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11月13日 09:06

押沙龙:黄蓉为什么要义守襄阳?

前些天我跟六神磊磊连麦的时候,说到了黄蓉,当时没有说彻底,今天再说说这个话题。


01


当时有人问过一个问题:在金庸小说里,你最喜欢哪个女性角色?

我不假思索的说是黄蓉。

网上有很多人说喜欢小昭和双儿,说她们是最适合做老婆的。金庸自己也说在《倚天屠龙记》里,他最喜欢小昭。我对此真的是不能理解。在我看来,这两个人非常无趣。尤其是双儿,人活成那个样子有什么意思?娶她跟娶个高级丫鬟又有什么区别?人怎么能跟丫鬟...






阅读全文>>
2021年11月09日 17:32

时代的车轮轻轻一转,就是整整一代人

时代的车轮轻轻一转,就是整整一代人


01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苦恼。

 

就像现在的年轻人,他们苦恼的是996的福报,是上升空间的变窄,是躲在未来的35岁危机。这种苦恼很真实。人间烟火,就是如此。

 

但说实话,这些苦恼跟我们父辈的经历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我是70后,出生时间跟中国改开基本同步,而父辈差不多就是40-50后。他们那一代经历的挫折,现在的年轻人恐怕是难以想象的。

 

年轻时候他们经历的是匮乏和动荡。时代的浪头铺天盖地,...




阅读全文>>
2021年11月03日 11:30

带着妖魔去灵山

今天说说《西游记》里的唐僧。

 

01

在《西游记》里,唐僧有点讨人嫌。

啰啰嗦嗦,哭哭啼啼,什么本事都没有,还老是冤枉孙悟空。人家打死的明明是妖精,他却不知好歹,不是念紧箍咒,就是断绝关系,很欠扁的样子。没有哪个小孩子读《西游记》的时候会喜欢唐僧。我小时候就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让他带队取经。没有他的话,经早就取来了。

当然,后来岁数大了,想法就发生了变化。唐僧就像《三国演义》里的刘备一样,在...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24日 14:50

押沙龙:这帮子下三滥

这两天翻看《六神磊磊说金庸》,想到了华山派,随便说几句。

 

01

在《笑傲江湖》里,华山派弟子是最让人奇怪的一群人。很多读者觉得他们面目模糊,其实不是模糊,而是诡异。

最诡异的就是他们对大师兄令狐冲的态度。

小说一开始的时候,这帮弟子在衡山小茶馆里聊天,说来说去,话题都围绕着不在场的“大师哥”。大师哥这样,大师哥那样。大师哥的每段轶事都能引起大家的欢笑,似乎令狐冲是大家真心喜欢爱戴的大师哥。

...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23日 17:02

今天我们谈谈历史,谈谈紫禁城

今天我们谈谈历史,谈谈紫禁城

01


1368年,明朝建国,朱元璋在南京登基。三十多年后,靖难之役爆发。燕王朱棣攻陷南京,成为永乐皇帝。

 

然后,他做了一个意义深远的决定:将京师迁往北京。京城,自然要有皇宫。1406年,永乐皇帝开始修建紫禁城,到1420年,紫禁城正式完工。

 

距离今天,已有六百年。


六百年,一个个帝王来了又去,不变的是红墙金瓦的紫禁城


洪武、永乐年间,是动荡的岁月,但也是明朝充满朝气的青春时代。蒙古人被彻底赶回了漠...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16日 10:59

叶公好龙,无非是叶公好龙

我在B站上发了一个视频,讲《陌生女人的来信》,结果在微博和公号收到了很多留言,我看了很有感慨,想再说两句。

01

有些留言说:“你用追星族和杨丽娟来比照女主人公,太庸俗了。你不能理解女主人公独立的人格和强大的精神。”

我对这些网友有四个字的评价:叶公好龙。

纯粹的叶公好龙。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女主人公写在小说里,茨威格用一大堆煽情的词儿来描写她的心理,你们就觉得好高雅啊好强大好决绝的爱啊。...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24日 20:54

连岳老师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呀!

连岳老师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呀! 我真是老了,跟不上聪明人的变化了。   01   今天,我在朋友圈就看到连岳老师的一篇文章。有位女生说自己生了两个女儿,家里想要个儿子,她觉得压力有点大,不知道该不该生第三胎。   连岳老师的答复是这样的: 这段话当然也不能说一定就错,但问题是——这还是那位妇女之友、情感专家连岳老师吗? 以前我们的连老师不是这么说的啊。   连岳老师以前不是说:“只有视孩子为工具的想法,才会孜孜不倦地劝...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13日 17:52

押沙龙:为了拯救世界,应该去吃人吗?

前些天我写了一篇文章“ 如果折磨一个孩子,能换来所有人的幸福”。很多网友在评论里提到了“电车难题”,今天我就来说说这个话题。   01   电车难题是个古老的思想实验,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它虚构了这样一个场景:一个电车呼啸而来,前面轨道上正好捆着五个人(就当是被犯罪分子捆那儿的吧)。电车刹车失灵了,马上就要撞死这五个人。但是,如果你扳动一个开关,电车就能拐上一个岔道,可问题是岔道上也捆着一个人。那么...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9日 18:01

押沙龙:在十七岁那年,我决定做个深刻的人

01

我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过一句话:

少年喜欢把变化挂在嘴上,但他们在内心深处并不相信世界真的会变。他们总觉得青春将永远常在,自己也永远会是这个样子。成年人不喜欢谈论变化,因为他们在早已知道万物不定,世事无常。

我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想起那个身处变化之中而不自知的少年。他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每种可能性似乎都通向另一个不同的我。但是最终,所有的可能性都一一消失,只留下唯一的一种现实,走向现在...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5日 16:32

押沙龙:如果折磨一个孩子,能换来所有人的幸福

01

这是一个故事:

有一座城市,那是你能想到的最幸福的城市。安定,温暖,充满各种各样的欢乐。这里没有战争,没有毒品,没有污染,没有贫穷,甚至也没有心碎。在这座城市里,人们和生活达成了和解。

夏日庆典到来了。天空明亮如镜,广场上音乐轰鸣。人们穿上鲜艳的衣服,骑着骏马,带着孩子,欢庆自己的生活。微笑,钟声,游行,赛马,帐篷,鲜花,风笛。

这是完美的城市,这是一个人间的乌托邦。没有人能写尽它的喜乐,...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1日 17:28

押沙龙:做个伪君子,容易吗?

今天再抢一次花露水的活,讲讲金庸小说。   01   《笑傲江湖》里最大的反派就是岳不群,超级伪君子。林平之就说过:余沧海和木高峰虽然凶狠毒辣,也不失为江湖上恶汉光明磊落的行径,哪像伪君子岳不群这样的卑鄙奸猾!   这样一说,好像岳不群比余沧海还要坏的多。   真是这样吗?   我觉得话还真不能这么说。   ......   全文见:押沙龙:做个伪君子,容易吗?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26日 19:01

押沙龙: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瓶子,每一个瓶子都有一个精灵

押沙龙: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瓶子,每一个瓶子都有一个精灵 今天向大家推荐几本书。   01   人为什么要读书?   这个话题我以前在谈到过。读书有两种,一种是功利性的,通过读书获得某种技能。比如要学编程序,买本Eckel的《java编程思想》;要学养猪,买本农学院的《母猪产后护理》,性质都是一样的。但更多时候,我们读书是非功利的,并没有指望靠读这些书谋生。   这种非功利性的阅读有什么意义呢?   范雨素说:“读书可以让人心灵干净。一本书读完可能很快就忘干净...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25日 17:56

押沙龙:《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让我极其厌恶

上次我说要写茨威格,临时改成了塔利班,今天把茨威格给补上。   01   我读过不少茨威格的小说,说不上太喜欢,但基本都能接受,唯独《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例外。   我第一次读的时候就说不出来的厌恶。   后来再读,还是厌恶。   这篇小说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在十三岁的时候爱上了隔壁的作家。作家根本不记得这么个人,但她硬是默默爱了十五六年。除了他,谁都不爱。这个作家就是她生命中的一...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18日 18:10

押沙龙:有些事情想想真让人毛骨悚然

押沙龙:有些事情想想真让人毛骨悚然 今天本来想写一篇谈论茨威格的文章,但是看新闻以后,觉得茨威格可以等一等,先说说阿富汗吧。   01   关于阿富汗历史,市面上能见到的最好一本就是安萨利的《无规则游戏》了。   这本书中,我印象最深的是第12和第13章。这两章讲述了国王阿曼努拉的悲剧。   1919年,27岁的阿曼努拉登上了王位。他很快就做出了一系列改革: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全面废除奴隶制残余、制定结婚彩礼的上限、女子未年满18岁不得结婚、任...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14日 14:01

押沙龙:关注这个公号的读者,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01


我不知道关注这个公号的是些什么样的人。


微信公号里有数据分析的功能。它告诉我:你们58%是男生,42%是女生,大约30%来自一线城市,将近一半的人使用苹果手机,一半人使用安卓手机。


但这些数字还是无法告诉我,阅读我文章的是一些什么样的读者。


我只能从留言里猜测。


每发表一篇文章,少的有几百条留言,多的有一两千条留言。我放出来的大约只有百分之五左右,但没放出来的,每条我也都会去读。


有些留言真挺奇葩...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08日 17:30

押沙龙:盘点一下那些写女人的男作家

押沙龙:盘点一下那些写女人的男作家 今天先谈一个文学方面的话题:男作家怎么写女性?   01   就我的阅读范围而言,能写好女性角色的中国男作家少的可怜,绝大多数都不及格。   这个问题自古以来就有。古代的小说家在这方面的表现就很糟糕,他们对女性的心理大多缺乏最基本的共情能力。   就拿《三国演义》来说,整本书没有一个能站得住的女角色。戏份最重的按理说是貂蝉,但貂蝉什么性格?根本就说不清,完全是个工具人。糜夫人什么性格?甄妃什么性...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04日 13:35

押沙龙反对押沙龙

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怀疑者。他会和我进行辩论,让我产生一些惶惑。我是坚定的,而他是怀疑的。我是乐观的,而他是悲观的。我对自己是称许的,而他对我却是讥讽的。   总的来说,我没有真的听从他。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沉默。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就称呼他为影子吧。   01   押沙龙:长远来看,我对世界是乐观的。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我们要相信》……   影子:你那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自我安慰。事实上,未...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4日 19:16

押沙龙:2008年我们这么相信,2021年我们还是要这么相信

  01   在奥运会历史上,日本奥运会开幕式恐怕是最冷清的一届了。   艺术不艺术是另一回事,你可以说这是侘寂、物哀、肃穆,但冷清就是冷清。   体育场能坐68000人,可现在只有几百位特邀的相关人士。开幕式对着空空荡荡的座位表演。   没有观众,就没有买卖纪念品的商贩,没有火爆的酒店,没有商业机会,东京的大学生们也没办法靠卖小旗子赚一笔外快。   而且最重要的是,似乎没有多少人再关心奥运会了。 ...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2日 13:41

押沙龙:我青春时代的圣经

押沙龙:我青春时代的圣经 01   我十七岁的时候,在图书馆里翻到了一本薄薄的小书。它一下子让我着了迷,我反反复复读过好多遍,它成了我青春时代的《圣经》。   这本书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当时觉得这本书真是太牛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书?!   书中的主人公叫霍尔顿。他给我的感觉就像身边的一个熟人、一个朋友。我觉得自己非常了解他。不止是了解,简直是感同身。   到了二十五六岁的时候,这本书对我的魅力就渐渐消失了...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2日 14:10

很多斯文败类都能让你热泪盈眶

前些天我在文章里说,苏轼写下《江城子》并不能证明他对妻子如何一往情深。当然,也不能反证他不一往情深。在我看来,这就是一首动人的好词,如此而已,说明不了其他问题。   很多读者对这个说法很不满意。有人说:悲剧是不会骗人的,诗词也是不会骗人的。没有最真挚的感情,写不出这样真挚的文字。   今天我就来说说这个问题。   01   这其实是个古老的话题,就是是否“文如其人”。   钱钟书在《谈艺录》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