走向现在...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5日 16:32

押沙龙:如果折磨一个孩子,能换来所有人的幸福

01

这是一个故事:

有一座城市,那是你能想到的最幸福的城市。安定,温暖,充满各种各样的欢乐。这里没有战争,没有毒品,没有污染,没有贫穷,甚至也没有心碎。在这座城市里,人们和生活达成了和解。

夏日庆典到来了。天空明亮如镜,广场上音乐轰鸣。人们穿上鲜艳的衣服,骑着骏马,带着孩子,欢庆自己的生活。微笑,钟声,游行,赛马,帐篷,鲜花,风笛。

这是完美的城市,这是一个人间的乌托邦。没有人能写尽它的喜乐,...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1日 17:28

押沙龙:做个伪君子,容易吗?

今天再抢一次花露水的活,讲讲金庸小说。   01   《笑傲江湖》里最大的反派就是岳不群,超级伪君子。林平之就说过:余沧海和木高峰虽然凶狠毒辣,也不失为江湖上恶汉光明磊落的行径,哪像伪君子岳不群这样的卑鄙奸猾!   这样一说,好像岳不群比余沧海还要坏的多。   真是这样吗?   我觉得话还真不能这么说。   ......   全文见:押沙龙:做个伪君子,容易吗?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26日 19:01

押沙龙: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瓶子,每一个瓶子都有一个精灵

押沙龙: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瓶子,每一个瓶子都有一个精灵 今天向大家推荐几本书。   01   人为什么要读书?   这个话题我以前在谈到过。读书有两种,一种是功利性的,通过读书获得某种技能。比如要学编程序,买本Eckel的《java编程思想》;要学养猪,买本农学院的《母猪产后护理》,性质都是一样的。但更多时候,我们读书是非功利的,并没有指望靠读这些书谋生。   这种非功利性的阅读有什么意义呢?   范雨素说:“读书可以让人心灵干净。一本书读完可能很快就忘干净...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25日 17:56

押沙龙:《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让我极其厌恶

上次我说要写茨威格,临时改成了塔利班,今天把茨威格给补上。   01   我读过不少茨威格的小说,说不上太喜欢,但基本都能接受,唯独《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例外。   我第一次读的时候就说不出来的厌恶。   后来再读,还是厌恶。   这篇小说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在十三岁的时候爱上了隔壁的作家。作家根本不记得这么个人,但她硬是默默爱了十五六年。除了他,谁都不爱。这个作家就是她生命中的一...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18日 18:10

押沙龙:有些事情想想真让人毛骨悚然

押沙龙:有些事情想想真让人毛骨悚然 今天本来想写一篇谈论茨威格的文章,但是看新闻以后,觉得茨威格可以等一等,先说说阿富汗吧。   01   关于阿富汗历史,市面上能见到的最好一本就是安萨利的《无规则游戏》了。   这本书中,我印象最深的是第12和第13章。这两章讲述了国王阿曼努拉的悲剧。   1919年,27岁的阿曼努拉登上了王位。他很快就做出了一系列改革: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全面废除奴隶制残余、制定结婚彩礼的上限、女子未年满18岁不得结婚、任...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14日 14:01

押沙龙:关注这个公号的读者,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01


我不知道关注这个公号的是些什么样的人。


微信公号里有数据分析的功能。它告诉我:你们58%是男生,42%是女生,大约30%来自一线城市,将近一半的人使用苹果手机,一半人使用安卓手机。


但这些数字还是无法告诉我,阅读我文章的是一些什么样的读者。


我只能从留言里猜测。


每发表一篇文章,少的有几百条留言,多的有一两千条留言。我放出来的大约只有百分之五左右,但没放出来的,每条我也都会去读。


有些留言真挺奇葩...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08日 17:30

押沙龙:盘点一下那些写女人的男作家

押沙龙:盘点一下那些写女人的男作家 今天先谈一个文学方面的话题:男作家怎么写女性?   01   就我的阅读范围而言,能写好女性角色的中国男作家少的可怜,绝大多数都不及格。   这个问题自古以来就有。古代的小说家在这方面的表现就很糟糕,他们对女性的心理大多缺乏最基本的共情能力。   就拿《三国演义》来说,整本书没有一个能站得住的女角色。戏份最重的按理说是貂蝉,但貂蝉什么性格?根本就说不清,完全是个工具人。糜夫人什么性格?甄妃什么性...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04日 13:35

押沙龙反对押沙龙

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怀疑者。他会和我进行辩论,让我产生一些惶惑。我是坚定的,而他是怀疑的。我是乐观的,而他是悲观的。我对自己是称许的,而他对我却是讥讽的。   总的来说,我没有真的听从他。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沉默。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就称呼他为影子吧。   01   押沙龙:长远来看,我对世界是乐观的。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我们要相信》……   影子:你那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自我安慰。事实上,未...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4日 19:16

押沙龙:2008年我们这么相信,2021年我们还是要这么相信

  01   在奥运会历史上,日本奥运会开幕式恐怕是最冷清的一届了。   艺术不艺术是另一回事,你可以说这是侘寂、物哀、肃穆,但冷清就是冷清。   体育场能坐68000人,可现在只有几百位特邀的相关人士。开幕式对着空空荡荡的座位表演。   没有观众,就没有买卖纪念品的商贩,没有火爆的酒店,没有商业机会,东京的大学生们也没办法靠卖小旗子赚一笔外快。   而且最重要的是,似乎没有多少人再关心奥运会了。 ...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2日 13:41

押沙龙:我青春时代的圣经

押沙龙:我青春时代的圣经 01   我十七岁的时候,在图书馆里翻到了一本薄薄的小书。它一下子让我着了迷,我反反复复读过好多遍,它成了我青春时代的《圣经》。   这本书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当时觉得这本书真是太牛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书?!   书中的主人公叫霍尔顿。他给我的感觉就像身边的一个熟人、一个朋友。我觉得自己非常了解他。不止是了解,简直是感同身。   到了二十五六岁的时候,这本书对我的魅力就渐渐消失了...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2日 14:10

很多斯文败类都能让你热泪盈眶

前些天我在文章里说,苏轼写下《江城子》并不能证明他对妻子如何一往情深。当然,也不能反证他不一往情深。在我看来,这就是一首动人的好词,如此而已,说明不了其他问题。   很多读者对这个说法很不满意。有人说:悲剧是不会骗人的,诗词也是不会骗人的。没有最真挚的感情,写不出这样真挚的文字。   今天我就来说说这个问题。   01   这其实是个古老的话题,就是是否“文如其人”。   钱钟书在《谈艺录》里...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06日 17:40

好不过六月的林先生,坏不过七月的林生斌

好不过六月的林先生,坏不过七月的林生斌 林生斌的事儿,本来不想再专门写文章,可实在忍不住了,因为那口井,那口镇魂井!   那天晚上刷微博的时候,真把我震惊了。 这种重的井盖子,还没有把手,这就是为了不让人打开;这个井修在很偏僻的地方,根本不方便取水,说明根本就是个假井,就是镇魂用的;井深181米,寓意十八层地狱九九通幽,让妻子孩子的灵魂永世不得翻身;水井形状是八芒星,代表至刚至阳,好来镇住魂魄;井上写的童臻一生,潼字去了三点水,是不给...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03日 19:32

押沙龙:不要把私人的伤口不断展示给公众

押沙龙:不要把私人的伤口不断展示给公众     关于林生斌先生的事,有人不断艾特我,问我咋想。我以前说过同情林先生的话,他的意思可能是说我SB了吧,丢人了吧。我觉得可能是这个意思。     那我就来说两句。     我原来对林先生确实充满好感,尤其是这张图片,深深打动了我。         这样的人间惨剧,这样的极度悲痛,人们很难不为之动容,很难不去为这个人感到心疼。   一直到今天,我也不认为林先生的悲痛是夸张出来的。否则,人心真...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1日 11:59

押沙龙:往好处想,朱刚教授就是复旦的王语嫣

押沙龙:往好处想,朱刚教授就是复旦的王语嫣 01   我老早就说:现代人不要写文言文,不要写文言文,不要写文言文。   果不其然,写文言文容易出事。复旦大学的朱刚教授的一篇文言文刷屏了。 让我说,这篇文章就两个字:不通。   整篇文章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几乎每一句都不通顺,语感也完全不对。比如说“凶手在警”,这简直就不成话。凶手在警后,“亦无从得问事实也”,此句亦不通顺也。至于“此岂爱校心切,可以罔顾事实?”反问句硬是变成了质问句。 ...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5日 17:35

押沙龙:龟思者

押沙龙:龟思者 在微博上,我碰到过很多无法交流的人。当然,在微信公号里也有,不过百分之九十五的后台留言我没放出来,你们看不到。   我一开始还试图和他们解释,想要列举事实说服他们,或者指出他们逻辑中的错误。但是我渐渐发现这是一个西西弗斯式的工作。没有办法交流,他们也没有交流的意愿。他们就像一个密封的罐子,任何外部的知识和观念都无法渗透进去。   如果他们相信一加一等于三,哪怕你拿出苹果数给他们看:“这是一个苹果...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3日 18:41

押沙龙:实在看不惯这种上纲上线的批判

    今天说说衡水中学张锡峰的演讲,就是说“土猪拱白菜”的那篇。说起来,这个话题已经过气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两句,因为在微博里看到的有些言论,我觉得实在有点过分了。   演讲的完整视频在 这儿。   我看了两遍,不喜欢,也不可能喜欢。   张同学明显用力过猛,表情有点狰狞,声音有点凶狠。而且文稿写的不好,很假,明显有软文的色彩。比如说他如何如何消沉,如何如何躺平的时候,忽然“我遇到了生命中的...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30日 18:10

押沙龙:一篇长文,帮你理清阿以冲突

押沙龙:一篇长文,帮你理清阿以冲突 我上篇文章里提到了阿以冲突,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老实讲,我以前一直是倾向于以色列的。因为以色列给人的感觉更文明,而巴勒斯坦方面似乎老是在折腾,搞各种各样的袭击。但是查了各种资料之后,我的态度有所变化。我发现,很难说某一方是完全正确,而另一方是完全错误的。   如果你是以色列人,你几乎一定会认为以色列是对的;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你也一定会认为巴勒斯坦是对的。而且无论是哪种情况,你都能举出很...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23日 19:31

押沙龙:神灵的崩逝永远是一件震动三界的大事

  袁隆平先生去世了。   网上很多人都评价他说是“无双国士”,袁先生确实称得上国士。立德立功,彪炳千古,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去哀悼。   我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没有饥饿的体验,就算失业我们也并不真的担心挨饿,孩子想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总能给他们弄出饭来。在我们看来,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如果没有袁先生这样的人,事情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   当然,这并非袁先生一个人的功劳,虽然袁先生的个人贡献非常非常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