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3月14日 13:28

押沙龙:月亮与庞麦郎

押沙龙:月亮与庞麦郎     01   最近个人有些事情,忙到焦头烂额的程度,一直到高铁上才定下心神。虽然不像奥卡姆老师那样坐一等座,但对我这身份低微的无名之辈来说也足够舒适了,就拿出手机刷刷微博和新闻,结果看到了庞麦郎的消息,说他住进了精神病院。   我知道庞麦郎,还是因为七年前的一篇爆款文《惊惶庞麦郎》。   《惊惶庞麦郎》如果单独作为一篇文章看的话,写的挺好,也有才气,但是它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很多人都不太赞...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05日 23:10

押沙龙讲水浒|杨志:啊,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押沙龙讲水浒|杨志:啊,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接着讲水浒。

01

在《水浒传》里,杨志是个出名的倒霉蛋。

 

运花石纲碰见风浪,船翻了。

走后门碰见高俅,被赶出去了。

卖刀碰见牛二,杀人了。

运生辰纲碰见晁盖,被抢了。

 

杨志倒霉跟别人还不一样,林冲、武松他们倒霉,背后都有个坏蛋。可是杨志背后,有什么坏蛋?好像也没什么坏蛋。他就是一件倒霉事连着一件倒霉事,干什么什么砸锅,最后只能落草。

 

一定要说有个坏蛋,可能就是高俅。杨志到东京行...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01日 20:43

押沙龙:肖老师根本不是想教育谁,她就是想出气


      天津咸水沽一位姓肖的老师在课堂上痛骂学生,成了前一段的热点新闻。

这个话题我原来完全没打算谈论,因为在我看来,这个事儿的道理太明显了,就跟“随地大小便可耻”、“不吃饭会有饥饿感”一样,没啥可谈的价值。可是,这两天我居然看到了很多不同看法。有些网友说肖老师是“恨铁不成钢”、“爱之深、责之切”,虽然语言欠妥,但心是好的,还是负责的。

还有人说:看了完整音频,才知道原来的报道是被断章取义了。

...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24日 18:21

押沙龙:等我们变老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

押沙龙:等我们变老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 01     不管专家怎么鼓励,咱们中国的生育率都是高不起来的。     不光中国生育率高不起来,其他工业化国家的生育率也高不起来。就拿日本、韩国、新加坡来说,它们的生育率一个比一个低,。按照《2020年世界人口状况》,韩国和新加坡的人口生育率(每个女性平均生育孩子数量,2-2.1左右为稳定值)一个是全球倒数第一,一个是倒数第二。有人说这是东亚文明圈的特殊性,现代化了以后都不爱生孩子。     其实这个说法...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23日 16:13

押沙龙:说说读书这件事

押沙龙:说说读书这件事 01    最早的时候,我读书主要是因为寂寞。   在我印象中,我小时候有段时间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原因我记不清了,也许是因为生病,也许是因为碰巧周围没玩伴。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娱乐工具,我就把所有能找到的书都读了一遍。有的是自己家里的,有的是找别人借的。拿到什么看什么,也没多少挑选的余地。   现在想起来,小时候确实看了一些奇怪的书。   比如有本讲怎么养猪的书,好像是写给农村社员的实用手册,我也从...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19日 17:28

押沙龙:《刺杀小说家》的问题出在哪儿?

押沙龙:《刺杀小说家》的问题出在哪儿? 01   过年这两天,我看了电影《刺杀小说家》。 看这个电影是因为双雪涛。双雪涛的小说我基本都读过,有几篇我相当喜欢,比如《飞行家》《平原上的摩西》《光明堂》都很好。至于《刺杀小说家》,在双雪涛的作品里,也就是中等水平。人物对话不太自然,有点翻译腔。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整篇小说给人一种国产村上春树的感觉,跟他后来的小说很不一样。我不知道双雪涛什么时候写的这篇小说,但我怀疑属于过渡期作品。   不过...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7日 17:13

押沙龙:关于爱情、家暴和悬崖

押沙龙:关于爱情、家暴和悬崖 大家应该都看过那篇刷屏文《 另一个“拉姆”》,写的很惨,谁看了都会心里堵得慌。但是在今天的新闻,男方否认了“家暴”指控。 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不确定,但是这件事重新勾起了我的一些想法。这些想法并非基于这件事产生的,而是我长期以来的认知。所以不管马金瑜这件事最后的真相如何,都不会改变我的这些想法。   按照现在网络“政治正确”的标准,我说的有些话可能是不正确的,是庸俗的。但这是我真实的感受。有些话...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1日 18:39

押沙龙:一个浪子的成长

押沙龙:一个浪子的成长 01   今天讲燕青。   在《水浒传》里,燕青是非常有现代感的一个人物。你把鲁智深写进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里,就会显得有点怪异,但是把燕青放进去,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他完全可以跟杨过一起聊天,跟陆小凤一起拼酒。   武侠小说里的主人公基本都很帅。燕青也很帅,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落生弩子棒头挑,百万军中偏俏”,是梁山的颜值担当。尤其他脱了光膀子的时候,满身刺绣,“一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7日 19:18

押沙龙:不看全集,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作家能多三俗

押沙龙:不看全集,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作家能多三俗 01   看作家的全集和选集绝对是两种感觉。   选集带有一种滤镜效果。它不光把作者水平不太高的作品给筛掉了,还把一些不太符合作者人设的作品也给筛掉了。这样一来,忧国忧民的作家显得加倍地忧国忧民,愤世嫉俗的作家显得加倍地愤世嫉俗。就像美颜相机一样,把疙瘩粉刺都给抹掉,整个脸显得油光水滑的。     从这个角度看,选集有点类似于作家的写真集。而全集更像作家的生活照。   作家的生活方式就是写作...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2日 18:24

押沙龙:为什么金庸讨厌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

押沙龙:为什么金庸讨厌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

  01

  东方不败这个人物被翻拍过很多次,最经典的肯定是林青霞版。

  高贵,霸气,飘逸。

  但是金庸非常讨厌这一版的东方不败。电影筹拍的时候,他就专打电话给徐克,说坚决反对让林青霞来演东方不败。可是徐克不买账,还是起用了林青霞,把金庸气得要死。

  为什么金庸反对林青霞来演东方不败呢?

  有一种说法是金庸当初看走眼了。金庸只看到了林青霞甜美的一面,以为她驾驭不了这么霸气的枭雄角色。...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1日 22:49

押沙龙:人有没有权利出租自己的子宫?

押沙龙:人有没有权利出租自己的子宫?

01

  好几个网友留言,想让我谈谈代孕这件事,那今天我就说说自己的想法。

  郑爽已经倒霉了。墙倒众人推,现在谁都能过去啐两口,我就不跟着添乱了。所以下面我只谈代孕本身,不谈郑爽。她的问题,还是留给道德家去谈吧。

  说到代孕,如果在十年前,我绝对会支持。而且我的理由也很简单:一方愿意购买这种服务,一方愿意提供这种服务,又没有伤害到谁,我们凭什么去反对别人的选择呢?这个过程中当然可能会出现问题...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6日 17:44

押沙龙|石秀:朋友戴绿帽子了,怎么办?

押沙龙|石秀:朋友戴绿帽子了,怎么办?

  讲讲《水浒传》里的通奸问题。   01     《水浒传》里出场的女人有好几十个,但是大部分都面目模糊。比如林冲的太太到底什么样子?徐宁的太太到底什么样子?说不清楚。整本书看下来,形象比较鲜明的女人也就八九个。     而这八九个女人里,差不多有一半在杀人,另一半在偷人。     这些女人为什么偷情呢?     有一个原因就是性压抑。     就拿阎婆惜来说,她偷情的理由之一就是:宋江...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08日 16:37

押沙龙:既然他们活得这么惨,那他们一定都是好人

押沙龙:既然他们活得这么惨,那他们一定都是好人 这几天读了一本讲述俄国文化史的书《娜塔莎之舞》,随便说说其中的关于农民的话题。   01   在十九世纪的欧洲,俄国是个绝对的另类。 它的整体经济很落后,农民的生活状况尤其坏:贫穷、闭塞、喝稀粥、穿树皮鞋、识字率低得吓死人。英国、法国的农民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像生活在天堂。 但是俄国的文化精英却很厉害,尤其是在文学方面。俄国作家是全世界最拔尖的。英国、法国、德国当然也有好作家,但是跟托尔斯泰、陀思...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04日 17:39

押沙龙: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了

押沙龙: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了 本来不想谈论杨笠脱口秀那件事,可是这两天看了朋友圈里的几篇文章,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   01 杨笠的节目没问题,但是替她辩护的文章基本都在瞎扯   杨笠那段子本身不叫个事儿。 脱口秀吐几句槽,拿男人开个玩笑,能叫个什么事儿呢?   在我看来,就算有点攻击性也没什么。大家活得这么累,回家打开电视放松一下,看看杨笠吐槽男人,看看郭敬明乱发S卡,就是娱乐嘛。这就跟听于谦老师喝尿一样,不一定非要从中领悟...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31日 17:55

押沙龙:杂感2020

又到了年底,随便说感想吧。   01 疫情   今年的疫情让我有一种感觉:现代文明很娇嫩。 这些天我重读了《远方之镜》。那写中世纪欧洲的一本书,里面讲到了黑死病。黑死病主要有两种形式:腺鼠疫和肺鼠疫。一旦感染,前者死亡率是75%,后者是90%。这两种病混在一起,在几年之内杀死了欧洲差不多一半的人口。 但是,欧洲虽然死了一半的人,却没有出现社会崩溃。总的来说,政府还在运转,秩序还在维持,也没有席卷欧洲的...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5日 17:40

押沙龙:说说丁真和小镇做题家

押沙龙:说说丁真和小镇做题家 01    我就是个小镇做题家。 当然,严格来说不是小镇,但是河南的三线城市,跟小镇也差不了太多。 从小到大,我一直兢兢业业地做题。那是我最大的特长。靠着做题,我才考上了大学,然后按部就班地毕业、上班、调电路板、编程序、当社畜。 做题很辛苦的啊。 我这么多年做过的卷子,摞起来都能压死一头壮汉。   结果又怎么样?还不如丁真在摄像头前头笑一笑。丁真连元素周期表都背不下来,却大红大紫,拥有惊人的流量...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2日 20:23

押沙龙:好好说说秦国

押沙龙:好好说说秦国

  看了几眼《大秦赋》,想说说秦国。

01 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首先说最重要的问题: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大秦赋》里的秦国,似乎仁义正派、广受爱戴。这真的是胡扯。在真实历史里,秦就是“暴秦”,比其他六国都要残暴。

  战国时代的人,一说秦国就是“虎狼之国”,特别凶残。其他国家也打仗,也杀人,但很少像秦国这么过分。“秦人每战胜,老弱妇人皆死,计功赏至万数”。完全是灭绝式的新式打...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7日 15:23

押沙龙: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坑

押沙龙: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坑 01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有过一次惨烈的下岗潮。在下岗潮来临的时候,人们几乎完全没有预感。那场风暴好像突如其来,一下子就把千百万人打得晕头转向。 现在回过头来复盘的话,我们会觉得九十年代国企改制是必然现象:一定会转向,一定会精简,这是显而易见的大趋势。可我们的父辈怎么就没看出这一点呢?怎么就会毫无防备地掉进这个大坑里呢? 这就是时代局限啊,这就是路径依赖啊!我们会有一套像模像样的解释,好像...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6日 20:00

押沙龙:梁山上的狗镇少女

押沙龙:梁山上的狗镇少女

  接着讲水浒。

01

  《水浒传》里有一个很奇怪的人物:扈三娘。

  梁山一百零八将里,扈三娘的人生可以说是最悲惨的。

  她是扈家庄的大小姐,“使两口日月刀,好生了得”。刚出场的时候,施耐庵还特意为她写了一首诗:

  蝉鬓金钗双压,凤鞋宝镫斜踏。连环铠甲衬红纱,绣带柳腰端跨。霜刀把雄兵乱砍,玉纤将猛将生拿。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当先出马。

  非常漂亮飒爽的一个女将,让人想起杨家将里的穆...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1日 17:00

押沙龙:青春不需要道歉

押沙龙:青春不需要道歉 这几天看了成都女孩被网络暴力的新闻,倒让我想起了一些题外的事情,那就是酒吧。   01   我喜欢酒吧。我喜欢迪厅。我喜欢演唱会。我喜欢所有这些热热闹闹的地方。我觉得这些地方都是年轻人的天堂。 年轻人就该去这种地方啊。年轻人就该叫喊,就该唱歌,就该蹦跳,就该和其他年轻人凑在一起狂欢。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我从小就是乖孩子,认认真真读书,老老实实上学,规规矩矩就业。但是现在我回想起自己的...
阅读全文>>