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6月27日 14:26

押沙龙: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

押沙龙:苟晶、陈春秀,还有那些坏人,都在和我们赛跑

最近爆出了好几条高考冒名顶替的新闻。苟晶,陈春秀,王丽丽,王娜娜……而且看样子很可能这还是冰山一角。

这些事件大家应该多少都知道,我就不多重复了。它们有个特点,就是集中在山东和河南,而且大多发生在90年代到00年代初。

 

我就是豫东人,就在河南和山东交界的地方。

我也是90年代参加的高考。

看到这些新闻,我就在想: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会怎么样?

像我这样只擅长学习、全力以赴去读书的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6日 10:26

押沙龙:黑暗的乌托邦

押沙龙:黑暗的乌托邦   这几天,我读了一本书,叫《来自新世界》,贵志祐介写的。     这本书不太好归类,勉强说应该属于反乌托邦的科幻小说。我后来查了一下,这本书还拍成了24集动画片。我把动画片也跳着翻了一遍。老实说,动画片我有点接受不了。主要问题出在人物的脸上。就是那种典型的日漫风格,两个眼大得像碟子,下巴尖得像锥子,一低脑袋能把自己攮死那种感觉。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故事还是很让我震撼的,读完了后有一两天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1日 17:59

押沙龙|武松:底层草根里的天伤星

押沙龙|武松:底层草根里的天伤星

  前些天写了一篇关于林冲的文章,其中提到了几句武松,今天就重点说说武松这个人。

  01

  写这篇文章前,我特意跑到B站上把《水浒传》电视剧翻出来,过了一下跟武松相关的那几集。《水浒传》电视剧有两个版本,我对比了一下,有个明显的感觉,2011年版的武松不像原著里的人物,98年央视版很像。

  差别在哪儿呢?

  不是差演技上,而是气质上。

  看上面的图就知道,央视版的武松有凶悍的一面,目光流转...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2日 19:08

押沙龙|林冲: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

押沙龙|林冲: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

  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水浒传的文章,本来写完就算了,可是我看到一位网友的留言,有了点想法,想说句。

01

  看过水浒传的人,大多对林冲的印象比较好。有位网友在我那篇谈《水浒传》的文章下面留言,就说林冲是个“暖男”。以前我甚至还看到有个说法,说是嫁人当嫁林教头,交友当交林教头。

  在整本书里头,林冲确实是比较正派的一个人,谈吐斯文,做事低调,有点像现在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他武功这么高,也并不持...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8日 19:00

押沙龙|《水浒传》:一场伟大的文学噩梦

押沙龙|《水浒传》:一场伟大的文学噩梦 前一段我写过一篇文章谈《西游记》,今天就来谈谈另一本书《水浒传》。     01     《西游记》里面隐藏着很多残忍黑暗的细节,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滑过去。但是《水浒传》里的残忍黑暗是大写的,浓墨重彩,劈面而来,让人毫无退路。比如说《西游记》里写到吃人杀人的场景,基本都是一笔带过,“一口吃了”,很少渲染。而《水浒传》特别喜欢渲染这些场景。     就像杨雄杀妻那一段:   杨雄割两条裙带来,...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3日 19:16

押沙龙:我可不敢随便找美国警察问路

押沙龙:我可不敢随便找美国警察问路 今天说说最近美国骚乱的事   01   首先要说一点:美国警察跟别的国家不太一样。   我以前出差去过美国,也去过欧洲几个国家。在英国的时候,我对警察可以说一点都不害怕,感觉周围的人也不害怕。英国警察有点像些松松垮垮的大叔大妈,眼神里没有那种锐利之气。我就敢随随便便上去问路:去大英博物馆怎么走啊?Turn left还是Turn right啊? 在美国,我不是很敢。   美国警察看着有些杀气,什么话都不说,往哪儿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8日 20:52

押沙龙:首都为什么不在上海,不在开封,不在驻马店,而非要在北京?

押沙龙:首都为什么不在上海,不在开封,不在驻马店,而非要在北京? 01 选首都的逻辑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首都当然是长安。     选择长安做首都的理由很多,但最重要的一个理由还是地理位置。用古代人的话说,那叫“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阻山带河,四塞之地”。就军事关塞而言,长安东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四座关口控制着进出长安的通道,确实易守难攻。     但光考虑安全也不行。作为首都,必须得有战略上的考虑。     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直觉...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7日 16:57

押沙龙:我怎么就“损”了?还最“损”?

押沙龙:我怎么就“损”了?还最“损”?   今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条评论。      个人看法:押沙龙最损,和菜头最酸,肉唐僧最粗。     对于后两句,我没什么特别明确的意见,但是对于第一句,我并不认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温和厚道的人,怎么就损了呢?损还不够,前头还要来个最呢?     不过这个说法,我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就有人说:你怎么这么损?你怎么不好好说话?你为啥这么阴阳怪气?     是啊,为啥呢?   01     ...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2日 19:31

押沙龙:这种颤栗感,人生中只会体验到一次

押沙龙:这种颤栗感,人生中只会体验到一次


01

 

今天说说年轻人。

 

对于年轻人,我的情绪总是很复杂。

几年前,我曾说过他们是中国道德水准最高的一代,也说过他们是中国最善良的一代。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个近乎无限灿烂的未来。

但是大家可能也知道,这几年我的想法有了变化。我还是认为他们是善良温和的一代,但是缺乏足够的棱角。他们心中确实有火,但还不够灼热。他们眼中确实有光,但还不够明亮。

 

为什么我的看法会变化呢?

当然,世界变了...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9日 19:50

押沙龙:大宗师

押沙龙:大宗师 01   宗师开悟于黄河。   他学过很多年武功,也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宗师遇到了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 打坐,入定,聚气,都解决不了问题。 他也找了很多武林秘籍来学习。尤其是那本《九阳真经》,他翻来覆去读了好多遍,里面的插图他也在脑海里过了无数次。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搞明白: 书里放进去的明明是豆子,怎么一按开关就成了豆浆?   书籍解决不了困惑,打坐也突破不了瓶颈,最后还是要靠自...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5日 09:32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押沙龙:这能是人干的事儿么?   Papi酱挨骂了。     估计大家都看到这个新闻了,所以我就不多说了,大致就是papi酱生了孩子,发了条晒娃微博,结果因为孩子随了父姓,结果被很多人嘲骂,而且骂的真是很难听。       这个让人很不舒服。你想想,一个当妈的刚生了孩子,晒个娃而已,也没做错什么,就被这样恶毒地咒骂,我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01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至少是个平权主义者。我从不认为女人和...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9日 08:37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押沙龙:田彬田彬你别狂,老唐我写的比你强!

上一篇文章里,我提到了诗歌。今天就接着谈谈诗。

 

01


前两天发现了一个诗人,叫田彬。

田老师头衔很多:原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国学研究会常务副院长,内蒙古诗词学会顾问等等。但是,他真正出名还是靠“领个大嫂散散步”那首诗。

我估计大家都读过了,我也读了,写得端的是好。没读够,接着在网上找了找,结果发现了不少田老师的诗歌。


我发现田老师对诗歌是有追求的,态度是严肃的。他有...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6日 21:34

押沙龙:我还没有衰老,他们却已不再年轻了

我承认,这篇文章也许写得不够公道,也许不够全面。

但是,我还是这么写出来了。

 

01

 

我觉得年轻人天生就该是叛逆的。
他们对一切不公都应该是敏感的。他们应该渴望新知,渴望新的观念。他们应该勇于挑战,勇于怀疑。不管现实的世界已经是何等美好,他们也永远渴望一个更美好更远大的世界。
纯洁,轻狂,叛逆,青春不就是这样的吗?

而像我这样四十多岁、追求稳定的中年大叔,会作为一个制衡力量,来平衡年轻人的叛...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30日 20:34

押沙龙:想来想去,我觉得俞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押沙龙:想来想去,我觉得俞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上一篇文章写的是切尔诺贝利,挺压抑的。今天说点轻松的吧,说说当当流亡政府的首领李国庆老师。

01

  以前光知道李国庆是当当的老板,我从他手里买过不少书,其他方面知道的很少。第一次注意到李老师的不同凡俗,还是因为当年刘强东的案子。

  东哥当时灰头土脸,万众嘲骂,其他企业家都装聋作哑不说话,只有李国庆老师一个箭步跑上去,替东哥吸引火力。

  有理论有实际,有对白有细节,还“捧着手”、“相...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27日 20:45

押沙龙:切尔诺贝利,是的,这很蠢,但为什么?

押沙龙:切尔诺贝利,是的,这很蠢,但为什么?

昨天,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的纪念日。本来我想在昨天写完这篇文章,可以是查资料的时间比我预料的要长,所以耽误了。大家将就着纪念吧。

提醒一句:文章很长。

 

01 《切尔诺贝利》的真真假假

 

说到切尔诺贝利,大家可能想到的就是HBO的美剧《切尔诺贝利》。这部剧评价非常高,在豆瓣上得分是9.6,完全属于神剧的标准。

 

但是怎么说呢?我也觉得这部剧拍得很好,但问题是它不太真实。它有点像咱们...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20日 18:05

押沙龙:雷雷就像郭德纲一样,给人民带来了快乐

押沙龙:雷雷就像郭德纲一样,给人民带来了快乐

前几篇文章写得都有点沉重,今天说点轻松的话题,说说武林里头的事儿。

一看这个题目,估计大家都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事儿了。

01

太极雷公,也就是大家说的雷雷,连发几条微博痛骂方方。

原词实在太脏,就不贴出来了,而且我估计大家也都看见了。总之,雷雷拍着胸脯说:“只要我活着,你保证别想全须全尾离开武汉”。

除此之外,雷雷还录了一段视频。在视频里,他发布了武林风火令:

趁着方方依然在湖北武汉,依然没离...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15日 10:48

押沙龙:我在《洛丽塔》里没看到爱情,只看到一个杂种

押沙龙:我在《洛丽塔》里没看到爱情,只看到一个杂种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这是纳博科夫小说《洛丽塔》的开头,估计每个文青对这段话都很熟。

为什么我要提《洛丽塔》呢?当然是因为最近鲍毓明律师涉嫌性侵的事件。

《洛丽塔》的情节就很像这件事,讲的也是一个中年大叔和一个未成年小姑娘。不过洛丽塔岁数更小一点,只有12岁。

《洛丽塔》这本书在文...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09日 16:41

押沙龙:这次疫情让我联想到的不是黑死病,而是大萧条

押沙龙:这次疫情让我联想到的不是黑死病,而是大萧条 01   我看到网上有好几篇文章,把新冠病毒跟历史上的黑死病联系起来。其实这种比较不太对。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也很难完全确定。但按照主流观点,它大致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腺鼠疫,一旦染上,死亡率差不多是75%;还有一种是肺鼠疫,死亡率可以高达90%。 这两种病混在一起,光在欧洲就杀死了小一半的人口。原来历史学家估计是三分之一,后来发现这个估计太保守了,所以又上调到40%。   跟黑死病比起来,...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02日 17:51

押沙龙:正儿八经说说连岳

押沙龙:正儿八经说说连岳 前两天我写了一篇文章“ 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有些留言说看不懂我指的是谁,那么我澄清一下,我指的是连岳。 当然,那篇文章只是逗个乐子而已,有夸张的地方。今天我不讲故事,来正儿八经地说说连岳。   01   要说到连岳,就得说到奥派。 连岳的很多观点,在很多网友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其实很多大程度上,这是因为对奥派不了解。 连岳的观点基本上全脱胎于奥派里的一个分支,那就是无政府资本主义。它的代表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31日 17:08

押沙龙: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

押沙龙:一只心满意足的兔子 01   十月兔已经活过了好几个夏季,是个非常成熟的兔子。 它行动稳重,目光温和,说起话来嘴里还有股胡萝卜的芳香,一看就让人觉得靠谱。   但是,十月兔并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 在它出生后的第一个夏季,十月兔躁动不安。荷尔蒙砰砰地冲击着血管,它绕着白兔庄园疯狂奔跑。在郁热的夏风里,它一边奔跑,一边用小豁嘴仰天发出高频的呐喊,表示自己对栅栏外的一切,都毫无畏惧。   它对什么都关心。 不管兔子窝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