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3月04日 00:23

文青被嘲笑,真的不是因为穷

文青被嘲笑,真的不是因为穷

我当然有别的话题可说,我也确实努力地说了。


那今天我就说点别的吧。


说说文青吧。

 

 

看过我以前文章的人可能知道,我对那些去西藏洗涤灵魂的文青很不以为然。要洗涤灵魂,到哪里都能洗涤。只要别猥琐别懦弱,对世界有份好奇心,对他人有份善意,我觉得这样的灵魂就挺干净了,不需要到高原看人磕头才能洗涤。


那个《冈仁波齐》我也看了,没觉得有什么感动的。就是去朝圣,去磕长头,求个心理安慰。而且让孕...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1日 15:13

三首老歌

三首老歌

今天谈谈歌吧。



最近我听了三首老歌。


第一首是罗大佑的《天雨》。


《天雨》收在他1994年的专辑《恋曲2000》里,这是一首被严重低估的专辑。它把大叙事和小叙事揉在一起,把未来和历史揉在一起,把爱情和家国情怀揉在一起,有一种苍凉华丽的大气。


在我看来,这张专辑是罗大佑的巅峰之作。而且,它直到今天也没有过时。


我们还是能从歌曲里呼吸到他的愤怒、恐惧和希望。


《天雨》的开始,是一片焦灼,节奏越来越...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8日 17:02

美好、美好、美好的未来

美好、美好、美好的未来

 

在判断事情上,我有点轻微的悲观主义。

 

我对任何过于美好的预期都不太相信,态度相对保守。前几年,股市大涨的时候,我的一位朋友就兴奋的像掉进苍蝇窝的蛤蟆,叫嚣着这次上涨只是大餐前头的凉菜,不久的将来沪市要冲八千点。我就觉得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凭啥?

 

结果没冲上八千点,凉菜也吃出个龙虾的价钱,他就不叫了。

 

对特别美好的大词,我出于本能也往往抱有一些怀疑,觉得一个事情说的太正面了,...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6日 15:12

沉默于血色汹涌的长空

沉默于血色汹涌的长空


六点钟了,诺亚山庄的俱乐部又喧闹起来了。


白泽餐厅位于山庄的中心,是整个诺亚山庄最大的聚会中心。餐厅旁边有巨大的礼堂,还有舞厅。至于左侧那座用赭石搭建的俱乐部,更可以说是山庄的核心沙龙。


陆隐吃完饭以后,没有回家。他有件事有处理,就走进俱乐部,从自动售卖机那儿拿了扎啤酒。陆隐朝四周张望了一阵。有个高个子男人走过他身边,似乎在朝他说什么,但是他只能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嗡声音。他好像认识这个人,但想...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6:49

我们怎样做家长?

我们怎样做家长?

问:押大早就当爸爸了,应该对育儿这方面很有经验。孩子应该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还是应该早早的上各种辅导班,培养未来生活技能?您同不同意越穷的人在孩子教育上投入越少,越富的人投入越多?前段时间微博上很多关于不同阶级育儿理念的不同造成了阶级固化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完成了,为了逆转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是需要对小孩提早进行精英教育,而不是让他去玩给他快乐童年?普通家庭应该如何规划子女教育呢?

               

...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5日 14:37

理工男的世界,你们不懂

理工男的世界,你们不懂

本文系两个月前旧文。

这些天被翟欣欣的事件刷屏了,翟欣欣火起来了,就连我的智能输入都认识她了。我刚才刚敲进去zhxx,输入法就体贴地跳出“翟欣欣”来。我特意搜了相关新闻和微博来看,发现关于苏享茂的webphone公司,现在网上好像还有争议,细节现在还搞不清楚,但是从现有的信息看,不管webphone是不是有问题,至少在感情方面,苏享茂真的是个老实人。

而且对我来说,被逼死的那个苏享茂,那个形象实在太熟悉了,就是一副...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7日 17:00

人性实验室:冰天雪地中的修罗场

人性实验室:冰天雪地中的修罗场

这是一篇很长的文章,读它需要耐心,需要理解,更需要对那个诡异环境的想象。

 

人们在极端环境下会有什么样的行为?我对这个问题一直很感兴趣。不同的人性,在平时可能只能看出模糊的差别,但是在极端环境下,人性会被考验,差异会被放大。如果把几十个人放到一个绝望的环境下,寒冷、绝望、没有食物、没有出路,他们会怎么做呢?他们会谋杀,会吃人,会等死,但是也有人会孤注一掷的冒险,会做出自我牺牲,会去救人。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